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391章 追逐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看来,在老婆面前,许西平也有点软,不象他在财政局当家那样强势。

    向天亮心道,都说怕老婆的男人都是好男人,许西平也不会太差吧。

    当然,张行除外,他怕老婆怕了五年,那都是忍辱负重,是装的。

    再瞧一眼陈美兰,向天亮发现,她已恢复了平时的从容,完全看不出刚经历了“风”和“险”。

    女人就是这么厉害,能对老公倒打一耙而理直气壮,可见心理素质的强大。

    许西平果然不敢撒谎,他也无法撒谎,把和洪成虎、余胜春的真实关系,详细的述说了一番。

    “老许,你真行,你还有多少事瞒着我呀。”

    陈美兰还是不依不饶,为以后继续“追究”许西平,先埋下个伏笔和理由。

    许西平忙着解释道:“美兰,你别误会,我和老洪老余也是为了生存,当年本地干部不受领导待见,处处受到排挤,才出此下策的。”

    “好了好了,回家再找你算帐,说吧,你找我什么事?”陈美兰不耐烦的说道。

    许西平问道:“你和向天亮,你们是不是在调查市一中教学楼工程的质量问题?”

    “对,我们在调查市一中教学楼工程的质量问题。”应得爽快。

    “美兰,市一中教学楼项目是由市第三建筑公司承建的,市第三建筑公司是家什么公司你是知道的,林子全不过是个代理人,其实是由一些干部家属合伙组建的……”

    陈美兰打断了许西平的话,“老许,你什么意思,是不是说,我不该管这件事?”

    “不不,我不是说不该管,我是说……”

    “你不用说,老许我告诉你,咱们儿子也在市一中读书,市一中教学楼工程有问题,我就是以学生家长的身份,也有资格管,何况我还是建设局的领导之一。”

    “该管,该管。”许西平忙着表态。

    陈美兰有点盛气凌人,向天亮又翘起大拇指,却被她白了一眼,伸手推开了。

    “老许,我倒要问问你,你一个财政局长,怎么也关心起我们建设局的事了?”

    许西平笑着说道:“我这不也是学生的家长嘛。”

    “嗯,你还想知道什么?”

    许西平沉吟道:“美兰,你们查出结果了吗?”

    陈美兰看着向天亮,投去征询征询的目光。

    向天亮点了点头。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洪成虎作为分管建设系统的副市长,对市一中教学楼工程的质量问题,应该心知肚明。

    “查出结果了。”

    “严重吗?”

    “非常严重。”

    “严重到什么程度?”

    “要死人的程度。”

    “啊,这么……这么严重?”

    “老许,我没开玩笑。”

    电话那头,许西平沉默了。

    显然,许西平在与洪成虎和余胜春说话。

    过一会儿,许西平问道:“美兰,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我们还没想好?”陈美兰故意道。

    “还没想好?”

    “对。”

    “为,为什么?”

    陈美兰道:“向天亮说,不知道哪座庙的观音菩萨会显灵。”

    “哦……美兰,我有个建议。”

    “你说。”

    许西平道:“老洪和老余,想和向天亮见面谈谈。”

    “嗯……你等等,我问问他。”

    陈美兰捂住大哥大,看向了向天亮。

    想了想,向天亮道:“你就说,我已经理解了洪副市长的良苦用心了,现在就不必见面了。”

    陈美兰把向天亮的话,对着电话那头的许西平说了一遍。

    顿了顿,许西平问道:“这就是说,向天亮就是那个偷听者了?”

    “是的。”

    “没有……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这件事没得商量。”

    “那……你们到底想找谁?”

    “找一个敢主持正义能主持正义的领导。”

    “好……好吧。”

    通话结束了。

    “八爷,我,我把老许得罪了。”陈美兰说道。

    向天亮突然一踩油门,加快了车速。

    “陈姐,我们又有尾巴了。”

    陈美兰转身后望,立即紧张起来。

    “啊,是那两辆车吗?”

    “呵呵,还不是一伙的呢。”

    “你怎么知道?”

    “同一帮家伙不会并肩追我们,它们在抢道啊。”

    “会是谁呢?”

    向天亮笑道:“管他是谁,想抢我们东西的人,都他妈的是我们的敌人。”

    “啊,小心……”

    前方驶来一辆小面包,陈美兰吓得惊叫起来。

    向天亮方向盘一转,红色桑塔纳拐入了一条小胡同。

    后面的两辆轿车,也紧紧的跟进胡同。

    车速一放慢,三辆车顿时挤成了一团。

    向天亮索怕时停时开,和后面的车撞了起来。

    陈美兰笑道:“这是柳清清的宝贝,撞坏了,看你拿什么赔她。”

    “呵呵,我拿我自己赔她,她赚死了。”

    “咯咯……真要这样,她愿意拿十辆车换你。”

    小胡同的前面出口,是清河市区最宽阔的人民路。

    向天亮驾车出了胡同,来不及松一口气,脸色就变了。

    “他妈的,又来了一辆。”

