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232章 献一条又损又毒的妙计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楼梯口有个人影稍纵即逝,向天亮想也没想,拨腿就追了下去。

    其实他也不能确定,那个人影是不是来偷听的,只有出于第一反应,有些“做贼心虚”,自然而然的往那方面判断了。

    如果那个人站住了,那就不一定是来偷听的,向天亮也只好算了。

    不料,那个人听到了向天亮急促的脚步,反而头也不回的跑得更快了。

    这下向天亮也来劲了,认定那人是某人派来偷听的,建设局正值山雨将来风满楼之时,自己自受重任,一出建设局办公大楼,肯定会有不少人盯上的。

    这是一幢八十年代末期的宿舍楼,共有十五层,层高却不高,住的都是原园林管理局的干部职工,**同家在十二楼,向天亮本是乡下人,对这种楼房不大熟悉,跑起来就有些吃亏了。

    十一层以上住的都是干部,楼道里干干净净的,一到第十层,向天亮刚追下来,迎面就碰在了一堆蜂窝煤上,因为五层到十一层住的都是职工,有的还是临时工,公共秩序就有些乱套了,除了蜂窝煤,楼道里几乎堆满了杂物,窄的地方,仅供一人勉强而过,哪还能跑得起来。

    不过,向天亮还是看到了那个人的背影,跑得贼快,似乎对这里拖熟悉的,年纪和自己相仿,个子瘦小,象个猴子似的。

    下了楼梯出门,那年轻人就拚命的向马路对面跑去。

    向天亮怎肯放过,紧紧的追上去,和那人一前一后跑进了人民公园。

    绕着公园的林荫道跑了两圈,那年轻人终于捂着肚子,扑倒在一棵棕榈树下。

    “向,向主任……你,你可真会跑……我,我认输了……”

    “呵呵,你也很能跑,一看就是练过的嘛。”向天亮喘了几口气,走近几步,一屁股坐在了草坪上,好奇的问道,“哎,你是谁呀?怎么会认识我的?”

    “向主任,我,自己人,是自己人。”

    向天亮乐道:“自己人,谁和你是自己人啊。”

    “我叫朱子明,园林管理所开垃圾车的,人家都叫我朱猴子,上次我去局办公室找大宝哥,你还递给我一支香烟来着。”

    “噢……我想起来了。”向天亮笑着说道,“咱们建设局有三只猴子,局办公室的陈大宝陈猴子,市第一建筑公司的孙宝义孙猴子,你是园林管理所朱子明朱猴子。”

    “对对,我就是朱猴子,朱猴子就是我。”朱子明连声道。

    向天亮点了点头,板起脸问道:“好了,你说,谁派你去刘处长偷听的。”

    “不,不不,没人派我去。”

    “哦,那是你自己派自己去的喽。”

    “不不,向主任,我,我……”

    向天亮又端起了脸,“我还有事,就不跟你噜嗦了,我的厉害,你的哥们陈大宝肯定告诉过你了,所以,你识相点,快说,是谁派你来的?”

    “我……”朱子明还在犹豫。

    向天亮哼了一声,身不动腿动,抬起一腿,勾倒朱子明,另一条紧跟而上,两腿象夹子似的夹住朱子明,一用力,把朱子明扔到棕榈树上,扑的一声,又跌下来,成了个嘴啃泥。

    “向,向主任……我说,我说……”朱子明哭丧着脸,捂着小细腰,爬回到向天亮面前。

    “谁派你来的?”

    “姚处长,姚,姚金星。”

    “给了你多少钱?”

    “这……这个你,你也知道了?”

    “多少?”

    “五,五百。”

    向天亮又好气又好笑,这小子,跟陈大宝一个德性。

    “你听到什么了?”

    “没听到呀。”

    “哼。”

    “真的,刘处长的门是双层的,我发誓,我要是听到一句半句,就让台风把我刮出十里远。”

    “呵呵,滚,快滚。”向天亮笑着,又是飞起一脚,把朱子明踢得连滚了三四圈。

    朱子明哪敢喊叫,爬起来头也不回的溜了。

    有钱能使鬼推磨,向天亮边走边感慨着,朱子明,还有陈大宝,乃至老刘头刘正风,为了几百元钱,都甘愿当别人的走狗,有钱就是好啊。

    还是钱钟书老先生说得对,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对钱的认识,向天亮渐渐的有了深刻的感受,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想在官场上混,不能没有钞票。

    与此同时,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一个和钱有关的主意。

    向天亮匆匆回到了局里。

    看到推门而进的是向天亮,副局长张行客气的笑了。

    “小向,局长不是派你去各处室吹风吗,你怎么就回来了?”

