精彩小说

第0219章 猜猜内裤的颜色和形状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确实是一顿暴揍,十二个人,一百二十大板,每人十板,连三位“法官”都不顾身份,亲自上阵参与了惩罚。

    向天亮是甘愿受罚,抱头撅臀,一边挨罚,一边想着报复的主意。

    娘们欺负男人,这还了得,身为有志青年,自然要奋勇而起。

    “好了,到此结束,大家干活去吧。”是陈美兰的声音。

    一轰而散,来得急,去得快,训练有素。

    陈美兰笑吟吟的看着向天亮,“小向,是为工程决算的事吗,到我办公室来吧。”

    扭着屁股,陈美兰转身进了办公室。

    没再有人理向天亮,他只能自己动手,捡起散落一地的资料。

    进了办公室,向美兰亲自关门、让座、泡茶,殷勤有加,角色转换得很快。

    “小向,没把你打坏吧?”陈美兰关心地问道。

    “打坏了。”向天亮笑道。

    “哪,哪儿呀?”

    “陈姐,你没看见吗,打坏了,肿起来了。”

    不说还好,这一说,陈美兰就拿眼往向天亮那里一瞥,立即满脸通红起来。

    真是不可思议呀,那里,莫非有两个家伙藏着。

    “陈姐,就是你们打肿起来的,这可是铁证如山。”向天亮笑得更坏了。

    “真坏。”陈美兰伸手,在向天亮胳膊上拧了一下,抛下一个媚眼,款款的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

    向天亮咧嘴一,往沙发上一靠,两条腿就翘起来了。

    “陈姐,你们计划财务处把我打了,你这个当领导的要负责。”

    陈美兰娇声的问,“小向,你要我怎么负责呢?”

    “陪。”

    “赔?”

    “对,陪。”

    “怎么赔法?”

    “把耳朵挂左边,让上面立起来,让下面的嘴张开口,就这么个陪法。”

    原来是这个陪,不是那个赔,陈美兰的俏脸又噌的红了。

    “流氓。”

    “没错,流氓,流出来才叫氓。”

    “坏蛋。”

    “呵呵,陈姐你又说对了,鸡蛋大部分都是好的,人蛋大部分都是坏的,要不要也来个验明正身?”

    陈美兰想到过向天亮的坏,可没想到他这么坏,而且是开门见山的坏。

    “小向,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向天亮指着茶几上的资料,懒洋洋的说道:“你看一下,把决算表签了,这就算完事了。”

    “就,就这事?”陈美兰有些失望,她心底里期待的东西,没有象她想像的那样出现。

    向天亮混悉了陈美兰的心思,这娘们,外表正经,穿着严整,其实骚着呢,光看她眼神,就知道不是好货,跟我玩,还差了一点。

    “陈姐,我是第一次找你办事,这点面子总要给吧。”

    “嗯……好说,好说,其实,你们的决算报告,陈大宝送过来时,我已经看过了。”

    向天亮哦了一声,故意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有。”

    “请陈姐指正。”

    陈美兰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起身走了过来,在沙发上坐下,拿过材料,一边翻着,一边说道:

    “你看,你们的外墙装潢价格,市场上最高也只有每平方十六元,你们是每平方十八元……这里,那些梧桐树的报价,也比市场价多报了每棵一千元……还有这里,所有窗户换成反光玻璃,市场价每平方一百二十元,是包括了安装费用的,可你表上又加了每平方十二元的安装费……小向,不是我为难你,是你这送来的工程决算,我没法签呀。”

    陈美兰的话,说得向天亮也重视起来,这方面他是一窍不通,全由陈大宝在捣鼓,而陈大宝在这方面也只是一知半解,不象李小刚施正风他们,常常泡工地的,薰也会薰出道道来。

    “陈姐,对不起啊,我拿回去叫陈大宝重新做一遍。”向天亮挠挠头,说得是实实在在,只是心里骂着陈大宝,这家伙当了叛徒不说,连弄虚作假都不会,真他妈的不堪大用。

    说着,就俯身去收拾材料。

    真要走,陈美兰心里急了,这小子,说走就走,怎么一点都不开窍,莫非是个中看不中用的主?

    “小向,你先放着,我帮你想想办法吧。”

    “这怎么行啊,怎么好意思让陈姐为难呢。”向天亮装傻充楞。

    “不为难的。”

    陈美兰也俯身过来,帮着整理材料,胸前的两个突出点,正好挂在向天亮的胳膊上。

    向天亮肯定,这是向美兰有意为之,当下也不客气,投桃报李,胳膊往上一抬,和那两个突出点来了个亲密接触。

    陈美兰娇躯一震,不退反进,上半身都靠在了向天亮的胳膊上,那投过去的眼神,那是更直白了。

    可向天亮又撤招了,扶了一把陈美兰,身体却往后移了一屁股。

    “陈姐,你真要帮我的忙?”

