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265章 好汉不吃眼前亏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向天亮不再开口,站起身来就走。

    余中豪这个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明明是可以直接进行的事情,他非得婆婆妈妈,思前想后,烦不烦啊。

    这世界上的事情,大致可以分成三种,做了再想的事,想了再做的事,边做边想的事。

    今晚的事,不就是边做边想的事,边做边想,当然是先做了再想么。

    五百多米的田间泥土路,居然什么事也没有,顺利的通过了。

    三个人趴在泥土路的尽头,不约而,屏住呼吸,凝神聆听起来。

    至少眼前偌大的晒谷场,黑呼呼的,没有丝毫的动静。

    向天亮伸出手,搭在余中豪的手背上,手指轻轻叩了两下。

    余中豪还了一个同样的动作,表示同意向天亮的判断,至少眼前是安全的。

    向天亮猫着腰,以最快的速度,通过了晒谷场。

    余中豪摇摇头,这小子太贼,跑得飞快。

    一会儿,三个人到了那一条通往方家大院的斜坡上。

    斜坡挺陡的,至少有五十度,不象是能走人的,爬上了斜坡,借着微弱的光线,可以看到方家大院的轮廊。

    邵三河最先听到动静,身体一紧,身边的向天亮和余中豪也感觉到了。

    没错,是脚步声,两个人的,由远及近。

    来得正好。

    抓获的。

    向天亮做了个手势。

    余中豪和邵三河,分手将手搭到向天亮的手上,表示同意他的提议。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三个人分开了一点,趴得低低的,屏住了呼吸。

    两个人影进入了视线,近在咫尺,离向天亮的手不到二十厘米。

    他们站住了,呈稍息的姿势,没有马上想走的意思。

    “六哥,咱们去睡觉吧。”

    “你找抽啊。”

    “这样的鬼天气,谁还会来呀。”

    “哼,等人家来了,你哭都来不及。”

    “我就不信,那些条子,没你想得那么厉害。”

    “哟,你还得瑟上了,不就跑了趟省城么。”

    “嘿嘿,我哪敢跟六哥比呀,我连老大的影子都没见过呢。”

    “我可告诉你,咱们是干活的。”

    “六哥,你这话,这话啥意思?”

    “啥意思?不该打听的事你少打听。”

    “我明白,我明白。”

    “哼,小心小命丢了,还不知道是见了阎王。”

    “多谢六哥指点。”

    ……

    向天亮象豹子似的,从地上蹦了起来,双手分开,罩向了两个家伙的脸。

    与此同时,余中豪和邵三河双双的出手了,他们的目标是对方的双腿。

    三对二,手到擒来。

    向天亮的手,是分击两个家伙的鼻子,轻重恰当,两个家伙来不及反应就晕过去了。

    不经打,向天亮嘴一撇,“哎,交给你们两个了。”

    余中豪和邵三河分拖着一个,从斜坡上滑回到晒谷场上。

    审犯人是臭警察的特长,尤其是余中亮,号称东江预审高手。

    向天亮躺在斜坡上,摆弄着刚刚缴获的两支枪,乖乖的,ak47,枪中之王那,小喽罗背名枪,这帮家伙的来头不小。

    突然,一声尖叫,山谷的沉静被打破了。

    “快来人啊……”

    坏了,是那个六哥的叫声。

    “嚓,嚓,嚓……”

    方家大院的墙上,瞬间打开了三盏巨大的探照灯。

    他妈的,向天亮一边骂着,一边闭上眼睛,强烈的灯光,照得他根本不敢睁眼。

    枪声。

    子弹是从墙上飞下来的,两道火力,分别封锁了斜坡路和台阶路,显然是事先设定好了的。

    向天亮没再犹豫,端起ak47扫射起来。

    一梭子出去,三盏探照灯全灭。

    他沿着斜坡滑了下去。

    余中豪不好意思的解释起来,“我刚弄醒他,他就叫起来了。”

    向天亮举着微冲,对准地上的家伙射了两枪,“三河兄,你背上另一个先走,我和中豪殿后掩护。”

    邵三河应了一声,背起另一个,很快的消失了。

    “就这样走了?”余中豪心有不甘。

    “不是走,是跑。”

    枪声大作。

    一群人从方家大院冲了出来,一手拿枪,一手拿着手电筒。

    余中豪急得也开骂了,“他娘的,前功尽弃啊。”

    “呵呵,好汉不吃眼前亏,风紧,扯呼。”

    向天亮转身就跑,比兔子还快。

    跺了跺脚,余中豪也只好溜了。

    子弹在稻田里飞舞,测起无数水花。

    余中豪追上了向天亮,“向天亮,你不该杀了那个家伙。”

    “婆婆妈妈的,你当是警察抓人啊。”

    “我们,我们不是警察吗。”

    “呵呵,有你这么狼狈的警察吗?”

