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338章 反攻倒算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库房里的向天亮,这个时候反倒放心了。

    财务处的库房就两把钥匙,按照规定,只有处长杨碧巧和副处长夏柳才能单独进入库房,其他人想进来,必须有两人中的一位陪同,即使是局长张行,也不能例外。

    掌握着库房钥匙的两个人,夏柳在库房里面,而杨碧巧素来与陈文运关系紧张,陈文运即使叫来杨碧巧开了门,那他的阴谋也变成了阳谋,他自己也会身败名裂。

    对陈文运来说,只有一条路可行,砸门。

    向天亮断定陈文运不敢,张行等人正在寻找陈文运的毛病,只要他砸开库房的门,那就等于砸他屁股下坐着的副局长位子,把他自己砸回家抱孙子去。

    象陈文运这样把政治声誉看得高于一切的人,决不会做冒险和自损的事,借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

    呵呵,让他们慢慢想办法去吧。

    既来之,则安之,既在此,就乐之。

    向天亮起身,把夏柳扛在肩上,沿着那条缝道,向库房深处走去。

    还是上次他和杨碧巧“运动”过的地方,一个狭小的空间,绑着夏柳,象根棍子,横竖都放不下。

    向天亮解开了夏柳腿上的裙子,才把她放到自己的怀里。

    夏柳没有任何反应。

    向天亮吃了一惊,急忙俯身查看,夏柳在流泪哭泣。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女人飞泪花。

    “哎哎,你哭什么啊……唉,别哭了好吗?”

    夏柳的小嘴上还塞着粉红色的东东,没法表达。

    “好吧,好吧,我恢复你的自由,大不了陪着你一起出丑好了。”

    向天亮真的解开了夏柳手上的衬衣,又拿下了她嘴上的粉红色东东。

    他又在赌。

    他赌夏柳不会喊叫。

    夏柳还在抽泣,她在恢复体力,和四肢的灵活性。

    “你走吧。”向天亮说道。

    突然,夏柳疯了似的爬起上身,扑在向天亮的肩上,狠狠的咬住了。

    痛哟,刺骨剜心的。

    向天亮一动不动,咬着牙忍了。

    狗日的臭博士,咬了好久还不放开,前世一定是属狗的。

    向天亮苦笑起来。

    “臭流氓,你还笑得出来?”

    “臭博士,没看出我在苦笑吗?”

    “苦笑也是笑。”

    “那倒也是。”

    “为什么苦笑?”

    “为什么?他妈的你咬了我两次,一次一边,两个肩膀都被你咬出血了,我还不能喊痛,我不苦笑还能干吗?”

    “我咬的是臭流氓。”

    “那也是臭博士咬了臭流氓。”

    “呸。”

    “呸你个头。”

    “……哎,痛吗?”

    “他妈的,你说呢?要不,让我咬你两口试试?”

    “谁让你欺负我的,你不欺负我,我能咬你吗?”

    “呵呵……懒得跟你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要是不设美人计勾引我,我能欺负你吗?”

    “我,我……呜……呜……”

    “别来这一套,哭得太没水平了,要哭就大点声。”

    “呜……”

    “他妈的,我这个被你骗了的人都不哭,你这骗人的人哭个屁啊。”

    向天亮不理夏柳哭泣,夏柳果然停了。

    “小向,我们,我们怎么办那?”

    “哎,别我们我们的,你是你,我是我,外面都是你的人,你完全可以出去嘛。”

    “那,那你呢?”

    “让他们对我来个瓮中捉鳖好了。”

    “我,我这个样子,能出去么。”

    向天亮“噗”的笑了。

    还真把夏柳的身体给放了,一提起来,他身上的反应就来了。

    “别……”

    夏柳在躲闪,因为向天亮的手,又开始不老实了。

    “呵呵,我要行动了。”

    “什么……什么行动?”

    “反攻倒算。”

    原来,向天亮早有预谋,他的武器早就亮出来了。

    夏柳一看不妙,抬起屁股,想远离危险。

    向天亮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他抓住了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双手把着夏柳的腰,校准方位,用力的往下拽去。

    “啊……”

    接着他扑倒她,他冲进去了。

    “不要……小向……以后,以后好吗?”

    夏柳向向天亮做出了最后的恳求。

    “别说话。”

    向天亮看着夏柳坏笑,心里说道,还以后?明天地球爆炸了怎么办?

    也就在这一刻,向天亮稍微用力,全部冲进去了。

    “啊……你这个臭流氓……啊……”

    夏柳抬起了双腿,用力踢打着向天亮的两肋。

    “呵呵……”运动开始了。

    夏柳放弃了抵抗,可怜兮兮地看着向天亮,美目水汪汪的。

    向天亮坏笑着,咱又不是傻瓜,怎么能被你可怜的表情欺骗两次呢?

