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346章 击鼓传花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这是一种汉族的民间游戏,流行于全国各地,十几人或几十人围成一圈坐下,其中一人拿花,一人背着大家或蒙眼击鼓,鼓响传花,鼓停花止,花在谁手中,谁就摸彩,如果花束正好在两人手中,两人可通过猜拳或其它方式决定负者。

    击鼓传花是一种老少皆宜的游戏,按纸条规定行事,多是唱歌、跳舞、猜谜和答问等健康有益的活动,内容丰富,形式多样。

    击鼓传花其实也是一种游戏规则,人们在击鼓声中传递花,鼓声停止时,花传到谁手上,谁就要受惩罚,其本意描述的是人们传递花的喜悦,鼓声越密,这种传递的喜悦感越强,而最终的处罚也越迷人。

    在现实中,击鼓传花被人们赋予了许多复杂的内涵,所谓鼓不打不响,花不传不香,许多事物都是靠击鼓传花加以发扬之,光大之。

    事实上,击鼓传花传的是一种精神,一种团结一致、激扬向上的精神,一种相互激励、相互竞争的风气,一种敢为人先、虽败犹荣的意志,一种虚怀大度、君子坦荡荡的品质。

    花落谁家,谁的微笑最动人,而不是花落谁家,谁泪涟涟,心怯怯。

    不过,击鼓传花的游戏,被建设局的女人们拿来这样玩,也确实是匪夷所思的创新了。

    果然是早有预谋,陈美兰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付墨镜,墨镜上还贴着白纸,杨碧巧拿过去,不由分说的戴在向天亮的脸上。

    向天亮嚷嚷起来,“不好不好,那我还怎么看美女啊。”

    杨碧巧笑道:“就得这样玩,只要你猜中了,美女让你看个够。”

    陈美兰含笑着说:“没错,你有本事猜中,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向天亮嘴里乐着,被陈美兰和杨碧巧拉起来,坐到了中间的单人沙发上。

    夏柳的小红包,被用来当作花,拿在了陈美兰手中。

    “开始。”向天亮突然发出了口令。

    陈美兰嘻嘻一笑,飞快的将小红包扔到杨碧巧手上,杨碧巧扔给了白曼。

    白曼调皮的一笑,拿在手里还掂了掂,一付恋恋不舍的样子,然后再慢慢的递到陈琳手上。

    陈琳不敢怠慢,接过小红包,立即扔到了夏小芳手里。

    没想到,夏小芳动作更为敏捷,包刚上手,就被她双手一掀,斜着飞向了崔书瑶。

    众美女都笑,敢情这小妮子,是击鼓传花的高手呢。

    崔书瑶咯咯笑着,转手递给了诸露。

    诸露也出手飞快,小红包扔给了年纪最小的林语儿。

    林语儿递给阮映竹,阮映竹又给了梅映雪,梅映雪交给田甜,田甜给了于曼青,于曼青马上交给了王思菱。

    王思菱也笑着,将小红包扔给徐爱君。

    徐爱君象拿着烫手山芋似的,不敢停顿,将小红包递给了夏柳。

    一圈传递完了,小红红还在美女们的手中,不紧不慢的传送着。

    室内的气氛开始紧张起来,没人敢笑了。

    谁会是第一个中彩的人呢?

    手上传“花”,大家的眼雎,却都盯着向天亮,盯着他那张正歪着笑的嘴巴。

    “停。”

    突然,向天亮毫无征兆的喊了起来。

    室内立即轰的充满了笑声。

    小红包停在了王思菱的手上。

    “我……我太倒霉了吧。”

    王思菱哭丧着脸,但所有人都听得出,她的语气里充满了喜悦。

    杨碧巧笑道:“思菱,这个游戏是你发明的,这就相当于给你的头奖嘛。”

    美女们都笑,都在期待。

    王思菱倒是大方得很,站起身来,扭着小腰走到向天亮面前,先拿下他鼻梁上的眼镜,秀了秀媚眼,然后笑嘻嘻的说道:“八爷,你可得给我点面子哟。”

    “呵呵,思菱姐,想让我猜什么,你说吧。”向天亮乐呵着,这个王思菱在八楼可是活跃风子,成天嘻嘻哈哈的,丈夫是市地质勘探队的工程师,常年不在身边,结婚一年多了还没有孩子,瞅着打扮,倒象个黄花闺女似的。

    王思菱早有准备,笑着道:“八爷,都说你是火眼金睛,那你就猜猜,我今晚戴的罩罩,是什么颜色的。”

    这题目太搞笑了,因为王思菱的衬衣大敞着领口,向天亮瞄一眼就能看到。

    原来,王思菱是送货上门啊。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向天亮和王思菱。

    “思菱姐,我早看到了,你的罩罩是绿色的。”

    “不对。”

    “肯定是绿色的。”

    “你不反悔?”

