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278章 这是那个女人的闺房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看着邵三河,目光在询问,是不是被人盯上了。

    邵三河低声道:“后面好象有人,我从进居民区时就感觉到了。”

    微微的点头,向天亮无声的笑了,“咱们本来就没有退路,难道不是吗?”

    邵三河也笑了,“义无反顾,顾头不顾腚。”

    “我的判断是这样的,如果是陈青龙的人,他们就不会允许我们接近目标,应该越早动手越好。”

    邵三河接道:“当然也不是我们的援兵,所以,我们碰上吃白食的人了。”

    两人相视一笑,至少在见到目标之前,吃白食的人是不会动手的。

    那就继续前进。

    这里的小巷小弄,明显的与别处不同,没有一条是直线的,拐角也被设计为圆形。

    从地面的石板上,应该知道这是后来改造出来的,目的只有一个,让陌生人迷路。

    向天亮听许老夫子说过,清河的建筑,有其独特的地方。

    尤其是居民区,看似都差不多,其实有很多细节上的不同。

    五六十年代的时候,许多居民区是以某部门或单位的名义建设的,其住民往往是同一单位的人。

    越往前走,向天亮越感觉到脚下的路,是在绕着圈子。

    电子定位仪上,目标还在闪亮,还停留在原来的位置。

    每当向左转弯时,与目标之间的距离就会增大,反之,则会缩短。

    设计这个居民区和巷道的人,风水造诣不浅,他至少懂一点八卦和易经。

    又转过一个圆形弯角,前面是一条直巷,一览无遗。

    竟然有三米宽,长度至少在五十米以上,两边的房屋居然是三层的。

    向天亮停住了脚步,他知道他到了,离电子定位仪上那个闪亮的红点,不到三十米的直线距离。

    他关掉电子定位仪,塞进书包,连同书包扔进了脚边的阴沟,它,已经完成使命了,再带着就是累赘了。

    然后,他左掌摊开,向邵三河发出了到达目标区的信号,拇指食指扣成圆形,其余三指伸直散开,外国佬叫ok。

    邵三河也踱了过来。

    之所以用踱而不是走或跑,因为这里是公共场所,要装着自然而然,尽管还没碰到一个人。

    两个人头碰头的点烟,眼睛却不敢松懈,前后左右的瞄着。

    “你后面的朋友呢?”向天亮问道。

    “人家客气,不离不弃。”

    “你往后身后看。”

    邵三河道:“我看到了,左右两边,各有六个院子,门前结构一模一样。”

    “你猜会在哪一边哪一个院子?”

    “你要是不知道,我就更不知道了。”

    向天亮吸了几口烟,轻轻的笑道:“你蹲下去,然后往前看。”

    邵三河依言蹲下,装作在系鞋带,眼睛却凝望着笔直宽敞的弄堂。

    “你往每家门前的青石板上看看后,会有自己的判断的。”向天亮吸着烟微笑。

    邵三河很快起身了,低声笑道:“真有你的。”

    “从我们这里往前数,右边第五家,它门前的青石板特别的光亮,说明它走的人多,也说明它最近经常被人践踏。”

    “就是它了。”邵三河点点头,扔掉了手中的烟头。

    向天亮咧嘴一笑,“可是,老有人跟在后边想吃白食,你愿意吗?”

    邵三河豪情上来,直了直腰骂道:“他妈的,老子最恨不劳而获的人。”

    “你会翻墙吗?”

    “五岁就会了,我六叔做豆腐的,我常常翻墙去他家吃豆腐脑。”

    “好,我们从右边第一家进去,然后一口气到达第四家院子。”

    “我跟着你。”

    邵三河话音未落,向天亮的身体就靠着墙游动起来,壁虎功,利用四肢,嗖嗖的上了墙头,一翻身就没影了。

    能在滨海警界小有名声,邵三河也不含糊,他一跳一搭,翻起墙头来更为干脆。

    这边邵三河刚落地,那边向天亮已上了第一家与第二家的院子。

    此起彼落,转眼间,向天亮和邵三河已到了第四家的院子。

    落地无声,院内没人,向天亮和邵三河溜进了人家的堂屋里。

    向天亮蹲在地上,拿着枪,咧嘴直乐。

    “哎,你算啥?”邵三河莫名其妙,凑过来问道。

    “嘿嘿,我象猫似的上墙,可三河兄你。”

    “我象什么?”

