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361章 牛的地位高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姜珊对自己的计划很得意,陈美兰答应前来赴宴,老公张行又被打发到九门县去了,今天晚上的戏,可以说没有障碍了。

    当然,为了以防万一,她把孙占禄从床上揪起来,打发他下楼去候着,要他跟着张行的车,直到亲眼目送张行的车上了去九门县的省道线以后才能回来。

    老公张行不能丢,张行一表人才,学识气质均是不赖,论年龄很有可能在仕途上继续进步,至少带着他出去,能显示一个女人的成就感,可以在别的女人面前炫耀一番。

    孙占禄也不能放弃,尽管他长得猥琐,三角脸有碍食欲,但习惯后就成了自然,他会捞钱,她大半的钱都是他帮着捞来的,他更会上床,他床上的功夫带给她无数的欢愉,还有,他的形象能让她长不胖,免去了减肥的痛苦。

    不料,姜珊躺在床上得意得稍微过了头,没有预料到市长住的地方也会成为是非之地,她本该在打发孙占禄走后就离开的,她还得回家去准备酒菜呢。

    六一五号房间的门被敲响了。

    敲得很急很响。

    姜珊不敢怠慢,赶紧下床开门,敢在六楼东区这么敲门的人,肯定不是善茬。

    果然,是清河区公安分局长肖剑南。

    姜珊松了一口气,肖剑南也算是熟人了,大家都是场面上的人,不会拿他怎么样的。

    “是肖局呀,请进请进。”姜珊热情的招呼。

    肖剑南绷着脸,进门了,但没坐,也没开口。

    姜珊的脸上顿时没了笑容。

    肖剑南身后跟着四个,前后两位,是穿戴整齐的警察,姜珊不认识,中间那两位,姜珊可是太认识了。

    这两位,一个络腮胡子,一个满脸的青春痘,都只穿着背心短裤,模样甚是狼狈。

    他们正是姜珊找来,寻找莫名其妙“失踪”了的陈美兰的两个警察。

    其中的络腮胡子,是姜珊的老乡兼朋友,清河区三里河派出所的副所长。

    陈美兰进了市长高尧的房间后,就不见出来,姜珊和孙占禄怀疑她有人接应,姜珊便召来她的老乡兼朋友,在服务台一查,发现六楼的六一九号房间,还临时住进来建设局的向天亮,这才有了向天亮袭警抢枪的一幕。

    肖剑南一声哼,旁边的一位中年警察,瞪着络腮胡子问道:“是不是她?”

    络腮胡子不住的点头哈腰,“是她,是她。”

    肖剑南又哼了一声。

    中年警察摆摆手道:“滚回去。”

    络腮胡子带着青春痘仓皇的走了。

    肖剑南看着姜珊,“姜局长,你够能的,指挥起我们公安局的人来了。”

    姜珊陪着笑脸道:“肖局,对不起,对不起。”

    肖剑南没再理会姜珊,而是瞪着中年警察道:“你的人,你擦屁股,让这个女人做个笔录。”

    中年警察忙道:“我擦,我擦。”

    肖剑南朝门口走去。

    “肖局……肖局,有话好说么。”姜珊急了。

    肖剑南没有转身,而是硬绑绑的扔下一句话。

    “有妨碍公务的,都给我带到局里来。”

    得,就肖剑南这么一句话,让姜珊在酒店待到了下午四点半。

    姜珊骂骂咧咧的离开酒店,回家烧菜是来不及了,她只好打电话,预订了六个菜。

    不光是姜珊有火,肖剑南的火气,比她大上不知有几百倍几千倍。

    清河国际大酒店座落在清河区,当然是肖剑南的地盘,可因为市长住在酒店,酒店的治安和保卫工作,就被市委保卫处接管了。

    现在市长出事了,市委保卫处的人却反过来责怪公安局,当着市委市政府的领导,指着鼻子的骂,肖剑南哪受过这种气,要不是市公安局局长郭启军拦着,他的拳头早砸过去了。

    刚走出六一五号房间,肖剑南正想抽支烟,市公安局政委周台安就过来了。

    周台安把肖剑南拽到一边,低声说道:“剑南,小向可真够损的,高市长还没醒呢。”

    肖剑南忍不住笑了,“那么多医生都弄不醒?活该。”

    “你小声点……看来,只好用小向说的办法试一试喽。”周台安叹道。

    肖剑南道:“我说么,早干嘛去了,用小向的办法,不早解决问题了吗?”

    周台安苦笑起来,“你啊你啊,你知道那是什么解毒方子,那是农民给牲畜灌肠的方子。”

    “哈哈,我看用在高市长身上,一定药到病除。”

    周台安伸手捅了捅肖剑南,“你再给小向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肖剑南拨腿就走,“周局,要打电话你自己打,我去下面,帮你拦着那帮记者去。”

    说完,肖剑南早溜得没影了。

    周台安无奈的摇摇头,走到一边,拿起电话拨给了向天亮。

    电话里,向天亮打着哈哈。

    “周大局长啊,你有何请教……噢,不不不,你有何指教啊?”