    “一言暨出,驷马难追。”

    “咯咯……请验明正身吧。”

    娇笑着,王思菱挺着高耸的shuangfeng。

    向天亮毫不客气,一把将王思菱拉到怀里,掀开她的衬衣,马上苦起了脸。

    “他妈的,谁这么缺德,设计出这种罩罩来啊。”

    大家一哄而上,都娇笑不已。

    敢情王思菱戴的罩罩,居然是白色的,只不过边沿部分,镶的是绿色条布。

    向天亮看走眼了。

    王思菱接着一杯啤酒,喂着向天亮喝了,笑着道:“八爷,承让了。”

    这娘们有心啊,向天亮在王思菱屁股上轻抽一下,推开她喊道:“再来再来,各就各位。”

    游戏又开始了第二轮。

    中奖的人当然不可能又是王思菱。

    当向天亮喊停的时候,立即引来哄堂大笑。

    因为“花”落在了徐爱君的手上。

    徐爱君顿时羞红了脸,“我,我不用猜了吧。”

    旁边的夏柳道:“非猜不可。”

    “我认输,我喝酒……这还不行么。”徐爱君央求道。

    夏柳和王思菱相视一眼,一左一右,架起徐爱君,推到了向天亮面前。

    “呵呵,徐姐,请出题吧。”

    “小向,噢不,八爷,我……我……”

    王思菱笑道:“八爷,徐姐让你搂着她猜呢。”一把将徐爱君推到了向天亮的怀里。

    来者不拒,向天亮坏笑着大声问道:“大家说说,徐姐不出题,我该怎么办?”

    “抽她屁股。”七八个声音同时响应。

    向天亮作势,还真举起了巴掌。

    徐爱君羞得满脸通红,低声央求道:“八爷,你放过我吧。”

    向天亮凑在徐爱君耳边,小声的骂道:“臭娘们,你帮张行来监视我,我岂能放过你。”

    “我以后不干了……我保证,我保证听你的。”

    “真的吗?”

    “真的。”

    “呵呵,那就出个题目吧,快点,当着大家的面说。”

    徐爱君鼓起了勇气,“八爷,请你猜猜,我的内裤……是什么颜色的……”

    向天亮高声问道:“大家听清了没有?”

    “没有。”居然是异口同声。

    平日里徐爱君最矜持,看来,今晚大家是有意耍她了。

    “徐姐,大家说没听见啊。”

    向天亮笑着,双腿一抖,膝盖上的徐爱君立即全身颤动,胸前更是波涛滚滚。

    徐爱君无奈了。

    “八爷,请你猜猜,我的内裤是什么颜色的……”

    这回够响亮的,白曼在娇笑,“徐姐,你说得好骚呀。”

    徐爱君羞得头都低下去了。

    向天亮也是有意的羞辱徐爱君,坏笑着大声道:“各位各位,徐姐说了,不管我猜得对不对,她都要把内裤送给我,你们说我收不收啊。”

    “收呀。”

    杨碧巧还补了一句,“不收白不收嘛。”

    陈美兰笑道:“八爷,你就猜吧。”

    “哎,这我得好好的实地调查一下。”

    笑着,向天亮的手,在徐爱君的屁股上游动起来。

    旁边站着的王思菱笑道:“八爷,不许你掀裙子偷看哟。”

    这时候的徐爱君,除了羞,还有热,还有心底里冒出来的冲动,向天亮的五根手指头,在她的屁股上不肯离开,又是掐又是捏,或点或抓或抚或敲,整得她心波荡漾。

    更要命的是,屁股底下还垫着个大家伙,巨大,会动,很硬,发烫,处于虎狼之年的徐爱君,哪受得了这种场面啊。

    终于,向天亮说道:“徐姐的内裤是白色的,和她的屁股一样,雪白雪白的。”

    又是一阵轰笑。

    徐爱君无地之容,心一横,索性闭上眼,把头埋进了向天亮的胸怀。

    这时,夏柳说道:“掀起来验明正身吧。”

    王思菱上前一步,掀开了徐爱君的长裙。

    果然是一条白色的小内裤。

    向天亮笑道:“我猜对了。”

    夏柳冲向天亮使了个眼色,“八爷,你不想要徐姐的内裤吗?”

    “呵呵,要要,当然得要。”向天亮伸手就扯。

    不料,徐爱君扭着腰,小小的反抗起来。

    夏柳和王思菱上来帮忙,一个按着徐爱君,一个将她的内裤扯了下来。

    “啪。”

    一声脆响,向天亮在白花花的屁股上抽了一下,“他妈的,凡是八楼的人,以后要是不听话,八爷就这么抽她。”

    “啪,啪。”又是两下。

    杨碧巧叫道:“抽得好。”

    白花花的屁股上,多了几道红手印。

    王思菱拎着徐爱君的内裤,高声嚷道:“徐姐,怎么是湿的呀。”

    又是一阵哄笑。

    徐爱君抬起头来了,“唉……我被你们拖下了水,能不湿吗?”

    笑声更响了。

    白曼端着酒走过来,“徐姐,快干了这一杯吧。”

    陈美兰笑着说道:“对,抓紧时间,有的人还等着八爷验明正身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