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414章 枪战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在远处路灯的照射下,可以看到,一排子弹都打在了两扇门上。

    是微型冲锋枪,而且是两支。

    三个人不禁都倒吸一口凉气。

    要不是向天亮及时一声喊,子弹恐怕不是打在门上,而要把走在前面的肖剑南打成马蜂窝了。

    肖剑南低声问道:“哎,你怎么知道有埋伏的。”

    “预感、观察和反应及时。”

    向天亮总不能说,是自己的右耳朵救了三个人的命,说了也没人信。

    郭启军指了指纸箱,“就为了它?”

    “恐怕是。”向天亮掏出了枪。

    郭启军也摸出了枪,“臭小子,你又救了我一次。”

    向天亮咧着嘴,没大没小的说道:“老郭,你这局长当得,啧啧,被堵在家门口当靶子,有点,有点太那个了吧。”

    “呸,轮不到你小子来臊我。”

    “嘿嘿……他妈的,狼狈,太狼狈喽。”

    肖剑南踢了向天亮一脚,“哎,少说风凉话,快看看,怎么没动静了。”

    万籁俱寂,似乎风也没了。

    “老肖,这里交给我盯着,你熟悉郭局家的情况,快去看看,别让人家给抄了后路。”

    郭启军补充道:“对,给局里打个求援电话。”

    肖剑南应了声,将箱子扔给向天亮,转身爬了几步,起来就往屋里跑。

    “小向,有点不大对头啊。”

    “怎么不对头?”

    “一击不中,然后怎么办?”

    “跑了。”

    郭启军摇头道:“不可能,连微冲都用上了。”

    “要么……”

    向天亮刚说了两个字,院门外就传来了一种奇怪的声音。

    他和郭启军互相看了一眼,同时叫道:“不好。”

    一团火球,从外面飞了进来,刚好落在两人之间。

    燃烧弹。

    两个人吓得往两边滚去。

    向天亮忙中不乱,一只手还拖着那个纸箱。

    轰……

    燃烧弹爆开,火花四溅,照亮了整个夜空。

    他妈的。

    向天亮被火花击中,衬衣顿时燃烧起来,吓得他扯了衬衣,赶紧的扔开。

    这时,后院传来了枪声。

    郭启军躲在院子的另一边,高声的喊问,“小向,你没事吧?”

    “呵呵,老郭啊,你跑得够快的么。”

    “臭小子,我还不到五十岁那。”

    “你官比我大,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娘的,你不是常吹一肚子办法吗,拎一个出来啊。”

    向天亮乐道:“这回是瓮中捉鳖,难以狗急跳墙喽。”

    “哈哈,那就耗着呗。”

    “对,男子汉大丈夫,说不出去,就是打死也不出去。”

    向天亮看出来了,亡命徒也怕死,他们不敢冲进来。

    他们要的是纸箱而不是人,所以才用上了燃烧弹,只要不出去,暂时就是安全的。

    这种走私进来的燃烧弹,是土作坊里出来的货,象是土八路造的,一炸就着,一着就没,要真是军用产品,这小小的院子早变成烤炉了。

    燃烧弹烧完了,后院的枪声也停了。

    “老肖,你完事了吗?”向天亮扬声喊了起来。

    肖剑南在暗中应道:“放心,我死不了。”

    大家都没事,那就耗着吧。

    终于,远处传来了警笛声。

    接着,院子外响起了轿车的启动声。

    警察来了,对方也该跑路了。

    向天亮松一口气,大大咧咧的站了起来。

    郭启军家的院墙,只有一点五米高,向天亮身高差不多一米八,这一起身,恰好把整个头暴露了出来。

    “快趴下。”

    还趴在地上的郭启军,高声的喊着。

    可惜,郭启军还是喊晚了。

    警笛声中,枪声大作。

    子弹象雨点似的,飞向了向天亮。

    向天亮啊的一声,身体扑倒在地上。

    来的并不是真的警察。

    “小向,小向。”郭启军急了。

    他试图起身,跑向院子的另一边,看看向天亮伤得怎么样。

    不料,院门外飞进来一排子弹,把郭启军挡了回去。

    警笛声骤然停止,脚步声密集的响起。

    对方冲锋了。

    郭启军开枪还击。

    已从后院回到客厅的肖剑南,也对着院子门口拚命的开枪。

    有三个家伙,还是冲了进来。

    这三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竟都扑向了向天亮。

    郭启军趴在地上干着急。

    因为他的枪里,只有五发子弹,打完了就没了,他是局长,很少有机会用枪,不象肖剑南他们一线的人那样,身上随时带着备用弹夹。

    可是,肖剑南虽然还在开枪,却没有子弹射到院子里来。

    原来,他腹背受敌,自顾不暇。

    眼看着那三个家伙,就要来到向天亮身边了。

    突然,枪响了。

    是向天亮在开枪。

    三个家伙摇晃着,纷纷扑倒在地上。

    郭启军惊喜的喊道:“小向,你没死啊?”

