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392章 绑架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脸色一变,生生的收住了脚步。

    这三位都拿着家伙,来者不善。

    要玩真的了。

    亮向天把陈美兰放下来,右手伸进裤袋里一捞,迅速的多了三枚白色的围棋子。

    “哎,哪来的围棋子呀?”身后的陈美兰看到了,低声问道。

    “你家老许他弟弟,一定是个会下棋的,嘿嘿,我顺手捡了几颗而已。”

    “现在怎么办?”

    “旁边的门看到了没有?我一出手,你就往里面跑。”

    三个家伙也停住了。

    “向天亮,把东西放下,我们可以放你们走。”

    “哟,你们认识我?请问,是哪路英雄好汉啊?”

    “少废话,快放下东西。”

    “我呸,你们配吗?”

    话音未落,向天亮手腕一抖,三颗围棋子飞了出去。

    三道白光,正好落在三个家伙的脸上。

    惨叫声中,三个家伙纷纷以手掩面,手中的铁棍都落在了地上。

    向天亮和陈美兰,乘机跑进了旁边的小院子。

    不能再玩了,带着个女人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实在是累人。

    翻墙爬屋,向天亮带着陈美兰,脱离了不明身份者的包围。

    正巧,一辆出租车停在路边,车上连司机都没有.

    天助我也,向天亮喜出望外,毫不客气的抢车就跑。

    “八爷,你又成了偷车贼了。”陈美兰笑道。

    “这叫征用。”向天亮强词夺理。

    “嘻……今天够狼狈的。”

    向天亮叹道:“还不都是你这个娘们,碍手碍脚哟。”

    “去你的,你不是常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吗?”

    “呵呵,那倒也是,既能揍他们,又能干你,何累之有啊。”

    陈美兰俏脸挂红,啐了向天亮一口,“没正经的臭八爷。”

    “唉……”向天亮叹了一口气,“好久没跟人打架了,要不是身上带着不能丢的东西,真想大干一场。”

    这时,大哥大响了。

    “是张行打来的,接不接?”

    向天亮停下出租车,“陈姐你开车,我来对付他。”

    一只手负了轻伤,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向天亮接不了电话。

    两个人换了位置,出租车继续慢速行驶。

    “张局,你好啊。”

    “小向,是你啊,你们在哪里?”

    “在车上啊。”

    “你的车,不是在大喇叭胡同吗?”

    向天亮笑道:“张局,你这是不打自招哟。”

    张行怔道:“什么不打自招?”

    “你既然知道我的车在大喇叭胡同,就说明要么你就在大喇叭胡同,要么是你手下的人就在大喇叭胡同,你说对不对啊?”

    “就算……就算是吧。”

    向天亮道:“张局,你这也欺人太甚了吧。”

    “小向,事情到了这一步,我们就直说好了,我非常需要你手上的东西,请你帮帮我。”

    向天亮一脸的严肃,“张局,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市一中教学楼存在着严重的安全隐患,可以这么说,那就是一座危房,根本不能投入使用。”

    “真,真有这么严重吗?”张行惊道。

    “是的,我也是建设局的人,建设系统的道道,我多少还知道一些,如果是质量上的一些小问题,我会这么郑重其事、大动干戈吗?你张局的孩子也在市一中读书,不想看着悲剧发生吧?”

    张行道:“我知道,我理解,小向,你大概误会我了。”

    “误会什么了?”

    张行说道:“我承认,我有私心,我想保住孙占禄和姜珊,但那是有一个前提的,就是市一中教学楼工称不存在大的问题,但是现在,我的想法变了。”

    “哟,张局你改邪归正了?”

    “小向,你怎么说话的啊?”

    “呵呵,开个玩笑,张局你继续说,继续说。”向天亮笑道。

    张行继续说道:“既然市一中教学楼存在着严重的安全隐患,我当然不会掩盖这个问题,我的意思是,我要亲手揭露市一中教学楼工程存在的问题。”

    “好啊,你早说,不就省了好多麻烦么。”

    “所以,小向那,请你理解和支持我。”

    向天亮忽地笑道:“可是,我不相信你啊。”

    “你不相信我?”

    “对,我凭什么相信你?”

    “向天亮,你……”

    向天亮道:“张局,难道你以为,以为我不了解你的为人吗?”

    张行一时语塞了。

    说得也是,向天亮爱琢磨人,早把张行琢磨透了,就象张行琢磨向天亮一样,两人之间互相了解,没什么秘密可言。

    过了一会,张行问道:“小向,你想要什么?”

    这话让向天亮楞了一下,“什么想要什么?”

    张行又问道:“你想要多少?”

    向天亮快听傻了,“张局,你说什么想要多少啊。”

    “钱。”

    “钱?”

