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426章 只许百姓点灯 不许州官放火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夏柳在宿舍里等着向天亮。

    向天亮还是第一次来女宿舍,进来才知道,女舍比男舍更讲究,男舍四人一间,象个大通铺,女舍虽然也是四人一间,但到了房间里,却是别有一番天地,里面除了会客室和卫生间是公用的外,住房居然是一人一个小间的。

    “啧啧,这算什么事啊,严重歧视我们男人嘛。”

    向天亮有意见了。

    “不行,不是说男女平等吗,我要给马隆其老头提意见,他这不是在欺负男人讨好女人吗?”

    夏柳关上门,狠拧了向天亮一把,拉着他进了自己的房间。

    “好了好了,我的八爷,你要想发牢骚,有种当面去找马老头呀。”

    向天亮往夏柳的床上一躺,笑呵呵的说道:“这我可不敢,马老头要是在我的评语上写上几句坏话,我不白来党校了吗。”

    “哧哧……你也知道害怕呀。”

    夏柳扑到了向天亮身上。

    “夏姐,这儿安全吗?”

    “放心吧,那三位有的回家,有的去会朋友,早没人影了。”

    一边说着,夏柳一边急切的剥着向天亮的衣服。

    “嘿嘿……夏姐,这几天是不是,是不是给憋坏了?”

    夏柳使劲的往向天亮怀里钻。

    “八爷……你还说呢,都一个星期了,也不来看我。”

    “你没说嘛,再说,再说这是党校啊。”

    “我不管……你得赔我,你得赔我……”

    春风飞舞,梅开几度……

    二人醒来之时,已是吃晚饭的时候了。

    向天亮看了看手表,“得,都快六点了,食堂没饭了。”

    夏柳笑道:“反正我不饿。”

    “不饿?”

    “哧哧……我吃饱了。”

    “呵呵,这就吃饱了?”

    “嗯,一顿吃饱,十天不饿。”

    向天亮奇道:“一顿吃饱,十天不饿,这话好象,好象陈姐杨姐李姐都说过啊。”

    “你不知道?”

    “不知道。”

    夏柳红着脸低声道:“八爷,你不知道吧,主要是你的……你的那个,那个太厉害了……反正,反正一回疯狂过后,能几日回味无穷……”

    向天亮谦虚了起来,“不会吧,我有这么厉害?”

    “真的,你知道陈姐,还有叶楠和白曼,她们是怎么说的吗?”

    “我怎么知道,你们这些娘们在背后嘀咕我,都是不告诉我的。”

    夏柳小声道:“八爷你傻呀,她们都是有老公的人,为什么都还能对你死心塌地?”

    “不知道。”

    “哧哧……那是因为,那是因为用了你的家伙后,她们老公那玩艺儿,就一点都没感觉了。”

    向天亮笑着道:“我从小练武,向家有一独门功夫,我在那方面专门练过……看来,是一门害人的功夫啊。”

    “不是,不是害人功夫。”

    “不是?”

    “嗯,是救人的功夫呢。”

    向天亮问道:“夏姐,我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你来着。”

    “什么问题呀?”

    向天亮道:“夏柳同志,三十一岁,京城大学财会专业博士,至少在清河市是唯一一个,建设局财务处副处长,副科级,这次党校学习结束以后,肯定就是正科级,前途无量,又长得聪颖过人,貌美如花,可是,你也得有自己的人生计划吧?”

    “什么计划?”

    向天亮问道:“你男朋友在国外,恐怕是拿到绿卡了吧,你难道不想出去找他?”

    “怎么,嫌弃我了?”

    “绝对不是。”

    “那你还问我几时出国?”

    “这不是……你们总得,总得结婚吧?”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什么啊?”

    夏柳说道:“告诉你吧,他三年前就和一个外国女人结婚了。”

    “啊,怎么回事?”向天亮问道。

    “我在国外的同学早就告诉我了。”

    “那你为什么,为什么……”

    夏柳道:“难道让我去找他拚命呀?”

    “可你怎么办?”

    “我现在不说穿这事,唯一的原因,是不想让我父母知道。”

    “噢……”向天亮点了点头,“那你不结婚啊?”

    夏柳又爬到向天亮的身上,“哧哧,跟你过呗。”

    向天亮笑道:“那行啊,明天咱们就登记去。”

    夏柳一听,立即掩嘴笑个不停。

    “八爷,我不傻哦。”

    “怎么,八爷配不上你这个大博士吗?”

    夏柳说道:“我大你七岁半,你要是领着我回家,非被你爸你妈赶出来不可,我敢嫁给你,你敢娶我吗?”

    “唉,这倒也是啊,我们向家男人,可以娶任何女人做老婆,就是有一条,不能娶比自己年龄大的女人做老婆。”

    “谁定的规矩呀?”

