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236章 官是混出来的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从王含玉的闺房跳窗而逃,并没有觉得狼狈,因为这一趟收获不少,更坚定了他刨根问底的决心。

    王子桂和张行都住在南城区,而且王子桂的祖籍也在南城,要调查王子桂和张行的关系,最好的办法是找公安部门里的户籍科。

    向天亮开着车到了南城区公安分局。

    南城区公安分局局长是周台安,柳清清父亲柳清阳的学生,向天亮和他见过几次,有柳家父女的关系,应该会帮忙的,何况那几次短暂的接触后,彼此已到称兄道弟的份上。

    值班的年轻警员拒绝了向天亮的要求,向天亮微笑着说,请你打个电话,就说是建设局向天亮来了,年轻警员一听向天亮这个名字,立即肃然起敬,忙不迭的打拿起电话,可不等他接通,向天亮就转身上了楼梯。

    “向老弟,稀客么,欢迎欢迎。”周台安笑着,把向天亮迎进门去。

    “周局,没打扰你吧。”

    向天亮忍着笑,因为周台安确实在忙,但忙得有些特别,手里拿着一支大号墨笔,办公桌上放着几张大白纸,原来,他在练书法。

    “哈哈,你看你打扰了我吗?”

    两人均笑,点烟喝茶的忙了一阵,周台安拿过一张白纸,陪着向天亮坐到沙发上。

    向天亮微笑道:“周局,你真是好雅兴啊。”

    “平安是福,无事就好哟。”

    果然是公安系统的老好人,不搞权谋,不求升官,辖地治安良好,日子过得不赖,能在上班时间练练书法,足见其心态之平和。

    不管闲事,专心经营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是周台安的一惯风格,为人处事“周”全,风起云涌是坚守钓鱼之“台”,方能“安”稳也。

    “老弟,最近过得咋样?”周台安问。

    “就那样,混呗。”向天亮随口而应。

    “哈哈……”周台安突然大笑起来。

    向天亮有的莫名其妙了,“周局,你怎么了?”

    周台安喝了两口茶,放下杯子,拿起那张卷着的白纸,哗的打开了来。

    白纸上只写着一个字,大大的,还带着墨香。

    混。

    盯着那个混字,向天亮先是一怔,继而哑然失笑。

    “周局,你的字写得并不怎么样么。”向天亮有些不客气了。

    周台安并不生气,“哈哈,是吗?你说说,哪方面不怎么样。”

    “书法不怎么样。”向天亮实话实说。心道就这个水平。我也能写得出来。

    但见周台安松了一口气,“这就好,这就好。”

    “周局啊,我都快被你搞糊涂了。”

    周台安笑着说道:“你说我字写得不好看,这我承认,因为我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练了两年书法,白纸可以装几箩筐了,连门都没入哟。”

    “呵呵……”向天亮一个劲的笑。

    “但是,这个混字,你可不能小瞧了,两年来,我就写这么一个字,越写越觉得它有丰富的内涵。”

    “你两年来,就写这一个字?”

    “没错,别人净写些什么寿、龙、虎呀,我就写一个字,混。”

    向天亮好奇起来,“为什么?”

    “一个混字,包罗万象,意味深长啊。”周台安笑着说道。

    向天亮悟出了点什么,“周局,你是有感而发吧。”

    周台安点着头,“总之一句话,吃咱们这碗饭的人,大多数都是混出来的啊。”

    “嗯,有意思,太有意思了。”向天亮点头赞许。

    “你看啊,这个混字,由左右两大部分组成,先说左边,那是什么东西?”

    “三点水,水呗。”

    “好,我问你,你觉得官场上水不水?”

    向天亮想了想,微笑道:“水,真水,都是水。”

    “你能洁身自好,拒水而干吗?”

    向天亮摇摇头,“难,可以说几乎不能。”

    “所以,这个三点水,道尽了官场的奥秘,官场即江湖,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别人水,你就得湿,大家都水,唯你独干,对不起,一边待着去吧。”

    “说得好,周局,说得好啊。”向天亮深有感触,大声的赞道。

    “再来看右边,昆,其实又分上下两个部分,先说上面,一个日字,你认为该怎么理解?”