    “张局,你在污辱我啊。”

    “小向,你开个价。”

    向天亮怒骂道:“张行,送你四个字,****。”

    电话挂断了。

    陈美兰摇着头道:“张行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呢。”

    “他妈的,局长,局长个屁。”

    向天亮骂着,又拨起了电话。

    “给谁打电话?”陈美兰问道。

    “刘书记办公室。”

    意外的顺利,刘书记的秘书在请示之后,让向天亮马上赶到市委大院。

    “好了,见了刘书记,我们就可以交差了。”

    向天亮靠在椅背上,长长的松了口气。

    陈美兰笑道:“八爷,乘机认识刘书记以后,你的腰板就更硬了。”

    “什么话,你为我想攀龙附凤啊。”

    陈美兰笑问道:“我问你,你是不是早就决定找刘书记了?”

    “这个么,也是,也不是。”

    “你敢说,你没有一点私心?”

    “呵呵,为人民服务,顺便为自己服务,这没什么不对啊。”

    陈美兰道:“所以,你这人啊,有一句话最贴切。”

    “什么话?”

    “好坏人,好人里的坏人。”

    “什么?他妈的谁说的?”

    “你的干姐姐李亚娟说的。”

    向天亮坏坏的笑起来。

    “呵呵,做好人太难太累,做好人升不了官发不了财,所以只好做个好坏人喽。”

    陈美兰娇声道:“好坏人,你真是坏哟。”

    “呵呵,我要是不坏,你能爽吗?”

    “去你的。”

    这时,大哥大又响了。

    “你好,哪一位?”

    “是向天亮吗?”

    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我是向天亮,你是谁?”

    “不要问我是谁,这不重要。”

    “你有什么事吗?”

    陌生男人道:“我想和你交换东西。”

    “交换?交换什么?”

    “你手里有我想要的东西,我想,你明白是什么东西。”

    向天亮笑道:“好啊,你能拿什么来交换呢?”

    “人,两个人。”

    “人?什么人?”

    “李亚娟和杨碧巧。”

    向天亮吃了一惊。

    “朋友,你是开玩笑的吧?”

    陌生人道:“李亚娟和杨碧巧在我的手里。”

    “你到底是谁?”

    “这不重要。”

    向天亮道:“好吧,你给个证明,李亚娟和杨碧巧真的在你的手里。”

    “稍等。”

    一会儿,大哥大里传来了李亚娟和杨碧巧的声音。

    “八爷,我们……我们被抓了。”杨碧巧的声音。

    “小向,我们没事……”正是李亚娟。

    接着,又是陌生人的声音。

    “怎么样啊,八爷。”

    “成交。”向天亮没有丝毫的犹豫。

    “爽快。”

    “时间、地点、方式。”

    陌生人说道:“今天下午三点半,南河路向阳巷一百三十一号,你交东西我交人,还有,就你们两个人,你要带你身边的女人过来。”

    “我一个人来。”

    “不行,我怕她会报警。”

    “我随时可以报警。”

    “对不起,我怕你,让你带着一个女人,你就失去了一半的能耐。”

    “明白了,三点半见。”

    通话结束了。

    向天亮的脸黑了。

    “八爷,这不能报警呀,我们怎么办?”

    “先把人换回来再说。”

    “那……刘书记那边呢?”

    “刘书记?让刘书记一边待着去吧。”

    陈美兰道:“我跟你一起去。”

    “当然。”

    向天亮意识到,他碰上硬茬了。

    敢做出绑架的举动,绝不是一般人,一定是有人花钱雇来黑道人物。

    谁是幕后指使者?

    这并不重要,当务之急,是先救李亚娟和杨碧巧。

    向天亮的目光里,又冒出了久违的杀气。

    “八爷。”

    “嗯。”

    “八爷,你说,会不会……会不会是老许他们干的?”

    向天亮摇了摇头,“现在这并不重要,而且,能使出这种极端的手段,应该是市第三建筑公司的人,或者是在市第三建筑公司有切身利益的人。”

    “嗯,我想也是。”

    “陈姐,你怕吗?”

    “不怕。”

    向天亮道:“你可以选择不去。”

    陈美兰道:“什么话,你当我是胆小鬼呀。”

    “好,我今天就带着女人去杀人,杀他个痛痛快快。”向天亮豪气上来了。

    “杀人?”陈美兰吓了一跳。

    “对,对敢动我女人的人,我决不客气。”

    陈美兰小声问道:“那天……那天如果高市长,他把我欺负了,你会怎么做?”

    “市长算个球,我会让他去阎王爷那里去当市长。”

    向天亮的声音很冷。

    他望着前方,精神振奋,似乎又闻到了血腥的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