    余中豪一边朝后开枪,一边笑道:“他娘的,是够狼狈的。”

    “快跑吧,别lang费子弹了。”

    两个人追上了邵三河。

    “三河兄,扔了他吧。”

    “怎么了?”邵三河还背着那个人。

    向天亮道:“他死了。”

    放下那个人,邵三河才发现他中弹了,他的身体挡住了射向他的子弹。

    “唉。”邵三河懊丧的叹口气,将那个人扔进了水稻田。

    枪声更密集了。

    三个人终于跑完了田间小路,一头栽进了草丛,喘息不已。

    余中豪望着方家大院道:“天亮,我们是找准目标了。”

    “有什么用,你认为他们明天还会在吗?”

    “你还在怪我啊。”

    向天亮道:“对付这些忘命徒,你那套根本没用,在那种情况下,你要弄醒那个家伙,先得封住他的嘴。”

    “我接受你的批评,下次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突然,向天亮双手齐出,扑倒了余中豪和邵三河。

    身后的山坡上响起了枪声,子弹飞来,都落在三个人的藏身之处。

    三个人分头滚开,开枪还击。

    后有追兵,前有堵截,真的悬了。

    对方的火力太猛了,山坡上至少有七个人,清一色的ak47。

    余中豪爬到了向天亮身边,“我从侧面绕过去。”

    “你行吗?”向天亮喊道。

    “掩护我。”余中豪爬开了。

    向天亮举枪扫射,一边冲邵三河的方向滚过去。

    “别叫名字,他们会听见的。”向天亮喊道。

    “明白。”

    “你从左边上去,干他妈的。”

    “瞧着吧。”

    邵三河应了一声,一个翻身,消失在草丛中。

    向天亮换上了最后一个弹匣,并没有朝着山上开车,他转过身,仰面而躺,枪口对准了田间小道。

    五六个家伙冲上来了,手上亮着手电筒,正好暴露了他们的方位。

    不到十米,向天亮扣动了板机……五六个家伙,一个个扑倒在他的脚边。

    他妈的,都是不要命的家伙啊,向天亮坐起身子,捡起一支ak47,检查一下弹夹后,才慢慢的转身看向山坡。

    山上也响起了激烈的枪声,余中豪和邵三河同时开火了。

    接着,山间突然又沉寂了。

    邵三河发出了啸声。

    向天亮爬起来,飞也似的跑上了山顶。

    “七个,全部报销。”邵三河单腿跪地,保持着警戒的姿势。

    “是七个吗?”

    “是七个。”

    余中豪从山梁那边走了过来。

    不好,向天亮喊了起来,“快趴下。”

    “啪。”

    树丛里飞来了子弹。

    余中豪的身体停滞了,晃了两下,扑倒在地上。

    邵三河怒吼一声,一边射击,一边扑向了树丛。

    向天亮爬到了余中豪身边,把他翻了过来,“怎么样了?”

    “他,他娘的,打中我的屁股了……”

    向天亮乐了,防弹衣有个屁用,头护不了,腚遮不住,碰上个狙击手,穿十件衣也没用。

    “臭,臭小子,快帮我包,包扎一下啊。”

    向天亮忙道:“稍等稍等,让你部下来帮你吧。”

    “为,为什么?”

    “我不摸臭男人的屁股。”

    “呸……”

    邵三河跑了过来,“我干掉他了。”

    “抓紧点,我们要马上离开。”向天亮拍着邵三河的肩膀。

    战场急救,邵三河很在行,很快的干完了。

    撤退,实在是狼狈的事,心情郁闷,情绪低落。

    余中豪走不了路,幸亏有邵三河在,他力气大,背着百几十斤不成问题。

    一帮训练有素的家伙,武器先进,防范严密,到底是些什么人呢。

    向天亮掏出手电打开,递到余中豪手中,现在已没有必要掩蔽了。

    沿着山梁往下走,很快找到了一条小路,人走过的路。

    忽地,邵三河停下了脚步。

    走在后面的向天亮,正要开口,却说不出来了。

    他的久未“工作”的右耳朵,这个时候捣乱似的颤抖起来。

    可惜,是“马后跑”,不如邵三河警觉。

    前面站着三个人,黑洞洞的枪口,看不清脸。

    其中一个喝道:“把枪放下。”

    邵三河没法放下枪,他背着余中豪。

    向天亮心里一叹,有人敢命令警察放下枪,这世道变了。

    他定了定神,笑道:“他放不下枪,我放下枪,我放下枪。”双手一举,手中的ak47掉到了地上。

    一个家伙冲上来,摘去了邵三河和余中豪的枪,长的短的,连邵三河带的匕首也没落下。

    “都转过身去。”

    “哎,你们是什么人?”向天亮在拖时间,他需要急中生智。

    “少噜嗦。”

    “我们是警察。”

    “知道你们是警察,我们等你们多时了。”

    “哦,你们知道我们要来。”

    “快转过身去,不然就开枪了。”

    向天亮和邵三河对视一眼,慢慢的转过身去。

    “哒哒哒……”

    枪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