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410章 成交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真没想到,高兴会把如此重要的东西,交由他来保管。

    这份信任,实在过于沉重。

    他和高兴的关系并不密切,甚至还曾互相斗过,平时几乎没有私下的交往。

    “小向,在这个体制内,是很难找到真正的朋友啊。”

    向天亮点头表示同意。

    “我想,我们并不是朋友。”

    高兴微笑,“我也这么认为。”

    “所以,我不值得你这么信任。”

    “我可就是这么的信任你。”

    “为什么?”

    高兴说:“你可以理解为,我没有朋友,所以才选择了你。”

    向天亮笑着问道:“不怕我把这个信封扔进这清河江里?”

    “交给你了,怎么处理就是你的权利了。”

    高兴又掏出两支香烟,点上火后,两个人默默的吸着烟。

    “老领导,市委有什么消息?”

    “你这个刘书记的全权代表都不知道?”

    向天亮笑道:“从下午到现在,我还没跟刘书记通过电话呢?”

    高兴说道:“市委常委会扩大会议,半个小时前刚刚结束。”

    “哦?你快说说。”

    “市一中教学楼项目调查组正式成立,明天就进驻市一中开始工作。”

    向天亮道:“速度够快的嘛。”

    “调查组成员中,你和市**赵主任、市政协姚主席都是。”

    “这我知道了,赵主任姚主席还是我提议的,就是我自己,有点不伦不类的。”

    高兴又说道:“组长是市公安局局长郭启军。”

    “呵呵,也该老郭露把脸了。”

    “副组长来自市纪委,成员还包括检察院、市委办公厅、市府办公厅、市建设局、市质检局、市建委、市监察局、市审计局,同时,还有来自建设部的两名专家,和省建设厅的三名技术人员。”

    向天亮怔了怔。

    “市纪委和检察院的人提前介入,等于是说,见一个抓一个了。”

    “对,就是这个意思。”高兴凝重的点着头。

    “痛快啊。”

    高兴道:“你小子,唯恐天下不乱嘛。”

    向天亮大大咧咧的说道:“你怕什么,就你的情况,顶多就背个处分而已,屠刀落不到你头上的。”

    “那倒也是,孙占禄是完了。”高兴苦笑道。

    向天亮冷冷的说道:“他早该完了。”

    高兴点了点头,“我听说,他己成了废人了。”

    向天亮问道:“老领导,你说,咱们建设系统,还有谁会受到牵连?”

    想了一会,高兴说道:“领导层方面,应该没有了,张行那时候还在城乡规划编审处,陈美兰在财务处,杨力恒在清河分局,陈文运向来不沾具体业务,建筑业处的马六金也与市一中项目没有瓜葛,要说倒霉的人,就是孙占禄从建筑业处抽调的那几名技术人员了。”

    向天亮又问道:“就没有一点影响?”

    “有,蔫了。”

    “蔫了?蔫了是什么意思?”

    高兴说道:“张行的老婆姜珊,是质检局副局长,正是负责建筑工程类的,这次肯定要进去,虽然二人离婚了,但张行的仕途必定受到受到影响,你说张行会不蔫吗?”

    “嗯,是要蔫了。”

    高兴又说道:“洪成虎是分管建设系统的副市长,市一中教学楼出事,他肯定受到牵连,作为他的亲外甥,杨力恒肯定也蔫了。”

    向天亮微微一笑,“说得是,偌大的建设局,也就是张行和杨力恒在呼风唤雨,他二人一蔫,整个建设局就全蔫了,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听说,洪副市长当初是竭力反对,让市第三建筑公司接手市一中教学楼项目的。”

    “呸,他那一套骗人的把戏,连七八岁的小屁孩都能看穿。”

    高兴冷笑不已。

    “是吗?比方说?”

    “仅举一例,洪成虎的老娘舅的小女婿,就在市第三建筑公司有股份,占百分之十三,是最大的股东之一,洪成虎竭力反对?他是说一套做一套,公开时搞马列主义,背地里狼心狗肺。”

    向天亮道:“老领导,你能不能抓紧时间,把你所知道的情况,关于市第三建筑公司,关于市一中教学楼项目,包括人、财、事、物等等,写个材料交给我。”

    “没问题。”

    高兴答应得很爽快。

    向天亮吁了一口气,忽地笑了起来。

    “呵呵……”

    “你笑什么?”

    “该老领导你出手帮我了。”

    高兴奇道:“帮你?帮什么,我又能帮你什么?”

    “这事么,还真得只有你能帮我。”

    向天亮说得认真,高兴才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

    “你的事,只要能帮,我没二话。”

    这倒也是,各取所需么,高兴找向天亮帮忙,欠着一份人情,正想着怎么还呢。

    向天亮默不作声,将小旅行包扔到了高兴面前。

    “什么东西?”

