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380章 血溅酒店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和王君对视着,都一动不动,仿佛被魔力定住了。

    形势对向天亮极为有利。

    因为余中豪和肖剑南,一左一右,站在离王君不到十米的地方。

    三面夹击,背后车挡,明摆着没有逃跑的可能。

    向天亮和王君的站姿都是一样的。

    挺立,双手下垂,紧贴在身体的两侧。

    风吹来,同时撩起两人的衣角。

    不用说,两个人有很多共同的地方。

    就拿放枪的位置来说,都是一人双枪,一左一右而藏,左枪在腰,保险是打开的,右枪则藏在裤袋里,保险是关上的。

    “向天亮。”

    “王君。”

    王君的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们不是我的对手。”王君轻笑。

    “他们刚才承认了。”向天亮微笑。

    “他们是来打酱油的。”

    “他们代表法律和正义。”

    “那你呢?”

    “我要那个箱子。”

    “我可以给你。”

    向天亮笑了笑,“现在我还要人。”

    王君也笑,“你有把握吗?”

    “我想试试。”

    “就现在?”

    “你说呢?”

    “不公平。”

    “哦?”

    “你有两个帮手。”

    “他们就是来替你收尸的。”

    “是啊,赶不走。”

    向天亮颌首道:“所以,生死面前,何谈公平。”

    王君点头道:“没错,快枪对快枪,谁快谁不死。”

    “就是这个理。”

    “你有多快?”

    “不知道。”向天亮摇头。

    “有意思。”

    向天亮忽道:“比赵铁铣快。”

    王君哦了一声,“你知道了。”

    “他是我的学长。”

    “可你不是警察了。”

    向天亮道:“我和他比了三年,都是我赢了。”

    “我本不想杀他,可他追得实在太紧了,讨厌。”

    “我得替他报仇。”

    “我理解,很理解。”

    向天亮淡淡的说道:“你放下枪,至少我可以不杀你。”

    王君一脸的傲气,“你这是在污辱我。”

    “当然,还是死了好,因为你会生不如死。”

    “你有把握赢我?”

    向天亮点了点头,“那是肯定的。”

    “你比赵铁铣快多少?”

    “你比赵铁铣快多少?”向天亮反问。

    王君道:“我开完两枪,他刚要第二次扣机。”

    向天亮轻叹了一声,“他一定输在出枪速度上。”

    “是啊,我也奇怪,他掏枪的动作,有点象中年人。”

    “因为他有一个毛病。”

    “什么毛病?”

    “因为他从小喜欢松着腰带,长大后也改不过,所以他的枪插在腰间,总比一般人插得深一些,连半个枪把都嵌在腰带里,这影响了他掏枪的速度。”

    王君轻轻的笑了,“好象是这样,如果他没这个毛病,我们顶多是平手。”

    “不错,所以你赢不了我。”

    “你到底有多快?”

    “比他快零点一秒。”

    “哦……这么说,我是输定了。”

    向天亮在微笑,“当然,天时地利人和嘛。”

    “愿闻其详。”

    “一,我是正义一方,你是邪恶之人,邪不压正。”

    “有道理,邪不压正,但不一定正必胜邪。”

    “二,我有两个帮手,你为了他们,必定分心分神,这将导致你的出枪速度大大迟滞。”

    “不错,他们很讨厌。”

    “三,你怕死,你内心恐惧,你在想着怎么逃跑,所以你不能集中全部的注意。”

    “好死不如赖活嘛,你懂的。”

    “四,你的左手本来是的主要武器,可是,你的老板这几天临时让你保管这个箱子,箱子至少有七点五公斤,这会造成你左臂肌肉僵硬,大大影响你的出枪速度和你的枪法。”

    “该死的箱子……你观察得可够细的。”

    “五,你作为亡命徒,一定象一个口号所说的那样,时刻准备着,所以你总是把弹匣压得满满的,这样就会造成弹匣里的送弹弹簧疲劳,降低了你手枪的送弹速度。”

    王君的嘴角抽搐了下。

    “这么说……这么说,我真的不该来清河?”

    “你说呢?”

    向天亮很淡定。

    他知道,王君在等待掏枪的机会。

    他也在等待。

    “向天亮,如果不是为了箱子里的东西,你会不会来找我?”

    “不知道,不找,知道了,不管天涯海角。”

    “你还是警察?”

    “临时的。”

    “他们不要你?”

    “我不想干。”

    “为什么?”

