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394章 被困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看着“陈先生”,摇着头道:“我可以确认,我是第一次看到你。”

    对记忆力,向天亮有充分的自信。

    可是,似曾相识的面孔、体型,依稀见过的动作和语气,向天亮曾觉得见过似的。

    陈先生淡淡而道:“这不怪你,你以前确实没见过我。”

    “我对你不感兴趣。”

    “不一定。”

    “我们可以走了吗?”向天亮问道。

    “不行。”

    “出而反尔?”

    “也是,也不是。”

    “你不想交换?”

    陈先生道:“在你来的路上,出钱雇我的人,又给我打了电话。”

    “哦?”

    “他提议,修改他和我之间的委托协议。”

    “变卦了?”

    “不是,他增加了一条。”

    “哦……”

    “我同意了。”

    “有钱赚嘛。”

    陈先生竟脸有赧色。

    “没办法,这年头大家都在赚钱,钱不好赚。”

    “说得是。”

    “可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理解。”

    “所以,对不起。”

    “不客气。”

    向天亮点了点头,他忘记了自己正身处险境,有点感兴趣了。

    “你不想知道那条新增的条款吗?”

    “想知道。”

    “那么,何不坐下来谈谈呢。”

    “谢谢。”

    向天亮终于坐了下来,坐在陈先生的对面。

    在向天亮的示意下,陈美兰、李亚娟和杨碧巧三个人,也在他身后坐下来了。

    他之所以坐下,是因为他对这个陈先生感兴趣了。

    陈先生的脸上,有了一层淡淡的笑意。

    “向天亮,你很棒。”

    “不说题外话。”

    “噢……也对。”

    “什么是新增的条款?”

    陈先生道:“原来的协议是,东西换人。”

    “对。”

    “新增的条款呢?”

    “他们出了大价钱。”

    “他们?”

    向天亮心里一怔,这个陈先生的雇主,不是一个人?

    陈先生淡淡的笑了。

    “他们有钱,所以,又出了大价钱。”

    “唔……”

    “当然,开始我不同意。”

    “是吗?”

    “生意不是这么做的。”

    “对。”

    “但是。”

    “肯定是但是。”

    向天亮冷冷的说道。

    陈先生不好意思的笑了。

    “但是,他们出的价太高了。”

    “无法拒绝?”

    “是啊,原价的四倍。”

    “翻了两番。”

    “对,我无法拒绝。”

    “理解。”

    向天亮微微的笑了笑。

    陈先生说:“其实,我想通知你来着。”

    “我关机了。”

    “你看,你也有责任。”

    “嗯……是有点。”

    “你在来的路上,我没法通知你。”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是啊。”陈先生点着头,表情有些感慨。

    向天亮道:“他们让你干什么?”

    陈先生道:“他们说,你这人不但坏,也狠,而且狡猾。”

    “这评价真高。”

    “所以,他们对你不放心。”

    “什么不放心?”

    “比方说,你对这些材料拍照,照样可以有证据。”

    “对。”向天亮又是微笑。

    “他们说,你肯定会这么干。”

    向天亮笑道:“很遗憾,我这次让他们失望了。”

    “是吗?”

    “是。”

    “真没留一手?”

    “没有。”

    陈先生道:“是很遗憾,相当遗憾。”

    “然后呢?”

    “然后,他们决定,委托我,并通过我,让你们留下来做客。”

    “做客?”

    陈先生点了点头,“是的,你,还有这三位女士,留在我这里。”

    “我们都留下?”

    “当然了,一为保密,二为不让你孤单。”

    “想到可真周到。”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向天亮咧嘴乐了,这个陈先生,真善解人意。

    “长住,还是短住?”

    “长住?我养不起,那我不亏大了么。”

    “那么,留几天?”

    陈先生问道:“今天是几号?”

    “八月二十四日。”

    “以你的聪明才智,一定能知道。”

    向天亮道:“要留我们到九月一日。”

    “猜对了。”

    “那是开学的日子,也是市一中教学楼竣工仪式的日子。”

    “怕你捣乱嘛。”

    “哦……”

    陈先生道:“七八天时间,不长嘛。”

    “也不短。”

    “你会留下的。”

    “这么自信?”

    “我相信。”

    向天亮笑道:“你能留得住吗?”

    “能。”

    “是吗?”

    陈先生的手,伸到空中挥了挥。

    “以你的眼光,应该能看出来,这间屋子经过特殊的改造。”

    “看出了一点。”

    “这花了我三个月的时间。”

    “辛苦你了。”

    “客厅、厨房、书房、卧室和卫生间,既是**的,又是一个整体,它们的墙壁都是钢材,可以抵挡九十毫米的穿甲弹。”

    “够坚固的。”

    “我设置了一套严密的机关,密码开关系统,只有破解密码开关系统,才能开门而出。”

    向天亮问道:“你是学精密机械的?”

