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356章 警察来了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毕竟是官场里的女人,一提到正事,就条件反射的认真起来了。

    “小向,你说的大事有两件,一是孙占禄和姜珊提到清河一中教学楼的质量问题,据我所知,这次竣工的清河一中教学楼,一共有六层二十四个教室,二十四个班级一千多名学生上课,一旦教学楼出了质量问题,那就是天大的问题呀。”

    向天亮点着头问道:“陈姐,你的宝贝儿子也在清河一中读书吧?”

    “嗯,高一的。”

    “现在还是暑假,离九月一日开学还有二十多天,这事不急。”

    陈美兰道:“你是说,悄悄的查?”

    向天亮凝重的说道:“清河一中教学楼是市大大重点工程之一,一旦有问题,不但建设局、教育局、质监局和清河一中有大批人牵涉进去,市政府领导也难脱干系,洪成虎副市长就首当其冲,所以,我们既然知道了这件事,就必须负责,但又必须悄悄的调查。”

    “这我同意,从长计议吧。”陈美兰表示同意,“如果公开去查,肯定查不出什么名堂,反而会给自己惹来麻烦。”

    向天亮笑着问:“你说还有一件大事,是什么事啊?”

    陈美兰红着脸道:“就是……就是姜珊说的,她设计让孙占禄骑我的事呗。”

    “呵呵,你想怎么做?”

    向天亮的笑声里,明显充满了坏意。

    “什么想怎么做?”

    “想让孙占禄骑,还是不想让孙占禄骑?”

    “你……你这个坏蛋……”

    陈美兰又拿起粉拳,在向天亮身上撒起娇来。

    大女人撒小娇,模样滑稽可笑,向天亮饶有兴致的欣赏着。

    陈美兰的身上,只有上下三片红布遮体,她自己终于感到了这点,马上不好意思起来。

    “小向,这可怎么办呀?”

    “呵呵,这不正好嘛。”

    “你还笑……”

    “你不想……你不想让我骑吗?”

    陈美兰看着向天亮,一对媚眼里泛起了阵阵涟漪。

    “八爷……”

    “说。”

    向天亮扯掉了陈美兰身上的罩罩,一对大白兔,噌的蹦了起来。

    “八爷……你,你又来羞我了……”

    向天亮一本正经的板起脸。

    “不听八爷的话了?”

    “听,听,听……”

    陈美兰忙不迭的应着,一边将一对大白兔,主动的送了上去,八爷太厉害了,自从有了八爷的滋润,对老公的兴趣都淡了,今天能拒绝高尧,不是为老公,而是为八爷守身如玉的。

    “说。”

    “八爷,我……我早就媚海生波了。”

    “嗯,接着呢?”

    “我……我口舌莲花……”

    陈美兰捧着向天亮的脸,热切的狂吻着。

    “下面是什么啊?”

    “嗯……开门,开门见山呗。”

    一双玉峰,早就一览无余,早就开门见山了。

    “呵呵,继续啊。”

    “嘻嘻……我已经丢灰卸甲了,就请八爷你也丢灰卸甲吧。”

    陈美兰已春情泛滥,开始手忙脚乱,迫不及待的为向天亮宽衣解带。

    “嗯,表现不错,接着要干什么呢?”

    “改革开放呗。”

    陈美兰屁股一扭,红色的小内裤,从腰间滑到了脚边。

    “动作够熟练的嘛。”这是向天亮的表扬。

    “是八爷你……你教得好么。”陈美兰既谦虚又讨好。

    向天亮一把掀倒了陈美兰,他不习惯让女人在上面,而是喜欢骑着女人。

    陈美兰快醉了,向天亮规定的这套情话,她每次念出来,情绪就被调动起来了。

    “八爷,请,请你自由翱翔吧。”

    向天亮含笑,临门不入。

    “八爷……”

    “干么?”

    “八爷请么。”

    “请什么啊?”

    陈美兰娇声的力喊道“攻坚不怕难只要肯登攀……”

    话音未落,向天亮就沉肩落马,狠狠的冲了进去……

    一声娇呼,拉开撕杀搏斗的序幕。

    ……

    夜色降临,华灯初上。

    向天亮是被右耳朵的颤抖惊醒的。

    右耳跳,坏事到,向天亮吃了一惊。

    他不明白,好端端的,坏事会从哪里冒出来的。

    他推醒了熟睡中的陈美兰。

    “陈姐,快起来。”

    “怎,怎么啦?”

    “我有种不详的预感,可能要出事了。”

    “啊……”陈美兰跳了起来,“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但肯定有事。”

    向天亮很自信,因为他把两个沉重的包袱交给省公安厅厅长江云龙以后,感觉自己的身心又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他的两只耳朵又活跃起来,右耳朵甚至在他开车遇红灯的时候,都会善意的温和的提醒他。

    就在这时,传来了敲门声。

    陈美兰脸色大变。

    “会,会是谁呀?”

