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368章 速战速决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整座房子的电源,并不是张行切断的,而是向天亮所为。

    经过形势分析,向天亮决定提前行动,给郭宏达也给张行一个措手不及。

    快八点钟了。

    向天亮看着白曼问道:“白姐,现在有一个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你敢去做吗?”

    “八爷,我不是来玩的。”白曼嗲道。

    “严肃点。”

    “请八爷吩咐。”白曼挺了挺胸前的两座山包。

    向天亮熟视无睹,“你还记得我们从那间小屋过来的路吗?”

    “记得,从这个卧室的门出去,往左拐,沿着楼梯边的甬道一直往前,走到尽头,尽头是后门,后门左边紧挨着的地方,就是小屋子的门。”

    向天亮点了点头,“我再问你,我们过来的时候,在甬道中间停了一下,在楼梯从下往上数第九级的边上,有一根绳子露了出来,大概有五十公分长,我检查了一下,你还记得吗?”

    “记得,记得。”白曼也渐渐收起了笑容。

    向天亮道:“你的任务是,在我关闭电源后,你乘着黑暗人家看不清你,立即出门,不管发生什么情况,只管往甬道跑,先跑到楼梯边,抓住那根绳子用力拽,记住,一定要拽下来,然后继续往前跑,躲进小屋子,关上门,把杨姐夏姐和那个包,通过楼板洞从楼上接下来,然后,你们在那里等我,我会很快过来与你们会合的,最后,我带着你们,一起从后门撤走。”

    白曼咬着嘴唇想了想,“那绳子我拽得动吗。”

    向天亮伸手,在白曼的胸前捏了一下,鼓励道:“我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你一定拽得动。”

    “我保证完成任务。”白曼又笑了。

    “别嘻皮笑脸,复述一遍。”向天亮斥道。

    “嗯……我的任务是,在八爷关闭电源后,乘着黑暗人家看不清我,立即出门,不管发生什么情况,只管往甬道跑,先跑到楼梯边,抓住那根绳子用力拽,一定要拽下来,然后继续往前跑,躲进小屋子,关上门,把杨姐夏姐和那个包,通过楼板洞从楼上接下来,然后,我们在那里等着八爷,八爷会很快过来与我们会合,最后,八爷带着我们,一起从后门撤走”

    “臭娘们,记性不错,可别说一套做一套哟。”

    伸手抽了一下白曼的屁股,向天亮从裤袋里摸出两个黑色头套,扔了一个给白曼,“为了保险起见,戴上这个吧。”说着,自己先戴上了头套。

    白曼嘻嘻一笑,照着向天亮的样子做了。

    两个人的脸,只剩下四只眼睛,互相瞪着乐了一小会。

    “八爷,你怎么关电源呀?”

    “呵呵,这得感谢张行,他把卧室变成指挥所了。”

    向天亮走到墙边,掀开一块墙纸,墙上立即露出了一块配电板,上面有两把单反闸刀。

    然后,向天亮看看手表,八点差二十多秒。

    他拎着白曼,先开门使之虚掩着,接着他对白曼耳语道:“还有二十秒,你开始吸气准备,我一拉闸你就跑。”

    向天亮回到电闸边,一只手抓住一把闸刀。

    十几秒钟很快就过去了。

    手起闸落。

    客厅里,顿时黑暗一片。

    白曼拉开门,飞也似的跑了出去。

    她忠实的执行了向天亮交给她的任务。

    先拽落了楼梯中间那根绳子,然后,白曼顺利的进入了小屋。

    而与此同时,客厅里也有了响动。

    关灯为号,行动开始,这是向天亮的安排,陈美兰和李亚娟牢牢的记着,在心里不知背过多少遍了,岂能忘记得了。

    灯一灭,姜珊先咦了一声,随即站起身来。

    陈美兰和李亚娟也跟着起身,不过,在她们起身的同时,屁股下的沙发毯,也被她们用手带起来了。

    姜珊正欲回头,沙发毯就盖到了她的头上。

    接着,陈美兰和李亚娟扑到姜珊身上,不等她叫出声来,四只粉拳就雨点般的落在她的头上。

    有道是女人打架,乱拳就是招,而且是专往头上的招,打不倒也能晕糊你。

    这时,向天亮早就出了张行的卧室,来到沙发前,也不开口,照着沙发毯下的姜珊来上一掌,然后,一手一个,拉过陈美兰和李亚娟,再一手一个,拦腰抱起,向着楼梯边的甬道跑去。

