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314章 朋友是用来出卖的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没错,坐在包间里独自品茗的人,正是向天要请的客人,建设局建筑业处处长马六金。

    向天亮进来,马六金忙着起身让座,却被向天亮拦住了。

    “马处长,实在抱歉,让你一个人等了这么久。”

    马六金更为客气,一边为向天亮敬烟敬茶,一边道:“小向主任,你快别这么说,我的事情,还要你费心费劳呢。”

    “马处长请。”

    “小向主任请。”

    两个人一客气,都觉得别扭,相视一眼,忽地都放声的笑起来。

    笑过之后,马六金主动开口。

    “这一个处长,一个主任的,叫得有点那个啊。”

    向天亮含笑而问:“那,你说该怎么办呢?”

    马六金道:“我么,痴长几岁,相貌丑陋,但很想和你以兄弟相称,不知道可不可以?”

    “四海之内皆兄弟,这有何不可呢。”向天亮心道,这兄弟来得也太快了一些。

    马六金脸带喜色,双手抱拳一拱道:“向兄弟,那我就不客气了。”

    “马兄,你请。”向天亮也还以一个标准的礼数。

    以清河的风俗,这要是再摆上几桌,就算是一辈子的兄弟了。

    两个人先互相敬了几杯茶,上好的清河云雾茶,对向天亮来说,犹如及时雨,刚在杨碧巧身上费了不少劲,正是口干舌燥呢。

    “向兄弟,我的事,你就看着办了。”

    向天亮微笑着摇头,“马兄,咱们先不说这事。”

    “咦,向兄弟你说。”

    指了指窗外,向天亮笑着问:“马兄你进门的时候,没注意到外面?”

    马六金诧异的说道:“没有啊,不瞒你说,我是戴着墨镜进来的,匆匆忙忙,没见到什么啊。”

    “烦请马兄费神看看。”向天亮做了个请的手势。

    马六金趴到窗边看起来。

    这包间是向天亮特意选的,窗口下就是茶楼的门口和停车外,路灯锃亮,马六金眼睛再小,十几米的东西,岂能看不清楚。

    看着看着,马六金的脸色变了。

    “**同,你真够可以的,都追到这里来了。”

    马六金坐回到原位,喝了一口茶,自言自语道。

    向天亮及时的表现出一脸的歉意,“马兄,这事全怪我啊。”

    “向兄弟,你何出此言那?”

    “不瞒马兄说,我和刘处长还有数面之缘,和马兄你却素无交往,而我听说,刘处长是你最好的朋友,所以,追讨洪小虎欠款的事涉及到你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是找刘处长,通过他再和你沟,可没有想到……唉,没有想到,刘处长这么热心,马兄,实在对不起,是小弟考虑不周,马兄千万别在意啊。”

    马六金一脸的苦笑,“这不关你的事,没有洪小虎的事,**同也会这么对我的。”

    “这……不会吧?”

    “一定会的。”

    向天亮故作不解,“你们,你们可是一辈子的朋友啊。”

    “一辈子的朋友不假,可一辈子没有真心过,这也是真的。”

    向天亮噢了一声,“原来是这样啊。”

    马六金恢复了原有的表情,“向兄弟,我和**同还真是朋友,可他打我这个朋友的主意,是一直都没消停过。”

    向天亮心里一乐,现在流传什么商场如战场,朋友是用来出卖的,还真找到实际例子了。

    “马兄,洪小虎的事,跟**同没什么关系啊。”

    马六金道:“向兄弟你要小心,**同最擅长以事生事,兴风作lang。”

    “哦?马兄你能不能说明白一些。”

    马六金继续说道:“洪小虎携款潜逃,实际上是经济犯罪,只不过为了洪副市长,张副局长才出此下策,让你负责把钱追回来,只要钱追回来了,就你好我好大家好,万事大吉,可是,这事让**同知道了,性质就复杂了,他不敢威胁洪副市长和张副局长,却会以此要挟你和我。”

    挠了挠头,向天亮故作凝重,“这个,这个我倒没想到过。”

    “他已经在威胁我了。”马六金叹了口气。

    “啊。”向天亮很吃惊的样子,“马兄,这**同也太过份了吧。”

    “向兄弟,你一定是他下一个目的。”

    向天亮道:“**同他,他真有那么大的能耐?”

