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363章 五人小团体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偌大的客厅里,坐着一个女的,三个男的,女的是姜珊,男的是孙占禄、**同和姚金星。

    显然,这是个以姜珊为核心的圈子,她坐在代表主位的单人沙发上,孙占禄占了对面的单人沙发,而**同和姚金星坐在沙发上。

    姜珊不住的看表,又时而抬头看看门的方向,显然是在等人。

    似乎没人开口。

    楼上的向天亮看着想着,他们不象是在等待陈美兰的到来吧,因为要等陈美兰的话,也只是姜珊等,孙占禄他们得躲起来才是。

    难道,他们还有同伙?

    向天亮从包里拿出四个耳塞,自己先塞好一个,然后把其他三个分给杨碧巧、夏柳和白曼。

    他早就在客厅里装了三个微型窃听器,只要下面说话,上面应该听得清清楚楚。

    除此之外,他还在这座房子里装了几个摄像头,通过放在车里的接收器,可以把所拍到的画面录下来,用作打击对方的有力证据。

    忽然,一阵铃声,在向天亮的耳边炸响。

    他抬头往楼下看去,原来是电话的铃声,为了便于隐蔽,他把其中一只窃听器装在了客厅的电话机上,所以才有这么大的音量。

    电话竟是陈美兰打来的,她说儿子学校要开家长会,她向姜珊表示抱歉,要到六点半才能过来。

    姜珊没有不高兴,反而很爽快的说,她要不吃饭地等着,六点半恭候陈美兰的到来。

    向天亮听了,长舒了一口气,他还以为是陈美兰怯场不敢来了呢。

    他拿出微型照相机,递给夏柳,示意她朝客厅里拍点照片。

    夏柳本来是坐在向天亮怀里的,为了拍照,她极不情愿的抬起屁股。

    没想到,夏柳一离开,白曼就蹭过来,动作极其的敏捷,填补了夏柳留下的空白。

    趴在向天亮后背的杨碧巧笑了,高高的shuangfeng向天亮背上摩擦,她认为也是一种幸福。

    向天亮被前后搔扰,身上的反应那是相当的强烈,这就是带着女人出来办事的麻烦,而且还真阻挡不了。

    他轻轻的笑道:“我警告你们啊,别耽误正事,同时,要良性竞争,良性竞争,懂吗?”

    杨碧巧嘻嘻的一笑,“八爷说得是,白曼,不是我说你,你一星期有五天半往八爷办公室里钻,你便宜占大了,这一会儿,应该让给夏柳。”

    黑暗中,白曼早把向天亮那道名叫拉链的防线攻破了,一听杨碧巧的话,觉得有理,就自觉的起身,拿过夏柳手上的照相机,还把她往向天亮的身上推。

    还真巧了,所谓歪打正着,白曼那么无意的一推,正好让夏柳坐到阝向天亮那里。

    “啊……”

    这声啊,虽然不响,但却是向天亮和夏柳同时发出来的。

    向天亮的啊,是因为惊讶夏柳居然没穿小内裤,他身体的某个部分,进入了一个温春潮泛滥的去处,难怪下车前夏柳走在最后,她一定在那个时候做好了准备工作。

    夏柳的啊,充满了惊喜,和充实的愉悦,因为她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快,她顿时便全身酥了。

    向天亮唯有苦笑。

    可没等他笑出来,夏柳就用两片红唇,在他脸上疯狂的扫荡起来。

    他妈的,这是来办事吗,这还是在监视下楼下的那帮人吗。

    虽然几乎是看不见表情,但夏柳的粗重呼吸,和她在起落运动中带来的微风,和下面轻微的滋声,把杨碧巧和白曼的情绪也调动起来了。

    向天亮已由不得自己了,他只能庆幸,幸亏今天晚上的准备工作做得充分周到,否则就要出大事了。

    没办法,向天亮被三个女人紧密包围,呼吸都有点困难了。

    原来,这就叫身不由己,坐在别人家的楼板上也中奖啊。

    他唯有配合,速战速决,因为还有两只母老虎正虎视眈眈,还有接下来的正事要办。

    这时,下面又响起了一阵铃声。

    向天亮还算清醒,听出那不是电话响,而是有人按响了门铃。

    他双手把着夏柳的腰,腿上坐着她的身体,根本无法调整,唯有艰难的扭过头去,了望着客厅里的情况。

    耳听得孙占禄说了一句,“老郭到了吧。”

    姜珊去开门,陪着进来的人,居然是原来的副局长,现在的市建筑行业协会会长郭宏达。

    客厅里的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

    姜珊是挽着郭宏达的胳膊进来的,她的酥胸就紧靠在郭宏达的胳膊上,样子十分亲热。

    孙占禄、**同和姚金星三个人,纷纷的站起身来,毕恭毕敬的,口中喊的是“前辈辛苦了”。

    向天亮很是惊讶。

    这个郭宏达,今年五十六岁了,和前任局长劳诚贵明争暗斗二十余年,一直负多胜少,劳诚贵退居二线调到市政协后,他也退了下来,担任局工会主席,后来市建筑行业协会成立,调他过去担任首届会长,他便将局工会主席的职务移交给了现在的苏和。