    再说郭宏达他们,门开之时,正是电源被切的时候,四个人都有些慌了,第一个念头,也是唯一的想法,就是下楼,然后夺门而走。

    四个人一样的心思,到了楼梯口,一齐的往下跑。

    就在这时,向天亮抱着陈美兰和李亚娟,飞快的从楼梯边跑过。

    匆忙之中,不知谁快了半步,身体撞到了前面的郭宏达。

    啊的一声,郭宏达发福的身体,顿时失去平衡,向着楼梯下面跌去。

    随着郭宏达的下滚,梯梯发出了吱吱的声音。

    向楼梯开始摇晃起来。

    孙占禄暗道不好,刚走下两步的他,慌忙的伸出双手,抓住了后面的**同和姚金星。

    **同和姚金星正往下迈步,孙占禄正好跌向二人,三个人顿时抱成了一团。

    哪知道那么一抱,人倒是稳住了,楼梯却反而摇得更加厉害了。

    “轰……”

    “哗……”

    楼梯塌了。

    比起先滚下来的郭宏达,孙占禄、**同和姚金星也好不到哪里去,三个人跌在碎楼梯中,落到地上时,本来没被砸晕过去,不过才三四米高,最重也伤不了。

    不料,就在他们相互搀扶着起身时,头上又是“呼”一声,一堆旧家俱从天而降,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

    “哗……”

    又是一声巨响。

    可怜三个大男人,甚至连叫一声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淹没在旧家俱里了……

    几分钟后,后门大开,向天亮率领他的娘子扬长而去。

    走在最后一个的,自然是向天亮。

    他的身后,突然灯亮了。

    向天亮站在门口,回身一看,整座房子已是灯火通明了。

    他咧嘴一乐,闪身而逝。

    此时,张行铁青着脸,从厨房里出来,扫视着客厅和楼梯。

    他的四个手下,秘书周学琪、局办公室正副主任孙回明和吴理富,以及司机高连平,从两个方向出来,走到了张行的身边。

    “张局,这……这是谁干的呢?”吴理富轻轻的问道。

    张行没有开口。

    周学琪走到楼梯边看了看,走回来说道:“只有一个人干得出来。”

    “向天亮?”吴理富失声问道。

    孙回明应道:“不是他还能有谁?”

    周学琪道:“只有向天亮,才会帮助陈美兰和李亚娟,也只有他,才会制造出这样的大场面。”

    张行的脸色,慢慢的缓和下来了,“就是他干的”

    高连平走到沙发前,掀开沙发毯,看看姜珊,又走到楼梯边,扒开旧家俱察看了一下,走回来道:“张局,他们都昏过去了。”

    吴理富把郭宏达拖了过来,老家伙鼻青脸肿,两眼紧闭,正昏迷不醒。

    张行恨恨的瞪了一眼,提起一脚,重重的踩到郭宏达的裆部。

    所有的仇恨,都在这一脚之上了。

    “连平,你给老家伙补一下,其他三个如法炮制,交给你了。”

    高连平应声而行。

    客厅里,顿时惨叫连连。

    这时,姜珊醒了,竟然沙发上摇摇的爬起来。

    张行一个箭步冲了过去,“臭**。”一顿拳头,砸得姜珊又倒在了沙发上。

    “张局,我们现在怎么办?还去九门县吗?”孙回明走过来问道。

    张行摇着头,“现在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向天亮制造并知道了这里的一切,我们能说我们不在现场吗?”

    “那……”

    “你们帮帮我,把我的东西搬到车上去,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十多分钟后,张行等人已坐在了车上。

    看了一眼灯火通明的别墅,副驾座上的张行,摆摆手道:“开车吧。”

    别克轿车掉了个头,驶上了大街。

    张行知道,善后的当务之急,是联络向天亮,封住他的嘴。

    电话通了。

    先是沉默。

    然后,张行对着大哥大,轻声问道:“你在车上吧?”

    电话那头,向天亮笑道:“呵呵,张局真乃神人,你也在车上吧?”

    “干得漂亮,谢谢你。”

    “谢?不敢,我破坏了你的计划,谢就不必了。”

    “不,要谢,和因为和要的结果差不多,但比我干得漂亮。”

    “张局,你客气了,我可没想过要帮你,我只是在帮陈副局长和李处长。”

    “我知道,我知道,咱们……咱们见个面怎么样?”

    “嗯……可以,但是,但是现在不行吧。”

    “为什么?”

    向天亮笑道:“张局,我现在还在你家附近,没有离开,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哦?你说。”

    张行一边应着,一边伸手,让高连平停车。

    “我想送你两样东西,一样是录像带,一样是录音带,如果你不要,我就自己拿走了,如果你想要,你应该掉头回去,你们有五个人,找起来不难嘛。”

    张行忙道:“我要,我要。”

    “呵呵,那就好,等你看完了带子上的内容,我们再谈,我先走了啊。”

    关上大哥大,向天亮发动了车子。

    桑塔纳车载着六个人,够挤的,“呵呵,载着五个女妖精,吃夜霄去喽。”

    桑塔纳轿车和别克轿车,在大街上擦肩而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