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395章 仇人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终于想起来了。

    “你是陈青龙的弟弟陈青云?”

    “你的记性不错,你的推断能力也不赖。”

    陈青云笑着说道。

    向天亮很是震惊。

    陈青龙,清河最大的武装走私集团主犯,他和张海峰、方玮、邱子立、郑军波等人,被向天亮、余中豪、肖剑南和邵三河四人联手剿灭,已成了人们的记忆。

    当时,向天亮没有看到余中豪的结案报告。

    但这并不妨碍他对陈青龙案的后续关注。

    陈青云,男,三十七岁,原籍清河市清河第二国营农场,一九七八年考入东江大学机械系,一九八二年毕业后被公派德国留学,三年后回国,分配到西部某兵工厂担任工程师……

    所有人都知道陈青龙有个亲兄弟叫陈青云,可所有人都忽略了,包括向天亮,忽略了他们兄弟之间的亲情。

    “你们兄弟俩,外貌上不像。”

    “他尚武,我习文,后天的。”

    “你有两点很像他,你的嘴角抽搐,和耸肩的动作。”

    “他是我崇拜的对象。”

    “难怪。”

    “他死了,我很难过。”

    “所以,你是回来报仇的?”

    “对,报仇。”

    “为一个死有余辜的人。”

    “他是我兄弟。”

    向天亮点了点头,“理由还算过得去。”

    站在门边的陈青云说道:“我三个月前就回来了。”

    “那又何必等到今天。”

    “我得小心行事。”

    “你想找我报仇,可以用任何方式,也可以在任何时候。”

    陈青云摇了摇头。

    “我不会武功,不会开枪,我拿什么找你报仇?”

    向天亮咧嘴一乐。

    “那倒也是,你这样的书生,我让你先开十枪你也赢不了。”

    “所以,斗勇不行就斗智。”

    “所以,你就建造了这个钢铁保垒?”

    “也不尽然,最初是为了给自己找个安全之处。”

    “嗯,有道理。”

    “这一片虽然荒废了,但据我所知,三五年之内是不会拆迁的。”

    “有三五年时间,足够你报仇了。”

    陈青云道:“应该够了,我不想拖得太久。”

    向天亮点头道:“你有把握把我引到这里来?”

    “有把握。”

    “这么肯定?”

    “因为你即使不当警察了,但血管里仍然流淌着警察的血液。”

    “看来你很了解我。”

    “一个在警官大学待了四年,又受过特殊训练的人,一辈子都会是警察,不管身处何方,永远难以磨灭。”

    “也许吧。”

    “所以,你是个警察,你会来。”

    向天亮苦笑道:“我是来了,成了你的瓮中之鳖。”

    “那不一样。”

    “结果一样。”

    陈青云点了点头,“这倒是,天赐的机会,岂能放过。”

    “既能报仇,又能赚钱,你这趟活赚大了。”

    “是啊,我的计划可以提前了。”

    向天亮怔了怔。

    “这么说,你要复仇的对象,不止我一个了。”

    “当然,你只是其中之一。”

    向天亮问道:“还包括余中豪、肖剑南和邵三河?”

    “对,我停薪留职三年,我想用三年时间收拾你们四个,为我哥报仇。”

    “噢,为什么要先对付我?”

    陈青云轻笑起来。

    “你不感到荣幸吗?”

    “荣幸个屁。”

    “因为你最厉害。”

    “这话我爱听。”

    “但你有两个致命的弱点。”

    向天亮道:“这我倒要请教了。”

    “女人。”

    “女人?”

    “对,你有不少女人。”

    向天亮回头,瞧瞧陈美兰、李亚娟和杨碧巧,尴尬的笑起来。

    “好像是这样,呵呵……”

    “英雄难过美人关。”

    “呵呵……谢谢理解。”

    “女人多了,关键时刻就是麻烦。”

    “说得是啊,回去我就甩了他们。”

    陈青云淡淡一笑。

    “你还有一个致命弱点。”

    “听君一席话,胜读百年书,请说,请说。”

    “你不是在职警察,先把你废了,余中豪、肖剑南和邵三河不会在第一时间反应。”

    向天亮想了想,表示同意。

    “说得也是,这三个臭警察,有事找我,可从不主动关心我。”

    “所以,先对付你,他们不会马上知道。”

    “嗯,是这样的。”

    陈青云问道:“你认为,我下一个会对付谁?”

    “先难后易,所以我是第一个。”

    “不错,你是最难对付的。”

    “然后又来个先易后难,对付邵三河。”

    “是的,他在县城工作,少了他,清河这边的反应总会慢上一拍。”

    向天亮点头道:“接着,乘警方的注意力集中在滨海县,你再回过头来对付肖剑南。”

    “一点都不错,我正是这样计划的。”

    “最一个目标是余中豪。”

    “是的。”

    向天亮问道:“你对你的计划,作过评估吗?”

    “你是说成功率?”