    向天亮不假思索,“两张口呗。”

    “有悟性,有悟性,两个口,道尽了为官者的窍门,凡为官者,必有两张口,方能成就大事,对上一张,对下一张,公开一张,背后一张,一张说好话,一张说坏话,一文一武,口生莲花,大话套话空话假话鬼话,净从口出,一张口他忙不过来啊。”

    向天亮不住的点头,“呵呵,果然是这样的。”

    “再看那下面,一个比字,其实是两把刀,道出了官场升迁的秘诀,没有斗争,无以升迁,官场里到处是没有硝烟的刀光剑影啊,明争暗斗,关键在暗斗,既是暗斗,就上不了台面,只能在台下,所以你看,比字就放在下面了。”

    向天亮叹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周局,谢谢你给我上了一课。”

    周台安摇手又摇头,“我姑妄说之,你姑且听之,这仅是一个失败者的独家之言,有感而力,仅供参考。”

    向天亮心里一动,“莫非,你们公安系统要进行人事调整了?”

    点了点头,周台安道:“谢自横要进市委常委担任政法委书记了。”

    “这老小子,终于如愿以偿了么。”

    “是啊,不知怎么的,他又得到了老上级张海峰的提携。”

    “哦……难怪。”

    “郭启军重新调回市局,出任常务副局长,余中豪升为副局长,主管刑事,兼任刑侦支队长,大草包郑军波为刑侦支队副支队长,清河分局的肖剑南,破格提升为清河分局局长。”

    “动静是不小啊。”向天亮点点头,小心问道,“周局,这次人事调整,应该有你嘛。”

    周台安微微一笑,“不瞒你说,市委组织部领导找我谈过话,调我去市局,副局长兼副政委,主管治安,但被我回绝了。”

    “这,这又是为什么?”

    周台安轻叹一声,“谢自横进了常委会,权欲必更膨胀,郭启军杀回市局,卷土重来,水火不容的两个人,肯定有一番刀光剑影,我去干什么?看热闹,我不喜欢,插手,我该帮谁?与其那样,不如这样。”

    向天亮会心一笑,“不如继续混呗。”

    “哈哈,知我者,老弟你也。”

    两人尽情的笑过之后,周台安这才问道:“老弟,要我为你办什么事?”

    “有件小事,要麻烦周局了。”

    “兄弟之间,没有麻烦二字。”

    “帮我查两个人。”

    “哦,前科?还是现行?”

    “都不是,我只想知道他们的过去,和他们之间的关系。”

    “谁?”

    向天亮缓缓而道:“王子桂,张行。”

    周台安差点掉了手中的杯子,“你们局长副局长,老弟,你没搞错吧?”

    向天亮说道:“周局你放心,我绝无恶意,我在他们手下工作,只是觉得他们的关系很不寻常,他们都住在你的南城区,所以我来找你了。”

    稍作停顿,周台安点头道:“也只有你老弟,才会干这样的事,也只有你老弟,我才不能推辞。”

    向天亮轻笑,“那我就不说谢了。”

    周台安问道:“老弟的意思是?”

    “我怀疑,他们是母子关系。”

    “哦……这个王子桂老太太是个人物,上了年纪的人应该知道,嗯,这事交给我了。”

    向天亮微笑着说道:“他们其实对我还不错,只是,只是他们给我出了一道难题,不,是无法解开的死题。”

    周台安也笑,“所以,你要来个知己知彼,关键时刻作为保护自己的有力武器。”

    “我也是没法子哟。”

    “呵呵,我有四个字,理解,支持。”

    “周局,你认为有用吗?”向天亮笑问。

    周台安道:“如果是,就非常有用,可以一招将死对方,老弟,你聪明,剑走偏锋,斜而实用,太适合闯官道了。”

    “周局真这么认为的?”

    “第一次见你,我就这么认为的。”

    “呵呵,知我者,周兄也。”向天亮终于放声而笑。

    周台安笑道:“前天我去看柳老师,无意中说起你们建设局,大家都很好奇,王老太太究竟是唱的哪一曲?”

    “哦,柳老师怎么说?”

    “他说,王子桂要在建设局洗牌了。”

    向天亮点头道:“没错,我认为既是好事,又是坏事。”

    “对你影响大吗?”

    向天亮摇摇头,“还算可以,只不过我原来以为,我是他们值得信赖的人,可忽然发现,他们很有可能仅仅把我当成了棋子,一枚过河的卒子。”

    “在利用你?”

    “对,而且是利用后就抛弃的那种。”

    周台安断然的说道:“那有什么好客气的,反而击之嘛。”

    “所以,我静候周兄送来佳音了。”向天亮站了起来。

    向天亮告辞出来,坐上车缓缓而行,嘴角还挂着一丝狡猾的微笑。

    有时候,不得已而为之的下策,其实正是上上之策。

    忽然,前面的人行道上,有个熟悉的身影,进入了向天亮的视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