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331章 悍妇治夫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听了一遍“审讯”朱子明的录音,向天亮发挥他的专业特长,又作了一些必要的技术处理。

    “诱供”和“逼供”的性质太过明显,拿出去是难以令人信服的。

    处理完毕,向天亮带上微型录音机,下到七楼,朝副局长张行的办公室走去。

    这是在冒险。

    机关是人才济济的地方,有的部门容易升迁,但也最有风险,有的部门升迁不易,但却相对安全。

    柳清阳老师就曾说过,要想在机关里出人投地,关系、实力、运气都很重要,但光凭这些还是远远不够的,有时候还需要胆量,也就是说,必要时还得学会冒险。

    恐吓领导,就是最大的冒险。

    别人不敢做的,向天亮敢,何况在他眼里,张行根本就是不入流的领导。

    这个社会本来就是这样的,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恐吓也是一种心理战,向天亮在大学里学过。

    大多数人都无法忍受恐惧,战胜怯意,这便是恐吓得以奏效的心理基础。

    恐吓多用于在较量的开端处,为自己建立心理优势,另外也可打草惊蛇,引出对手的弱点。

    当然,恐吓是很难驾驭的技术,不知对手深浅极易弄巧成拙,所以风险也很大。

    在官场上,大凡掌握着实权的人,其实都有软处,只要找到他的要害,轻轻的点一下,他就会大吃一惊,立即在心理较量中败下阵去。

    向天亮站在张行的办公室门前,伸手轻轻地敲了两下。

    张行还没有配备专职秘书。

    “请进。”

    里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向天亮怔了一下,怎么是个女的?

    门被轻轻的推开了。

    咦。

    这是怎么回事,向天亮突然很想笑,但幸亏忍住了。

    向天亮看到,坐在老板椅上的人,并不是副局长张行,而是一个陌生的中年女人。

    而张行却跪在女人的脚边,一付可怜兮兮的样子。

    “老婆啊,别这样好吗,有什么话,咱们回家再说,这是政研室的小向主任,我们有很重要的工作要要商量呢。”

    张行苦着脸看着向天亮,他不但跪在那里,而且白衬衣的纽开都掉了,是敞开着的,连右肩膀都露了出来,肩膀上有几个鲜红的牙印。

    “哼,你不说清楚昨天晚上去了哪里,你今天就别想起来,别说什么小向主任,就是你妈来了,你也给我跪着。”

    这个说话的女人,正是张行的老婆姜珊,市质检局的副局长。

    居高临下,威风凛凉,样子不可一世。

    悍妇,标准的悍妇。

    姜珊长得一点都不好看,却是一等一的醋坛子,而且据说发起威来,可以在任何场合任何时间惩罚张行。

    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向天亮听了姜珊的话,估计张行昨晚一定出去喝酒鬼混了,张行好酒,暗地里也有点色,男人嘛,谁没点这方面的小毛病。

    “我不是说了么,最近工作忙,应酬多,回家肯定要晚的。”

    “说具体点,昨晚在什么地方,跟谁在一起,都干了些什么?”

    很专业的问法,向天亮心里乐道,张行一定这样被老婆问过上百遍了。

    “我昨晚就在办公室加班,就一个人,哪儿都没有去。”

    语气充满了委屈,借口拙劣,倒也无懈可击。

    “张行,看来你是想继续跪下去了,好,你说你在加班,就一个人,哪儿都没有去,除非我是傻瓜,否则,我死了也不相信你的鬼话……别心存侥幸,给我跪好点。”

    对于向天亮的出现,姜珊理都没有,完全当作了空气。

    人家两口子吵闹,向天亮在中间,尴尬无比。

    赶紧溜之大吉。

    心里正想着怎么告退,这时,向天亮发现,张行在向他使眼色,那意思,就是让的想想办法。向天亮当然是心领神会。

    可是,心领神会归心领神会,但向天亮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两口子吵架,外人介入,那是最愚蠢的,无论怎么做,都是两头不讨好。

    向天亮装作没看见,心里却急思脱身之策。

    突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向天亮大喜,总算有人来了,人一多,姜珊应该不会闹了。

    门开了,进来的是陈美兰。

    向天亮暗替张行松口气,陈美兰才是拯救他于水火的最佳人选。

    陈美兰的老公和张行是党校同学,两家关系非常密切,来往不断,姜珊谁的面子都不给,但陈美兰来了,还是要礼让几分的。

    显然,对眼前的情景,陈美兰习以为常。

    她只说了一句话,张行就不用跪了,“老张,省建设厅来了个检查组,洪副市长来电话,让你马上到市政府,参与接待检检查组。”

    张行如逢大赦。

    “啊,好的好的,我立即就去。”张行从地板上爬了起来。

    可姜珊还是一脸的怒气,“张行,晚上九点之前必须回家,听到了吗?”