    “嗯。”陈美兰红着脸,头点得挺快。

    “那,那我要怎么谢你啊?”

    陈美兰瞟了向天亮一眼,“谁要你谢呀。”

    “白干?”问得话里有话。

    “白干。”答得也干脆利落。

    向天亮微笑起来,“这可不行,哪能白干呢。”

    陈美兰伸出玉手,打了一下向天亮的手,“跟陈姐还客气呀。”又咬了咬嘴唇,娇声道,“要不,你帮陈姐做一件事吧。”

    “好,那行,陈姐帮我做假帐,我帮陈姐干件坏事,总之不能白干。”

    向天亮把干字说得特别响,陈美兰听了,心里跟猫挠似的,这小子,本钱大啊,第一次看到还是在去年夏天,电梯里,大家都穿得不多,不经意的一碰一瞥,就留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了。

    “陈姐,你说吧,让我帮你办什么事?”

    “嗯……听说你读过心理学,很会揣磨人家的心思,那你就猜猜,陈姐现在心里在想什么。”

    “这个……”向天亮表面装难,心里却乐了,那还用猜吗,一个干字呗。

    和陈美兰的心思不同,向天亮想的可远了。

    建设局处室十几个,人员杂七杂八的加一起有三百多,其实最有权力的部门就三个,办公室就不用说了,下基层是见官大一级,向天亮一小小的办公室副主任,那三个区分局局长见了都得先敬烟,现在办公室是叶楠和李亚娟当家,等于是向天亮作主,接下来就是计划财务处和人事处,一个管钱一个管人,向天亮一心想走官道,那就得从建设局起步,要想在建设局横着走,财务处和人事处是必须要搞定的,这三个部门都能进出自如,是向天亮的首要目标。

    另一方面,局长王子桂正在酝酿人事调整,以她惯有的风格,小打小闹和修修补是不干的,肯定是一场大手术,何不乘着她刮起来的东西,把自己的影响力扩大到各个处室和分局呢。

    “陈姐,你的心思,我怎么猜得出来啊。”向天亮摇着头。

    “你猜嘛。”陈美兰竟撒起了娇,身体也是得寸进尺,寸寸进逼。

    “我要是猜错了呢?”

    “猜错了也没事么。”

    向天亮嘿嘿的笑起来,“这样吧,陈姐,心思这东西,说不清道不明,我猜东你说西,猜对猜错全凭你一张嘴,这不行,要不我来猜一样可以当场验证的东西,你看怎么样?”

    陈美兰秀目一亮,“也行,你要猜什么?”

    “我说了,陈姐可不能生气啊。”

    “保证不生气。”

    向天亮盯着陈美兰道:“我想,我想来猜猜你们计划财务处的十二大美女,今天穿的内裤是什么颜色和形状的?”

    陈美兰脸一红,又伸手在向天亮大腿上拧了一下,“你可真坏。”心里却是一喜,这不正在计划之中吗?

    “那,那还是算了吧。”向天亮故意道。

    “不,我们豁出去了,就依你。”陈美兰一边说着,一边那手也不撤回来了,索性就留在向天亮的膝盖上。

    “真可以猜吗?”

    “可以猜。”

    “那,那我猜了啊。”

    “慢着。”

    向天亮一楞,“怎么了?”

    “没有彩头,好象没有意思嘛。”陈美兰微笑起来。

    “嗯,倒也是啊,陈姐,你说怎么办呢?”

    陈美兰装模作用的想了想,“这样吧,先说说怎么定输赢。”

    向天亮笑道:“你们十二个人,颜色和形状两样,加起来就是二十四个,我猜中十三个,就算我赢,猜中十二个不分胜负,只猜中十一个就是我输,这公平吧。”

    “公平。”

    “那她们要是不让验证呢?”

    “我们是一个集体,大家共同进退,放心,她们都听我的,再说了,个别人不同意,可你是大英雄,就用你大英雄的办法呗。”

    向天亮乐了,“那说说彩头吧。”心说,这是大好事啊。

    陈美兰娇声道:“你输了,以后就得听我的,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帮我干什么。”

    “这……那要是我赢了呢?”向天亮笑着反问。

    “同样的么,你赢了,以后就得我听你的,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帮你干什么。”

    “呵呵,这赌注,有点大啊。”

    陈美兰笑道:“怎么,堂堂大英雄害怕了?”

    向天亮咬了咬牙,“陈姐,我豁出去了,就这么办。”

    “谁翻悔谁就被台风刮出十里远。”陈美兰心里笑,小子,你输定了。

    “谁翻悔谁就被台风刮出十里远。”向天亮心里也笑了,臭娘们,老子赢定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