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408章 枪没修成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等到向天亮裹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发现林霞还呆坐着,傻傻的盯着电话。

    “我能猜到,不是恐吓封口的电话,就是求情通融的电话,诸如此类的电话,你将来接到无数次。”

    坐到沙发上,又点上一支烟,向天亮淡淡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是那些电话?”林霞低声问。

    向天亮道:“象你们学校涉及此案的人,肯定不在少数,触犯法律的人,你手中的权帮不上忙,但不是所有的人都触犯了法律,他们会来找你求你,你手中的权力就能发挥作用了,还有,工程的承包方,你收了他们的钱,你就得帮他们说话,他们事先当然要进行恐吓封口。”

    林霞身体一震,站起来进了卧室。

    很快的,她提着一个小旅行包出来。

    “他们送了我七次钱,都在这里,我马上交出去。”

    “晚了。”

    向天亮冷冷的说道。

    “小向,你帮帮我。”

    林霞挨到向天亮身上,她豁出去了。

    “怎么帮你?”

    “刘书记很信任你,只要你开口,他总会给点面子吧。”

    “傻娘们。”

    向天亮哼了一声。

    “我……只要你,你能帮我……你要什么,我,我都给你……”

    向天亮顿时全身一热。

    因为林霞的shuangfeng近在咫尺,喷薄欲出,因为林霞的手,已伸到了他的枪上。

    是吃人的枪,不是杀人的枪。

    枪口顶起了一片天。

    他能不热吗?

    “林校长……”

    林霞伸手掩住了向天亮的嘴。

    “小向,你,你不嫌弃,就叫我林姐吧。”

    “嗯……那也行,林姐,你先下来坐好。”

    “我不……”

    林霞娇媚的一笑,反而骑到了向天亮的身上。

    她伸出手,伸向了他的枪……

    “林姐,对不起。”

    向天亮拦住了林霞的手。

    “我踢坏了你,你的枪,我,我帮你修理修理么。”

    “不不……它没坏。”

    “真的没坏?”

    “我骗你的,真的没坏。”

    “我不信……”

    林霞坚持着,手伸到那片天上,刚一着手,高象触电似的,啊的一声,把手缩了回去。

    天那,那不是枪,简直就是条火棍。

    “林姐,你下来坐好。”

    向天亮一脸的凝重。

    林霞吓了一跳,向天亮的表情震住了她,她一声不响,乖乖的从向天亮身上下来,坐到沙发的另一边。

    向天亮掐了香烟,拿过那个小行李包,打开来,从里面倒出七捆钱。

    七捆钱有多有少,他算了一下,一个五万,五个三万,一个两万,一共二十二万元。

    向天亮拿起来每一捆钱,仔细的看过去。

    林霞迷惑不解,想问又不敢问,她不明白向天亮在干什么。

    捆钱的白细绳,扣子,还有每一万一扎的纸封条,上面的日期……所有的细节,向天亮象技术刑警一样,一丝不苛的看了个遍。

    “这捆五万的是一年多前,应该是市第三建筑公司送的,这五捆三万的,送的时间大多是一年前,应该是那五个施工单位的,这捆两万的,送于两个月前,应该是完工后验收前送的。”

    林霞应道:“我也不知道是谁,反正,反正都不认识,有的送到家里来,我不让进门,他们扔下钱就走了。”

    向天亮将钱放回包里,看着林霞,慢慢的微笑起来。

    “林姐,我决定帮你了。”

    林霞恍然大悟,“你是看了我没动过这些钱,所以才决定帮我的?”

    “对,我不会帮一个贪婪的女人,但是,我一定会帮一个收了钱但一年半以来都没动过的女人。”

    “谢谢。”

    向天亮道:“从现在起,你得配合我。”

    “怎么配合?”

    “不管谁找你,不管说什么,你都要答应。”

    “就是顺着他们说?”

    向天亮点了点头,“对,给他们制造假像。”

    “什么假象?”

    “好象你已经收了他们的钱似的。”

    林霞问道:“这是为什么?”

    “保护你自己。”

    “哦……”林霞问道,“然后呢?”

    向天亮笑而不语。

    林霞又问道:“你去找刘书记吗?”

    “傻。”

    “那你用什么办法?”

    向天亮说道:“刘书记刚才,屁股还没坐稳呢,拿你的事去麻烦他,会出现两种情况,一,他拒绝了,那你我都没有退路了,我还好一点,你就惨了,你说对不对?”

    “嗯。”林霞点着头。

    “二,他答应帮忙了,你过关了,但是,从此我们就没有了自我,就成了别人的附庸,特别是你。”

    林霞低声道:“跟着刘书记不好吗?”

    “万一他走了呢,万一他倒了呢,万一他让你却做坏事呢?”

