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283章 陈青龙终于要出场了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两排子弹是从上方射来的。

    不知道地下设施的具体结构,就凭被俘“七哥”那点口供,这亏可吃得有点大了。

    邵三河腿部中枪,头上冒血,躲在一堆麻袋包后边,暂时失去了还击的角度。

    向天亮更惨,他滚出去时,是冲着两堆麻袋之间的夹缝去的,没想到人到了,用力过度,双手露在外面,这时子弹也到了,顿时双手中弹,两把手枪也飞了出去。

    这是地下设施的中心位置,一个圆形大厅,有两层楼高,下面是一间间屋子,上面是一条回廊,子弹正是从上面射下来的。

    大厅里堆满了麻袋,此时都成了掩体,到处是倒在地上哀叫的人,向天亮的易拉罐太过歹毒,有不少人,甚至脸上包括眼睛都中了钉子。

    大厅上面的回廊,两边各站着五六个人,手里都端着微型冲锋枪。

    这应该是陈青龙所剩无几的有生力量了。

    向天亮忍着痛,偷眼瞄了一下,心中不住的感叹,听说堂堂的市公安局特警大队,不过也才十几支微型冲锋枪,陈青龙够牛的,人手一支,快赶上三个特警大队的火力了。

    “兄弟,你没事吧?”邵三河喊问道。

    “呵呵,听声音你也没事嘛。”向天亮乐了起来。

    “你要是还有易拉罐就好了。”

    “没了,是你说要扔掉的。”

    “我这里有宝贝。”

    可惜向天亮看不见,他的头和身体卡在了麻袋之间,而邵三河在他的侧后方。

    向天亮喊道:“那你就使出宝贝来啊。”

    整整一箱子的手雷,刚打开的,就在邵三河的身边。

    邵三河大吼一声,突然跳了起来。

    一颗颗手雷,从他的手中,朝四面八方扔了出去。

    轰……轰……

    爆炸声,接二连三,整个大厅硝烟弥漫。

    邵三河乘机跑到了向天亮身后,把他从夹缝中拉了出来。

    “他妈的,差点玩完了,该死的肖剑南,也不来帮一下。”

    嘴里骂着,向天亮坐了起来。

    两个人身上都在流血。

    没有时间,只能简单而迅速的包扎。

    向天亮看到了邵三河的脚边,还有半箱的手雷,“三河兄,留着下仔啊。”

    “不好意思,我怕炸塌了,咱们也出不去。”

    “有道理,有道理,亏本的买卖咱不做。”

    两个人找了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坐等硝烟散去。

    邵三河想到了一个问题。

    “向兄弟,我不明白,刚才我们在屋里时,他们应该用手雷对付的,为什么只扔了两颗就不扔了?”

    向天亮点了点头,“这问题提得好,你有何高见?”

    “投鼠忌器。”

    向天亮笑道:“显然,我们是鼠,那谁是器呢?”

    “屋里有他们的宝贝。”

    “方玮那娘们?”

    邵三河摇了摇头,“我看不象,一个疯娘们,能知道巨款藏在哪里吗?”

    想到包里的几本日记,向天亮心里一动,不会是这些日记本吧。

    他摘下书包,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瓶子,然后把书包塞到了麻袋堆里。

    “三河兄,你要是有了一亿元,你想做什么事情?”

    “嗨,那可多了去了。”

    “说说嘛。”

    “嗯……首先我要辞职。”

    向天亮笑了,“这理想可不高尚,你要不当警察了,那晋川镇坏人还不乐死啊。”

    “嘿嘿,你不也不当警察了吗。”

    “那倒也是……还有呢?”

    邵三河又道:“我得开个后门,把我儿子送进滨海第一中学读书,进了那里,将来百分之百能考上大学。”

    “好,这理想好,为子孙后代造福,开后门也天经地义。”

    邵三河笑道:“我拿钱砸他们,我有一亿元嘛,拿个一千万出来,保证能让校长喊我爷爷,你想啊,他叔叔要进他学校读书,他敢不收吗?”

    “呵呵,好好好,我支持你,绝对无条件的支持你……你还有什么理想?”

    想了想,邵三河一本正经道:“我想让我老婆,嘿嘿,让我老婆再生一个娃,女的。”

    向天亮噗的一声笑了,“这个理想么……嘿嘿……”

    “咋了,不行啊?”邵三河还很认真。

    “你行吗?”

    “哪方面?”

    “那方面呗。”

    邵三河拍着胸脯道:“没问题呀,男人么,那方面不行,还他娘的算是个男人吗?”

    向天亮也一本正经道:“那我支持你,百分之百的支持你。”

    “那好,拿来吧。”邵三河拿手肘推了向天亮一下。

    “啥?”