    “钱。”

    “钱?”高兴吃了一惊。

    “对,七笔钱,一共二十二万。”

    “哪来的。”

    “当然不是我的。”

    高兴问道:“和市一中教学楼项目有关的吧?”

    “老领导就是老领导,一猜就准。”

    “谁的?”

    “别问了,反正不是我的。”

    高兴哦了一声,“你交给我,是想让我帮你,把这钱处理了?”

    “对。”

    “你要我怎么处理?”

    向天亮道:“你们民政局下面,敬老院、福利院、收容站,一大堆花钱的单位,有钱还愁没处收吗?”

    “可是,怎么入帐啊?”

    向天亮笑道:“七笔钱七张收据,都要按每笔钱上的印戳,推迟个三五天以上,最长的一年半,最近的大约两个月前。”

    “哦……这可有点难办了。”高兴为难道。

    “什么话?你帮不帮,干脆一点嘛。”

    高兴说道:“你小子不傻吧?一般单位的帐目,上一年的旧帐都要入库封存,你让我入一一笔一年半前的帐,那不是要把全年的帐都翻出来吗,还得找可靠的人去做,这能办得了吗?”

    向天亮晃了晃手里的信封,“老领导,你让我犯错误,我可是眉头都没皱一下哟。”

    高兴道:“我的事不一样,我只是让你替我保管一下,两回事,性质不同嘛。”

    “可你别忘了,我在今天下午就被刘书记任命为调查组成员了,而你呢,将是被调查对象之一,按照规定,你我之间是不能私下接触的,你说说,我现在来见你,不就是在犯错误吗?”

    高兴听了,无奈的苦笑起来。

    “小向,你这张嘴,是越来越臭了。”

    “废话,快说行不行吧。”

    “你急什么,总得让我想想嘛。”

    “别婆婆妈妈,十月怀胎似的。”

    “呸,你才十月怀胎呢。”

    想了一会,高兴一拍大腿说道:“有了。”

    “快说。”

    高兴低声说道:“我们市民政局的第一敬老院,上星期发生了一资小火灾,把仓库烧了一大半,正好烧掉了一部分帐目,我看可以乘此机会,把你这些钱弄进去。”

    向天亮噢了一声,“我明白了,好主意。”

    “小向,我这可是在犯错误啊。”

    “你老领导的情,我记着了。”向天亮挥了挥手,“可是,你得派个可靠的人去吧?”

    “我有这样的人。”

    “谁?”

    “我老婆焦春的妹妹焦娇。”

    向天亮点点头道:“她懂做帐吗?”

    高兴笑道:“放心,她原是市属农场的会计,干了十多年了,农场改制后她下岗了,上个月我把她安排到新成立的第三敬老院当会计,这次第一敬老院发生火灾,我正好借整顿之机,把她调过去,这不就成了吗?”

    “呵呵……但是,我明天就得要这七张收据。”

    高兴低声嚷道:“不行不行,这么急,我办不到。”

    向天亮道:“不行也得行,乘热才能打铁,这人进去了,你那七张收据等于是烧给死人的纸钱,顶个屁用。”

    “嗯,这倒也是。”

    向天亮站了起来。

    “明天下午下班前,我会以调查组成员的身份,去民政局找你,你得帮我把那七张收据给弄好了。”

    “我尽量吧。”高兴也站了起来,“小向,我的事,你也得上心一点啊。”

    “成交。”向天亮笑道。

    高兴一楞,“一言为定。”

    两人握手道别。

    等高兴开车离开,向天亮才离开江边,回到了警车上。

    林霞紧张的问道:“小向,怎么样?”

    “办妥了。”

    “你快说说。”林霞抓住了向天亮的胳膊。

    向天亮发动了车子。

    “很简单,你的这些钱,你当时是收下了,但都被你以匿名的方式,捐给了市第一敬老院,七笔钱七张收据,有据可查,你并没有受贿。”

    “噢……是这样呀。”

    “怎么样?”

    林霞点头道:“太好了。”

    “咱们回去吧,等拿到了收据,你还要做一些准备呢。”

    “小向,我……我怎么感谢你呢?”

    “一定要谢吗?”

    “嗯,一定要谢。”

    “怎么都行?”

    “嗯……只要我,我有的。”

    “呵呵……那行,等事情过去后,你帮我修枪吧。”

    林霞的俏脸,又被向天亮逗红了。

    警车很快回到了林霞住的小区。

    忽然,向天亮刹住了车。

    指着前面停着的一辆黑色轿车,向天亮低声说道:

    “那车上有人,好象在等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