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259章 公安局旁边的枪战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备有一辆车,就停在海涛路的一个街口边,是从朱琴那里借来的黑色别克,八成新的,车牌也换了个假的。

    开车的是邵三河,他戴上墨镜,应该没有几个人认得出来。

    初夏的早晨,霞光万丈,一轮眩目的太阳徐徐的升起,天地之间是新的景象。

    大街上到处流动着五彩缤纷的小太阳伞,美丽的太阳伞,把一个火热的夏天慢慢地撑开。

    这是黄梅季节,空气都潮叽叽粘乎乎的,尤其是清河这海滨城市,海风吹来,脸上都是湿漉漉的感觉。

    别克车来到市公安局大楼附近,按照向天亮的指点,邵三河把车开到了大楼的后面。

    郭启军就住在一街之隔的公安局宿舍楼里,那是他原来担任市局副局长时分配的住房,一直没挪过。

    肖剑南告诉过向天亮,郭启军有些雷打不动的习惯,公安局八点上班,他在七点半出家门,步行绕公安局大楼一周,总是在七点四十五分进大楼,然后徒步上楼,一直走到他位于十楼的办公室,七点五十五分钟的时候,他会准时的坐在办公桌前。

    以前在市局时如此,在清河分局时也如此,现在重回市局,也应该会这样。

    “他来了。”邵三河轻声道,虽然很少来清河市,但大名鼎鼎的郭启军,他还是认得的。

    “跟上去,保持二十米距离。”向天亮道。

    邵三河问道:“就在路边谈吗?”

    “不行,我们不能暴露,要把他带离这里。”

    邵三河憨憨的笑了,“强迫。”

    向天亮笑道:“敢对上司下手吗?”

    邵三河收起了笑容,“现在对我来说,向兄弟你就是我唯一的上司。”

    郭启军身着便衣,背着双手,在人行道上不紧不慢的走着,背有些驼,难怪大家背后叫他郭驼子,那是从娘胎里带来作的,他并不老,离半百还早呢。

    对于清河警界来说,郭启军可是一段传奇,难以复制的传奇。

    十六岁的时候,初中还没毕业,在公安局食堂当炉工的父亲因病退休,作为长子的郭启军缀学接班,巧的是,他的烧炉司师傅是个警探,因为犯了错误而被罚到食堂烧锅炉,聪明机灵的郭启军很快入了门,业余时间里,经常上街“操练”,居然常有收获,时不时的抓几个小偷回来。

    时来运转的是十八岁那年,郭启军乘着中午休息,又溜到新落成的火车站,在出入口的人流里晃悠,恰遇省公安厅的领导来到清河微服私访,亲眼看到郭启军连抓三个小偷,后来问起,竟是市局的锅炉工,领导大发感慨,英雄不问出处,这样的人才扔在锅炉房里,这不糟塌人才嘛。

    一句话改变了郭启军的命运,从此他风里来雨里去,刀光剑影,生死浴血,成了清河市警界的头牌神探。

    可惜,破案高手玩不了政治,被资历浅一辈的谢自横抢走了局长的宝座。

    郭启军走得不快,象散步似的,还不时的过路的熟人点头招呼。

    “三河兄,在前面的转弯处超过去,然后走个s形。”向天亮看着前方说道。

    “s形?”

    “我听肖剑南说过,他学开车就是郭启军教的,s形是他们早年的一个约定,另一方看见,就会想到对方是谁。”

    邵三河点了点头,脚踩油门,车速提起来了。

    转弯处是一个幼儿园,大门口站着两个老师和七八个小孩,郭启军停下脚步,转身和小朋友们打起了招呼。

    在别克车即将超过郭启军的时候,向天亮朝前一看,皱着眉头喊了起来。

    “停车。”

    邵三河刹住了车,“怎么啦。”

    “三河兄,有情况,你看前面,那辆红色桑塔纳,还有那个捡垃圾的老头。”

    远远的,迎面开来了一辆红色桑塔纳,临近幼儿园时,突然慢了下来。

    接着,人行道上一个捡垃圾的老头,戴一顶破草帽,拉着小板车,缓缓的向幼儿园走来。

    邵三河也看出了端倪,“不好,他们是冲着郭局长来的。”

    那个捡垃圾的老头,根本不象个拾荒者,一双眼睛始终停在郭启军的方向。

    好大的胆子,五十米外就是市公安局大楼,竟敢在这里对公安局的二把手动手。

    向天亮脸色一变,他看见了,那辆垃圾车的右把手,分明是根钢管,正逐渐对准了郭启军。

    他嗖的掏出了手枪。

    “三河兄,我下车后,你往前再开一点,注意桑塔纳轿车。”

