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416章 秀才遇到兵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副市长洪成虎是被秘密带走的。

    一份建设部的传真通知,以开会的名义,召走了洪成虎。

    其实,省纪委专案组就设在市警备区招待所,洪成虎在去中阳机场的路上,被截下了秘密带到了这里。

    向天亮还不知道,他是整个清河市里,第三个知道洪成虎被双规的。

    第一个当然是市委书记刘如坚,第二个是警备区司令方成军,省纪委专案组就在他他地盘上,没理由不让他知道。

    连市长高尧和副书记方应德都不知道。

    向天亮不知道这个情况。

    陪刘如坚看完日出,在路边小摊吃了早点,又连人带车送到市委大院后,他叫了辆黄包车,偷偷溜回家里。

    睡觉,是头等大事,这些天的紧张和劳累,向天亮有点顶不住了。

    他告诉柳清清,除非天塌下来,或刘如坚找他,否则,亲娘老子来了都不能叫醒他。

    和衣大睡。

    这一睡,就从上午到了下午。

    可惜,睡梦还是被不速之客打断的。

    向天亮睁开眼,先见到的是柳清清一脸的无奈。

    柳清的身后,是市公安局长郭启军,和清河区公安分局局长肖剑南。

    两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

    向天亮立即猜到了几分。

    他冲柳清清使了个眼色,柳清清朝郭启军和肖剑南点点头,转身离开了房间。

    “天亮,我栽了。”

    肖剑南一边坐下,一边黯然而道。

    “怎么回事,你捅漏子了?”

    向天亮坐起身,扔出两根香烟,自己也叼上了一根。

    郭启军坐到椅子上,看着向天亮,轻轻的叹了口气。

    “剑南把洪成虎给跟丢了。”

    昨天的市一中教学楼问题暴露后,刘如坚就暗示郭启军盯牢洪成虎,肖剑南是郭启军最信任的人,不用他自告奋勇,这话肯定就交给了他。

    郭启军知道,这是刘如坚在考量他,考量他和洪成虎是什么关系。

    现在洪成虎失踪了,郭启军就尴尬了,清河市最优秀的警察,居然把人跟丢了,刘如坚会怎么想,别人会怎么看。

    肖剑南道:“今天上午,我顾不了休息,亲自去盯洪成虎,可没想到,他要去部里开会,他和秘书司机上路后,我带着两个人也跟了上去,可是,刚出清河市,进入中阳市不到五公里处,我们就被中阳市警方拦住了,等我们解释完,洪成虎连人带车不见了踪影,半个小时后,中阳市警方才放行我们,我们一路狂追,一直赶到中阳飞机场,在机场等了一个小时,也不见洪成虎一行三人,我找中阳市警方要求配合,可是,洪成虎曾在中阳市工作过几年,应该有些关系,他这次出走前,一定事先在中阳市做了工作,不然,怎么可能有中阳市警方的配合呢,反过来,中阳市警方根本不给我配合,他们那个市公安局长还说,你肖剑南大名鼎鼎,说你跟丢了人,打死我也不信,这事我们帮不了,我们可承担不了一个副市长失踪的责任……我把这个情况报告了郭局,郭局以市局的名义,打电话联系了国家建设部办公厅,敢情建设部近期根本没有会议,我们被洪成虎给耍了……”

    向天亮听罢,吸了几口烟后问道:“老肖,你认为他会畏罪潜逃?”

    “当然是这样,否则能怎么解释他突然会消失了?”肖剑南道。

    看着郭启军,向天亮问,“郭局,这么说,你的调查有进展了?”

    郭启军点了点头。

    “总之,洪成死定了。”

    向天亮很讶然,“真的吗?”

    郭启军道:“就目前来说,我手头掌握的三样东西,就够枪毙他了。”

    “哪三样?”

    “一,那个纸箱里的东西,我初步翻了一遍,可以证明那对母女是洪成虎害死的,他霸占人家达七年之久,后又强奸人家的女儿,导致她不堪凌辱跳河自杀,并引起母亲咬舌自杀,可以说物证足够,只要找几个人证,这案子就能定了。”

    “第二样呢?”

    “二,市一中教学楼项目的问题暴露后,就今天上午,市委市府有关部门就接到不少举报信和举报电话,矛头直指洪成虎,这就充分说明,洪成虎牵涉其中,象这种事,从来都是无风不起lang,只要一查,肯定是拨出罗卜带出泥,洪成虎分管建设系三四年,捞的钱肯定不少,不查是雷锋,一查就发疯,洪成虎能不进去吗?”