    周台安苦笑着说道:“小向啊,现在事情闹大了,不光市委市政府的领导都来了,就连那些讨厌的记者都来了。”

    “呵呵,那不正好吗,让记者们曝曝光嘛。”

    “我的小祖宗,再闹下去,怕是收不了场哟。”

    “他妈的,这关我屁事啊?”

    周台安苦口婆心的劝起来,“傻小子,我们这些人无所谓,不过是事后挨点批评受个处分,可你得为江厅长想想啊,他要不在清河,清河就是闹翻了天也不关他的事,可他人在这里,是目前清河的最高级别领导,要真是出了事,江厅长能下得来台吗?”

    向天亮笑道:“不愧为公安局政委,你不说,我还真忘了这一层,咱谁的面子都可以不给,但江厅长的面子不能不给,咱还指望着他为我保驾护航呢。”

    “就是嘛,你得考虑大局,不能只图一时的痛快。”

    向天亮问道:“那个……那个秃顶市长,还没醒来吗?”

    “唉,他醒了我还能找你吗?”

    向天亮咦了一声,“不对啊,我家大王当初就是用的这个方子啊。”

    “你家大王?大王是谁?”

    向天亮笑道:“大王是我家的一条牛,当初我不是在它身上试过这个方子么,那可是一试就灵,五年了,我家大王还活得好好的,一天能犁十亩田呢。”

    周台安哭笑不得,“市长是市长,你家大王是你家大王,你小子别拿市长跟牛比好吗?”

    “什么什么?老周,你他妈的敢说我家大王的不是?”向天亮叫了起来。

    “你小子,唉,牛能跟人比吗?”

    向天亮道:“老周,周大局长,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们家大王在我们家的地位,那是至高无上的,我们家老爷子地位够高吧,向家的一把,可他老人家还得亲自为大王递草倒水,你说大王厉害不厉害,高市长他算什么东西,不过是清河市的二把手嘛,你说说,是我家大王地位高,还是高市长的地位高?”

    “是你家大王地位高,是你家大王地位高,高市长没法和你家大王比,你小子满意了吧?”

    “呵呵,这还差不多。”

    周台安道:“可是,可是我们没用你说的那个方子。”

    “啊……你们怎么治的高市长?”

    “是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可他们也弄不醒高市长啊。”

    向天亮冷笑道:“能让医生们解开的独门秘药,那还叫独门秘药吗?”

    周台安问道:“你那个方子,真的管用?”

    “我家大王都能治,高市长也一定能治。”

    “哎,出了问题,你小子可要承担责任。”

    向天亮乐道:“放心吧,出了问题我负责,反正你们也跑不了,咱们一起去大西北喝稀饭啃窝头去。”

    “臭小子。”

    周台安骂了一句,关掉了大哥大。

    向天亮这边,也扔掉大哥大,靠在车椅背上狂笑不已。

    杨碧巧和夏柳、白曼三人,更是捂着肚子,笑成了一团。

    “咯咯……八爷,你可真行那。”夏柳笑道。

    “嘻嘻……高市碰上八爷,倒,倒八辈子霉了……”白曼喘息不已。

    杨碧巧笑着说:“这样也好,高市长以后再也不敢动歪心思了。”

    夏柳道:“小向,你以后可要当心了,高市长知道是你干的后,一定不会放过你。”

    向天亮摇头道:“他自己有错在先,心有余悸,还不至于公开报复我,但搞点小动作是肯定的。”

    杨碧巧点头道:“小向说得对,即使没有今天这件事,高市长也不会对小向有利的。”

    “为什么,高市不认识小向,小向也没碍着高市长什么吧?”白曼问道。

    杨碧巧道:“张行投靠了高市长的话,腰板硬了,就会回过头来收拾他看不顺眼的人,综观咱们建设局上上下下,张行第一个想收拾的人,非小向莫属。”

    “呵呵,杨姐说得是啊,当然,张行是想把我赶走呢,把我一撸到底,他还没那个胆量。”

    夏柳问道:“小向,如果让你走,你最想去哪里?”

    向天亮眯着眼睛说道:“我不想走,因为我怕走了以后,有人会哭鼻子呢。”

    “谁哭呀?”白曼问道。

    “嘿嘿,我要走了,你们就没得享受喽,你们还不哭泪抹鼻吗?”

    “呸……”“呸……”“呸……”

    女人们纷纷的啐着向天亮。

    突然,向天亮坐直身子,拿起了望远镜。

    “嘘……有情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