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345章 包厢里面玩游戏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走到桌边,在首席位置前大模大样的坐下,那架势,绝对比八爷还八爷。

    这张桌子够大的,中间还有个可以转动的圆盘,足可容纳十六个人。

    “哎,你们怎么不坐啊。”向天亮发现,女人们居然都站在那里,没有一个主动坐下。

    杨碧巧嫣然一笑,“八爷,酒桌上有酒桌上的规矩,可那是你们男人的专利,我们都不是很懂,所以不敢造次。”

    “有规矩?什么规矩?”向天亮,虽然不是酒上的常客,但多少还是懂一点的,故意装不懂,是为了逗美女们开心。

    白曼道:“八爷,你是今晚的主人,我的意见是,你了算。”

    向天亮微笑着扫视一圈,“你们说说,怎么办?”

    几个小美女一齐起哄,“我们听八爷的。”

    陈美兰也道:“小向,你说吧。”

    装腔作势的挠着头,向天亮笑道:“那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不分政研室和财务处,年龄大小和级别高低相结合,陈姐你坐左边首席,杨姐你坐右边首席,夏姐你是左边第二,白姐你是右边第二,其他人依次类推……”

    一番你推我让,你嬉我笑的,总算都坐下了。

    菜是凉菜,二十四道清河著名的美味佳肴,满桌而放,酒是好酒,全省最有名的东江啤酒,刚从冰水中拿出来的,整整的六箱。

    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个玻璃杯,向天亮知道,这也是清河瓷厂的名杯,名号“三两三”,三杯相当于一斤。

    “美女们,你们说,今晚怎么干啊?”

    向天亮特坏,酒没开喝,就口出成脏。

    一个“干”字,说得特别响亮,众美女一下都有点被“震”了。

    杨碧巧娇笑道:“那还用说吗,八爷说怎么干,我们奉陪就是了。”

    近水楼台先得月,一边说着,杨碧巧的左手就伸到了向天亮的膝盖上。

    向天亮道:“那就好,每人三杯,干完之后,才有资格继续。”

    此话一出,有两位小美女就坐不住了。

    林语儿嚷道:“八爷,我不会喝酒。”

    夏小芳也说道:“我,我也喝不了这么多。”

    “呵呵,反正我先喝三杯,你们喝不喝,自己看着办。”

    说完,向天亮就举杯喝了起来。

    这是清河的规矩,在酒桌上,酒局刚开始的时候,主人怎么表现,其他人必须跟着照做,这叫客随主便,否则就是对主人不敬。

    向天亮接连干了三杯。

    接着,陈美兰和杨碧巧也举杯喝了起来。

    说归说,酒还得喝,不一会儿,连嚷着不会喝酒的林语儿和夏小芳,也一声不吭的把酒喝了。

    酒过三巡,这才算真正的开始了。

    没多久,大家一边吃着,一边说笑,正正常常的。

    只是向天亮却坐立不安了。

    杨碧巧的左手,早就入侵到他的重要阵地上,并不断的搔扰起来。

    不久,另一边也有敌人来犯。

    陈美兰是左撇子,左手用筷举杯,闲着的右手,不安份的来到了向天亮的那里。

    下面两个女人的碰上了,上面二人相视一笑,和平相处,互助互爱,居然开始合作了。

    这可苦了向天亮了,那家伙,一见有手上门,可来劲了,突然之间涨个了,两只手一左一右一上一下,这让向天亮还怎么喝酒。

    向天亮心里骂道,臭娘们,当着这么多人,也敢骚啊。

    酒桌上,最活跃的白曼的出题目了。

    “八爷,我有意见。”

    “白姐你说,你说。”向天亮巴不得有人出来,解他的困救他的的危,再这样下去,他非得爆炸不可。

    白曼说道:“这样喝闷酒,太没意思了。”

    向天亮笑道:“你有什么好建议,尽管提出来嘛。”

    “自从离开财务处到了政研室,我还是第一次和财务处的姐妹们一起吃饭,那时候,我们经常一起游戏,多开心那,八爷,你还记得参与过的那个游戏吗?”

    向天亮一听,心里就乐了,猜内裤,这么刺激的游戏,怎么会忘呢。

    “呵呵,记得记得,白姐你继续说。”

    “我建议呀,咱们再玩一次那个游戏。”

    此话一出,包厢里顿时鸦雀无声。

    除了徐爱君、陈琳和夏小芳,其他十二位可都是玩过的,知道是什么内容。

    “就在这里玩吗?”

    “当然了。”

    “怎么个玩法?”

    白曼笑着说道:“还是八爷你猜,猜对了我们喝,猜错了,当然是八爷你喝。”

    向天亮呵呵的笑起来,“我同意,就当是舍命陪美女,豁出去了。”

    白曼坐在杨碧巧身边,一见向天亮同意了,就先问杨碧巧,“杨姐,你的意见呢?”

