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389章 露馅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接电话的还是余胜春。

    “……什么?你曾看见向天亮的车出现在市委大院附近……然后呢?哦……你等等,你等等……嗯,大概什么时候……对对,向天亮的车,大概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市委大院附近的……仔细想想,最好精确一点么……噢,九点十分,到九点十五分之间,哎,你没有记错吧……真是九点十分到九点十五分?嗯……我明白了。”

    客厅里,随着余胜春放下电话,忽地陷入了寂静。

    在九点十分到九点十五分之间,向天亮的车出现在市委大院附近,市委大院附近,也就是市政府大院附近。

    许西平看着余胜春,余胜春却在看着洪成虎。

    因为九点十分到九点十五分之间,正是洪成虎从市政府大院后门出来,叫乘出租车的时候。

    洪成虎楞住了。

    这样一来,自己悄悄离开市政府大院的时候,岂不是被向天亮看到了。

    余胜春也楞住了。

    九点十分到九点十五分之间,正是他和洪成虎约好出门的时间,只不过一个走后门,一个走前门,一个是乘出租车,一个是自己开车。

    许西平也在发楞。

    因为他突然想起,自己步行进入五福街的时候,曾看见街口停着一辆红色桑塔纳轿车,他当时没太注意,莫非,那车里坐着向天亮和自己的老婆陈美兰?

    思考需要时间。

    但是,很快的,三个男人的心思,到达了同一个节点。

    三个人一声不响的点了点头。

    洪成虎拿起了茶盘,木制的,还正乘手.

    余胜春手里多了个铁球,那是健身用的,就放在茶几的下面。

    许西平实在没有合适的“武器”,就操起了一张折垒椅。

    洪成虎使了个眼色,三个人轻手轻脚,慢慢的靠近了楼梯门。

    突然,三个人一齐动手,砸向了木门。

    顿时,劈裂啪啦的声音,打破了屋里的寂静。

    三人同心,不用多久,木门被砸破了。

    洪成虎伸手进去,打开了木门。

    许西平则打开了楼道的电灯开关。

    楼梯里没人。

    但是,三个人都发现了楼楼梯上的一行脚印,还有,门口的两级楼梯,有被擦拭过的痕迹。

    空气里,有一股怪怪的味道。

    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来不及细细品味空气里的怪味,便向楼上冲去。

    洪成虎身高马大,一马当先的冲在最前头。

    向天亮和陈美兰去哪里了呢?

    原来,在余胜春接电话的时候,向天亮听着,就感到了不妙。

    无奈他和陈美兰之间“运动”正酣,战况激烈,他不舍,陈美兰更是处于忘我境地,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

    向天亮草草结束“战斗”的时候,正是余胜春挂了电话的时刻。

    陈美兰的身体软了,意味也处于模糊状态,暂时失去了逃跑的能力。

    向天亮蹲下身子,捡起陈美兰的内裤,轻轻的打扫“战场”后,将内被塞进她的胸前。

    然后,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就在洪成虎、余胜春和许西平同时砸门的时候,向天亮象兔子一样窜了出去。

    逃跑是一门学问。

    爷爷说,练武先练挨打,向家武学,练的就是腿,能跑才能打。

    三叔说,打不过就得逃,因为凡是好汉,就不能吃眼前的亏,不逃的都是傻瓜。

    老师易祥瑞说,保存自己,才能擒获罪犯,不必要的牺牲,是最可怕的鲁莽。

    臭老头说,逃跑是一门学问,先学逃跑,后学其他,臭小子们,快跑起来吧。

    所以,向天亮开始逃跑了。

    砸门的声音,正好掩盖了向天亮逃跑的脚步声。

    这就是逃跑的学问。

    当洪成虎他们砸开了门,向天亮已经跑到楼上,消失在楼道里。

    但是,洪成虎还是听到了一点声音,向天亮跑完楼梯时最后的两声脚步。

    洪成虎精神一振,劲头不像天命之年,倒象个二三十岁的小伙子。

    他的右脚,离开楼梯,踏到了楼板上。

    就在这时,洪成虎的身体,象遇到阻力似的,突然的停滞了。

    洪成虎暗叫不妙。

    因为他感到自己的胸前,被一道象线的力量,生生的给阻挡住了。

    这道线的力量还真怪,第一波阻力未尽,第二波阻力接踵而至。

    洪成虎高大的身材,开始了摇晃。

    接着,线上又生出第三波力量,狠狠的击在洪成虎的胸前。

    洪成虎努力了一下,双手乱舞,想控制自己身体的平衡。

    可惜,他没有办到。

    “啊哟……”

