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350章 放下包袱 轻装前进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知道,在清河混日子,余中豪和肖剑南这两个朋友,是他躲也躲不过去的人,即使他不当警察了,即使他躲在建设局逍遥自在,藏在八楼的美人窝里当个艳福无限的八爷,警察的影子也会不时的出现,在他眼里,在他耳边,在他脑海的记忆里,不是他自己的警察梦,就是余中豪和肖剑南这个真正的警察。

    有的东西需要忘记、告别和放弃,不然就会背上沉重的包袱,无法开始新的人生。

    三样东西,象三块巨石,压在向天亮心头很久了。

    第一样是那些录音和录像磁带及影印件,是关于原市公安局长谢自横和原市建设局副局长于飞龙的,现在,谢自横和于飞龙已经被正式双规,继而转为接受司法调查,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再留着这些东西以牵制他们,显然已没有多大意义了。

    向天亮可以把这些资料交给组织,但他不想“落井下石”,正义之举其实不难做到,可是在官场上做这种事,是会失去朋友和盟友的,既然选择了官道,就要接受官道的规则和潜规则,在别人倒霉的时候再踩上一脚,向天亮做不出来,这与法律和正义无关,这关乎他的为人处世原则。

    第二样是邱子立留下的日记本,向天亮粗粗看过,至少有一点他可以肯定,邱子立所留下的巨款秘密就藏在日记本里,邱子立不愧为学过数学的,精于玩弄数字游戏,他在日记里留下很多隐语和数字,其中的痕迹十分明显,作为一个走私集团的头目,他不相信任何人,包括他的妻子方玮,那么,他留下的不解之谜,就只有他自己能解开。

    向天亮内心深处很想留下这些日记,不光是为了邱子立留下的不义之财,更为了挑战人的智慧极限,他很想解开邱子立留下的谜。

    第三样是在地下设施里,方玮临死之前,在他耳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七**,四五六,一二三。

    三个有规律的数字,又是一个不解之谜,压在向天亮的心里某个角落,时常会冒出来,让他有点喘不过气来。

    听了向天亮的话,柳清清和李亚娟都笑了。

    这是最绝密的**,只有柳清清和李亚娟才能分享。

    “难怪,我说这些日子,你经常半夜坐起来一个发楞,原来是被钞票压得睡不着呀。”

    柳清清看着李亚娟,会心的微笑。

    李亚娟也在微笑,“小向,你一定很想要那些钱。”

    向天亮坦率的承认了。

    “当然了,谁不喜欢钞票啊,一元十元不稀罕,一百一千看一眼,一万十万心泛澜,百万千万舍命贪,两位好姐姐,这可是上亿好几亿啊,就不能让我念想念想吗?”

    李亚娟笑道:“那你就留着呗,等找到了钱,我和清清跟着你去海外享福去。”

    “呵呵……别笑话我了,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柳清清道:“傻呀,扔了呗。”

    “对,扔了以后,你睡觉也会香很多。”李亚娟笑着说。

    向天亮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省得余中豪和肖剑南两个家伙老是惦记着我。”

    李亚娟奇道:“他们又找你麻烦了?”

    刚刚结束党校的封闭学习回来,李亚娟甚至还不知道,向天亮有了“八爷”这个响亮的绰号。

    向亮微笑道:“这两个家伙说是请我吃饭,其实一定是为了这些破事。”

    李亚娟道:“小向,谢自横和于飞龙已经进去了,那些资料,我看就烧掉算了。”

    “这个当然,我已经那样做了,我问你们的是,这第二第三两样东西。”

    柳清清断然而道:“快扔了,省得人家来烦你,让我们为你担惊受怕。”

    “清清说得对。”

    向天亮笑问:“你们不后悔?几个亿啊。”

    “后悔个屁。”两个女人学着向天亮的语气。

    “得,那我走了。”

    余中豪和肖剑南约请的地方,是一家名叫金盾酒店的饭店,是市公安局私下搞的产业。

    包厢里没开灯,几乎没有光线。

    向天亮脚没迈进去,嘴上就骂开了。

    “狗日的臭警察,该死的公安局,不好好为人民服务,多抓坏蛋多破案,搞什么第三产业,他妈的,这不是变相搞**吗?”

