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316章 蛇蚌相争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的寻呼机上,不光只有**同的留言,紧接着还有马六金和杨碧巧的留言。

    有意思,这三个“当事人”同时给自己留言,一定和洪小虎的事情有关。

    向天亮直接翻开杨碧巧的留言,他瞧了一眼,忍不住的就咧嘴乐了。

    “小向你快过来,老刘和老马在我家打起来了。”

    接着看的是马六金的留言,“小向,请你过来,你给评评理。”

    发得最早的是**同的留言,“小向,马六金在我家耍横,我要去纪委告他。”

    打得好,呵呵,狗咬狗,一嘴毛啊。

    这还是所谓一辈子的朋友呢,向天亮心道,最值得信赖的是朋友,最危险的,一定也是出卖朋友的朋友。

    不过这样也好,**同这么嚣张,那就乘此机会“拿”住他。

    拿住了**同,等于是拿住了马六金,同时也彻底拿住了杨碧巧,一举三得,这样的机会不可错过。

    向天亮没有直接去杨碧巧家,而是先去了发展银行,在行长蒋玉瑛的帮助下,取出了马六金存放在那里的东西。

    整整五个档案袋的材料,这个马六金真是有心人,处心积虑,不容小觑。

    但向天亮并没有带走全部材料,他根据档案袋外面写着的提示,从中找出了最新的几份,然后将其他的打包,重又存回银行的保险柜里。

    蒋玉瑛笑着问道:“小向,你这又是要整哪一个倒霉蛋呀?”

    向天亮坏坏地笑着,“我给咱们百花组增添第七名成员,蒋姐你不反对吧。”

    瞥一眼向天亮那里,蒋玉瑛挺了挺胸,吃吃笑道:“我保证没意见,百花组百花组,就该百花齐放么。”

    “呵呵……深明大义,好娘们啊。”

    戏谑了一句,向天亮出了蒋玉瑛办公室下楼,开车离开了银行。

    **同和杨碧巧两口子,还住在人民公园对面的宿舍,向天亮来过一次了,可谓熟门熟路。

    上得楼来,向天亮却发现,杨碧青穿着睡衣,焦急的站在门外。

    “杨姐,你这是怎么回事啊?”向天亮急忙上前。

    “小向,我把你等来了。”

    杨碧巧象见了亲人似的,一下靠到了向天亮身上,反正楼道里没人,亲热一下也没事。

    原来,今天因为身体有些不舒服,杨碧巧请了假在家休息,不料,**同也没上班,还把马六金也约到了家里。

    杨碧巧在卧室里听着**同和马六金的谈话,没说几句,两个人就吵起来了。

    **同说,我们两口子帮你拿住了向天亮,你得兑现你的承诺了。

    同时,还拿出一张事先打印好的纸,要马六金签字画押。

    马六金不干了,大声说,事情还没过去,你凭什么说拿住向天亮了。

    **同也大声质问,你想反悔吗,马六金道,我想反悔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马六金道,你凭什么敲诈我,我找小向主任评理去。

    **同笑道,好啊,谁怕谁啊,就找小向评理去。

    两个人抢着,用电话给向天亮打了传呼。

    接着,两个人继续的争吵。

    没多久,**同进书房拿了几个档案袋出来,扔到马六金的面前,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你这些年干的见不得人的事,全在这里面,想怎么样,你自己看着办吧。

    可没想到马六金不但不服软,反而笑道,这有什么啊,**同我告诉你,这些年你暗中整我的黑材料,我早知道,你有我也有,我整的比你还多。

    **同不相信,说你有你就拿出来,别学小孩子那套,净吓唬人。

    马六金冷笑着说,**同,你也收起你的东西吧,我要是坐十年牢,你起码得是个无期徒刑。

    就这么着,两个人面对面,鼻子碰鼻子,也不知道谁先动的手,就打起来了。

    等杨碧巧从卧室里出来,两个大男人已打成一团,哪里还拉得开。

    杨碧巧开门喊人,不料,身后的门却被两个扭打在一起的人碰上了。

    喊人没人,喊开门又不开,杨碧巧只好下楼,找到门卫值班室给向天亮打了传呼。

    听完杨碧巧的叙述,向天亮俯身到门边听了听,里面竟没有了声音。

    “小向,他们,他们不会有事吧?”杨碧巧紧靠在向天亮的身上。

    “放心吧,没事的,两个人打累了,正息着呢。”

    向天亮乘机揽着杨碧巧的腰,往她胸前瞅了瞅,那喷薄欲出的怒峰,让他直咽口水。

    这一下,杨碧巧马上脸红了,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衣,里面空空如也,楼上楼下的跑,也太不雅观了。

    杨碧巧凑到向天亮的耳边,低声道:“小向,先把那两个家伙拿住,杨姐以后,以后让你看个够。”