    “我没问题,怎么玩都行。”杨碧巧的手正在“忙碌”,心思都在向天亮身上,随口答应得很快。

    白曼又问陈美兰和夏柳,“陈姐,夏姐,你们呢?”

    陈美兰欣然同意,“我呀,听八爷的。”她的手正和杨碧巧的手在较劲呢。

    夏柳瞟了向天亮一眼,嫣然一笑道:“八爷发话,我敢不从吗?”

    白曼站起来了,“诸位,还是老规矩,谁不愿意参加的,可以主动退出,但一旦同意参赛,就不能反悔。”

    崔书瑶和王思菱立即举手叫好,特别是王思菱,结婚不到一年,最喜欢玩这类疯狂的游戏,据说猜内裤的游戏,就是她的创意。

    大势所趋,其他几位小美女向来是听大姐姐的,不吭声,就表示同意了。

    这时,坐在白曼另一边的陈琳问道:“白曼,是什么游戏呀。”

    “嘻嘻,我倒忘了,陈姐你和徐姐,还有小芳妹子,你们三位是新人呢,思菱妹妹,你来介绍一下吧。”

    王思菱笑道:“这个游戏么,很简单,也很刺激,就是让八爷猜我们每个人内裤的颜色和形状,猜错了,八爷喝酒呗。”

    陈琳的脸一下红了,她旁边的夏小芳和对面的徐爱君也是一样,只是不知道,有几分是喝酒喝红的。

    徐爱君道:“这……这合适吗?”

    “白曼,可不可以……可以换个游戏呀?”陈琳问道。

    白曼笑道:“徐姐,陈姐,你们不愿意,可以不用参加么。”

    这时,陈美兰微笑着说道:“徐爱君,陈琳,还有夏小芳,这里还有一个休息室,你们不参加,可以从那个小门进去,在那里休息一下。”

    陈美兰是这里的最高领导,她说出来的话,份量颇为不轻。

    陈琳犹豫着看向向天亮。

    向天亮回以鼓励的目光。

    “我……我参加……”陈琳是咬着牙说的。

    轮到徐爱君了。

    今晚的十五位美女,除了陈美兰和杨碧巧,徐爱君是年龄第三大的,今年三十六岁了,她是张行派到政研室的,知道这个游戏不简单,参加了,就是同流合污,以后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不参加,以后就会被孤立,很难再在八楼混下去,即使你敢说出去,不但会遭到参与者的攻击报复,外人也很难相信有这种匪夷所思的游戏。

    徐爱君也看向向天亮,“八爷,我加入了。”

    这表态,赢得了一阵掌声。

    接着,大多数的目光,都集中到夏小芳的身上,人家可是今年新分配来的大学生呢。

    夏小芳羞得低下了头。

    白曼噗的一笑,伸手捅了夏小芳一下,“小芳,快说吧。”

    “我……我……来的时候,白曼姐都,都说过了。”

    众人哄笑起来。

    白曼笑问道:“那你说,你是同意呢,还是不同意?”

    “你们……你们都同意了,我敢说……敢说不同意吗?”

    众人又笑。

    陈美兰对白曼吩咐道:“把门关好了。”

    白曼应声而去。

    向天亮心里那个乐啊,今晚这顿酒,请得太值了。

    陈美兰又说道:“我再说几句,这个游戏是不是可以稍作修改呀,比方说用击鼓传花的办法,由八爷发令,花在谁的手里,谁就出来让八爷猜,可以就自己身上的任何东西,提出来让八爷猜,猜对猜错,都得当场验证,你们看怎么样?”

    杨碧巧带头赞成,陈美兰的提议算通过了。

    白曼走回来道:“陈姐,我们不如到休息室去吧。”

    陈美兰微微一笑,“这个主意好,那里更没有人打扰,大家辛苦一下,先搬椅子,再搬酒菜。”

    说搬就搬,除了向天亮,美女们都忙碌起来。

    向天亮先进了休息间。

    休息间连着包厢,面积顶多是二十个平方,四周连扇窗户都没有,除了几张沙发和茶几,什么也没有。

    显然,这是陈美兰和杨碧巧预谋的,向天亮检查了一下,墙壁是实壁,隔音效果拖好,也没有摄像头之类的东西,加上有两道门保险,安全上绝对没问题。

    他在长沙发上坐了下来。

    疯女人玩疯游戏,看似荒诞,但向天亮知道,陈美兰和杨碧巧是有意为之,想通过这个游戏,把八楼所有的人都捆在一起,不管是谁的人,只要在八楼待着,就不敢对八爷有所图谋,而且还得听八爷的摆布。

    老游戏,新意思,向天亮决定玩个痛快。

    搬进来的椅子,和几张沙发围成了一个圈,中间是两张茶几合在一起,上面放的是酒和菜。

    女人们都坐下了,还是按原来的座次。

    夏柳主动献出自己的小红包,拿掉里面的东西,当作击鼓传花的花来用。

    杨碧巧对向天亮笑道:“八爷,你喊停的时候,得闭上眼睛。”

    向天亮点头乐道:“注意,我要宣布开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