    “呵呵,老郭啊,我还没娶媳妇,你别咒我好不好。”

    说着,向天亮捡起一支枪,扔给了郭启军。

    郭启军接枪在手,精神大振,“小向,谢了。”

    “老郭,你家里人呢?”

    郭启军道:“放心吧,咱儿子女儿都是当兵的,屋里就你嫂子一人,她早就习惯了。”

    “我嫂子?你再说一遍。”

    “怎么,和我郭启军做兄弟,委屈你了?”

    向天亮乐了,“不委屈,不委屈。”

    他转头向屋里喊道:“老肖,你听见没有,我长辈份了,以后我就是你师叔了。”

    肖剑南骂道:“他娘的,你小子就臭美吧。”

    向天亮骂得更响,“他妈的,你敢不尊师长,我揍你丫的屁股。”

    另一边的郭启军也乐了,“哎哟,叉辈了,叉辈了。”

    枪声又停了。

    警笛声,又打破了深夜的沉寂。

    郭启军站起来了。

    肖剑南也从屋里出来,身边搀着的,正是郭启军的老伴。

    向天亮不肯起来。

    郭启军笑着走过来。

    “放心吧,这回来的是真的。”

    “他妈的,都跟鬼叫似的,你咋知道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

    郭启军道:“这是我们清河警察的老规矩,真正的警笛连在车上,是有两个电源的,一连着车电源,二连着单独的蓄电池,所以鸣叫时是连续的,他们是临时安装的,肯定没有安装额外的蓄电池,车一停,鸣叫声会有突然的减弱或停顿,一般人还真难分别开来。”

    向天亮摸着自己的脑袋,“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多坐一会吧。”

    肖剑南笑道:“你小子,就装吧。”

    “唉,我容易么,我图个啥啊。”

    一队警察,持枪冲进了院子里。

    向天亮起身,抱着箱子,一边往外走,一边高声的骂。

    “他妈的都是马后炮,你们这帮笨蛋,下次就替你们郭大局长收尸吧。”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在几辆警车的护送下,郭启、向天亮和肖剑南,终于到了市委书记刘如坚的家。

    天快亮了。

    刘如坚看着三个人灰头土脸的模样,吃了一惊。

    尤其向天亮,是光着上身的,下面的裤子也烧出了几个洞,实在是狼狈不堪。

    刘如坚叫起妻子,找来一套衣服,让向天亮先去洗澡换衣。

    等向天亮从浴室出来,刘如坚已听完了郭启军和肖剑南的汇报。

    刘如坚一脸的严峻。

    郭启军道:“刘书记,种种迹像表明,这些突然冒出来的武装歹徒,是受人雇用的,我们应该采取断然措施。”

    向天亮心道,郭启军这回真急了。

    自从当上了局长,郭启军有点求稳,不象以前那样大刀阔斧,敢作敢当,现在人家打上门来,差点被要了老命,他才恢复了当年的精气神。

    “有具体目标了吗?”刘如坚问道。

    肖剑南道:“报告刘书记,我们对这伙武警歹徒,已经锁定了,马上就可以行动。”

    刘如坚指了指纸箱,“这个人呢?”

    肖剑南点着头道:“从今天下午市一中教学楼庆典仪式取消后,我就派可靠的人盯住他了。”

    刘如坚沉吟了一下。

    “启军同志,剑南同志,这个箱子很重要,我就交给你们代为保管,现在你们马上回去,一方面,全面行动,立即消灭这伙武装歹徒,务必全歼,望在今天吃午饭前,能听到你们胜利的消息,另一方面,你们要向我保证,这个箱子牵连到的人,不能脱离你们的控制。”

    “是。”

    郭启军和肖剑南肃然而立。

    刘如坚留下了向天亮。

    “小向,你先坐着,抽烟喝茶,我去书房打个电话。”

    望着刘如坚的背影,向天亮心道,客厅的电话不用,那就是要用红色的保密电话了。

    可以预见,清河市又将掀起一场强劲的政治风暴。

    刘如坚的电话,竟打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走出书房,刘如坚先望了一眼门外。

    “你们清河的夏天,天亮得特别早啊。”

    “刘书记,据我们建设局的测绘技术人员介绍,每一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最先照到的海岸,就在咱们清河市。”

    “是吗?那几时有空,你带我看日出去。”

    刘如坚显得兴趣盎然。

    向天亮微笑着说道:“今天的天气就很不错。”

    “你一夜未睡,不休息一下吗?”

    “刘书记,我今昨天下午在市一中睡过了。”

    刘如坚道:“年轻就是好啊。”

    “刘书记,您也充满了活力。”

    “以后,把您改成你,同时,不要说那些没用的恭维话。”

    “是。”

    说着,向天亮站了起来。

    刘如坚挥了挥手。

    “好吧,带我看日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