    忽然,黑暗中,一阵风声响了起来。

    一个黑影扑面而来。

    向天亮不慌不忙,闪身避开,手里的书包当作兵器,重重的砸向了黑影。

    “肖剑南,你狗日的敢耍我。”

    “嘿嘿,你小子敢骂公安局,就凭这一条,我就能关你十天。”

    说话间,肖剑南避过书包的反击,身体一蹲,左腿为支撑点,右腿朝向天亮的双腿扫来。

    “呵呵,骂又怎么样,我还要收拾你们这些臭警察呢。”

    向天亮原地上跳,躲开肖剑南的扫堂腿,身体并未落下,却随影前飞,两条腿连环踢向了肖剑南。

    肖剑南连连后退,退到桌子边,顺势贴着桌面,一个倒翻,脱离了向天亮双腿的攻击范围。

    “啪。”

    向天亮一脚踢到了桌子,桌子裂了。

    但他没有追击。

    因为脑后又传来了一阵风声。

    “他妈的余中豪,你也使阴招啊。”

    余中豪笑道:“除夕夜在你的地盘上,被你欺负惨了,今天可在我们的地盘上,你就乖乖认输吧。”

    笑声中,余中豪一掌拍在了向天亮的肩上。

    “呵呵,我看未必。”

    不料,向天亮不退不躲,硬接了余中豪一掌。

    余中豪心道不妙,想撤掌抽身,可惜,他来不及了。

    说时迟,那时快。

    向天亮就地扑倒了。

    他根本没有回头,而是双手着地,双腿后伸,钳住了余中豪尚未收回的右臂。

    余中豪正处于推力使尽收力未出之时,身体根本无法抗拒向天亮双腿的力量,他的身体被拽离了地面。

    一声大吼,向天亮使出浑身的力量,双腿拽住余中豪的右臂,狠狠的向前扔了出去。

    就在这时,肖剑南正跳过裂开的桌子,挥拳击向向天亮。

    余中豪的身体,恰恰飞向肖剑南的方,肖剑南那一拳,正好击在了余中豪的胸膛上。

    两个身体在空中碰撞,二人闷哼一声,双双向碎裂的桌子跌去。

    向天亮不会让机会轻易溜走。

    他的身体飞了起来,象鹰一样,掠过余中豪和肖剑南的身边,在两人身上各拍了一下。

    正巧,向天亮落在了沙发上,一个转身,翘起了二郎腿,嘴上嘿嘿的笑起来。

    他的两只手上,各多了一把手枪。

    “啪,啪。”

    两声枪响,子弹飞到了天花板上。

    “他妈的,外面的家伙听着,再不给我滚进来,老子的子弹就朝你们身上招呼了。”

    “叭。”

    包厢里的灯亮了。

    余中豪和肖剑南狼狈的爬了起来。

    “哈哈,好身手啊。”

    笑声从门口传来。

    “江厅长。”向天亮噌的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包厢门开了,走进来三个人。

    是省公安厅长江云龙,市公安局长郭启军,和市公安政委兼副局长周台安。

    “小向,身手还是那么敏捷嘛。”

    “哎呀,江厅,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向天亮挽着江云龙的胳膊,扶着他在沙发上坐下,然后又跟郭启军和周台安打过招呼。

    “小向,你可别怪余中豪和肖剑南,是我让他们试试你,试试你这英雄身上,还有没有英气存在,你不怪我吧?”

    向天亮笑道:“江厅,我哪能怪您呢,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您下次要试我的时候,派两个功夫好一点来,象余中豪和肖剑南他们,嘿嘿,嘿嘿……”

    “怎么,他们还不经打?”

    “嘿嘿……事实胜于雄辩么。”

    江云龙笑了。

    余中豪和肖剑南只有干瞪眼,向天亮可以在江云龙面前撒撒娇吹吹牛,可他们不敢,不敢在上司面前放肆,再说在陈青龙走私案的侦破过程中,两个人都犯了错误,余中豪被记大过处分,肖剑南还被省公安厅监察处和厅纪委审查了半个多月。

    郭启军陪着笑说道:“江厅,请您换个地方说话吧。”

    江云龙望了一眼碎裂的桌子,嗯了一声,带头往外走。

    向天亮将枪扔还给余中豪和肖剑南,“两位,记得赔桌子啊。”捡起书包就往外溜。

    余中豪和肖剑南追了上来。

    “小向,你知道江厅为什么来清河吗?”余中豪小声问道。

    向天亮奇道:“不会吧,连你们都不知道?”

    余中豪和肖剑南均是摇头。

    肖剑南道:“难道,难道又有哪个团伙冒头了?”

    向天亮摇着头,“应该不会,江厅长和我有约定,我不会再帮你们这些臭警察了。”

    “去你的。”余中豪和肖剑南都给了向天亮一拳。

    六个人在另一间包厢里坐下。

    江云龙看着向天亮,微笑着问道:“小向,知道我来清河干什么来了吗?”

    “不知道。”向天亮摇头。

    “找你的。”江云龙含笑而道。

    “找我?江厅,我们可是有过……有过约定的……”

    “我忘不了的,可我今天找你,是要两样你保管的东西。”

    向天亮松了一口气,“江厅,真是巧了,您要的东西,我带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