    “当临时工,杀人方便,比如说现在。”

    王君沉默了一会。

    “快枪对快枪。”

    “谁快谁不死。”

    突然,一阵风吹来。

    带着风声。

    一动不动的王君,左臂动了。

    他以匪夷所所的速度,握枪、拨枪、举枪……

    枪响了。

    “啪,啪。”

    王君的机会选得恰到好处。

    突如其来的风,能吹乱人的精气神,会让人分心。

    可是,对面的人是向天亮。

    就在风吹之时,向天亮的右耳朵,短暂的抖了一下。

    向天亮想都没想,毫不犹豫的伸手掏枪。

    右耳朵,在帮助向天亮料敌机先。

    所以,王君很快,向天亮更快。

    是两声枪响。

    一枪是向天亮开的,一枪是王君开的。

    枪响之后。

    向天亮和王君两个人的身体,都微微的晃了一下。

    左手上的枪,都掉到了地上。

    两个人的左臂,都测出了血花。

    白色的衬衣,顿时印上了绚丽的图案。

    向天亮淡淡的一笑,“够快的”

    王君惨然笑道:“你,比我更快。”

    “我也比你更准。”向天亮还是笑。

    王君道:“是的,你其实只擦破了点皮。”

    “我打中的是你的动脉,你失血的速度,将比我快上十倍以上。”

    “那你为什么要丢掉枪?”

    向天亮笑道:“你的枪法不错,我先打中了你,你居然还能击中我,所以,我很佩服你的枪法。”

    “再给我一次机会?”王君问道。

    “对,给你右手一次机会。”

    “哈哈……”

    王君突然大笑起来。

    “向天亮,你输了。”

    话音未落,王君右手上就有了枪。

    原来,他改了他以前的习惯,没有将枪放在裤袋里,而是和另一支枪一样,同样插在胸前腰间,同样的开着保险。

    “啪,啪。”

    王君的枪响了。

    但是,又是两声枪响。

    王君的脸色惨白起来,他好生不解。

    因为他只开了一枪,还没来得及开第二枪。

    另外的那枪,当然是向天亮开的。

    而且,是向天亮的枪先响的。

    “叭。”

    王君右手上的枪,跌落到了地上。

    他的右臂,也飞出了一道血箭,在夜灯照耀下,显得灿烂夺目。

    向天亮的枪还在手上。

    他先开的枪,王君中枪后,失去了准头,子弹擦着他的衬衣飞了出去。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王君咆吼着转身去开车门。

    向天亮没给他企图上车,劫持人质的机会。

    他举枪便射。

    两声枪响,王君的两条腿,几乎同时曲到了地上。

    “别打死他。”

    余中豪喊着跑过来了。

    这是,警笛声大作,无数警车围了上来。

    向天亮没忘了他的“本职工作”,跑过去先抢了黑色保险箱,这要是落到警察手里,又多了个麻烦。

    等他回到车里,肖剑南已经过来了。

    一边替向天亮包扎右臂,肖剑南一边笑着说道:“你小子,打得真准,他的双臂动脉,都被你打断了。”

    “我不能给他每把枪开第二枪的机会啊。”

    “可是,你耍赖了。”

    “我耍赖了?”

    “对,我看得清清楚楚,两次比枪,都是你先动的。”

    向天亮笑道:“不会吧,你不会看花眼了吧?”

    肖剑南问道:“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他要掏枪,从而比他先掏枪的?”

    “呵呵……保密,保密。”

    指着黑色保险箱,肖剑南道:“这箱子是王君拿着的,按规定得上交警方吧。”

    “别,别啊……哎哟,臭警察,你轻点……”

    肖剑南笑着,手上更加用劲。

    向天亮杀猪般的嚎叫起来。

    “臭警察……哎哟……臭警察……”

    就在这时。车外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

    “谁啊,这么大胆,敢骂警察是臭的。”

    又一个声音笑道:

    “部长,只有自己臭的人,才会骂警察是臭的。”

    是部长和江云龙厅长。

    晕死。

    向天亮吓了一跳。

    两位首长赶场子,倒象马后炮啊,人家完事了,他们却冒头了。

    他急中生智,冲着肖剑南眨眨眼,然后眼一闭,头一歪,靠在车后座上,“昏”过去了。

    肖剑南忍住笑。

    “报告首长,向天亮昏过去了。”

    江云龙关切的问道:“他中枪了?”

    “中了一枪。”

    “有危险吗?”

    “没有危险。”

    江云龙道:“部长,他就是向天亮。”

    “哦,易瑞祥的关门弟子?”

    “对,阴差阳错,被分配到建设局去了。”

    “是吗,豆腐一块,不经打,分配到建设局也好,省得给警察丢脸嘛。”

    向天亮听着不高兴了,这臭老头,太不近人情了,咱帮你干活,你倒来损我。

    “部长,这小子挺能的,协助我们破了不少大案呢。”

    “云龙,你少唬我,易老头把这小子吹得跟花似的,我看也稀疏平常,易老头啊,越老越会吹喽。”

    向天亮再也忍不住了,他妈的,敢污蔑我恩师。

    “臭老头,你哪座庙的,敢在这里编排起我老师来了。”

    车外,忽地爆发出一阵大笑。

    江云龙笑道:“别装蒜,快滚出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