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251章 美女收容院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不到一个星期,向天亮的政策法规和计划研究室就热闹起来了。

    除了向天亮,许衡太许老夫子负责建设系统档案管理,陈大宝的身份是办事员,大通间办公室归他一个使用,相当于值班员的角色。

    至于那六间小办公室,也都有了新主人,瞅着那门上的小牌子,向天亮就一个劲的乐,嘴巴都快合不拢了。

    “副主任”,白曼,二十八岁,是原计划财务处计划科科长,原来是股级,这次调过来提到了副科级。

    “政策股”,崔书瑶,二十四岁,从计划财务处调入。

    “计划股”,诸露,二十二岁,从计划财务处调入。

    “统计股”,陈琳,三十三岁,从住房保障处调入。

    “信息股”,夏小芳,二十三岁,今年刚分配来的大学生。

    “调研股”,徐爱君,三十六岁,从城乡规划管理处调入。

    这上午出去开会,一回来怎么就是这个“股”那个“股”的,这合适吗?

    陈大宝凑了上来,“天亮,你还满意吗?”

    “叫主任。”向天亮摆起了架子。

    “嘿嘿,这不没人吗,叫天亮多亲切呀。”

    “这是你弄的?”向天亮指着每个门上的小牌子问。

    陈大宝乐了,摇手道:“这跟我没关系,白副主任的主意,我只负责钉上去。”

    白副主任就是白曼,这娘们有些虚荣心,在计划财务处的时候,就爱显摆,既然是她这个二把手搞的,一把手就尊重一回了。

    “哦……”摆了摆手,向天亮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有钱就是好,办公室早就布置一新,陈大宝在花公家钞票上,从来都是高效率的。

    一切都是新的。

    东南两面有落地窗,站在窗口可以了望清河湾,根据风水学的理论,视野宽阔的居室或办公室,令主人心旷心神怡,思路万千,对主人的运气是很好的支持和扶助,向天亮喜欢这个办公室。

    六女三男,小小的政策法规和计划研究室,人员够多的,人多,就是嘴多眼多脑子多,这三多能汇成一个多,事多。

    前天陪柳清清回娘家,就关于如何当领导的问题,向天亮向柳清阳认真的请教了一番。

    当了一辈子的老师,柳清阳却深谙机关之道,他给了向天亮几条忠告,低调做事,低调做人,这两个“低”,和以前听过的高调做事低调做人有些出入,向天亮稍一思忖,就明白了柳清阳的良苦用心,鉴于自己和张行的“特殊”关系,保持低调是最明智的。

    家有一老,好比一宝,这是在告诉向天亮,不管许老夫子与王子桂和张行的关系如何,许老夫子都是可靠的力量。

    忍耐,这一点向天亮最懂了,他就是准备在政策法规和计划研究室熬上一两年的,熬,就是忍耐。

    少说多听,这是老生常谈,却是混机关的人必备的素质,但这句话不能偏面理解,多听是绝对的,少说是相对的,少说真话正话事话,好话却不妨多说,大话套话空话假话鬼话笑话,有时候还是需要的。

    合纵联横,这是说的团结,这个团结广义上是人缘,狭义上说就是圈子,有了圈子就等于有了一层保护膜,合纵,控制自己的手下,联横,悄悄的和各兄弟部门的头头搭上关系。

    少琢磨事,多琢磨人,机关是由人组成的,事是由人想出来并完成的,把人琢磨透人,机关也就没有机关了。

    对,柳老师说得对,先琢磨人,手下的人要是都搞不定,那这个领导就实在无能了,要是来个窝里反,就连屁股都坐不稳了,思大林说得对,保垒是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

    许老夫子是不用琢磨,他还是柳老师的至交,从不参与机关权谋争斗,完全值得放心。

    陈大宝可有点麻烦,嘴松骨软脑残,分不清好事坏事,但他有包打听的特长,能坏事,也能整点小事,彻底叛变不会,但每回都容易当叛徒,别人要想打自己的主意,首先会把脑筋动在他的身上。

    负责信息的夏小芳,是刚分配来的大学生,白纸一张,可以先放一边。

    崔书瑶和诸露,都是老熟人了,还在计划财务处闹过一回“内裤门”,年纪都不大,应该比较单纯。

    值得注意的是另外三个娘们,白曼,管统计的陈琳,搞调研的徐爱君。

    白曼不是省油的灯,在计划财务处的时候,就为处长助理一职,与那位女博士闹过,现在刚来,不向一把手请示汇报,就自作主张,搞起这个“股”那个“股”的,说明她有的求,作为一个部门的二把手,能追求什么?不就是追求一把手屁股下的椅子吗。

    陈琳来自住房保障处,据李亚娟说,这个女人很低调,在单位里从不与人来往,是个不爱惹事的人,看不出她与哪位领导交好。

    值得注意的是徐爱君,她来自城乡规划管理处,而张行恰恰就在城乡规划管理处当了三年副处长两年正处长,他们有没有关系,是什么关系,她是不是张行派来的,这个女人值得琢磨啊。

    “滴铃铃……”

    “您好,我是向天亮。”向天亮拿起了电话。

    “向主任,祝你高升啊,哈哈。”

    是退下来的原清河分局局长苏和,现在的机关党委副书记兼工会主席。

    “苏老,你也来开我的玩笑?”