    张行很和蔼可亲,坐在第二把手的位置上,显得有些局促和拘谨,一下子超越那几位资深副局长,让他一下子难以适应新的角色。

    接过张行递来的香烟,向天亮反过来为张行点火,两人都叼着烟先吸了几口。

    “张局,我可是一出门,就被人盯上了,这让我怎么开展工作啊。”

    “哦,怎么回事?”

    向天亮把去**同家的经过,掐了那段与杨碧巧的激情戏之后,简略的叙述了一番。

    “那一定是姚金星干的。”张行的脸,立即严峻了起来。

    向天亮暗暗佩服,领导就是领导,一语中的,他只说出朱子明的名字,故意隐去了朱子明交代的内容和姚金星的名字,没想到张行马上想到了姚金星。

    “张局,我看这样不行啊。”

    张行吐了几口烟,缓缓的问道:“小向,我也在考虑这件事,光让你这样跑,效果是肯定的,但似乎还不够,有些部门领导,他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你吹过风后,风过天晴,一切照旧,对他们触动不大,收不到我们需要的影响。”

    “就是么,个个都鬼精鬼精的,隔靴挠痒,他们一点都不怕。”向天亮附和道。

    张行点点头,微笑道:“**同怎么样,他可是有名的官迷,你这第一站选中他,很有眼光嘛。”

    向天亮心道,那还不是投你所好么,你想收拾姚金星,我当然要发动姚金星的死对头了。

    “张局,**同可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啊,他还说,要携杨副处长,去你家拜访呢。”

    向天亮那边点火,这边撒谎,相当于为张行和**同牵线搭桥,同时还表了表自己的功劳。

    “嗯,**同这个同志,业务上没得说,一把好手嘛。”

    张行这话,等于是肯定了**同,同意他上门投靠,向天亮听了,心里松了一口气,只要姚金星被挤走,城建规划编审处处长的宝座,基本上归**同所有了。

    “张局,你明天还得往下面跑,不管成效大不大,风总是要吹的嘛。”

    “我明白,明天我先去几个分局走一走。”

    “嗯,特别是清河分局,苏和是建设局的元老了,要多听听他意见。”

    向天亮忙不迭的应着,心说苏和年龄到点了,这次肯定要下,多听听他的意见,无非是问问他,有哪些徒子徒孙需要提拨。

    张行看着向天亮,微笑着问道:“小向,刚才你好象有话要对我说吧?”

    “呵呵,张局啊,你真神了。”

    “什么好主意,说来听听嘛。”

    “就是,就是一点想法,还不大成熟呢。”

    张行笑了起来,“需要我为你保密吗?”

    “张局,是这样的,我上次去计划财务处的时候,偶尔听陈处长说起过,她说咱们建设局国中有国,门里有门,局里在计划财务处有小金库,下面的部门,三个分局、城乡规划编审处、城乡规划管理处、建筑业处、住房保障处、城乡建设处、城乡管理处、市政工程公司、五个建筑公司、设计院、园林管理处、城建监察大队,这十八个部门,也同时都有自己的小金库,陈处长说,他们有钱,腰板才硬,上级三令五申要求取消小金库,可我们建设局的小金库,实在是太多了。”

    张行听得眼前一亮,他很快就明白了,向天亮说出来的,是一条绝妙好计。

    釜底抽薪,拿掉他们手中的小金库,看他们还牛得起来牛不起来。

    “小向,你继续说下去。”

    “张局,我们可以通过银行,先搞清他们的小金库里有多少钱,然后,把他们找来开会,让老太太出面,这些人肯定是避重就轻,能瞒就瞒,不会舍得把钱交出来,咱们只要当场拿出证据,就可以让他们毫无退路,这样,既消灭了他们的小金库,又可以把他们头上的乌纱帽攥在手里,想拿下谁就拿下谁。”

    “哈哈,好主意,好主意啊。”张行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了。

    向天亮及时的拍起了马屁,“张局,我就是这么一个想法,具体的计划,还得您来高屋建聆了。”

    张行笑了起来,“小向,以后没人的时候,别又是张局又是您的。”

    向天亮立即蹦了起来,“这我可不敢,看来我还是告辞为妙。”

    出了个又损又毒的主意,向天亮赶紧撤退,他可不想参与其中,要是让下面的头头们知道,这主意是他出的,非骂死他不可。

    但是,有的事情,再怎么躲也躲不过去的,他不知道,建设局的这次人事大调整,注定让他成为风口lang尖上的人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