    “对,有几成?”

    陈青云腼腆的一笑。

    “不知道,事在人为嘛。”

    “也对,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至少,我成功的迈出了第一步。”

    向天亮乐道:“你是指我?”

    “对,我的钢铁堡垒,正是对付你的最佳武器。”

    顿了顿,向天亮又问道:“在你的计划中,我占多大的比例?”

    “百分之五十一。”

    “哟,这么高啊。”

    “你应该感到荣幸。”

    “荣幸,万分荣幸,这话要是让那三个臭警察听见,非气死不可。”

    “他们单个拿出来,确实不如你。”

    向天亮又是一阵苦笑,“你别恭维我了。”

    “真的,我亲眼目睹。”

    “哦,你亲眼目睹?”

    陈青云道:“国际大酒店,停车场,晚上十点,缉拿杀人犯王君。”

    向天亮惊道:“当时你也在场?”

    “我一个同学请我吃饭,恰逢其会罢了。”

    “你看到了。”

    “余中豪肖剑南并称清河警界双杰,能让他们当下手打掩护,说明你比他们强不知多少倍。”

    “过奖了。”

    “真的,我由衷的佩服。”

    向天亮微微的笑起来。

    “你知道为什么吗?”

    “什么为什么?”

    “余中豪和肖剑南,为什么会心甘情愿的为我打下手吗?”

    陈青云摇头,“不知道。”

    “想知道吗?”

    “很想知道。”

    向天亮道:“因为那个王君是个快枪手。”

    “这个我听说了。”

    “余中豪和肖剑南虽然也是快枪手,但他们不如王君快。”

    “那个王君,有多快?”

    “零点九三秒。”

    “零点九三秒?这是什么概念?”

    “从掏枪到开枪,包括打开保险,只需零点九三秒,一气呵成。”

    陈青云一怔,“不可思议,你比他还快?”

    “当然,就象枪手中流传的一句话,不然,我不可能在这里。”

    “什么话?”

    “快枪对快枪,谁快谁不死。”

    快枪对快枪,谁快谁不死,陈青云念叨着,若有所思。

    “这么说,你比王君快了?”

    “是的。”

    “快多少?”

    “零点零七秒。”

    “零点八六秒?”

    “正确。”

    “也包括打开保险?”

    “是的。”

    陈青云又是怔了怔。

    “这么快……不会吧?”

    “不相信?”

    “不相信。”陈青云摇着头道。

    “要不,咱们试试?”向天亮笑道。

    陈青云道:“你没有枪,怎么试?”

    向天亮笑,“我有枪。”

    “枪?”

    就在这时,一直站着不动的向天亮,双手突然的动了。

    他的双手,以匪夷所思弯曲方式,朝后面伸去。

    后面站着的是陈美兰,她敞开着裙子的领口,那高耸的shuangfeng,正抵在向天亮的腰间稍微靠上的地方。

    这样的位置,正适合向天亮掏枪。

    说时迟,那时快。

    陈青云的的“枪”字刚说完,向天亮已是双枪在手,杀气顿现。

    “趴下。”

    向天亮大喊一声,手中的枪已经响了。

    堂屋的正门,不过才一点五米宽,陈青云和三个手下挤在门口,成了向天亮的活靶子。

    两支手枪,十发子弹,被向天亮全部打了出去。

    四个人的身体,一齐倒向了地面。

    他们,还没来得及射出一发子弹。

    向天亮并没有得意,他扔掉双枪,身体箭一般的飞向正门。

    可是,他慢了一步。

    “啪。”

    正门被合上了。

    向天亮怒喝一声,一掌拍在了木质门上。

    “哗。”木门裂了。

    “啊……”向天亮痛得叫了起来。

    因为他的一掌,击碎了木门之后,着着实实的印在铁板上。

    两道门,铁板门,才是真正的门。

    向天亮叹了一口气,颓然的跌坐在地上。

    “完喽……完喽……”

    陈美兰、李亚娟和杨碧巧三个人,从地上爬起来,纷纷的围拢到向天亮身边。

    “八爷,我看到了,你把他们四个全打中了。”陈美兰笑道。

    “八爷,你没事吧……唉,吓死我了。”杨碧巧喘着气道。

    “八爷,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们的。”李亚娟说。

    看着三个女人,向天亮一脸苦笑。

    “同志们,臭娘们,现在又有新问题了。”

    陈美兰道:“什么钢铁堡垒,能难倒八爷你吗?”

    “唉,你们不懂,离开这钢铁堡垒,比刚才杀人还难啊。”

    李亚娟微笑道:“不急,我们陪着你,慢慢想办法么。”

    向天亮笑骂道:“他妈的,还不把八爷扶起来,找抽啊。”

    三个女人笑着,扶起向天亮,一起在沙发上坐下。

    点上一支烟,吸了几口,向天亮问道:

    “李姐,杨姐,你们是怎么被带到这里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