    一辆黑色皮卡车,从前面急驶过来,碰的一声,撞坏了桑塔纳的左前灯。

    “唉,这下回去,非被柳姐骂死不可了。”向天亮苦笑着。

    “咯咯……”陈美兰反而不紧张了。

    三辆车追一辆车,人民路成了赛车场。

    幸亏是临近中午,烈日当空,路上车不多行人少,向天亮可以横冲直撞。

    转眼间,前面就到人民广场了。

    向天亮大喜。

    人民广场周边有五六条路,正好可以摆脱后面的追击。

    不料,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尖厉的警笛声。

    前方左侧,冒出了两辆警车,不知道是交警的,还是巡警的。

    “完了,把警察招来了。”

    向天亮一咬牙,方向盘右转,掉头又窜进了一条小胡同。

    后面的三辆车,还有两辆警察,很快没了踪影。

    向天亮松了一口气,又开始得意起来。

    “他妈的,想跟八爷玩,回家跟娘再学十年去。”

    “咯咯……”

    陈美兰忽又笑了起来。

    “陈姐,你笑啥啊。”向天亮奇道。

    陈美兰还是发笑不止。

    “他妈的,八爷的表现不好吗?”

    “咯咯……你没看出来吗?”

    “看出啥了?”

    陈美兰笑道:“你没看出,这胡同越走越窄吗?”

    “咦……”

    向天亮刚才慌不择路,现在只顾得意,还真没注意到这条小胡同的特点。

    “咦,不对啊,这胡同怎么越走越窄了呢?”

    向天亮这才注意到,刚进胡同口时,两辆轿车宽的胡同,现在变成单车道了。

    “这……这……这他妈的什么胡同啊?”

    “八爷,你这个乡巴佬,知道什么叫喇叭胡同吗?”

    “啊……这,这不死路一条么?”

    向天亮真有点慌了。

    现在他才想起来,清清市有两条著名的喇叭胡同。

    这两条胡同不但是断头路,还一头宽,一头窄,宽口的叫大喇叭胡同,窄口的叫小喇叭胡同。

    向天亮运气差,一头栽进了大喇叭胡同,越往里走,路会变得越窄,最后的地方,只有一米来宽。

    “他妈的,谁设计的胡同,八爷毙了他。”

    向天亮无奈的骂着。

    “一个大财主设计的,招财进宝呗,可惜他早死了,不用你去枪毙。”

    “阶级敌人太坏了。”向天亮哀叹。

    “谁让你只顾逃跑,不抬头看路呀。”

    “你看到了?”

    “是呀。”

    向天亮骂道:“臭娘们,看到了为什么不说?”

    陈美兰娇笑道:“你逃得那么快,我来得及说吗。”

    “呸,这不叫逃,这叫撤退,战略撤退。”

    “嘻嘻,你的战略撤退该停止了。”

    前方,不知道哪户人家在办喜事,胡同里摆了七八张桌子,桌上碗碟齐全。

    向天亮哭笑不得,无奈的停下了车。

    后面,传来了追击者的脚步声。

    “陈姐,快带上那个包,咱们要靠腿撤退了。”

    “我,我能跑吗?”

    “不怕也得跑。”

    向天亮瞪了一眼,跳下了车。

    陈美兰道:“我一夜未睡,又没吃早饭,走都走不动,咋跑呀。”

    向天亮乐道:“臭娘们,八爷背着你跑啊。”

    说着,就把陈美兰拽下了车。

    五六个男人,正向这边跑过来。

    显然,这五六个家伙是两拨的,一边跑,还一边互相拳打脚踢的呢。

    向天亮顾不上乐了,让陈美兰拿上包,他背起她,撒开两条腿,穿过那些八仙桌,向着胡同深处跑去。

    “八爷,你快点,他们追上来了。”

    “他,他妈的,你再,再吵……我,我就把你,把你扔了……”

    “咯咯……你不会的。”

    向天亮还真不敢扔下陈美兰,这追来的人里,说不定既有张行的人,又有她老公那边的人,陈美兰现在衣衫不整,只穿着一条连衣裙,里面是“真空”状态,这还了得,是个成年人都能看出其中的名堂来。

    背上多个九十斤重的娘们,神仙也跑不快。

    后面的人越追越近,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了。

    这讨厌的大喇叭胡同,越跑越窄,顶多只剩下一米来宽,左侧还有一条黑乎乎的臭水沟,三四十厘米的样子。

    应该快到尽头了。

    向天亮突然停住了脚步。

    他转过身来,把陈美兰放下,又将她拦腰抱起,猛地向追来的人群冲了过去。

    在陈美兰的惊叫声中,向天亮冲入了人群。

    他把陈美兰的身体当作武器。

    在一片哎呀声中,六个追击者纷纷的跌落到臭水沟中。

    最后一个也最惨,前面的同伴飞了出去,他正好看见两条女人的长腿向他袭来,要命的是,两条长腿的结合处,竟有一片黑郁郁的森林,他一时傻了,被一向天亮一腿扫倒后,还狠狠的踹了一脚,当场昏死了过去。

    “叫你看,叫你看,他妈的,这是你能看的地方吗?”

    向天亮笑骂着,抱着陈美兰,又向着来路鼠奔。

    忽然,前面出现了三个男人,手里都拿着一根一米长的铁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