    “呵呵,还能有谁,我们家的老太婆,全清河头号巫婆呗。”

    “你奶奶?”

    “对,一个顽固透顶的老太婆。”

    夏柳笑道:“八爷,我的事不用你管,你也别埋汰你奶奶了。”

    两个人正说着,屋里响起了电话声。

    “八爷,是你的大哥大在响。”

    “你的吧?”

    “我早关机了,接吧。”

    夏柳从向天亮的包里拿出大哥大,递给了他。

    “喂,哪一位啊?”

    “小向,是我呀。”

    是林霞,市一中校长,林雅的母亲。

    “是林姐啊,你有事吗?”

    夏柳一听,赶紧凑到向天亮的耳边,还狠狠的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

    “嗯……小向,你,你现在方便吗?”

    “林姐,我现在在党校学习,今天又是星期六,我现在闲得很,你有事尽管说。”

    电话那头,林霞犹豫了。

    “小向,我就是有件事,想找你商量一下……”

    向天亮心里一怔,林霞一定遇到麻烦了。

    “林姐,你说啊。”

    林霞道:“小向,我,我被停职了。”

    “停职,什么停职?”

    “我被停职了。”

    “林姐,这,这怎么回事?”向天亮惊讶的问道。

    林霞说道:“我也不知道,今天上午,市教育局的领导来到学校,学校召开了全体教职员工会议,当场宣布了我停职的决定。”

    向天亮问道:“停职,不是撤职吗?”

    “是停职,不是撤职。”

    向天亮怒道:“他妈的,明明你没有问题,省纪委专案组已经公开宣布了,市委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小向,你也别急,我不在乎一个校长位置,当个普通教师,也不是挺好的么。”

    “不行,我要找刘书记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因么……我知道……”林霞又有点吞吞吐吐了。

    “什么原因?”

    “嗯……”

    向天亮急了,“林姐,你想急死我啊,你要是当我是你弟弟,你就快告诉我。”

    “小向,我说我说,你别急,我告诉你。”

    “那你快说。”

    林霞道:“事情是这样的,国庆节前,我被省纪委专案组宣布没事后,正想带着林雅去我爸妈那里过节,突然接到市长高尧的秘书谢千叶的电话,说高市长要请我吃饭,正好余俏俏也在我家,我就带着余俏俏和林雅一起去了,可万万没有想到,高市长见了我们三人,很不高兴,吃饭中途,他的秘书谢千叶把我叫出去,暗示我说高市长希望我,希望我把余俏俏和林雅打发回家,一个人留下来陪高市长……我当然不答应,当场拒绝后,就带着余俏俏和林雅回家了,可是没想到,过完国庆节回来,今天上午宣布停我的职,下午那个谢千叶就打电话来了,他说,他说只要我一个去高市长那里,我的职务就可以恢复……”

    向天亮听得从床上蹦了起来。

    “他妈的,这个高尧还是死性不改啊,林姐,你是怎么回答谢千叶的?”

    “我没理他,他最后在电话里说,要我,要在今天晚上八点,到市委招待所高市长住的房间去。”

    向天亮想了想,“林姐,你打算怎么办?”

    “小向……我想,我想请你帮帮我,帮我想个办法。”

    “好,你在家等着,我马上过来。”

    关了大哥大,向天亮推开夏柳,急急忙忙的穿起衣服来。

    “八爷,我也要去。”夏柳也在穿衣服。

    向天亮笑道:“你去干什么?”

    夏柳也笑了,“我想看看,看看你的林姐漂亮不漂亮。”

    “带你去行,但你不能胡来啊。”

    “哟,这么快就护上了?”

    向天亮少有的红起了脸,“夏姐,我索性向你坦白了吧,林姐长得很漂亮,可她不喜欢我啊。”

    “咯咯……那我更得去了。”

    “为什么更得去了?”

    夏柳笑着说道:“什么女人这么高贵,我们八爷看上了,她竟然还不答应,我当然要去看看了。”

    一边往外走,向天亮一边咧嘴乐道:“夏姐,这么说,你是要帮我搞定她?”

    夏柳嗔道:“你这人,还真想跟高市长抢女人呀?”

    “呵呵,八爷我正有此意。”

    “你还真敢呀?”

    向天亮振振有词,“我喜欢的女人,就不许别人碰,高市长矮市长都不行,这就叫只许百姓点灯不许州官放火,我向天亮定的规矩。”

    两人上了车,向天亮发动了车,一踩油门,轿车就奔了起来。

    夏柳高声问道:“八爷,你是不是又要耍弄高市长呀?”

    向天亮笑着应道:

    “夏姐,这可说不定啊,高市长要是执迷不悟,我当然有责任教育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