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287章 死都不怕的人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看着醒来的陈青龙笑。

    “陈青龙,你输了。”

    陈青龙点着头,恢复了淡定,他已看清了屋内的形势。

    “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从进入这一行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时刻准备着这一幕的发生了。”

    向天亮点着头道:“你我都是明白人,你也曾是我敬佩的英雄,就敞开来说吧。”

    “我同意。”陈青龙苦笑。

    向天亮问道:“我问你,除了这个房间里的人,以及没到的‘眼镜’和‘蜘蛛’,你还有多少同伙,他们姓什么叫什么,公开职业是什么,住在什么地方?”

    冷冷地看着向天亮,陈青龙道:“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

    “我所有的问题,都只问一遍。”

    向天亮的声音也很冷,手中的枪抬了起来,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板机。

    “啪。”

    高丽女朴英美的头被爆开了。

    鲜血溅到了陈青龙的身上。

    陈青龙瞪着向天亮,他根本没想到,向天亮是这么的杀伐果断。

    杀个人连眼皮都抬一下,这份狠心,陈青龙自愧不如。

    邵三河也是没有料到,向天亮杀心这么厉害,让他来,他做不到。

    “青龙兄,你还是现实一点吧。”邵三河劝道。

    “好吧,我告诉你,我手下的人,除了我亲自找来的,就是大鲨鱼他们的人,有的我也不认识,但这次是最后的晚餐,所以该到的人都来了,那些没来的人,都是跑腿打杂的,我想,法律的框框还框不到他们身上去。”

    向天亮黑着脸道:“凭我的感觉和判断,你能有现在的气候,除了邱子立的帮忙和提携,肯定少不了保护伞,请你告诉我,你的保护伞是谁,还有,你在公安局安插的内线是谁?”

    “问得好,我不知道。”

    向天亮又抬起了枪。

    这回是连开三枪,全打在大鲨鱼的身上。

    大鲨鱼的尸体,扑通一声,栽倒在陈青龙脚边。

    “混蛋,有你这么杀人的吗?”陈青龙叫道。

    吹着冒烟的枪口,向天亮不予回答,但脸上却杀气毕露。

    邵三河又开口劝说了,“青龙兄,都到这份上了,你这是何苦呢?”

    “三河老弟,我真不知道谁是我的保护伞啊。”陈青龙又是一脸的苦笑。

    “这怎么可能呢?”邵三河问道。

    “最初,我只是邱子立身边的一个骨干而已,他有双重保护伞,我是知道的,一个是市里的,一个是公安局的,但这种事只有邱子立自己一个人知道,我们做下手的根本不敢沾边,也没资格沾边,当初我之所以能**出来,从邱子立身边走开,算是自己创业吧,听说正是邱子立背后人的主意,邱子立跟我提过,这是为了安全起见,我只负责进货,邱子立负责中介并掌控全局,下面的销售环节,则采取灵活的办法,多路并进,当然,我后来也偷偷的绕过邱子立,建立了自己的销售渠道。”

    向天亮点点头,“继续说。”

    “邱子立死后,再加上肖剑南在调查我,我就决定洗手不干了,因为警方对走私的打击越来越厉害,没有内线,我们是很难生存的,而那种临时建立的内线,不但没用,反而会危及自身,这时,有人给我打电话了,让我去找某个人接头,我当时就知道,他应该就是邱子立背后的人。”

    邵三河问道:“他是谁?”

    “不知道,我称他为神秘人,因为我从来没见过他,每次都是他给我打电话,而且他会变声,从声音上根本听不出他是谁,后来我与他介绍的人接上头后,他就很少给我打电话了。”

    邵三河又问道:“神秘人介绍的人是谁?”

    “就是蜘蛛。”

    “哦,他叫什么?”

    陈青龙摇了摇头,“也不知道。”

    “不会吧?听说他是经常来找你的。”邵三河皱起了眉头。

    “是的,他经常来,一个月至少有一两次,不少人也知道他就是蜘蛛,但我们有言在先,不能看见他的脸,不能打听他的来历,他每次来都经过易容,说话也明显在装,所以,我真不知道他是谁。”

    点点头,邵三河问道:“以你的判断,他会是什么人?”

    “警察,不是普通的警察。”

    “这次他也要走吗?”

    “是的,他也要走,这是早就定下来了的,而且陆上的出走线路就是他安排的,我们必须等他来。”

    邵三河看向了向天亮。

    向天亮问道:“那个眼镜是什么人?”

    陈青龙笑道:“他马上到了,等他来了,你不就知道了吗?”

    这次向天亮并没有开枪。

    “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的钱在哪里?”