    “真的?”向天亮用手“安慰”着那对怒峰。

    “嗯,真的。”

    “天天都能看到?”杨碧巧的实在太伟大了,到李亚娟蒋玉瑛和朱琴的都要伟大。

    “是,天天都能看到。”

    向天亮从包里掏出万能钥匙,稍微的捣鼓几下,门开了。

    屋里的一幕,让向天亮差点笑起来。

    客厅已是一片狼藉,茶几倒了,水壶洒了,杯子碎了,地毯乱了。

    **同倒在双人沙发上,双手捂着下身,表情很是痛苦。

    马六金更惨,衣服破了,鞋子掉了,三角脸上有几道伤痕,歪着嘴倒在地板上。

    论打架,身高一米六三,体重才百挂零的马六金肯定吃亏了。

    **同身高一米七四,体重正奔一百八十斤去,马六金和他比,差着好几个级别呢。

    向天亮关上门后,先拎起马六金,走到沙发边,把**同扶了起来,再把马六金也放到沙发上,两个人肩并着肩,样子既狼狈又滑稽。

    凡人打架,伤的是外表,没什么大碍。

    只有**同,双手还捂着下身,一定是马六金乱中出招,伤到他的命根上了。

    活该,向天亮心里一乐。

    “我说两位处长大人,怎么不打了,接着打啊。”

    向天亮笑着讥讽起来。

    **同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只是怒视着马六金。

    马六金嘴巴挨了一拳,都有些变形了,哪还能开口说话。

    “杨姐,给他们倒点水,让他们喘口气。”

    杨碧巧依言做了。

    向天亮坐下来,点上了一支烟。

    “杨姐,你先别打扫了,把那三个档案袋拿过来给我。”

    杨碧巧按照向天亮的吩咐,绷着脸不说话,捡起三个档案袋,送到了向天亮的手上。

    “两位处长,有个事情先向你们通报一下,就在一个多小时前,也就是你们吵架的时候,我找到洪小虎了,他躲在红星巷一百五十三号,一个相好的家里。”

    说着,向天亮为了增添气氛,从包里拿出了手枪,立即让**同和马六金紧张起来。

    “我是带着这把枪去的,洪小虎想逃跑,叭,叭,两枪,洪小虎倒下了。”

    晃着手枪板着脸,向天亮的样子挺吓人的,旁边的杨碧巧都打了个寒颤,更别说**同和马六金,四只眼两大两小,充满了惊恐。

    “枪不是我开的,是洪成虎副市长开的,他大义灭亲,真是好样的。”

    向天亮收起了枪,又吸了几口烟,继续说道:

    “我和洪副市长把洪小虎送到了医院,然后,洪小虎交代了全部事实,一,他确实想侵吞工程款,二,这件事和马六金处长没有任何关系。”

    杨碧巧递了一杯水给向天亮,他喝了几口,一抹嘴又说道:

    “洪小虎已经同意,在明天把工程款归还给建设局,所以,这件事可以到此为止了,也就是说,没你们两位处长什么事了。”

    说到这里,向天亮拿眼睛盯着**同和马六金。

    “洪副市长托我带话给大家,这件事已经过去,谁要是再没事找事,那就请他先掂量一下自己有几斤几两。”

    向天亮拍了拍包里的枪,脸上慢慢的露出了笑容。

    “好了,该你们说话了,为什么打架,找我评什么理?”

    **同和马六金都艰难的扭头,看了对方一眼,又哼一声,扭头回去了。

    向天亮心里忍不住的乐。

    这不是蛇蚌相争吗。

    **同象一条蛇,机关里到处游走的蛇,时不时的要落井下石,“拿”住别人当自己的垫脚石。

    马六金就象河里的蚌,看似没有防御能力,挨打吃亏的货,但冷不丁的开口咬你,准让你头破血流。

    这两人竟然是朋友,向天亮要是今天才进建设局,打死他也不会相信。

    客厅里的气氛很压抑。

    杨碧巧想开口,瞅一眼向天亮,到嘴边的话又缩了回去。

    “向,向兄弟,我,我先说。”

    马六金开口了。

    **同道:“呸,不,不要脸,谁,谁是你兄弟了,”

    “小向他,他是我兄弟……”

    “小向是,是我兄弟。”

    “我兄,兄弟。”

    “是,是我兄弟。”

    向天亮忙道:“两位处长,再吵我就走了啊,我是你们的兄弟,你们两个都是矢的兄弟,这行了吧……刘兄,你息一会,让马兄先说。”

    “凭,凭什么他,他先说?”**同不干了。

    向天亮笑着说道:“马兄,这是你的家,你是主人,马兄是客人,你总不至于不懂得这点礼数吧?”

    **同咬了咬牙,“行,看兄弟面上,让,让这混蛋先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