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295章 故事总会告一段落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一个月以后。

    清河市人民医院。

    住院部某特护病房。

    向天亮躺在病床上,午睡刚醒。

    病床前坐着的是张昭。

    “我要走了。”

    “一个月前,你就该走了。”向天亮笑着。

    张昭说:“我办了件私事,不然早走了。”

    “你,收养了方玮的孩子?”

    张昭点了点头。

    “我想,还是由我收养他比较合适……小家伙挺有趣的。”

    “处出感情来了?”向天亮微笑。

    “我和小家伙处了两年了,我喜欢他……当初为了接近方玮,我们设了一个局,派人掳了小家伙,然后我救了他,为此,我不惜自断一腿……后来,方玮确实也救过我,我被十几个家伙围住,弹尽粮绝,没有她,四年前我就该没命了……我欠她一条命啊。”

    点点头表示理解,向天亮道:“你自己怎么样,没事吧?”

    轻叹一声,满含感慨,“七年,非人非鬼,与狼共舞,整整七年零三个月又二十一天,我也该好好息几天了。”

    “当初,你是怎么栽进去的?”向天亮有些好奇。

    张昭苦笑着,“你可能想像不到,当初我只是一名文员,选上我,有两个因素,清河没有人认识我,厅里也没有几个人认识我。”

    “然后呢?”

    张昭道:“秘密训练三个月,然后,然后就让我犯错误。”

    “犯错误?”

    张昭点着头道:“真犯错误……我老婆是省城郊区人,农村户口,当时我们已有了一个女儿,让我犯错误的事就是,让我老婆怀孕,并把孩子生下来。”

    “嘿嘿,那还了得,这不砸你的金饭碗吗?”

    张昭微笑着说:“可不是么,我老婆死活不肯,连哄带骗的,还是把儿子生下来了。”

    “于是,你因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而被开除了。”

    “对,一切就是这样开始的……”

    稍稍沉默了一会,向天亮问道:“你刚来清河的时候,目标应该是邱子立吧?”

    “没错,你果然聪明,当时省厅接到举报,清河市工商局副局长邱子立有参与走私的重大嫌疑,我们的目标就是他。”

    向天亮道:“那怎么又转向了方玮呢?”

    “我很快就发现,方玮更可怕,更有价值,所以才自编自演了舍命救孩子的一幕。”

    想了想,向天亮道:“你是说方玮更可怕,更有价值,那就是说,你发现了方玮才是神秘人和邱子立之间的联系纽带。”

    “是啊,我知道自己的使命所在,消灭敌人不是我的工作,我只负责找出敌人,越高级越有价值。”

    向天亮笑道:“为此,你一定助纣为虐,干过不少坏事。”

    “还是你在地下说的那句话,世上本没有绝对的好人,作为一个相对的好人,为了自保,为了任务,我有时候需要做些坏事。”

    又笑了笑,向天亮问道:“我不明白,你既然跟在方玮身边,为什么突然跑到方九胜那里去了?据我所知,你在他那里待了一年吧?”

    “那是神秘人的指示,方九胜团伙也是在他的保护之下的,但他觉得方九胜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就派我过去,伺机消灭方九胜整个团伙,其实,方九胜早想脱离神秘人的控制,始终没有完全信任,那天晚上要不是你和肖剑南及时出现,我早就玩完了。”

    向天亮又问道:“可是,方九胜走私团伙一夜之间全军覆没,销声匿迹,而你一人全身而退,他们没有怀疑你吗?”

    “当然,不止是怀疑,而是严重怀疑,那时候,才是我七年来最危险的时刻。”

    “嗯,你是怎么过来的?”

    张昭笑道:“首先得益于方玮的信任,那段时间,她让我负责保护她的儿子。”

    “呵呵,女人么,就是有那么一个弱点,相信了一个男人后,是很难改变的。”

    张昭道:“那时发生了不少大事,邱子立死了,方玮装疯卖傻,陈青龙成了名符其实的老大,方玮需要我帮她控制陈青龙,所以,就把我派到陈青龙那里去了。”

    “我想,陈青龙也不可能完全信任你吧?”

    张昭点了点头,“那是肯定的,但我有三个杀手锏,他不相信也得相信。”

    “哦,三个杀手锏?”

    “一,方九胜留下的巨款,我全献给了他。”

    “呵呵,这礼物太大了。”

    “二,方玮对我的绝对信任,而陈青龙是把方玮当宝贝供着的。”

    “那倒是,英雄死在娘们手上,符合客观规律。”

    “三,陈青龙始终认为,那小家伙就是他的亲生儿子,而我是负责保护小家伙的。”

    向天亮叹道:“方玮,这娘们了不起啊,把男人耍得团团转,就连肖剑南也着了她的道。”

    “哈哈,神秘人、邱子立、陈青龙、郑军波、肖剑南,那都是你们清河响当当的人物啊。”

    向天亮好奇的问道:“那个小家伙,真是,真是郑军波和方玮生的?”

