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434章 从长计议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周台安无奈,只能跟着向天亮走,他感觉,他被向天亮牵住鼻子了。

    就象一条牛,鼻子里被穿了棕榈绳,只要一拽绳子,牛鼻子又痒又麻,还带点痛,牛顿时会浑身乏力,只有被乖乖牵着走的份儿。

    现在,周台安觉得自己就是条牛,而向天亮,正是牵着他鼻子的人。

    经过几次洗牌,清河的局面已经明朗,以刘如坚、高尧和方应德三驾马车为核心,其他人各为其主,纷纷有了自己的靠山。

    即使象周台安这样八面玲珑的人,以前因为层次不高,现在到了市公安局,也不得不寻找自己心目中认定的靠山。

    周台安是市长高尧的人,这在整个清河市,已经不是秘密的秘密。

    是高尧的人,却背着高尧,和外人勾结对付高尧,这事要是传出去,他周台安就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小向啊,这事要是传出去,我就全毁了。”

    “老周,你急什么,听我说嘛。”

    一家小酒店的小包厢里,向天亮和周台安面对面的坐着。

    几个冷菜,几瓶啤酒,两个人先对饮了几杯。

    倒酒的是林霞。

    她怕难为情,不肯进来,是被向天亮拽着进来的。

    “老周,你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

    周台安微笑着说道:“你不就是说,我以前是个十三不靠,谁的门都不拜,现在却公开投靠高市长了。”

    向天亮坏坏的笑起来。

    “你老周是条老狐狸,狡兔三窟,你这条老狐狸肯定是六个窟九个窟。”

    “哈哈,先别说我个人的事,还是先摆平眼前的麻烦吧。”周台安笑道。

    向天亮点头道:“这很简单,我早就有了打算。”

    “快说你的打算吧。”

    向天亮喝了几口酒,笑着问道:“老周,我先问你,上次清河国际大酒店的事,高市长是怎么想的?”

    “还能怎么想,个人的丑事,还能怎么处理,能瞒就瞒嘛。”

    “他有没有怀疑过是谁干的?”

    周台安笑道:“当然怀疑过,但他是市长,高高在上,又刚来不久,他能认识几个人,他能找怀疑去。”

    “呵呵,那就是说,他让别人代替他怀疑?”

    周台安道:“他还能委托谁,当然委托他的秘书谢千叶,谢千叶又能找谁,查人的事,当然找警察了,所以,谢千叶找到我,让我帮他找人,事情推到我这里,我当然给遮掩过去了。”

    向天亮笑了笑,又举杯喝了几口啤酒。

    “那这一次,你又想遮掩过去吗?”向天亮笑着问道。

    周台安瞪了向天亮一眼。

    “你说我还能干什么,你小子惹的麻烦,哪回不是我们帮你擦的屁股啊。”

    “哎,有同志在,说话文明点哟。”向天亮一本正经的说道。

    周台安对林霞说道:“林校长,你认为小向文明吗?”

    林霞的俏脸,噌的红了。

    “周政委,你们说事,就,就别扯上我了。”

    向天亮飞起一脚,忽地踹了周台安一下。

    “老周,你别说我的屁股不干净,你的屁股就干净吗?”

    周台安摊摊双手道:“我有什么不干净的,我干净得很呢。”

    “我呸,你干净?你他妈的少来这一套,我想请问,你周台安在南城分局当局长的时候,你手下那个女办公室主任,叫什么来着?你一星期到她家去一两次,是去干什么的啊?那娘们的孩子,怎么长得跟你很像哦……”

    “小向,别,别说了……别说了。”

    周台安红着脸,冲着向天亮连连的摆手。

    “呵呵……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老周,还要我再详细的说吗?”

    “不用了,不用了……小向,咱们是朋友啊。”

    向天亮低声说道:“老周,我是明人不做暗事,我是单身,林姐是独居,我和林姐就是明着来往,别人也不好说什么,顶多背后议论几句而已。”

    说着,向天亮拉过林霞,将她拉到自己身边。

    林霞红着脸扭身,却被向天亮摁住,还在她腰间捅了一下。

    想想也是,大家都是一样的,谁的屁股都不干净,有什么好难为情的。

    林霞被向天亮搂着腰,索性不扭身子了。

    她理了理头发,微笑着说道:“周政委,你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周台安尴尬的笑着,“我相信,我相信。”

    “来,来,周政委,喝酒,喝酒。”林霞举起了酒杯。

    “喝酒,喝酒。”周台安也举起了酒杯。

    向天亮笑道:“老周,干了这杯,咱俩就别扯对方的私事了,大事要紧嘛。”

    “好,说说你的安排吧。”周台安朗声笑了,心里却在苦笑,向天亮这小子,太鬼了,原来,他早就查过自己的老底了。

    向天亮说道:“很简单,过个半个月到二十天时,你就去告诉高市长,这事是我干的。”

    周台安吃了一惊,“小向,这不是把你给暴露了吗?”

