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327章 计赚朱猴子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两件事,先办哪一件,让向天亮一时犯了难。

    要说轻重缓急,两件事都特要紧,自己和杨碧巧之间的事,朱子明朱猴子要是真的有证据,并且告诉了张行,张行就会找自己摊牌,两个互相掌握着对方把柄的人,坐在一起谈判会是什么结果,向天亮不敢想像,反正他是不会与张行同流合污的。

    而关于王子桂老太太与张行之间的关系,虽然涉及到自己,但毕竟只是姚金星的道听途说,姚金星是听吴世勇说的,而吴世勇是听陈文运说的,真实怕值得怀疑,即使是真的,吴世勇被陈文运踢开已有一段时间了,如果陈文运拿到了确凿的证据,以他的性格,和即将来临的局领导班子调整,他早该出手了。

    这充分说明,陈文运手中掌握的秘密,也许只是个传说,还不能当作他攻击别人的有力武器。

    向天亮决定先办自己的事,人不为己天洙地灭,要抓紧时间搞清楚,自己和杨碧巧之间的事,朱猴子倒底知道多少。

    要找朱猴子朱子明,先得找陈猴子陈大宝,向天亮不知道朱子明住在哪里。

    到了陈大宝家,向天亮摁住车嗽叭一阵叫唤,陈大宝才慢悠悠的出来。

    “向天亮,都几点了还不睡觉,跑到我这里折腾个啥。”陈大宝睡眼松松,嘴里埋怨着。

    向天亮笑着骂道:“没良心的家伙,你老婆离生孩还早着呢,你他妈的一个月前就请假不来上班了,要不是本领导替你说话,你小子早就被开除了。”

    陈大宝立即满脸堆笑,“说得是,说得是,要不我们家碧巧一定让我跟着你呢。”

    “好啦,问你个事。”

    “咱俩还客气啥,你直说好了。”

    向天亮问道:“你知道园林管理所的朱子明朱猴子吗?”

    陈大宝咧嘴笑了,“怎么不知道,他是朱猴子,我是陈猴子,我们一家的么。”

    “呵呵,你们是朋友?”

    陈大宝道:“那到不至于,这小子经常找我玩,一来二去的就熟了。”

    “他家住哪儿?”

    “这个……还真不知道,他没来过我家,我也没去过他家,我们都是在单位里见面。”

    向天亮有些失望,原以为猴子对猴子,一定很了解的。

    不料,陈大宝反而警觉起来,“天亮,你找朱猴子干什么?”

    向天亮警告道:“大宝,这不关你的事,你是快要当爹的人了,多一事不如少事。”

    一看向天亮端起了脸,他不敢再问了,“小向,你不知道吧,朱猴子调到局办公室了,你要找他,可以直接去局办公室么。”

    向天亮一怔,笑问道:“哦,咋回事?这小子不是在园林管理所当花工的吗。”

    “半个月前的事吧,听老刘头说,朱猴子投靠了张行,不知道用什么法子,竟让张行那么看重他,直接把他从职工变成了干部,还调进了局办公室。”

    “噢……我这几天去过局办公室,可没见到他啊。”

    陈大宝挠挠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是出差,你问问老刘头不就知道了吗?”

    对啊,向天亮一想到老刘头刘正风,心里就亮堂多了。

    张行改组局办公室后,除了刘正风,整个办公室几乎成了张行的后花院,向天亮想了解张行的动向,只能靠刘正风那张没把门的嘴了。

    第二天上班前,向天亮提前出门,开着车,等候在刘正风的必经路上。

    刘正风一见向天亮等在路上,乐得可以搭车,拉开车门就坐了进来。

    “老刘头,这是我朋友送我的,你拿着抽吧。”

    向天亮拿出两条牡丹香烟,扔到了刘正风怀里。

    老同事了,刘正风说了声“谢谢”,不客气的收下了香烟。

    其实,香烟是向天亮自己买的。

    “小向,你想了解什么,你就直接问吧。”

    刘正风也不是二百五,除了嘴上没门,他也是机关里的老油条了,知道向天亮不会无缘无故的送他香烟。

    “老刘头,那个朱子明怎么回事,怎么一下子调到你们局办公室去了。”

    刘正风笑了,“你问那小子呀,算是问对人了。”

    “怎么,你很了解他?”