    “我的钱,一亿元啊。”

    “呵呵……”

    “哈哈……”

    笑声中,两个人突然站了起来,又开始向四面八方扔出了手雷。

    爆炸过后,硝烟更浓,两个人又躲到了麻袋堆里。

    这种打法,叫做“乱棍打死老师傅”,有效而又安全。

    “哎,我说兄弟,你要有了一亿元,你最想干点啥?”邵三河问道。

    向天亮咧嘴一乐,“我,我能有一个亿吗?”

    “怎么不能,你比我靠谱,我都能有一个亿,你起码得有十个亿。”

    “呵呵,那我就算,就算有十个亿了。”

    “对,你有了十亿元了,想干点啥?”

    向天亮也是装模作样的想了想了想。

    “我么,先拿出一亿元,买一块风水宝地,造一座很大很大的庄院。”

    “怎么,你想当地主吗?”

    向天亮乐道:“土地都是国家集体的,当不了地主啊。”

    “噢……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

    “金屋藏……藏那个那个……娇呗。”

    向天亮奇道:“三河兄,你咋知道我是这么想的?”

    “嘿嘿……有一次,我去你姐夫家喝酒,正好说起你,你姐姐在旁边告诉我们的,说你八岁的时候,就有这么一个大理想了。”

    “呵呵,这理想咋样?”

    邵三河憨笑道:“这理想,这理想太伟大了,找很多女人,生很多娃,啧啧,太伟大喽。”

    向天亮爆笑不已,“伟大,这形容词用得好,三河兄,多谢你的理解和支持了。”

    “互相支持,互相支持呗。”

    向天亮忽道:“可现在有一个迫切的问题啊。”

    “什么问题?”

    “咱们得首先从这里出去。”

    两个人忽然沉默了。

    大厅里很静,静得出奇。

    硝烟慢慢的散了开去。

    忽然,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大厅的某个地方响起来。

    “两位英雄,你们打够了没有?”

    向天亮松了一口气,打了半天,终于出来一个说话的人了。

    “你是哪一位?”邵三河喝问道。

    “铁马。”

    向天亮看着邵三河摇头。

    邵三河喊道:“让陈青龙出来说话,你小子还不够资格。”

    据那个七哥交代,陈青龙手下的骨干亲信一共有这么几个人,已经一命呜乎的“先生”,负责海上生意的“大鲨鱼”,这位说话的“铁马”,还有外地人“眼镜”,管钱的“洋相”,管人的“大熊”,以及“笑面虎”、“蜘蛛”、“独臂王”。

    铁马嚷道:“你们再不出来,我们就不客气了。”

    “那就来吧。”

    邵三河应着,举枪就射,漫无目标的。

    这时,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我当然要见两位英雄了。”

    是陈青龙。

    这么平和的声音,对向天亮来说是熟悉的,因为他在医院住院部门口就听过了。

    “陈青龙,久仰,久仰。”向天亮说道。

    “滨海自古多豪杰,向家名头震三州,向天亮,你当得起向家的子孙。”

    向天亮笑道:“陈青龙,你也不赖。”

    “谢谢,还有一位是三河老弟吧?”

    邵三河道:“陈青龙,幸会了。”

    “当年的孤胆英雄,我早就想认识了,可惜军区的英模大会我没能参加,规定一个连只能去一个,名额让肖剑南抢了去,才让我无缘得见三河老弟,遗憾那。”

    邵三河笑道:“有什么遗憾的,现在不是认识了嘛。”

    “说得是,英雄惜英雄,见不如不见啊。”

    邵三河应道:“今天你想不见,恐怕由不得你吧。”

    “爽快,痛快,我赞成见上一面。”

    “怎么个见法?”

    只听陈青龙道:“两位相信我吗?”

    “相信。”

    “你门起身后转,走到我办公室门口再右转,然后往前三十步,就会看到一扇门,门上写着四个字,一往无前,我就在那里等你们。”

    “好,请稍等。”

    邵三河回身看着向天亮。

    “向兄弟,你来决定。”

    “必须去。”

    “为什么?”

    “他知道我们是谁了,但他很绅士,没有提到我们的家人,可他就是在告诉我们,我知道你们是谁,和你们的家人。”

    邵三河脸色一凝,“他威胁我们了。”

    “对。”

    “你说得对,我们必须去。”

    向天亮朗声笑着,扔掉枪,站起身来了。

    邵三河也跟着起身。

    “三河兄,你还行吗?”

    “你小瞧我是不?当年我一个人坚守山头十一天,肠子都流出来了,照样杀敌立功那。”

    两个人肩并着肩,按照陈青龙的提示而走。

    向天亮用胳膊碰了碰邵三河。

    邵三河低声的问:“你还有后招?”

    “向家人办事,从来都留一手。”

    “哦?”

    “我只问你,你肚子里是不是觉得象火烧似的?”

    “是,我正要问你,你那是什么药片呢。”

    向天亮微笑起来。

    “放心吧,得会看我眼色行事就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