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365章 六点三十分之约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时间还不到六点。

    上门而来的人,是送姜珊预订的外卖。

    向天亮松了一口气,打起精神,理着衣服站起身来。

    客厅里的人,这时也都站了起来,在姜珊的带领下,向楼梯走来。

    向天亮吓了一跳,立即明白了姜珊的用意,她是要让四个男人暂时躲在楼上。

    他们会躲在哪里?向天亮心里不住的祈祷,千万别躲到这边来啊。

    自己身边的三个女人,紧张得呼吸声都粗重了许多,要是他们躲在隔壁,非露馅不可。

    在楼梯口,姜珊的话,让向天亮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郭叔,委屈您几位在我儿子的房间休息一下,我迷倒陈美兰后,再通知你们下来。。”

    姜珊儿子女儿的房间在东边,向天亮躲在最西边的贮藏室,中间还隔着一张两米多宽的楼梯,他们听不到向天亮这边的声音。

    进屋前,郭宏达吩咐道:“阿珊,给我们拿点茶和烟来。”

    “郭叔,你们不喝点酒吗?”

    “干么要喝酒?”

    “喝了酒,不更来劲吗?”

    “哈哈……你个骚妮子,以一敌四,你就不怕干坏了陈美兰?”

    “干坏了才好呢。”

    “哟,吃醋啦……快去,待会把你也捎上了。”

    姜珊咯咯笑着,下楼取茶和烟去了。

    向天亮听得暗暗心惊,这娘们,也太歹毒了,要不是及时识破她的阴谋,陈美兰就真的毁在他手里了。

    他不知道,当年郭宏达占有姜珊以后,就是用类似的方法,把孙占禄、**同和姚金星等人拖下水的,金钱和美色,是郭宏达控制他人的有效武器。

    难怪老局长劳诚贵曾单独对他说过,郭宏达才是建设局里最大的毒瘤,想必劳诚贵隐约的知道,否则他不会视而不管。

    以前不相信,现在向天亮相信了,相信了劳诚贵说过的话。

    都说是人走茶凉,劳诚贵就是这样,他离开还不到半年,现在的建设局,除了几位老家伙,谁还念叨他。

    而这个郭宏达,他从未在建设局担当过主要角色,却还能留下这么多人,可见他是多么的工于心计和阴险狡诈。

    他没有直接控制张行。而是控制张行身边的人,这样,同样达到了控制张行的目的。

    为什么,应该是一个字,钱。

    向天亮决心铲除铲除这颗毒瘤。

    为了张行,或者为了杨力恒。

    当然,更为了自己。

    该是行动的时候了。

    带了三个菜鸟类娘们来干这种事,等于是带了三枚随时会爆炸的炸弹,稍有一点风吹草动,就可能前功尽弃。

    三个女人中,杨碧巧体态丰腴,不太灵活,夏柳身材高挑,行动不便,唯有白曼,娇巧灵动,倒是适合做自己的助手。

    向天亮决定带着白曼下楼。

    “哎,你们三个听着,我要分配任务了。”

    三个女人凑到向天亮的身边。

    “我和白姐要下楼去,杨姐,你和夏姐留在这里。”

    杨碧巧问道:“我们的任务是什么?”

    “你们的任务啊,就是拿着照相机拍些有用的东西,记住,我们需要证据,证据越多越好。”

    其实,向天亮已经在张行家安装了两套系统,一套是录像系统,一套是录音系统,凭着这两样,已经足够搜集证据,但是女人天生好奇又好动,他怕杨碧巧和夏柳耐不住,就随便编排了任务。

    “还有呢?”杨碧巧又问。

    “还有,就是老实待在这里,不要动,保持安静,哪里都不要去,保护好你们自己。”

    夏柳问道:“有人闯进来怎么办?”

    向天亮道:“放心,绝对不会有人闯进来。”

    “万一呢?”夏柳还在追问。

    向天亮笑道:“这是间空房,空空如也,张行和姜珊两口子肯定不会常来,即使他们来,也进不来,因为刚才我第一次进来的时候,已经把唯一的门的唯一的锁破坏了。”

    “就你想得鬼。”夏柳伸手捅着向天亮。

    趴在楼板洞口,向天亮又叮嘱了一句,“杨姐,你们俩千万别出声啊。”

    向天亮和白曼来到了楼下。

    白曼有点紧张。

    “小,小向,我们这……这是去哪儿呀?”

    “怕了?”

    白曼的小身体在颤抖,都靠到向天亮身上了。

    “有你在,我……我不怕。”

    向天亮乐了,女人就是嘴巴硬。

    他索性用左手抄住白曼,把她抱在了腋下。

    向天亮要去的地方,是张行的卧室。

    乘着姜珊送茶烟上楼,向天亮抱着白曼,安全的通过了客厅。

    “为什么躲在这里?”白曼小声的问道。

    向天亮先关上了房门。

    “白姐你听着,张行和姜珊各有自己的卧室,姜珊应该不会无故到这里来,所以这里是安全的,而且,我们躲在这里,可以看得到客厅的情况。”

    偌大的卧室,装潢新潮,陈设却相对简朴,除了一扇朝外开的窗户,还有一扇通往浴室间的小门。

    白曼又道:“这里,这里没有窗门可以看到客厅呀。”

    向天亮噗的笑了。

    “笑什么呀?”

