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252章 这个股那个股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白曼有些失望。

    向天亮只是蜻蜒点水,过足了手瘾嘴瘾,并没有继续的“深入”。

    当然,白曼对自己很有信心,向天亮目光里的灼热似火,告诉她“深入”只是个时间问题。

    设立政策法规和计划研究室的消息,白曼知道得比向天亮要早,是她与陈美兰和杨碧巧一起吃饭时,陈美兰告诉她的,并和杨碧巧一起劝她去竞争这个职位。

    白曼当然会动心,她在正股级别上待了三年了,作为大专生,建设局里的计划编制专家,这次提一级是顺理成章的事。

    由陈美兰陪着,白曼往王子桂和张行家里跑了跑,还千方百计的和张行的老婆交上了朋友,通过陈美兰的穿针引线,张行同意了。

    可是,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向天亮捷足先登,后来者居上,白曼的副科级是得到了,但来到政策法规和计划研究室,还只是个副的。

    失望归失望,但白曼并不气馁,张行曾在电话里暗示过,只要她在政策法规和计划研究室好好表现,很快会有收获的。

    什么叫好好表现?这话里有话,真耐人寻味,白曼隐约的觉得,张行和向天亮之间,并不是铁板一块。

    “天亮,上午的会议都说些什么呀?”整理好有些凌乱的衣裙,白曼终于谈到了工作。

    向天亮点上一支烟,吸了几口道:“当然是各部门的整合和规范了,特别是象我们这个新部门,摸着石头过河,当务之急,是建立一套符合实际的规章制度,象一台机器一样运转起来,在明确好每个人的分工之后,要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里进入工作状态。”

    “那你打算怎么做呢?”白曼并没有退远,而是继续站在向天亮的身边。

    向天亮心里一乐,怎么办?你不是挺积极爱表现么,那就让你能者多劳么。

    “曼姐,我想把这些工作交给你,你看怎么样?”

    “你相信我吗?”白曼忍着喜悦问道,向天亮的提议,正中她下怀,她是这么想的,大家都是张行的人,在同样受到信任的前提下,自己完全可以凭工作能力赢过向天亮。

    向天亮点点头,“曼姐,你是我的助手和搭挡,我不信任你,还能信任谁啊。”

    一边说着,一边手伸了出去,穿过裙子,在白曼的屁股上摸了一下,这娘们,今天的内裤好小,这又嫩又滑的屁股,摸起来真的很爽。

    白曼身体一颤,顺势又坐到向天亮的膝盖上,她秀着媚眼,拿过向天亮嘴上的香烟,掐到了烟灰缸里。

    “天亮,曼姐愿意为你效劳。”

    嘴说效劳,手也在效劳,白曼的“坐功”了得,两条长腿是分开的,再往回一紧,恰到好处的包围了向天亮的大帐篷,形成了围剿之势。

    向天亮也是勉强忍着,好酒慢喝,好菜细嚼,他虽然血气方刚,但已是过来人了,对付白曼这样的女人,他自有一套,他已经看出来了,白曼不是为了讨好自己,也不单是为了解决“那方面”的需要,她这是另有所图。

    这次人事调整,从普通干部提为副科级的,一共有十七个人,除了个别资历足够不得不提的、个别领导打招呼递条子的、个别是陈文运和孙占禄两位副局长的人,大多数都是张行的人。

    白曼在建设局里,最要好的朋友,就是现在的陈美兰副局长和财务处长杨碧巧,陈美兰和杨碧巧无疑都投靠了张行,向天亮有理由判断,白曼应该也是张行那边的人。

    而建设局里上上下下都认为,向天亮也是张行的人,当然,张行自己知道不是。

    这就很有意思了,在一个新成立的副科级部门,竟同时按插两个自己人,这不符合用人的潜规则,何况张行刚刚上位,手头正缺人呢,以身作则道他不怕自己人“撞车”。

    只有向天亮心里清楚,自己掌握着张行的**,他不甘心,所以,白曼一定是他派来的。

    “曼姐,你说说,咱们应该需要做些什么?”

    捏着白曼的胸脯攀登了一阵,向天亮放开白曼,起身走到沙发边坐下。

    “这个么……”白曼咬着嘴唇想了想道,“按老规矩,你这个当领导的,得请大家撮一顿。”

    “哦,有这规矩吗?”

    “是啊,增进大家的了解和感情么。”

    向天亮点了点头,“行,这事你帮我安排,但许老夫子和陈大宝就不要打算了。”

    “嘻嘻,你想独占花魁呀?”白曼又斜起了媚眼。

    向天亮一楞,是啊,总共才三个男人,剔去两个,就剩自己一个独苗,其他的可都是娘们了。

    “呵呵,独占就独占,谁让我是领导呢,能者多劳嘛。”

    “以一对六?”

