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319章 拿住刘青同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既然要拿住**同,就得把马六金收集的材料拿出来,一一加以筛选和过滤。

    这项工作还需要让杨碧巧参加,一来她迫切要求,想知道**同和马六金老婆的事,二来也是为了彻底的“拿”住她。

    **同在医院里住了四天,杨碧巧除了每天去过去瞧上一眼外,采取的是不管不顾的政策,让**同郁闷透了,伤痛不算痛,老婆的冷落才叫痛。

    没办法,本来两口子的关系就是一般般,有个向天亮的介入,就已经岌岌可危,现在又冒出**同和马六金老婆的事,可谓雪上加霜,急转直下。

    城乡规划编审处处长和建筑业处处长打架,这事在建设局传得纷纷扬扬,什么说法都有,无形中,**同的形象一落千丈。

    马六金倒无所谓,他颇有自知之明,没有更高的追求,同事之间打个架,还不至于撤了他的建筑业处处长一职。

    而**同就不一样了,他之所以想着即将空缺出来的副局长之位,那是他当初为了挤走姚金星,抢占城乡规划编审处处长宝座,用“银弹”攻克张行副局长的时候,张行对他的额外许诺。

    为了拉拢**同,当时张行说了一句,老刘,别光只盯着城乡规划编审处,眼光放远一点,人事调整没个完,老太太不久就要调离,那还不是同志们的一个机会?

    张行的话,也许不只对**同一个人说过,但在**同看来,见风是雨,仿佛副局长的位置,就是专门为他留着似的。

    本身就是个官迷,又加上张行的鼓励,**同岂不为之“努力奋斗”。

    可惜,他碰上了向天亮,“拿”起人来连骨头都不剩的主儿。

    今天是**同出院的日子。

    也是向天亮要“摊牌”的时候。

    **同要做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离开医院回家时,起码也要到下午了。

    可是向天亮上午就去了他家,当然,不是去等候他**同,而是应杨碧巧的邀请。

    杨碧巧请了假,早早的去了菜场买菜,她要为向天亮做一顿丰盛的午餐。

    向天亮提着从银行取回来的五个档案袋,刚进门,还没来得及放下手里的东西,杨碧巧就钻进他怀里,献上一个长的热吻。

    扔了手中的东西,向天亮抱起杨碧巧,给予她热烈的回应。

    “杨姐,你今天好漂亮啊。”

    “真的吗,我好看吗?”

    向天亮赞道:“啧啧,赛过杨贵妃,羞煞李师师哟。”

    杨碧巧平时是很注重自己的仪表和姿容的,但她不像那些时髦浅薄的女人,靠使用高级化装品来装点自己,她是素面朝天,真正的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除了上班和正式场合,杨碧巧穿着相对严肃的职业服饰外,平常总是穿一条洗得发白的名牌牛仔裤,上身着一袭淡黄色的真丝套衫,这样一来,紧身的牛仔裤,把她修长而浑圆的双腿,丰腴圆翘的臀部勾勒得更加性感迷人。

    夏天来时,杨碧巧会穿上美丽的裙装,有时是飘逸曳地的长裙,有时是充满活力的短裙。

    但无论穿什么,她那魔鬼般的身材和面容,都会让人觉得在这个世界上,任何女人都不会比得上她。

    三十几岁,是女人最成熟、最美丽,也是最迷人,最有魅力的黄金年段,身上特有的那种风韵,是二十多岁的漂亮女人所没有的。

    今天的杨碧巧,身着白色的紧身裙装,显得身材颀长,体态丰腴,身段凸凹有致,周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

    尤其是那双放电的眼睛,水汪汪的,象秋天的碧池,散发着勾人的波lang。

    “小向,从今天开始,我就是给你看的,一个人……”

    “我很荣,杨姐。”

    “你放心,我不求长相厮守。”

    “嗯,这正是我要说的呢。”

    “小向。”

    “杨姐你说。”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

    “特在何处,别在哪里?”

    “我要告别过去,改革开放,开始新的生活。”

    “你确定了?”

    “是,确定了。”

    “那,咱们得庆祝一下,庆祝杨姐你迎来人生的第二个春天。”

    “谢谢……那该怎么庆祝呢?”

    “你是主,我是客,客随主便嘛。”

    “不……”

    “那,那怎么办呢?”

    “我要你喧宾夺主,反客为主。”

    “呵呵,怎么个反法,又如何去夺?”

    “嘻嘻……就是,就是你要我呗。”

    “就现在?”

    “有问题吗?”

    “杨姐,现在可是早晨啊。”

    “嘻嘻,记得领袖是怎么说的吗?”