    “绝对是。”

    “他们的故事,比方说怎么发生的,你一点都不知道?”

    “永远的谜。”

    “你一直不知道蜘蛛就是郑军波?”

    张昭摇着头道:“我最大的遗憾,就是一直没有确认蜘蛛是谁,不然的话,早就可以收网了。”

    “呵呵,这不能怪你,我也是一样,怀疑过任何人,唯独把他排除在外。”

    “大巧若愚,他才是高手。”

    向天亮又笑了起来,“我深表赞同。”

    “很多时候,他都是以神秘人的代表出现,但我们就是不知道他是谁,在陈青龙的团伙里,其他人的身份都是公开的,只有我和他是蒙着脸的,而且他的确是个变声高手,说话不多,一说话就是装,我只能确定他是公安系统里的人,好几次我想跟踪他,但都没有成功,后来我发现,陈青龙也在调查他,我这才放弃了。”

    向天亮微微一笑,“他应该是神秘人最亲近的人了,可人家还是不信任他,在他身边安插了一个任勇。”

    张昭笑了笑,“这世上有绝对的信任吗?”

    “呵呵,没有吗?”

    “没有。”

    “哦?”

    “比方说你。”

    张昭意味深长的笑着。

    “我?怎么说到我身上来了?”

    看着向天亮,张昭笑着问道:“邱子立的日记在你手上吧?”

    向天亮耸了耸肩,“好像是。”

    “还有,方玮临死前跟你说了什么?”

    “她告诉我神秘人是谁,然后,希望我照顾她的儿子。”

    张昭含笑道:“就这些?”

    “怎么,你认为她把陈青龙藏钱地点告诉我了吗?”

    张昭也耸着双肩,“因此,因此这世上,没有绝对的信任。”

    “我同意。”

    “故事总会告一段落,生活却必须继续,所以,我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忘掉过去,向天亮,你也这样做吧。”

    “明白了,谢谢。”

    张昭笑道:“你比我强,我深陷其中,而你只是个临时工。”

    “何以见得?”

    “你现在在建设局干得不错,你走在一条正确的路上。”

    “官道?”

    张昭点了点头,“是的。”

    “希望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

    张昭沉默了一下。

    “向天亮,能有你这样的生死朋友,是我张昭这辈子最大的荣幸。”

    “张昭,我也是。”

    张昭站起身来,“唉,终于解脱了。”

    “他们怎么安排你的?”向天亮问道。

    “当然是回厅里,但是,我辞职了。”

    “哦,你要去哪里?”

    张昭说道:“外贸部有我一个同学,他邀请我去外贸部工作,一个新部门,外贸部驻西欧联络处,已经办好手续了,我担任副处长,明天飞京城,后天飞巴黎。”

    “一家人都去?”

    “当然,包括方玮的儿子。”

    向天亮也沉默了。

    张昭的选择是对的。

    七年的狼窝生涯,他身心疲惫,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祝你一路顺风。”

    “祝你早日康复。”

    张昭伸出手,但马上笑了。

    因为向天亮的双手,都还缠着石膏和纱布。

    “它行吗?”向天亮调皮的一笑,抬了抬他那完好无损的左腿。

    “去你的。”

    张昭也笑了,伸手在向天亮的左腿上拍了拍,凝视了几秒钟,挥挥手,转身飘然而去。

    向天亮楞了好一会,才舒口气,将自己的身体靠回到床头。

    没等他合上眼,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是肖剑南和邵三河。

    都坐在轮椅上,由护士推进来的。

    两个女护士带上门出去了。

    “哎,他走了?”肖剑南问道。

    “谁?”

    “张昭啊。”

    向天亮笑而不语。

    邵三河叹了句,“没有他,这会儿该给我们开追悼会喽。”

    肖剑南瞪着向天亮,“你小子说话啊。”

    “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

    “张昭,我和三河还没当面谢他呢。”

    向天亮微笑着说道:“老肖,三河兄,我怎么觉得,根本就没有张昭这个人呢?”

    肖剑南和邵三河均是一怔,若有所悟。

    “嗯?”

    肖剑南和邵三河同时点着头,说话也是异口同声。

    “对,根本就没有张昭这个人。”

    向天亮笑着骂道:

    “他妈的,我们三个象被关了紧闭似的,找个人来问问,这外面到底怎么样了?”

    这时,门外有人应道:

    “我来告诉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