    “万里长征开始了第一步,难道不值得祝贺吗?”

    “多谢苏老,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以后万望苏老多加指点啊。”

    苏和笑道:“指点不敢当,我老了,帮不了你,成功的经验不多,失败的教训可不少。”

    “呵呵,失败是成功他娘,我可以这样说吗?”

    “哈哈,说得好,说得好。”

    “苏老,以后我这清水衙门,你可要多多关照啊。”

    “那是一定的,对了,几时有空,出来喝几杯?”

    向天亮朗声道:“苏老吩咐,随叫随到。”

    苏和道:“是这样的,我这边有几个小朋友,想和老弟你认识一下。”

    向天亮明白了,苏和虽然退下来了,但他的几个亲信也“冒”上来了,急需和同事联络“感情”,苏和这是在发挥余热,典型的“扶上马,送一程”。

    “行,请苏老你定,但说好了,我买单啊。”

    “周末怎么样?”

    “好,我一定到。”

    顿了顿,电话那边的苏和问道:“老弟,感觉怎么样?”

    “什么感觉?”向天亮笑着反问。

    “新单位,新感觉嘛。”

    向天亮笑道:“说句真话吧,脑子一片空白,没感觉。”

    “哈哈,和我估摸的差不多,但是,你脑子是空白的,可你眼睛是开着的。”

    “此话怎讲?”

    “小心眼花缭乱哟。”

    “呵呵……”向天亮放声而笑,苏和在提醒自己,小心手下这六朵带刺的玫瑰呢。

    “哈哈……不说了不说了,你老弟艳福不浅,政策法规和计划研究室成了美女收容院了,哈哈……”

    美女收容院?挂了电话,向天亮兀自乐个不停,他妈的,这一定是有人嚼舌头,传到了苏和的耳朵里了。

    敲门声。

    “请进。”

    侧门开处,进来的是副主任白曼,“向主任,会议结束了?”

    “白主任请坐。”向天亮也很客气。

    两个人都看着对方,忽地都笑了起来。

    “这主任主任的叫着,有点别扭啊。”向天亮笑道。

    白曼大大方方的说道:“你要不介意,可以叫我曼姐,我叫你天亮。”

    向天亮点了点头,“行。”

    白曼身材修长,面容姣好,穿的是在计划财务处时的制服,上衬衣下裙子,少妇风韵毕露。

    “曼姐?不能叫白姐吗?”向天亮好奇的问。

    “我觉得还是叫曼姐好。”

    白曼走过来,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向天亮精神为之一爽。

    这娘们,上面大开领,下面露着膝,上白下也白,叫白姐不是更恰如其分吗。

    “天亮,我们以后就是同事了,我是你的手下,你可得罩着我呀。”

    一对秀眸,闪闪放电。

    “罩?哪个罩,怎么罩?”

    白曼的白脸顿时红了。

    “你说哪个罩就那个罩,你想怎么罩就怎么罩?”

    声音很低,但胸脯挺得老高。

    他妈的,见面就骚,这怎么回事?难道是季节的关系,有本古书上说过,春末夏初,女人是最会发骚的。

    “曼姐,你想我怎么罩你呢?”

    白曼竟粘上来了,“天亮,你猜猜,我的罩罩是什么颜色的。”说着,一只手挨到了向天亮的帐篷上。

    晕,这不是明目张胆吗。

    上次在计划财务处演了一回内裤门,今天要上演罩罩门了。

    向天亮毫不客气,那三角形的雪地近在咫尺,他一伸手就撩开了衬衣,罩罩就露出来了。

    “嘿嘿,这不是绿色的吗?”

    白曼抓住了向天亮想回撤的手,按在自己的雪地上,“天亮,这是我昨天刚买的。”

    “哦,为什么是绿色的呢?”

    “你猜猜么。”手动,嘴也动。

    向天亮一想,乐了,“曼姐,你这是要给你老公戴绿帽子啊。”

    “真坏……”

    向天亮笑道:“对付你这种坏女人,还得我这种坏男人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