    “狗跳。”

    “去你的。”邵三河自己也乐了,因为他的小名,恰好就叫狗跳。

    向天亮坐在地上,从口袋里拿出四个手枪消音器,扔了两个给邵三河。

    “从现在起,挡道的,拖腿的,开枪没商量。”

    他的脸色说变就变,刚在还乐,瞬间便杀气毕现。

    邵三河默不作声,只是微微的颌首,一边为两支枪装上了消音器。

    两个人起身,悄无声息的上了二楼。

    老式房子,都以砖木为主要建材,南方多雨,房顶必呈角形,顶上有泥烧瓦片,一踩易碎,肯定会惊动屋里的人。

    但有个三角形的屋顶,却是最佳的通道,也是很好的突破点。

    两个人先消除后顾之忧,里里外外的搜查了一遍,确信这里没人了。

    邵三河嘀咕道:“又是有房子没人住,还是城里人有钱。”

    “这不是私房,是公房,人家单位有钱建了新房,这老房子自然没人住了。”

    “现在怎么做?”

    “从三角顶上爬过去,嗯?”

    “走。”

    挖墙打洞,邵三河可是行家,当年在南疆前线,他竟把猫耳洞挖到离敌掩蔽部只有三米的地方。

    隔壁似乎也没人。

    向天亮和邵三河,从墙洞里钻进了隔壁的三角房顶。

    倾听也是侦察工作的内容之一。

    两人趴在那里,听了好一会,传进耳朵里的,只有自己的呼吸声。

    于是,利用天花板的细缝,分别往下察看。

    黑暗中,邵三河用脚踢了一下向天亮的腿。

    向天亮艰难的转过身来,和邵三河并排趴着,眼睛凑到他刚才掏开的洞眼上。

    下面有一张大床,应该是个卧室。

    向天亮手成拳头,捣了一下邵三河。

    占领下面的卧室。

    二人心意相通,吸了口气,掀开木板跳了下去。

    邵三河抢占了门口,迅速的向外面搜索而去。

    一会儿,邵三河回来了,冲着向天亮摇头。

    还是没人。

    向天亮指着梳妆台微笑。

    梳妆台上,放着一只白色的女式用包。

    向天亮点着头。

    邵三河明白了,这是陈青龙身边那个女人的包,他走过去拿起包打开,手上多了一个指甲大小的小圆球。

    这正是向天亮放的电子发射器。

    这是那个女人的闺房。

    这也是陈青龙刚才待过的地方。

    人呢?

    邵三河又看着向天亮。

    向天亮呶了呶嘴。

    顺着向天亮的提示的方向,邵三河这才发现,这张大床有些蹊跷。

    上面是崭新的席梦思床垫,掀开床单,下面没有床腿,而是一个巨大的木柜。

    邵三河有些迷惑。

    向天亮凑到邵三河的耳边,轻轻而道:“我们家三叔公也有这样一张床,下面有暗道,要是有讨赌债的人上门,我三叔公躺在床上就能逃跑。”

    邵三河咧嘴笑了,“碰上你这么一个大行家,人家就是个屁。”

    “说不定是我三叔公的徒弟,咱们要小心了,下面一定有不少机关。”

    想到方家大院对面山上那个“鬼打墙”,向天亮收起戏谑之心,脸色凝重起来。

    陈青龙身边,一定有个精通机关的高手。

    向天亮很容易找到了开关。

    大床慢慢的动了起来,先是席梦思床垫被顶了起来,接着是床垫下的木板缓缓的向两边移动,最后,一个六七十厘米见方的洞,完全呈现在眼前。

    邵三河上前,正要俯身察看,却被向天亮一把拽了回来。

    “嗖,嗖……”

    洞里飞出四根长铁钉,齐刷刷的钉在天花板上。

    邵三河脸色大变。

    向天亮低声道:“我们两个原地用力,晃动楼板。”

    两个人一齐用力。

    楼板晃动着。

    “啪,啪……”

    四支飞镖,又从洞里飞出来,钉在了天花板上。

    “一定是我三叔公的徒弟设计的。”

    “你怎么知道的?”

    向天亮道:“我三叔公设计的机关,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同一个位置的机关,能接连发动两次,当我们为躲过第一次袭击而侥幸时,往往第二次袭击就致你于死地。”

    “防不胜防啊。”邵三河叹道。

    向天亮坐到了床上。

    “我听说以前在向家村住的时候,家家户户都不用关门的,全村几十年没被盗过,就是因为我三叔公的威名和机关。”

    邵三河忽地问道:“你行吗?”

    “嘿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种雕虫小技,就是人民医院的第七科。”

    “此话怎讲?”

    “小儿科呗。”

    邵三河笑道:“那我就乘机学上几招,回去实践实践。”

    “我在前,你在后,踩着我的脚印走,身体的任何部位,都不要去触碰墙上的任何位置,还有,脚下松动时,立即趴下而不是逃开,因为我三叔公的机关,绝大多数是攻击上三路的,趴在地上的安全糸数相对最大。”

    “这有点难。”

    “当然,我碰过的地方,绝对安全。”

    “还有一个问题。”邵三河道。

    “什么问题?”向天亮怔了怔。

    邵三河微笑道:“我听到了脚步声,是从院子里传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