    “有何不可。”

    “是骡子是马,要拉出来遛遛么。”

    这可是最直白的“邀请”了。

    “呵呵,我服你了……曼姐,你说,还有什么事要急着办的?”向天亮赶紧叉开了话题。

    白曼笑问道:“天亮,你先给个评价,门口的那些小牌子怎么样?”

    “不好。”向天亮摇起了头。

    “咦,怎么个不好?”

    “看着不舒服。”向天亮忍着笑。

    “不会吧,别的部门都这样的么。”

    向天亮道:“反正我不舒服,一进门就看到这个‘股’那个‘股’的,左边是‘股’,右边还是‘股’,你说是鸡屁股啊还是人股?”

    “你……咯咯……”白曼笑弯了腰,捂着肚子跌倒在沙发上,把个大屁股翘在了向天亮的眼前。

    白曼的身材真好,尤其是她的屁股,丰满而突翘,一点也不象个生过孩子的女人。

    美中不中的是,她的肩膀略微的宽了一点,通常这样的女人,热衷于驾驭男人,有成为女强人的潜质。

    “天亮,你……你太逗了,咯咯……”

    向天亮在那白花花的屁股上拍了一下,“曼姐,叫她们把牌子上的股字弄掉。”

    “一定要弄掉吗?”

    “这是命令。”向天亮板起了脸,口气不容置疑。

    “嗯……好吧。”白曼见识了向天亮的霸道,不敢开口反对了。

    给一棒子,赠点甜头,向天亮托起白曼的下巴,微笑道:“曼姐,你的想法很好,但咱们是新部门,又是副科级的,太高调了,会遭人议论的。”

    “听你的。”白曼点点头道,“噢,我还在一件事。”

    “什么事?”

    “局办公室的老刘头说,张局长认为咱们政策法规和计划研究室这个名字太长了,让我们最好想个简称,由局办公室下文通知,以后就统一用简称对外。”

    向天亮一听,坏坏的笑起来,“长不好吗?”

    “你……”白曼的脸,又噌的红起来了。

    “呵呵,你们娘们不是都喜欢这个长那个长的吗?”

    “你呀,真坏……”白曼打了向天亮一下,不再顾忌,伸出手抓住了向天亮的帐篷,惊呼道,“天那,你,你这才叫长呢。”

    向天亮乐着问,“这叫什么长,处长,还是局长?”

    “嘻嘻,是很长,太长,是部长,首长。”

    捧在手里,白曼舍不得放手了,自己老公那一条,比起这条长龙来,简直是天壤之别呀。

    向天亮自言自语道:“政策法规和计划研究室,这名字是太长了,东西是造化,短就是短,长就是长,可名字是人起的,完全可以短一点嘛,政策法规和计划研究室,上面的人怎么想的,起了这么长的名字,听着写着都很麻烦嘛。”

    见向天亮没有反对的迹像,白曼胆子大了,双手齐动,捧着根棒子动了起来。

    向天亮心里痒的,这娘们的丈夫在远洋货轮上当差,实足是个如饥似渴的货,办了她,一点事儿都不会有,但现在不是个时机,先抻着她再说,光付出没收获,这样的买卖谁会做。

    “曼姐你说,怎么个简称好听呢?”

    “政法研究室。”白曼有点分心了。

    “呸,跟政法委挨边了,不行。”雪白的屁股被抽了一下。

    “政策计划室?”

    “听着好象是政策需要计划似的,不好。”又抽了一下。

    “干脆就叫计划室好了。”

    “他妈的,那还不如叫计划生育室呢。”再抽了一下。

    “政计室怎么样?”

    “臭娘们,你是说政纪室,还是说经济室啊。”向天亮重重的抽了一下。

    雪白的屁股上,顿时留下了五指红晕。

    “那,那就叫政研室好了。”白曼坐了起来,红着脸道。

    “啥,你再说一遍。”向天亮忍着笑问道。

    “政研室。”

    向天亮一呆,“**室,这,这能行吗?”

    “噢……咯咯……”白曼又放声的笑起来,细腰一扭,习惯性的笑趴了,“天亮……你,你太,太有才了……政研室,**室……咯咯……”

    向天亮却一本正经起来,“就叫政研室吧,政研室也好,**室也罢,反正就那么回事。”

    笑过之后,白曼起身告辞,“天亮,晚上有空吗?”眼睛里充满了渴求。

    “今晚没空。”

    今天晚上,家里的女人要为他设宴庆贺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