    “原来是,现在改行了。”

    “嗯,现在改绑票了。”向天亮讥道。

    陈先生不以为忤。

    “你放心,这里很安全,很安静,我为你们储备了一个星期的水和食物,你会过得很开心的。”

    向天亮笑了笑。

    “看来,我不得不留下了。”

    “你放心,九月一日下午五点正,这里的系统就会自动解密,你们就自由了。”

    “谢谢。”

    陈先生道:“当然,我还有点私心。”

    “说。”

    “我设了一个赌局。”

    “什么赌局?”

    “我和你之间的赌局。”

    向天亮沉吟着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的赌局应该是这样的,只要我破解了你的密码开关系统,我们就随时可以离开。”

    “聪明,你是向家第一传人,精通机关消息,我很想见识见识。”

    “盛名之下,其实难符。”

    “说定了?”

    “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陈先生淡淡的笑起来。

    “你好象,好象还真的没得选择。”

    向天亮忽地说道:“你可能忽略了一个问题。”

    “哦……愿闻其详。”

    “一个单位,一位副局长、三位中层干部,同时失踪了,你说会怎么样?”

    陈先生道:“这个问题不属于我管。”

    “谁管?”

    “有人会管,而且能确保单位稳定,警察不管。”

    向天亮点着头道:“你的雇主真是神通广大。”

    陈先生忽然沉默了。

    过了一会,他站起身来,环顾四周。

    向天亮也乘机站了起来。

    陈先生微笑道:“现在你是这里的主人了。”

    向天亮也是微笑,“主人得送送客人。”

    “不必了。”

    “怕我乘机逃跑?”

    “不是。”

    “哦?”

    “你一个人,我怕,你身边一个女人,我也怕,现在你身边有三个女人,我不怕。”

    向天亮乐了,“正是这样,呵呵……”

    笑声中,向天亮一只手背到身后,示意陈美兰站起来。

    陈美兰站了起来。

    李亚娟和杨碧巧也跟着起身。

    两个人都瞟了陈美兰一眼,心里很是好奇,陈美兰的胸脯,怎么一下大了好多,尤其是两个突出的地方。

    李亚娟和杨碧巧均是心想,说不定是八爷“关照”的,不行,不能让陈美兰独美,出去后,得让八爷帮自己“整整”。

    陈先生的目光,还在环视客厅。

    他在欣赏自己的作品。

    “遗憾啊……”

    向天亮笑而不应。

    对方是四个人,自己身边有三个女人,三个女人就是三个包袱。

    这仗没法打。

    陈先生转过身来,看着向天亮,目光里没有丝毫的杀气。

    可向天亮最忌惮这种目光。

    淡泊至极,宁静至远,才是最高的境界。

    向天亮心道,就象自己一样,杀人的时候,总是笑得最好。

    “知道我为什么遗憾吗?”

    “不知道。”

    “想知道吗?”

    “不想知道。”

    陈先生低声道:“这里,本来是我为一个仇人准备的。”

    “现在却给了我。”

    “这就是遗憾。”

    向天亮微微颌首,“这是很遗憾,当然,我却之不恭。”

    陈先生摇了摇头。

    “是遗憾,也不是遗憾。”

    向天亮心里一动。

    “此话怎讲?”

    陈先生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伸手挥了一下。

    那两个木桩似的年轻人,拿着枪离开堂,和那个黑脸汉子一起站在门边。

    向天亮笑着问:“怎么,要走了?”

    “良园虽好,可不是久留之地啊。”

    陈先生感叹着,摇着头,踱到了门边。

    “恕不远送。”向天亮笑着说道。

    陈先生走到正门外,站在三个手下身前,慢慢的转过身来。

    “吱……嚓。”

    关门的声音。

    连续五声,堂屋里的五道门,都被关上了。

    只有正门还开着。

    “向天亮。”

    向天亮笑道:“怎么,还舍不得吗?”

    “我想,我只告诉你我的遗憾,而没有告诉你我的不遗憾,我会遗憾的。”

    “真是噜嗦,难怪叫你先生。”

    陈先生嘴角微微一搐,两个肩膀耸了耸。

    向天亮心里一怔,这两个动作,他以前确实见过啊。

    这个陈先生究竟是谁?

    向天亮的记忆里,再一次迅速的认,他以前确实没有见过这个陈先生。

    这时,陈先生说道:

    “我之所以不遗憾,是因为这个房间,本来就是为你准备的。”

    “是吗?”

    向天亮的脑海里,突然蹦出来一个名字,一个人的身影。

    陈先生轻轻的笑了。

    他的肩膀又耸了耸。

    “怎么,你还没认出来吗?”

    “你是……”

    向天亮脸色骤然而变。

    他终于想起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