    “对,让我与高市长面对面,把你从套子里解脱出来。”

    “你不怕高市长报复你?”

    向天亮笑道:“你放心,高市长不但不会报复我,他还会象供菩萨那样的供着我。”

    周台安怔了一下,“小向,我听说方应德副书记是江云龙厅长的人,那你就是方应德副书记线上的人了,现在你要与高市长面对面,难道,难道你想脚踏两只船?”

    “呵呵……脚踏两只船,一明一暗,不好吗?”

    “哈哈,你小子太狡猾了。”

    向天亮道:“老周,有句老话,我劝你多多的体会。”

    “什么话?”

    “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周台安若有所思的点着头,“你说得对,多条路多点希望啊。”

    “所以,我劝你早作打算,东方不亮西方亮,有备无患嘛。”

    看着向天亮,周台安道:“关于这一点,我是得向你学习。”

    “我怎么了?”向天亮问道。

    周台安道:“明摆着的,你是方副书记那条线上的,现在又要与高市长挂钩,可谁都知道,你为刘书记立了大功,他也不会动你,你小子,是三驾马车任你骑,你说你牛不牛啊。”

    “呵呵,我这也是没办法,就拿高市长来说吧,他老抢我的女人,我不跟他通气拉点关系,这多麻烦哟。”

    “哈哈,你牛,你喜欢的,高市长都不能要,你小子太牛了。”

    “那是当然,哎哟……”

    向天亮嘴巴歪了,因为林霞的手,狠狠的拧在他的大腿上。

    周台安喝干杯中酒,笑着起身道:“小向,我得先走了,高市长那边,我还得去应付一下呢。”

    “那行,保持联系,对了,你官比我大,负责买单啊。”

    “臭小子。”

    周台安骂了一句,摆摆手,转身走了。

    向天亮瞅着林霞笑。

    “八爷,你,你害死我了。”

    向天亮摇摇头,“林姐,你反正要调到滨海去了,又不当校长了,一个普通老师,没人会议论你的。”

    “我不怕。”林霞道。

    “真不怕?”

    林霞嗯道:“我怕的是高市长,他不一定能放过你。”

    向天亮噗的笑了。

    “笑什么,我说得不对呀?”

    向天亮笑而不答,拉着林霞就走。

    在缓缓行驶的车上,林霞问道:“八爷,你快说呀。”

    向天亮笑着道:“林姐,你摸摸我的枪。”

    “呸。”林霞啐了向天亮一口。

    “我是认真的,你摸摸看,我再告诉你。”

    林霞身子一倒,趴到了向天亮的双腿上,“呀……”

    “怎么了?”

    林霞低声道:“这么厉害……刚刚,刚刚才……怎么还,怎么还撑着呢。”

    向天亮笑着说道:“男人,正因为有了这个家伙,才能叫男人。”

    “去你的。”

    “难道不是吗?”

    林霞嗯了一声,羞道:“还,还真是的,男人有了枪,有了枪才叫男人。”

    “男人的枪要是坏了呢?”

    “那……那就不是男人了呗。”

    林霞抚着向天亮高昂的枪,不肯起身,不舍得放手了。

    “林姐,我了解过高市长的为人,他这人,各方面都挺强的,是个难得的好干部,但就是这方面有问题,时常会犯错误,象我这种小兵拉子,犯点这方面的错误问题不大,而象高市长这样地位的人,那就是大问题了,所以,我这次在给他下痒药的时候,同时还下了另外一种药,这种药能在他身上停留一年之久,在这一年里,他那把枪,就不会再举起来。”

    “你可真坏……然后呢?”林霞低声的问。

    “然后,周台安会告诉他,是我下的药,接着他又会知道,他的枪举不起来是因为我的药,这种事对外人难以启齿,他只能私下找我,到那个时候,我就有办法和高市长面对面了。”

    林霞道:“我明白了,这就是你说的从长计议了。”

    “不错,在仕途上,我不一定会跟着高市长走,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与他保持着私下的关系,你说这不是挺好的吗?”

    林霞点了点头,“八爷,你是想控制人家吧?”

    向天亮摇着头道:“控制人家,这话太重了,我控制不了高市长,高市长也甭想控制我,我想好了,我要与他保持一种既合作又斗争的关系。”

    “既合作又斗争?我不信。”

    向天亮笑着说道:

    “你放心吧,不出一个月,他就会主动的来找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