    陈青龙没有开口,一脸的似笑非笑,怪怪的看着向天亮。

    枪响了。

    又是三枪。

    这次的三枪,分别射向三个人,倒在地上的独臂王和两个保镖。

    “杀得好。”

    说话的是陈青龙。

    “叭。”

    又是一枪,打在了陈青龙的右手腕上。

    “打得好。”

    叭,又是一枪,陈青龙的左手腕也被打断了。

    “向天亮,你继续打呀,有种你就打死好了。”陈青龙痛苦的喊着,头一歪昏过去了。

    邵三河看着向天亮摇了摇头,“没用的,他明白过来了,不管怎么样他都活不了,所以他不会再说的。”

    死过几次的人,视死如归的人,是不会被死吓倒的。

    “算了。”向天亮微笑道。

    邵三河凑过来,小声的问道:“向老弟,你真对钱感兴趣?”

    向天亮呵呵的笑了,“三河兄,你对钱不感兴趣吗?”

    “嘿嘿,钞票谁不喜欢啊?”

    “就是嘛,我不问陈青龙,拿什么兑现对你的承诺啊。”

    “承诺?什么承诺?”

    “一个亿啊。”

    “噢……哈哈……向老弟,你还真逗那。”

    笑过之后,向天亮道:“三河兄,钞票这东西,实在是个害人的玩艺儿,你不知道吧,邱子立死了之后,留下一笔巨款下落不明,不知道有多少人暗中查找,据余中豪私下告诉我,他的手下因此抓获了不少人,有的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前科,因此而坐牢,实在是可惜而又可悲。”

    邵三河道:“我明白了,你想找到陈青龙的钱,免得让人惦记。”

    “对,找不到,毁了它也行。”

    “谈何容易啊。”

    正说着,两个人的身后,忽然。响起了一阵吱吱的声音。

    向天亮眼急手快,人没转身,却先把肖剑南从沙发上拉到了地上,接着,他扑到肖剑南坐过的沙发上,伸出手去把方玮也拽到了地上。

    枪声响了。

    墙上出现一个一人高两人宽的洞,子弹正是从这里射出来的。

    是两支枪在发射,微型冲锋枪。

    趴在地上的邵三河,一边举枪还击,一边冲着向天亮伸出了一根手指头。

    向天亮也伸出了一根手指点。

    他们都判断出来了,密洞里射击的人,并不是两个,而是一个人。

    两支微型冲锋枪的距离,不到四十厘米,如果是两个人开枪,根本就不可能离得这么近。

    但这个人显然也是出手不凡,准备充分,双枪齐发,准头还行,一梭子射完,没有换弹匣,就捡起备用的枪射击起来。

    火力密实,向天亮和邵三河根本抬不起头来,要不是几张沙发挡着,恐怕早被打成筛子了。

    乱枪打人不认人,洞里射出来的子弹,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一边压制着向天亮和邵三河,一边射向了另一排沙发上被绑着的四个家伙。

    活靶子,“铁马”、“洋相”、“大熊”和“笑面虎”,活生生的被打成了筛子。

    向天亮和邵三河对视一眼,心知肚明,对方是有意为之啊。

    “把他堵回去。”

    向天亮吼了一声,身不动手动,举枪反击起来。

    邵三河边射击边应道:“放心,他进不来。”

    “耗着吧,看谁能耗过谁。”向天亮边打边笑。

    邵三河回过头,伸手指了指沙发上的陈青龙。

    向天亮笑道:“他不会打死陈青龙的。”

    “为什么呀?”邵三河问道。

    “呵呵,陈青龙要是死了,他去哪里找钱去啊。”

    “说得是,说得是,哎哟……”

    向天亮一边换弹匣,一边头也不回的问道:“打着了?”

    “他妈的,中了一枪。”

    “还能动吗?”

    “放心,离死还远着那。”

    洞里的射击,从微型冲锋枪换成了手枪,消耗战有了效果。

    向天亮趴在地上,一边射击,一边用脚踢了邵三河一下。

    “我掩护你。”

    话音未落,向天亮突然坐了起来,趴到沙发上,倚着沙发背,双枪连发,迅速压制了洞里的火力。

    邵三河也动了,半蹲着滚了出去,翻了两个跟斗,就滚到了洞口一侧。

    忽然,洞里的射击停止了。

    枪声骤停。

    可怕的寂静。

    邵三河看了向天亮一眼,左手四指一拚,指了指洞口,他要冲进洞去。

    向天亮急忙摇头。

    邵三河贴到洞口的墙壁上,侧耳听着洞里的动静。

    没有动静。

    邵三河又回头看向了向天亮。

    他傻眼了。

    向天亮正慢慢的站起身来,不仅一脸无奈,还双手空空,高举在头顶之上。

    原来,有一支枪,正顶在向天亮的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