    “听到了,听到了。”

    张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如释重负地溜出了办公室。

    陈美兰看着姜珊微笑,“好了姜姐,你也该回去上班了。”

    姜珊还余怒未消,“美兰,也就是你,不然的话,我非让他跪一个上午不可。”

    陈美兰劝道:“见好就收适可而止吧,老张的任命马上要下来了,这个节骨眼上,你闹到单位里来,影响不好嘛,幸亏是小向,要是让多嘴多舌的人见了,传遍整个建设局,你是无所谓,可建设局上千干部职工怎么看老张呢。”

    终于,姜珊走了。

    向天亮还楞在那里。

    “小向,你到我办公室来。”

    陈美兰对向天亮说道,态度有些不高兴。

    向天亮忙不迭的应着。

    在陈美兰的身后,向天亮居然发现,今天的陈美兰,臀部特别好看,又圆又翘。

    他的脑子开始走神,又想入非非了。

    进了陈美兰的办公室,向天亮坐到沙发上,先捧腹大笑起来。

    “傻不楞登的家伙,还笑。”

    陈美兰嗔怪道,一边坐到了向天亮的身边。

    “呵呵……陈姐,我能不笑吗,这可比卓别林主演的喜剧片好笑一百倍啊。”

    “嘻嘻……”

    陈美兰也忍不住了,陪着向天亮笑起来。

    “我宣布,我已经找到张行的致命弱点了。”

    “妻管严?”陈美兰笑着问。

    向天亮点头笑道:“男人怕老婆是好事,但怕成这样的男人,注定不会有大的出息。”

    “你怕老婆吗?”

    “呵呵,怕个屁啊。”

    说着,向天亮一把将陈美兰拽进了怀里。

    两个人少不了又是一番亲热。

    每次见面都是如此,没办法,对陈美兰来说,偷来的总比家里的好,事实也是这样,向天亮实在让她铭心刻骨,她离不开了。

    “小向,以后张行的家事你别掺和,他的这个所谓弱点,不到万不得已,也最好不要加以利用。”陈美兰温柔地说着。

    向天亮故作不高兴状,“陈姐,我怎么听着,你好象为别人说话了。”

    “装,又跟我装,我这不是为你好嘛。”

    “嗯,谢了。”抚摸着陈美兰的臀部,向天亮坏坏的问道,“陈姐,你今天的屁股,怎么有点变形了呢?”

    陈美兰红着脸问道:“好看吗?”

    “好看,非常好看。”向天亮赞道。

    “你还记得吗,上次你说我,说我的屁股有点松散?”

    “嘿嘿,我说过吗?”

    “你说过的。”

    “就算我说过好了。”

    “所以,所以我买了紧身的那种,特别紧的……”

    “就为了我,为了我的那句话?”

    向天亮开始感动了。

    “嗯……”

    “那,那要不要,我帮你检查一下效果如何?”

    “不行,刚穿第一天呢。”

    “看看嘛。”

    “嘻嘻……你快回去上班吧。”

    陈美兰逃了开去。

    向天亮却拿出了微型录音机。

    “陈姐,你先听听这个……”

    ……

    听完录音,陈美兰想了好一会。

    “小向,你为什么放给我听?”

    向天亮道:“本来我想和张行直接摊牌,但现在我改注意了,我认为,这个录音交给你,作用会更大。”

    “你是说……让我先留着?”

    “对,张行这个人,对谁都不是很信任,你也不会例外,所以,为了防止他以后对付你,这盒录音带可以成为你的杀手锏。”

    陈美兰点着道问道:“那你不想跟张行摊牌了?”

    向天亮神秘的一笑,“你放心,我有另外的办法对付他。”

    “诡计多端。”陈美兰拧了向天亮一把,忽然问起了录音带里的三个女人,“小向,你,你把她们也办了?”

    “你说呢?”向天亮反问道。

    陈美兰叹道:“迟早的要事哟。”

    “呵呵,你这什么话啊,好象我就是那饿狼似的。”

    陈美兰微笑道:“白曼是你的手下,按照机关里兔子要吃窝边草的惯例,她应该下水了,杨碧巧么,早就等着你去拯救了……所以我估计,这两位已被你吃掉了。”

    向天亮问道:“那么夏柳呢?”

    “夏博士呀,你不行。”陈美兰摇头窃笑。

    “为,为什么?”

    “嘻嘻,知识女性,你一定搞不定的,不象我们,土包子,你想怎么办就能怎么办。”

    向天亮怔了怔,笑着说道:“他妈的,小瞧我啊,老子一定要拿下她,让陈姐你心服口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