    向天亮反而冷静了下来。

    “别怕,有八爷呢。”

    “可是……可是我这样,怎么见人呀。”

    陈美兰急得就差叫起来了,她身上什么也没有,什么能都不能见的。

    向天亮笑了,他的手指向了那个还敞开着的气窗窗口。

    “陈姐,只好先委屈你喽。”

    陈美兰点点头,“那,那就先把我送上去了。”

    敲门声在继续,也响亮和急促起来。

    向天亮拦腰抱起陈美兰,跳到沙发背上,很快将陈美兰塞进了通风管道。

    行家里手干活,既快又全,不过一分钟,陈美兰身上留下的东西,也被打包后扔进了通风管道。

    气窗关上了。

    房间又恢复了整齐和干净。

    敲门声更加剧烈了。

    向天亮换上了睡衣,慢条斯理的开了门。

    进来的是两个警察,一个三十多岁,络腮胡子,一个二十出头,脸上长满了青春痘。

    向天亮不高兴的问道:“你们干什么的?”

    络腮胡子瞪着双眼,“看不出我们是干什么的吗?”

    “警察?”

    青春痘应道:“查房的,请拿出你的工作证来。”

    向天亮皱起了眉头,“有你们这样查房的吗?”

    “怎么啦,不服啊?”络腮胡子吼了起来。

    青春痘还算客气,“我们接到了举报。”

    “什么举报?”

    “有人报告,国际大酒店六一九号房间有**卖yin活动。”

    “哦,那就请检查吧。”

    向天亮坐到沙发上,点上了一支烟吸起来。

    络腮胡子也坐了下来,对着青春痘说道:“小子,还楞着干什么?”

    青春痘又转向了向天亮,“同志,对不起,请出示你的证件。”

    向天亮拿过自己的包,拿出了自己的工作证,在警察面前,他懒得亮出那本特别调查证。

    “你真是市建设局的人啊?”

    青春痘看着向天亮的工作证,脱口而出。

    真是市建设局的人?向天亮心里一动,这不明白无误的说明,两个臭警察是专门冲着自己来的吗?

    如果真有举报的人,那么这个举报的人,显然是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会是什么人呢?

    难道,难道是六一五号房间的孙占禄和姜珊?真被他们发现了?

    络腮胡子的吼声,打断了向天亮的思索。

    “搜查。”

    青春痘应了一声,将工作证还给向天亮,开始检查起每个房间来。

    向天亮收起工作证,笑着问络腮胡子,“同志,你们被人耍了吧。”

    络腮胡子哼了一声,“给我住嘴。”

    向天亮仍然不愠不火,“同志啊,能不能告诉我,你是哪个派出所的?”

    “你有资格问吗?”

    向天亮笑道:“我怕你们不是真警察啊。”

    “小子,你再噜嗦,我就铐了你。”

    向天亮笑了笑。

    “警察同志,你知道我是谁吗?”

    络腮胡子不耐烦了,从腰间拿下手铐,扔到了茶几上。

    “臭小子,你少装蒜,警察面前,你还是乖乖的装孙子吧。”

    “呵呵,我不说话,我不说话,行了吧?”

    向天亮气极反笑,要不是在酒店里,通风管道里有一个自己心爱的女人在受罪,他的拳头早飞出去了,臭警察,你神气个屁,老子是你们警察的爹。

    青春痘从洗手间出来了。

    “报告,没发现什么情况。”

    络腮胡子瞧瞧向天亮,瞪了青春痘一眼,“再查。”

    说着,络腮胡子站起身来,挥挥手,和青春痘一起,又对各个房间再次检查起来。

    向天亮怔了一怔,不得不警觉起来。

    他现在可以断定,这是有人发现自己住进了六一九号房间后,有意设下的局。

    警察倒是真的警察,但不象是正常的执行公务,而是私下的行为。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尽快离开六一九号房间,离开清河国际大酒店。

    可是难啊,除了这两个臭警察,还有陈美兰怎么办,总不能让她光着身子出去吧。

    络腮胡子和青春痘又回到了沙发前。

    “两位,你们可以走了吧?”

    不料,络腮胡子反而坐下来了,“走?想让我们走,没那么容易。”

    向天亮微笑着问:“你们还想干什么,让我请你们吃饭吗?”

    络腮胡子盯着向天亮,忽地问道:“快说,你把那个女人藏到哪里去了?”

    向天亮吃了一惊,脸上却是声色不动,“女人?我这里没有女人啊?”

    络腮胡子冷笑一声,“臭小子,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么。”

    “呵呵……”向天亮仰着头笑了起来。

    但是。

    他的笑声突的停止了。

    因为他看到,气窗的窗口被打开了,陈美兰正一脸焦急的露出了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