    洪成虎叫了一声,身体后仰,向着楼梯下面跌去。

    上面的人跌落,下面的人肯定遭殃。

    洪成虎这一百六十多斤,砸在余胜春的身上,两个人又砸在了走在最后的许西平身上。

    一阵轰响,三个大男人跌在一块,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站在一楼梯口的向天亮,咧着嘴笑了。

    阻挡洪成虎身体的,确实是一条线,一条细得不能再细钢丝绳。

    这是向天亮的宝贝,从老师易祥瑞家里“顺”来的。

    跑上楼后,向天亮放下陈美兰,从裤袋里掏出了钢丝绳。

    他迅速的抖开钢丝绳,一头系在门环上,一头攥在自己的手中。

    等他刚布置停当,洪成虎就上来了。

    向天亮不过是手腕发力,就把立足未稳的洪成虎,生生的“震”下了楼梯。

    嘿嘿,洪副市长,对不起了。

    乐了一下,向天亮拉着陈美兰,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八爷,老许他们没事吧?”

    “呵呵,放心吧,顶多是贴几个狗皮膏药,伤不了筋骨的。”

    两人通过小巷,跑出了五福街。

    可是,红色桑塔纳旁边,站着两个陌生的年轻人。

    向天亮拽住了陈美兰,“我们被发现了。”

    “那,那怎么办?”

    “那就来硬的呗。”

    “怎么做?”

    “你不能让他们发现,等我搞定他们之后,你再出来。”

    向天亮径直向轿车走去。

    两个年轻人回过头来,看到向天亮,一下怔住了。

    “哎,两位,想偷我的车啊?”

    向天亮傻呵呵的乐着。

    笑声中,透着某种不怀好意。

    两个年轻人反应特快,先下手为强,商量好了似的,四个拳头一齐飞向了向天亮。

    “呵呵,偷车还打人,这也太不讲理了吧。”

    向天亮笑着,突然身体蹲下,左腿为支撑,右腿扫了出去。

    两声惨叫,两个年轻人的身体,直直的飞了出去。

    几分钟后,红色桑塔纳已离开了五福街。

    又过了一会,三个鼻青脸肿的男人,站在五福街的街口。

    他们正是洪成虎、余胜春和许西平。

    两个躺在地上的年轻人,抱着自己的腿,正在惨叫不已。

    洪成虎苦笑着,摇摇头,摔先钻进了旁边的车内。

    “老余,老许,我们都被向天亮耍了。”

    “他娘的,被耍了,还不能声张,这叫什么事啊。”余胜春哭笑不得。

    许西平绷着脸,一言不发。

    瞥了许西平一眼,洪成虎问道:“老许,你担心什么啊?”

    余胜春道:“老许啊,是担心老婆被向天亮吃了呢。”

    洪成虎挥着手道:“嗨,不会的不会的,这哪跟哪啊。”

    许西平咬了咬牙,“好了,我们还是谈正事吧。”

    说是这么说,许西平心里却直打鼓,刚才在许家老宅,在从楼梯里传出来的声音,很象“那方面”的声音,还有那怪怪的味道,不就是“那个”味道吗。

    洪成虎说道:“刚才我看过了,楼梯和楼道里都只有一行脚印,显然是向天亮的脚印,也就是说,现在他已经知道了我们三个人的秘密,和我们的用意,你们说,我们该怎么办?”

    点了点头,余胜春道:“老洪,我看是我们自己把事情搞糟了。”

    “哦?你说说你的根据。”

    余胜春问道:“你们说,向天亮带着陈美兰,身上还带着关于一中教学楼工程的相关资料,不躲起来,反而跑到市委市府两个大院附近,你们说他想干什么?”

    “找人,找某位领导。”许西平道。

    余胜春又问道:“那他会找哪位领导?”

    洪成虎思忖着道:“首先,他不认识的领导,是不会轻易相信的,那么,据我所知,这小子能认识的领导,好象,好象没几个啊,难道,难道……”

    “他八成是去找你的。”余胜春道。

    “噢……”洪成虎苦笑着说道,“老余你说得对,我们可能是弄巧成拙喽。”

    许西平也笑起来,“看来,得由我正面接触向天亮了。”

    余胜春道:“老许你说得对,干脆,跟他正面接触吧,这样也可以了解他下一步的打算。”

    洪成虎点了点头,“老许,你打算怎么和他接触?”

    许西平道:“他和我老婆在一起,我要找他,当然先找我老婆了。”

    “哎,你可别乱来哦。”余胜春道。

    “放心,我分得清大事小事。”

    洪成虎微笑着说道:“这样吧,反正向天亮已经知道我们的关系,索性就告诉陈美兰,她是明事理的人,知道该怎么做。余胜春催道:“老许,你打个电话试试,说不定你老婆已经开机了呢。”

    许西平拿出大哥大拨起号来。

    果然,电话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