    在向天亮的印象里,这个郭宏达在建设局的势力并不大,他走了以后,留下的亲信也没几个了,可没想到还有这么几员大将是他的人,尤其是孙占禄,大家一直公认他是劳诚贵的亲信,没想到他竟然是郭宏达的人。

    “五人帮。”

    趴在向天亮肩上的杨碧巧,看着客厅脱口而出。

    “五人帮?什么五人帮?”向天亮问道。

    杨碧巧道:“传说中的五人帮,别看郭宏达斗不过劳诚贵,但他也是有点能耐的人,他在建设局的时候,除了公开一帮人跟他走以外,他暗中还留有几个人,但大家都不清楚是谁,只知道有个五人帮,那才是他的核心势力,你看下面不正好有五个人吗?”

    “隐藏得真深啊,杨姐,你就没听**同说起过?”亿天亮又问道。

    杨碧巧摇头道:“没有,现在看来,我和他夫妻十几年,不知道有多少事情瞒着我呢。”

    这时,客厅里的一女五男都坐下了。

    让楼上一男三女大开眼界的是,郭宏达坐到了姜珊坐过的沙发上,姜珊竟当众坐在了他的腿上,双手还搂住了他的脖子。

    孙占禄、**同和姚金星三个人,似乎对这一幕习以为常,脸上没有任何异样。

    郭宏达好象也不避讳,一只手搂着姜珊的腰,一只手竟伸进了她的衬衣里。

    看到这一幕,搂着向天亮的脖子,更加的来劲了。

    只听得郭宏达问道:“阿珊,你不是说陈美兰要来吗,怎么还没到?”

    姜珊笑道:“郭叔,您刚到么,急个啥呀。”

    客厅里响起一阵轻笑。

    “哈哈,你郭叔快不行了,能不争取时间吗?”

    “您别急,陈美兰来电话了,她六点半到”

    “噢,我以为好戏不唱了呢。”

    “嘻嘻,郭叔放心,药我都给您准备好了,等会让您先上,保证让您快活得象个神仙。”

    “哈哈……阿珊,你越来越懂郭叔的心思了。”

    郭宏达的手,在姜珊的胸前一阵折腾,竟把她的罩罩扯了下来。

    三个旁观的男人,又轻轻的笑了起来。

    楼上的戏也到了关键之处。

    就在夏柳疯狂的摆头之时,杨碧巧站起身来,将一团东西塞进了她的嘴里。

    夏柳的身体抽搐着,瘫倒在楼板上。

    向天亮悄声的问:“杨姐,你给夏姐嘴里塞了什么东西啊?”

    杨碧巧附着向天亮的耳朵笑道:“这两个妮子,在车上就褪了内裤,我就知道她们想着这事,幸亏我带上来了,不然没东西堵她们的嘴,还不叫出声来呀。”

    “呵呵,还是你想到周到。”

    “八爷,你可别让我吃亏哟。”

    “啊,你也要?”

    “咯咯……多刺激呀,让她们先来好了。”

    说话间,白曼一声不响,拉开夏柳,两腿一分,熟练地坐到了向天亮的身上……

    晕啊。

    向天亮这才知道,什么叫做“无法自拨”。

    客厅里,郭宏达说到了正题上。

    “今天难得大家都在,有几件事我要交代一下。”

    孙占禄道:“前辈,您有什么事就吩咐吧。”

    “第一件事,我也该收山了,以后你们就听阿珊的,当然,有什么事,我还会出力的,但主要还得靠你们自己。”

    **同道:“前辈您放心,我们会听姜姐的。”

    “第二件事,你们以后在钱的问题上,要多加小心了,钱是捞不完的,这些年,你们也捞了不少了,该收收心了,青同,金星,你们俩分得最少,但我帮你们算了一下,不算你们个人捞的,也至少有上百万了,你们说是不是?”

    姚金星应道:“前辈提醒得是,请您方心,以后我们会注意的。”

    “第三件事,就是你们也该去市委跑一跑了,张行都在千方百计的找门路,如果不出意外,他会投到新来的高尧市长门下,你们可以另找门路嘛,别到时候临时抱佛脚,烧最多的香也没用。”

    孙占禄问道:“前辈,您认为我们该找谁好呢?”

    郭宏达微笑道:“我倒有个人选,他很喜欢钱,拿钱开道,应该会收到奇效的,但还没有挂上钩……不过,也有些眉目了。”

    姜珊娇声道:“郭叔,反正我们听你的,你说投靠谁就投靠谁,我们四个负责出钱。”

    郭宏达笑着点了点头。

    “我现在还要说两件事,最最重要的两件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