    林霞若有所思,“你可想得真远。”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我听你的。”

    向天亮道:“路是人走出来的,在这个体制里,主要的和最终的,还得靠自己,别人的力量,只能锦上添花,难以雪中送炭。”

    “可是,我就得靠你。”

    林霞凝视着向天亮。

    两眼汪汪,目光异样。

    向天亮一震。

    不知什么时候,林霞的罩罩被拿掉了,原来是高山峻岭,现在却变成波涛汹涌了。

    向天亮咽了咽口水。

    他的那里,支起一个偌大的帐篷,快把浴巾挣开了。

    林霞红着脸,羞涩的一笑。

    她慢慢的把身体移过来,不知不觉,又到了向天亮身边。

    向天亮在思索。

    见向天亮没有拒绝的意思,林霞屁股一抬,挨到了向天亮的怀里,雪白的双臂,搂住了向天亮的脖子,双唇在他结实的胸膛上,轻轻的吻了起来。

    美人在怀心在荡,向天亮赶紧屏住呼吸,忍了。

    他不想乘人之危。

    何况,他要抢时间。

    林霞的事,如果不抓紧时间,让纪委先找她,那再怎么折腾,都无济于事。

    十多年没碰男人的女人,一旦放开了,不是**,而是滔天洪水啊。

    林霞象一条蛇似的,在向天亮怀里扭动起来。

    她的衬衣,她的裙子,好似有双无形的手,被慢慢的除掉了。

    这时,向天亮突然叫了起来。

    “我有办法了。”

    林霞精神为之一振。

    “什么办法?”

    向天亮望着林霞的身体。

    那上面已没有任何遮挡,两座巍峨的高山,耸然而立。

    “呵呵……”

    “笑什么呀?”林霞红着脸问道。

    “林姐,你这么一折腾,我还真来灵感了。”

    这分明是在鼓励。

    “是吗?”

    林霞心领神会,腾出一只手,握住了向天亮的枪。

    “好大呀。”她又惊又叹。

    向天亮很快有了反应。

    “好了,别乱动,我要打电话了。”

    林霞不离不动,伸手拿过了电话。

    向天亮想到了一个人。

    高兴,建设局原副局长兼党组副书记,现市民政局局长兼局党组书记。

    市一中教学楼是大约两年前立项的,高兴正好被提拨为建设局第二把手,作为老局长劳诚贵的亲信和接班人,肯定举过手,说他与市一中教学楼项目不沾边,打死向天亮也不相信。

    向天亮进建设局上班一年半了,局领导也快过手一个班了,还就数高兴混出点名堂来了。

    老局长劳诚贵,因为三个笔记本的事,是被折腾到二线去的,现在是市政协常委,市一中教学楼的问题一出,能不能善终还不得而知。

    前局长王子桂,只是个过路客,当局长不到半年,现在是市政协副主席,但现任局长张行是她的私生子,张行要是出了事,她就没好日子过。

    前副局长于飞龙,在监狱里喝稀饭呢。

    副局长孙占禄,被张行弄成了太监,还躺在医院里等着仙丹妙药,他是市一中教学楼项目的第一责任人,估计最好的结局,是从医院向监狱转移,找于飞龙会师,继续他们曾经的明争暗斗去。

    副局长陈文运,已到了年龄的杠子上,十余年屡战屡败,郁郁寡欢,应该是拿不掉这个“副”字了。

    局长张行,本来就不是当局长的料,底子薄啊,市一中教学楼项目出了大事,看他怎么过关。

    ……

    就数高兴混得高兴。

    电话直接打到了高兴的大哥大上。

    “老领导,你好,没打扰你吧?”非常亲切的问候。

    “你小子,躲哪儿去了?”

    躲?向天亮一怔,有意思。

    这说明,高兴在找自己。

    “我没躲啊,老领导,你在找我?”

    高兴不答,“你在哪里?”

    “在一个朋友家里。”

    “干什么?”

    “没什么,枪坏了,朋友在帮着修理呢。”

    听了这话,林霞又脸红了,手嘴又动了起来。

    “枪,你哪来的枪?”

    “呵呵,我当然有枪了。”

    向天亮冲林霞眨眨眼,顺手捏着林霞的玉峰把玩起来。

    高兴又问道:“修好了没有?”

    “没有,听人说,老领导你在找我,我敢怠慢吗?这不,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喽。”

    “哦,你马上出来。”

    “出来,还马上?”

    高兴道:“我有事找你商量。”

    这正中向天亮下怀。

    但是,他得假装犹豫,先抻抻高兴。

    “老领导,都这么晚了,你看是不是,是不是明天再谈。”

    高兴顿了顿。

    “这事不能过夜。”

    “市一中教学楼的事?”

    “是。”

    向天亮也稍作停顿。

    “好吧,我马上过来。”

    放下电话,向天亮冲着林霞笑道:

    “我的枪没修好,但是,你的事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