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332章 括弧,明确正科级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好事接二连三,如期而至。

    最先的喜讯出现在《清河日报》上,署着向天亮大名的文章,赫然出现在头版下方。

    洪成虎副市长信守承诺,亲笔为文章写了前言,洋洋千余字,极尽溢美之词,远远超乎前辈对晚辈、上级对下级的礼遇。

    文章分上中下三个部分,连发三天,又登在报纸的头版上,向天亮想不出名都难。

    有了这篇题为《清河市城市建设规划探索》的文章,向天亮这个政研室主任,有点名符其实的味道了。

    但向天亮自己却是心虚不已,这篇一万五千多字的文章,和他基本上没有一毛关系。

    文章的论点、论据和建议,是建设局清河分局局长杨力恒的,文章里的引用材料和一系列数据及政策法规,是许衡太许老夫子的,文章的构思、组织和撰写,是柳清阳老师完成的。

    典型的弄虚作假,向天亮心里不住的祈祷,但愿不要有领导或专家来找他切磋商榷,否则非穿绑不可。

    这么一来第二件好事的来临,就变得名正言顺了。

    市委组织部和市编制办的联合文件下来了,市建设局政策法规和计划研究室,正式升格为正科长单位。

    名称不变,工作范围暂时不变,现有编制、人员、职责,均维持不变。

    一个红头文件,让向天亮一夜之间,从副科级跃升到正科级。

    曾经是那么的讨厌文件,一看文件就头脑发晕,而现在,向天亮看着红头文件,亲切感油然而生,这哪里是文件,简直是比爹妈还亲的亲人啊。

    还有意外的好事,可以说是从天而刚。

    团市委把向天亮列为了市年度十佳青年候选人,候选人一共三十位,前十名将正式荣获市十佳青年荣誉称号,排名第一的,还将参加国庆前后省十佳青年的评选。

    这有名声在外吗?向天亮咧嘴乐了。

    向天亮美滋滋的想,这第一名拿起来有点困难,恐怕那是领导们的内定,进入前十名应该问题不大吧。

    有好事的不止向天亮一个人。

    王子桂老太太卸任局长一职,调往市政协,正式出任市政协副主任。

    张行如愿以偿,顺利上位,担任市建设局党组书记兼局长。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母退子承,让向天亮感叹不已。

    杨力恒的上位,也在向天亮的意料之中。

    空缺的副局长位置,被杨力恒顺利的接收,对他来说,还有个意外之喜,那就是他同时担任清河市建设局总规划师。

    而意外的变故还有。

    有人欢喜有人忧,市委组织部的文件里,建设局的四位副局长有了新的排序。

    局党组副书记由陈美兰接任,无疑地,她成了排位第一的副局长,又上演了老幺翻身的一幕。

    杨力恒以总规划师这个职称,后来者居上,排名紧挨陈美兰之后,上演的是“夹塞”插队的好戏。

    最郁闷的人,自然是两位老资格的副局长,陈文运和孙占禄,不进反退,忝居倒数第二和第一,成了打酱油的,等于宣示了两人仕途的终结。

    对此,向天亮有自己的总结。

    陈文运和孙占禄二人,致命的缺陷,是寡妇睡觉上面没人,没有靠山,想爬到部门正职的位置,几乎是痴人说梦。

    二人还有一个要命的地方,是没有群众基础,陈文运来自外省,人脉不广,又以知识分子自居,一生自命清高,在建设局至今,都没有一个象样的圈子,孙占禄倒是本地人,无奈品性刻薄,一个钱字,把他牢牢的套住了,进去后就出不来了,太讲究钱的人,朋友肯定多不了。

    还是那句话啊,一是命二是运,有了好命,有了好运,就什么都有了。

    “滴铃铃……”

    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向天亮看着红头文件,掂了掂,爱不释手。

    电话还在响着。

    这份具有特殊意义的文件,被向天亮郑重其事的放进了抽屉里。

    “您好,我是向天亮。”

    电话里,一个女人吃吃的笑着。

    “恭喜向主任,噢……不,恭喜向主任,括弧,明确正科级……”

    是新任局党组副书记陈美兰。

    “呵呵,臭娘们,他妈的你要是再说后面那几个字,我非***不可。”

    红头文件上,唯一刺眼的地方,也许就是这几个字,“括弧,明确正科级”,正科级就是正科级,还他妈的来个括弧,明确正科级,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吗?

    没有想到,就是这几个字,成了向天亮的终身绰号。

    当然,“括弧,明确正科级”,这个绰号只是在内部流传,这个内部,指的是他女人们。

    “小向,真生气了?”陈美兰柔声道。

    向天亮笑道:“我生气?呵呵,生气个屁,高兴还来不及呢。”

    陈美兰问道:“你不打算庆祝一下吗?”