    走到张行的床头,在墙上掀开墙纸,墙上立即露出了一个二十多厘米宽的玻璃窗。

    “白姐,你上来看看。”

    白曼脱了鞋,跳到棕棚床上,趴到小玻璃窗一看,也马上笑了,“果然能看到整个客厅呀。”

    “呵呵,你的任务,就是站在那里负责观察,有情况随时向我报告。”

    “哎,八爷,你怎么发现的呀。”

    向天亮坐到棕棚床上,手脚一分,成大字形躺下,笑着说道:“这个小玻璃窗的外面,就是一面镜子,我在镜子上安装窃听器的时候,发现了这个秘密。”

    白曼跪坐在向天亮的身边,“八爷你说,张行为什么安装这个小玻璃窗呢?”

    想了想,向天亮道:“只有一个解释,每次姜珊在客厅里见客人的时候,张行都会站在这里观察,这说明,他们夫妻并不是互相信任的,张行早就怀疑姜珊与他同床异梦。”

    “这么说,张行也是个有心人呀。”白曼感叹道。

    向天亮抚着白曼的小屁股,坏笑着问道:“白姐,你老公也会这样对你吗?”

    “哼,他敢。”白曼小嘴一噘说道。

    “啪。”

    向天亮伸出手,在白曼的小屁股上轻抽了一下。

    “怎,怎么了?”

    “站到那个小玻璃窗边。”

    “现在……现在没情况呀。”

    “嘿嘿,你站在那里,小屁股一翘,嘿嘿……你又没穿小内裤,我躺在这里,不就看到一清二楚了吗?”

    “去你的……”

    白曼娇嗔一声,却还是起身趴到小玻璃窗边,而且,小屁股还真的翘得突突的。

    裙底春光,尽收眼底,向天亮不看白不看。

    “哎,姜珊下楼来了。”白曼突然叫起来。

    “轻点。”向天亮踢了白曼一下。

    “她在看手表。”

    向天亮也抬腕看表,六点二十三分,陈美兰和李亚娟也该到了。

    果然,又传来了门铃声。

    向天亮噌的坐了起来。

    一会儿,姜珊陪着陈美兰和李亚娟,从院子进了客厅。

    姜珊笑着道:“两位美女妹妹,欢迎你们光临。”

    陈美兰带着歉意说:“姜姐,实在对不起,我来晚了。”

    “那你自罚三杯哟。”

    “没问题,没问题。”

    李亚娟笑道:“姜姐,我来看看你和张局,没打扰吧?”

    “亚娟你说什么呀,你能来,我还求之不得呢。”

    三个女人在客厅里坐下来,亲热的说笑了一阵。

    向天亮听着,明显听得出,三个女人的情绪是大不相同。

    陈美兰是紧张,非常紧张。

    李亚娟很平常,象训练过似的。

    姜珊很得意,一种狂妄的得意。

    向天亮微微一笑,好戏该上演了。

    客厅里,姜珊提议喝酒。

    李亚娟笑着建议,就三个人,不用去餐厅,就在客厅里,边喝边聊。

    陈美兰表示赞同。

    姜珊笑着说好。

    向天亮暗赞李亚娟聪明。

    餐厅虽然也在客厅,但偏于一角,由屏风隔开,不利于别人观察,而客厅沙发处于正中央,无论从哪个方向哪个角度,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李亚娟了解向天亮,知道此时此刻,他一定在这座房子的某个地方,朝客厅看着,所以她很放心,很从容。

    这时,白曼又报告起来了。

    “八爷,她们三个开始喝酒了,喝的是红酒。”

    向天亮心道,废话,根据客随主便的规矩,早就交代过陈美兰和李亚娟了,一定要选择红酒,否则,这戏就不好唱了。

    “八爷,她们三个开始划拳了。”

    向天亮嘘了一声,“白姐,从现在开始,只看着,不要说话,如果看到有第四个人出现,你再叫我。”

    说着,向天亮坐回到床上,又一次打量起房间的陈设来。

    这个张行,还挺朴素的,连张席梦思都不舍得享受啊。

    就在这时,向天亮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一种人轻手轻脚走路的声音。

    这声音,是从紧连着卧室的浴室传来的。

    向天亮的脸色,骤然的变了。

    他突然起身,一手抱住白曼的腰,一手捂住了她的嘴。

    然后,两个身体悄声的趴到在地上,呼的滑进棕棚床的下面去了。

    浴室的门,竟缓缓的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