    “在下才疏学浅,还请杨姐多多教导。”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呵呵,领袖真这么说过?”

    “对,领袖真这么说过。”

    “这话是对我说的?”

    “就是对你说的。”

    “噢……”

    “嘻嘻,我给改一改哦……向天亮,我是你的,不是别人的,归根结底都是你的,你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点钟的太阳,杨姐的快乐,寄托在你的身上。”

    “呵呵……骚娘们,你可真敢骚啊。”

    ……

    翻江倒海之后。

    向天亮靠在浴缸里,闭着眼睛,一边吸着烟,一边问道:

    “杨姐,你不想看看马六金收集的材料吗?”

    杨碧巧羞涩的一笑,毕竟是第一次和男人共浴,钻进水里,靠在向天亮胸前,小鸟依人似的。

    “现在,已经不需要看了。”

    杨碧巧一声叹息。

    “为什么啊?”

    “我约过马六金老婆了,她爽快的承认了,**同十一年前就和她好上了。”

    向天亮问道:“他们是怎么好上的呢?”

    “王八对绿豆,一个有心,一个有意,男女之间的事,不都是这样的吗?”

    向天亮笑道:“咱们也是这样的。”

    杨碧巧嗯了一声,露在水面上的俏脸,更加的艳红了。

    “哎,那马六金,既然早就知道了,为什么还甘愿戴着绿帽子呢?”

    杨碧巧道:“据马六金老婆说,**同早就拿住了马六金的把柄,马六金根本无从反抗。”

    从老刘换成**同,杨碧巧改了称呼,足见她心里,已没有老公的位置了。

    “马六金也不是省油的灯啊,这么多年忍辱负重,终于等到今天反击的机会。”

    客厅里的钟敲了十下,杨碧巧急忙从水里起身,“小向,我得为你做菜去。”

    “呵呵,不给**同吃?”

    “哼,他想都别想。”

    向天亮道:“那我也不洗了,我们得让**同只感觉有关系,却硬是找不到证据,呵呵。”

    “嗯,他鬼得很,说不定会提前回来的。”

    果然,酒刚过三巡,菜未过五味,**同回家了。

    杨碧巧扭头去,懒得看**同一眼。

    向天亮走过去,坐到**同对,反倒象个主人似的。

    “老刘,身体没事了吧?”

    “哼,该死的马六金,他把我下面的毁了。”

    向天亮微微一笑,“看你做的那些事,受到这个惩罚,不算过份嘛。”

    杨碧巧走过来,大大方方的坐到向天亮身边,却绷着脸,还是不看**同一眼。

    瞅瞅杨碧巧,又看看向天亮,**同冷笑道:“这么快就好上了?向天亮,你该受什么惩罚?”

    向天亮耸了耸双肩,“我和你不一样。”

    “都是睡别人的老婆,有什么不一样?”

    “呵呵,你和老马是朋友,朋友妻,不可欺,你犯了大忌喽。”

    “我们不是朋友吗?”

    向天亮笑着反问:“我们是朋友吗?”

    **同无语以对,他确实没拿向天亮当朋友,从来都不是。

    向天亮道:“什么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那只是贪官污吏的一厢情愿,他们可以玩别人的老婆,别人照样可以玩他们的老婆,老刘,想开点吧。”

    **同凄然一笑,“向天亮,大家都是明白人,你就直说吧。”

    “想通了?”向天亮笑着。

    “唉,想通了,难得躺在医院那么清静的地方,什么都想通了。”

    向天亮递给**同一支烟,“想通什么了?”

    **同道:“我连马六金都拿不住,怎么可能拿得住呢,你是干大事的人,只有你拿别人的份,这不,连老婆都要搭进去喽。”

    杨碧巧叱道:“**同,你少胡说八道。”

    向天亮又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同苦笑了几声,“还能怎么办,被你拿着呗。”

    “老刘,只要你保持这种心态,你就没事,但副局长的位置,你没戏。”

    “这是威胁吗?”

    向天亮起身,走到桌边,提起了那五个档案袋,“劝告,是劝告。”

    看着那五个档案袋,**同脸上一阵抽搐,“怎么,不再坐一会?”

    “呵呵,清官难断家务事,你和杨姐的事,你们自己解决,当然,奉劝你一句,对我杨姐好一点。”

    “你也算清官吗?”**同冲着向天亮的背影喊道。

    向天亮坦然的说道:“清官都是短命鬼,我当然不愿做清官了。”

    开门而去,向天亮昂首挺胸。

    现在,他要按时去见洪成虎副市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