    “怎么庆祝?”

    “比方说,比方说我和你……”

    陈美兰没有说完,向天亮就明白她的意思了,这娘们,想那个事了。

    “呵呵,陈姐,别忘了老规矩哟。”

    “小向,你,你又来羞我了。”

    向天亮乐了,“那你看着办喽。”

    陈美兰顿了顿。

    “嗯……攻坚不怕难只要,只要肯登攀。”

    “吞吞吐吐,好象不太情愿嘛。”

    “……”

    “再给我大声的说一遍。”向天亮紧追不放。

    电话那边,陈美兰高声道:“攻坚不怕难只要肯登攀。”

    “呵呵……下面再给我背诵一遍行动守则。”

    “小向……”

    “我不喜欢不听话的女人。”

    “嗯……第一步,媚海生波,第二步,口舌莲花,第三步,开门见山,第四步,丢灰卸甲,第五步,改革开放,第六步,自由翱翔……”

    向天亮听得大笑不已。

    “陈姐,你乘电梯,去大楼新开的地下车库等我。”

    向天亮知道,陈美兰找他,不光是解决个人的需要,肯定还有重要的事情相商。

    果然,上了车以后,陈美兰就说道:“小向,找个僻静的地方。”

    向天亮驾着桑塔纳,出了建设局办公楼,直接向郊区驶去。

    南城区有个植物园,三千多亩地,属园林管理所管辖,里面丛林密布,野草遍地,平常人迹罕至,开着车进去,倒是个适合幽会的好去处。

    阳光普照,热气冲天,向天亮扛着陈美兰,向着草丛深处走去。

    “小向,这里没人吗?”

    “怎么啦,你希望有人参观吗?”

    “嘻嘻……露天作战,真,真刺激呀。”

    “难怪,都梅开三回了,还这么来劲。”

    “老许他,他出差了,你这里又,又要排队上车,我都攒着呢。”

    “呵呵,你想一次吃个饱啊。”

    “一,一顿吃饱,十天,十天不饿么。”

    “臭娘们,小心我***。”

    “干……干……干死我吧。”

    “呵呵……这可是你说的哟。”

    “啊……啊……”

    ……

    在一个草窝子里,向天亮摁着陈美兰,一刻不停的折腾了两个小时。

    夕阳西下。

    枕在向天亮臂弯里的陈美兰,美美的睡了一个多少时,才悠悠的醒了过来。

    向天亮靠着树墩,在迎着夕阳抽烟。

    “小向,我,我又活过来了。”

    “爽够了吧?”

    “嗯……”

    “臭娘们,清醒一下,说事吧。”

    陈美兰很好奇,“咦,你怎么知道,知道我找你有其他事的?”

    “感觉,我感觉你有要事找我。”

    陈美兰点了点头。

    “有个非常重要的情况,孙占禄副局长正通过关系,想向张行投靠了。”

    向天亮一怔,“不会吧,这怎么可能呢?”

    “千真万确。”

    “哦,这么肯定啊。”

    陈美兰微笑着道:“因为孙占禄找那个牵线搭桥的人,时我们家老许。”

    向天亮一听乐了,“孙占禄可真会找人啊,他认识你们家老许吗?”

    陈美兰道:“那倒不是,是孙占禄有个初中同学,从中阳市调回来,安排在市财政局工作,前天来我们家拜访,说起来,才知道他是孙占禄的老同学,你说孙占禄知道这层关系后,能不顺杆往上爬吗?”

    “嗯,我想张行一定巴不得吧。”

    陈美兰继续说道:“当然,张行和孙占禄两个人,可以说一拍即合。”

    向天亮的脸色,马上凝重起来。

    “张行要是和孙占禄联手,那可是如虎添翼,杨力恒刚刚上任,陈文运日薄西山,张行就等于独揽全局,没人敢挑战他了。”

    陈美兰道:“不错,据我们家老许告诉我,张行对孙占禄提的第一个合作条件,就是整一个人。”

    “整一个人?整我吗?”

    陈美兰点了点头,“聪明,要整的第一个人就是你。”

    “他妈的。”向天亮骂了一声。

    “张行好象很忌惮你。”

    “那是肯定的。”向天亮微微的笑起来。

    陈美兰爬到向天亮身上,看着他道:“小向,我要帮你。”

    向天亮问道:“你准备怎么帮我?”

    “跟他们斗呗。”

    向天亮忙道:“陈姐,我警告你啊,你是我在张行身边的卧底,你要是暴露了,我抽烂你的两片白屁股。”

    “嘻嘻,我明白……咱们走吧。”

    “去哪里?”

    陈美兰拉起向天亮,笑着道:“去了你不就知道了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