    “啊……向天亮,你,你会后悔的……”

    夏柳张了张嘴,看到已经无计可施,只能恨恨地咬着嘴唇。

    向天亮更得意了,低下头,轻tian着怒耸的shuangfeng。

    “向天亮,你……你下流,不……不要呀……”

    夏柳不再看着向天亮,她干脆闭上了眼睛,嘴里发着媚人的哼声。

    向天亮的俯卧撑运动,做得更快了。

    满脸红潮的夏柳,突然睁开了眼,断断续续地小声说道:“小向,快……快点好么?”

    “呵呵,你那里那么紧,我想慢都不行啊。”向天亮坏笑道,他心里想道,你叫我快点,无非是叫我用力点么,好啊,那我就用力点嘛。

    边说,向天亮边加大了抽动的力量。

    “向,向天亮……你,你很讨厌……我,我不会放过你的……啊……啊……”

    夏柳又把眼睛闭上了,不过,这次有点不同,她在闭上眼睛的同时,双腿也悄悄的搭在了向天亮的臀部,让他感觉臀部有了一股压力。

    “啪。”

    一只高跟鞋从空中落在了地下,向天亮看了一眼夏柳的纤足,忍不住摩挲了一下,也许是怕痒,夏柳顿时笑了起来。

    夏柳的眼睛依然闭着,但她春意拂面,妩媚诱人的表情,让向天亮看得魂都飘起来了。

    他再也无心恋战,凶狠地运动着,展开了最后的疯狂。

    下面的夏柳,哼哼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刺耳,向天亮情急之下,捡起那条粉红色小内裤,一把塞进了她的小嘴里……

    “啊……”

    向天亮倒在夏柳身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向天亮……你这个臭,臭流氓……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吻着滑腻的肌肤,摸着柔软的shuangfeng,向天亮一边喘气,一边笑道:“哎,别这样说好么,你舒服了,也该对我这辛勤操劳的人表示一下慰问嘛。”

    夏柳没有说话,她只是一直瞪着向天亮,难说这是生气。

    向天亮估计,夏柳就是生气,也只是有一点点而已。

    他得意地拿起了旁边的那条粉红色内裤,刚想放近鼻子闻,就被夏柳一把夺了过去。

    夏柳爬起身来,靠在向天亮身上,冷不丁地问道:“小向,那个仿宋瓷瓶真的很贵吗?”

    向天亮没有回答,他搂住夏柳的腰,还在回味着刚才那消魂一刻。

    “哎,我问你话那。”夏柳又问了一遍。

    “我不知道,只知道是人家送给我三叔公,他一直当宝贝收着,这次他搬家,就托我叔捎过来给我了。”

    “我赔你。”

    “不用了。”

    “就要赔你。”

    “呵呵……刚才你已经陪我了啊。”

    “呸,大坏蛋,臭流氓。”夏柳揪住了向天亮的头发。

    “哎……痛啊,大博士,我有些累了,让我休息一下好不好?”

    夏柳突然叹了一口气,她松开了揪着向天亮头发的手,幽幽地说道:“小向,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难得的好人,没想到你这样无赖,看来我是看错你了。”

    向天亮笑道:“大博士,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哼,你占了我便宜,我这一辈子……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放过你。”

    夏柳的脸突然一红,露出了一付娇羞状。

    可惜向天亮看不到。

    但他一听,顿时心花怒放,这个如野马般的女人,终于肯臣服了。

    “好好好,你就坚决地报复我一辈子,让我永远为你做牛做马,服侍你老人家到老。”

    “呸,你才老呢。”夏柳嗔怒道。

    “是是是,你永远年轻,我才老,老得不能动喽。”

    “你,你真的累了?咦……”

    夏柳一脸的温柔,突然有了奇怪的变化。

    向天亮笑了,因为他的武器又有反应了。

    “真是……真是个臭流氓……”

    夏柳嘴里娇骂着,玉手却伸过去,抓住了臭流氓的那个东西。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吵闹声。

    “嘘……你待着别动,我过去看看。”

    夏柳却抱住了向天亮,“不行,我也要去。”

    “你保证不捣乱?”

    “嗯。”

    向天亮心里一乐,这个傻博士,她自己都恐怕不知道,她该站在哪一边了。

    两个人站起了起来,向天亮的裤子也落到了地上。

    夏柳轻轻一笑,索性把向天亮的衬衣也脱了,低声道:“这样才算公平么。”

    两个人都踢掉鞋子,身上毫无武装了。

    “小向,我要你抱着我。”

    这正中向天亮下怀,他双手托起夏柳的屁股,吱的一声,又冲进去了。

    “啊……你,你……”夏柳又感到一阵充实,双手把向天亮的脖子搂得更紧了。

    就这样,两个人悄悄的走到了库房门边。

    这时,门外有人高声的说道:

    “不行,没有充分的理由,谁也不能进去。”

    向天亮和夏柳面面相觑,做声不得。

    杨碧巧,她怎么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