    邵三河应了声,一只手上也多了把枪。

    向天亮下了车,提着枪向马路的左侧缓缓的走去。

    地形对向天亮极为不利。

    他离着郭启军十米左右,距捡垃圾老头大约十五米,处在毫无遮挡的马路上。

    捡垃圾老头发现了向天亮,同时也发现了他手上的枪,急忙用左手抬高垃圾车,垂着的右手摸向钢管的后端。

    说时迟那时快,向天亮突然改变方向,向着捡垃圾老头扑了过去,手中的枪平着举了起来。

    “郭局快趴下。”

    高喊声中,向天亮的枪响了。

    第一枪击了捡垃圾老头右肩。

    捡垃圾老头身体晃了晃,草帽掉到了地上,但他没有停止动作,右手仍然顽强的捏住了钢管。

    根本就不是什么捡垃圾的老头,没了草帽,露出的是一张不到三十的年轻人的脸。

    间不容发,向天亮第二次扣动了板机。

    爆头,鲜血飞溅,继而是重重的倒地……

    此时,郭启军并没有趴下,向天亮的第一枪一响,他就认出了向天亮,同时也明白自己正处于险境之中。

    郭启军的掏枪速度也不慢,向天亮的第二枪一响,他的枪也响了。

    另一边,郑三河跳下车来,手中的枪也冒出了火光。

    他们的枪对准的,是近在眼前的桑塔纳轿车,因为那车窗上架着一支冲锋枪,枪口黑洞洞的。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失去了先机后,桑塔纳轿车上射出的子弹,都偏离了目标。

    向天亮一边跑向垃圾车,一边也举枪对着桑塔纳轿车,射光了枪里剩余的子弹。

    三面夹击,桑塔纳轿车里的人,很快失去了抵抗能力。

    桑塔纳轿车加快了速度,企图逃离现场。

    向天亮已跑到了垃圾车前,他早已看出,垃圾车右把手的钢管,是一件经过改装的特殊武器,钢管的口径至少有三十毫米,分明是个简易火箭筒。

    垃圾车被向天亮拉到了马路上,钢管对准了逃遁的的桑塔纳,他眼都不眨一下,扣动了钢管尾部的板机。

    “嘭。”

    钢管口冒出了火光。

    一道剑光,毫不留情的飞向了桑塔纳轿车。

    “轰……”

    桑塔纳轿车被那道剑光击中,飞了起来,翻了一个跟斗,还未落下就爆炸了。

    这时,公安局大楼里,响起了刺耳的警笛声。

    此地不能久留,向天亮不想暴露身份,他伸出手,向郑三河做了个手势。

    郑三河会意,跳上车掉了个头,开到了向天亮身边。

    郭启军急步走了过来,翘着大拇指道:“向天亮,谢谢你。”

    “郭局长,请跟我走一趟吧。”

    向天亮一把将郭启军拽上了车。

    别克车很快驶离了公安局大楼。

    “小向,你这是什么意思?”郭启军有点不高兴了。

    向天亮微笑着说:“郭局长,我可是救了你哦。”

    郭启军看了一眼开车的邵三河,“我知道,我问的是现在,你为什么拉我上车来?”

    “放心,我们没有恶意。”

    郭启军哦了一声,“你怎么知道有人要害我的?”

    “我们事先得到了消息。”向天亮撒了个谎。

    “他是谁?”郭启军指了指邵三河。

    邵三河摘下了墨镜,“郭局长您好,我叫邵三河。”

    “噢……你是……滨海县的邵三河?”

    “是的,我是滨海县公安局晋川镇派出所所长邵三河。”

    郭启军点了点头,又看向了向天亮。

    “小向,你们是怎么得到消息的?”

    向天亮摇了摇头,“郭局,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

    “那什么是重要的?”

    向天亮严肃的说道:“您已经被人盯上了,也许您的电话等通讯工具,都已经被监听了。”

    “哼,什么人这么大胆,活得不耐烦了。”

    “是一帮不要命的人。”向天亮淡淡的说道。

    郭启军问道:“可以问一下,你们代表谁吗?”

    向天亮掏出特别调查证,递给了郭启军,上面有省公厅厅长江云龙的印章和亲笔签字。

    郭启军看了一眼,将特别调查证还给了向天亮,靠着后座背长出了一口气。

    “肖剑南有救了。”

    向天亮的声音有点冷,“不一定。”

    “你不相信他?”

    “我谁也不相信,尤其是您。”

    郭启军淡淡的一笑,“就因为我是他的师傅吗?”

    “是的。”

    “好吧,我接受你们的询问。”

    向天亮没有丝毫的客气,“郭局长,我们要对你的询问进行录音。”

    “什么?”郭启军的脸拉长了。

    “您必须配合。”

    向天亮干脆利落的下了郭启军的枪,拿出一条黑布,扔到了郭启军的手上。

    郭启军苦笑了,这小子,真敢干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