    马六金又点上一支烟,吸了几口后说道:“当然,因为事关洪副市长和张副局长,他还不敢过分的放肆,对你么,他还一时难以拿住,你是受张副局长委派的么,可我不一样,我虽然是受骗者,但很有可能被当作替罪羊推出去,**同他最爱干落井下石的事。”

    “嗯,那倒也是,我听过他关于这方面的事。”向天亮附和道。

    马六金又说道:“这次人事调整,他们城乡规划编审处原处长姚金星,刚刚上来没几天,按理说不在调整之列,可**同知道张副局长和姚金星不对路,马上整了姚金星的材料往上递,活活的把姚金星挤走了,所以说,**同就是个不安生的人,见风就是雨,防不胜防。”

    向天亮心里一乐,这是可不能全怪**同,挤走姚金星,让**同取而代之,还是咱的建议呢。

    “马兄,我听说**同有个理论,叫做什么‘拿住主义’。”

    马六金点了点头,轻轻的笑起来,“没错,他自己命名的,拿住主义。”

    “呵呵,**同还真有一套,把机关生存之道,提高到理论上来了。”

    马六金笑道:“他呀,总结了这么几点拿住主义的精要。”

    向天亮敬了一杯茶,“马兄,你说来听听。”

    “这一,叫开只眼闭只眼,领导也好,同僚也罢,下属也是,你做什么坏事我都不管不说,但我记在心里,必要时还帮你遮掩一下。”

    向天亮笑了,“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这二,你不出事则罢,一出事,我就插上一脚,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掺和进去。”

    向天亮点点头道:“那倒是,不参与进去,怎么捞到好处呢。”

    “这三,竭尽全力的帮助你。”

    向天亮又笑,“诚意可嘉,感动人。”

    “这四,关键之是来个停顿,让你自己明白,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人家付出了,你应该回报。”

    向天亮道:“这就是要害之处了。”

    “这五,也是最后,我帮了你,我不但拿到了好处,以后你还得听我的,这就是说,我拿住你了。”

    向天亮笑了笑,“马兄,**同拿住你了吧?”

    马六金也笑了,“不瞒向兄弟,我们朋友这么多年,他拿了我十多回,楞是没拿住我。”

    “马兄,小弟佩服,佩服之至。”

    马六金叹道:“这一回,我怕是躲不过去了。”

    向天亮劝道:“马兄不必沮丧,吉人自有天相嘛。”

    这时,马六金笑得有点邪了,三角形脸都挤成了线形了。。

    “嘿嘿,这次我也给他来了一手。”

    向天亮心里一乐,亲爱的马兄,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啊。

    “马兄,你是说,以其人之道,还治于其人之身?”

    “嘿嘿,正是,正是。”

    马六金从包里拿出了一枚钥匙,和一张卡片,递到了向天亮的手上。

    “马兄,这,这是什么?”

    “我有一些东西,存放在市发展银行的保险箱里,现在我把它交给你。”

    “什么东西?”

    马六金道:“在建设局,没人比我更了解**同,十多年来,他做的坏事,我全记下来了,有证有据,全放在那个保险箱内。”

    “马兄,你交给我,这,这合适吗?”

    马六金看着向天亮说道:“我只有一个要求,在你认为必要的时候,把他拿住。”

    向天亮点了点头,“马兄,你这重礼,我能收吗?”

    马六金微微一笑,“向兄弟,我四十几的人了,一生谨慎小心,但这一次,我想赌一把。”

    “赌?”

    “赌你的人品。”

    “哦?”

    “我把自己交给你。”

    向天亮肃然而道:“马兄言重,事情没你想像的那么严重。”

    马六金摇着头道:“洪副市长和张副局长不会把我怎么样,怕就怕**同往外捅往上报,所以,我拜托向兄弟你了。”

    “明白了,马兄放心,这事就交给我了。”

    马六金拿出一本银行存折,“向兄弟,开销不够,你再向我要。”

    看也不看,向天亮将银行存折扔了回去。

    “马兄,你不是要赌我的人品吗?那就请收回去。”

    马六金还在犹豫。

    向天亮添了一句,“我不缺钱。”

    就凭这一点,让马六金感动不已,存折上有二十万元钱啊。

    “兄弟,我先谢了,以后用得着我的地方,你尽管开口。”

    向天亮微微一笑,“马兄,从明天开始,你只需做一件事。”

    “什么事?”

    “在**同面前挺起腰,跟他来硬的。”

    “噢……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呵呵,有恃无恐嘛。”

    “哈哈……说得好,有恃无恐,怕他个球啊。”

    马六金先离开了。

    向天亮慢慢的起身,一边往外走,一边品味着收获的喜悦。

    朋友,兄弟,一旦处在利益的共同体中,是很少有靠得住的啊。

    现在要做的,是回过身去,想个办法把洪小虎给“拿”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