    向天亮点头道:“那倒是,不过洪成虎一向会装啊。”

    “还有,从八月二十四号绑架你的同事,并进而困住你,到一路对你进行阻挠,和昨天晚上袭击你和林校长,以及在我家出现的那伙武装歹徒,我们也初步确认,他们都受雇于一个叫姚可的中阳市人,这个姚可就躲在咱们清河市,我们已经抓住了姚可,据他初步交待,他是洪成虎的朋友,是受洪成虎的委托雇用那些武装歹徒的。”

    向天亮笑道:“买凶行凶,杀人灭口,洪成虎这副市长,当得也太低级了吧。”

    肖剑南道:“天亮,忘了告诉你,由余中豪亲自指挥,已经把那伙武装歹徒的大本营剿灭了,你和林校长安全了。”

    向天亮不以为然,“不是我说你们两位局长,别冒出一个再灭一个,干脆来次大行动,把那些还没冒出来的家伙也一起消灭了,这多省事啊。”

    郭启军看着向天亮道:“这是刘书记的意思吧?”

    “呵呵,郭局长,你别套我了,刘书记有什么想法,能告诉我吗?”

    肖剑南伸手捅了向天亮一下。

    “你是刘书记的全权代表嘛。”

    向天亮苦笑起来。

    “你们俩来干什么?是来审问我的吗?”

    郭启军笑道:“我们敢吗?”

    肖剑南问道:“天亮,洪成虎失踪后,郭局和我琢磨了一下,认为他外逃的可能性不大,中阳市警方也不会帮助洪成虎,所以,很可能是直接被人扣了。”

    “而且,是被省里的人扣下了。”郭启军补充道。

    向天亮看着郭启军,表情有些惊讶。

    “老郭,你说句实话你真的不知道?”

    郭启军郑重的摇着头,“知道了,我还来找你干吗?”

    向天亮手指朝天,再往向一扣,又呶了呶嘴巴。

    “被抓了?”肖剑南急道。

    郭启军也道:“应该是省纪委的人吧?”

    向天亮小声说道:“就在咱们清河市。”

    肖剑南长吁了一口气,“唉,虚惊一场啊。”

    “嘘……先别嚷嚷哟。”

    郭启军的脸上,却不见喜色,反而皱起了眉头。

    向天亮淡淡一笑,一付欲言又止的样子。

    肖剑南见状,给了向天亮一拳,“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就转身而去。

    郭启军把门关上了。

    “小向,你给我透个实底,我好心里有数。”

    “呵呵,老郭啊,别忘了你比我高上两级,我能比你知道的多吗?”

    郭启军不好意思的笑起来。

    “我这个人么,玩点业务还行,说到玩政治,还得向你学习。”

    “呸,你埋汰我啊。”

    郭启军掏出了香烟,两个人又点上了。

    “小向,我也看出来了,刘书记是新官上任不点火,要点就点冲天的大火。”

    “说对喽。”向天亮吐出了长长的烟圈。

    郭启军道:“我一个警察,破案抓人还马马虎虎,让我当什么市一中教学楼的调查组组长,分明是赶鸭子上架,当时我还没明白,现在我越想越不对头了。”

    向天亮点了点头。

    “老郭,刘书记手段高明啊。”

    郭启军怔道:“冲着咱们清河本地派来的?”

    “对,既利用市一中教学楼的问题,既灭了洪成虎,又瓦解了本地派,借风为雨,师出有名,一箭双雕嘛。”

    想了想,郭启军感叹道:“还真看不出,刘书记一个白面书生,玩政治是个高手,不愧是京城里出来的。”

    向天亮说道:“我看出来了,市委新来的三驾马车,打的是各自的小算盘,高市长和方副书记以前就不是一路人,刘书记对他们也不很信任,三个人拧不到一块,刘书记才打起了本地派的主意,苦于没有合适的机会,所以来了以后一直不声不响,现在市一中教学楼出了问题,就给了刘书记一个天赐的良机。”

    郭启军说道:“要说本地派,实力最强的就是洪成虎,他一倒,就没强势人物喽。”

    “你,你老郭就是一个。”向天亮笑道。

    郭启军楞了楞,“所以,刘书记才让我当这个调查组长?”

    向天亮道:“把你拎出,一是当枪使,本地人打本地人,熟门熟路,二是收服你,等你打完了,宰了一片,得罪一片,你还不得找棵大树靠靠,你说,到时候你还能靠谁?”

    “那我要是不干呢?”

    向天亮乐道:“你现在只是个公安局长,按理说,该兼任市政法委书记,该进常委会了吧,可那位置还空在那里,你干了,干好了,就归你,干不好,撂挑子,那对不起,你原地踏步,嘿嘿……再说了,你现在骑上了马背,你还下得来吗?”

    “唉,秀才遇到兵,玩的都是阴,不干也得干,我是被套牢了。”

    “呵呵……”

    向天亮咧嘴直乐。

    郭启军推了向天亮一下。

    “那你呢,不也是被他套牢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