    刘正风道:“不是很了解他,而是知道他为什么能调到局办公室来。”

    “哦,你快说说。”

    “朱子明这小子,本来是姚金星的人,这次人事调整快结束的时候,张行和**同联手,想把姚金星从城乡规划编审处挤走,但就是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这时**同出了个主意,收买姚金星手下的朱子明,果然,朱子明很快就反水了,他跟在姚金星身边好几年了,当然知道姚金星干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张行以此为此,把姚金星从城乡规划编审处处长位置上拿下来,姚金星只能是打断牙齿往肚子里咽,而朱子明则得到了张行事先对他许下的重愿,一举进入局办公室工作,身份也从职工一下子变成了干部。”

    向天亮点着头笑道:“朱子明现在在你们局办公室里,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什么角色?呵呵,你知道什么叫包打听吗,朱子明就是干包打听的活的,说得不好听一点,他就是张行的一条狗,天天盯着我们这些人,烦都烦死了。”

    向天亮问道:“老刘头,你想一想,朱子明有没有提起过我?”

    想了想,刘正风道:“好像有两三次吧,他问过我关于你的事,小向你是了解我的,别人的事我也许会胡乱说几句,但你的事我是不敢说的,所以,他问我时我没怎么搭理他,后来他就没找过我了。”

    向天亮又问道:“他跟谁关系最好?”

    刘正风又想了想,“老实说,我觉得他没有好朋友,天天往领导那里打小报告,谁愿意接近他啊。”

    向天亮点了点头,“这几天他去哪里了,我好像没见到他啊?”

    “朱子明家在九门县,听说他老娘病了,请了半个月的假……噢,对了,今天应该能回来上班了。”

    向天亮微微一笑,“老刘头,你能帮我一个小忙吗?”

    刘正风笑道:“小向,你这是什么话,咱们都是滨海人,用得着客气吗?”

    “那好,今天中午午休的时候,你能把他带到我们七楼来吗?”

    刘正风怔了一下,“你想收拾他呀?”

    “呵呵,你想哪儿去了,他是张局长的亲信,我敢收拾他吗?”

    刘正风嘿嘿一笑,“那你找他干什么?”

    向天亮嗓门大了起来,“老刘头,你又想刨根问底啊。”

    刘正风急忙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说吧,肯不肯帮这个忙?”

    刘正风反问道:“什么方法都可以?”

    “对,只要把他哄到我们八楼,只需要五分钟就行了。”

    “具体什么时间?”

    “午饭以后吧。”

    “好,没问题,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刘正风肯帮忙,计划就成功了一半,向天亮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到了局里,向天亮要办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电话里和杨碧巧说了好半天。

    又喊来白曼,向天亮低声的吩咐起来……

    如此这般,计划就算部署定当了。

    现在要做的事,就是祈祷刘正风施展功力,陪着朱子明来八楼了。

    整个上午,白曼按照向天亮的交待,往七楼的局办公室去了两次。

    第一次,白曼回来报告,朱猴子朱子明来上班了。

    第二次是午饭前,白曼回来汇报道,刘正风和朱子明下楼去吃饭了。

    向天亮笑道:“好了,白姐,你抓紧时间吃饭去,别忘了给我带饭。”

    越是神神秘秘,白曼就越是好奇,“小向,你倒底要干什么呀?”

    向天亮道:“你急什么,作为参与者,你还怕不知道吗?”

    白曼走后,向天亮也出了办公室。

    八楼分成两部分,南边政研室,北边财务处,中间是楼梯和两张电梯。

    紧挨着电梯的房间,并不是财务处的办公室,而是财务处用来堆放三十多年积累下来的帐本。

    这些帐本保存得很好,几乎占满了两间屋子,平常,是没有人进去。

    可向天亮进去了,乘着其他人去吃饭的时候,他在里面捣鼓了一会,才悄悄的溜回自己的办公室。

    十二点差五分,白曼从二楼的食堂回来了,给向天亮带了盒饭。

    “小向,我上来的时候,刘正风和朱子明快吃完了。”

    向天亮一边吃饭,一边问道:“许老夫子回来了没有?”

    “他呀,跟你一样,让我带上来的。”白曼笑道。

    “好,你现在去大通间等着,等刘正风和朱子明一来,就马上打电话通知杨姐。”

    “明白了。”白曼应了声,却没有马上离开。

    向天亮咧嘴一乐,“白姐,你真想知道?”

    “当然了,一定是个大行动。”女人喜欢刺激,白曼是满脸的兴奋。

    向天亮道:“这么说吧,我是有事要问朱子明,但怕他不肯说,所以,我要把他请到咱们八楼来,呵呵,就叫……就叫请君入瓮吧。”

    白曼笑嗔了一句,“小向,你的鬼主意可真多。”

    这时,门外传来了刘正风的声音:

    “老夫子,老夫子你在吗,我老刘头串门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