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450章 要修枪吗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要修枪吗?

    不用署名,向天亮也知道,这是林霞的留言。

    时间过得真快,她从清河市第一中学调到滨海县中学,将近有三个月了。

    向天亮向周台安和邵三河告辞,从县公安局出来,开着车先直奔县百货商场。

    五六年没来城关镇了,变化还是不少,尽管道路仍旧是那几条。

    这是一座山间小城,两山夹一河,为数不多的街道,与城中河平行,自西向东。

    河叫小南河,河不宽却悠长,是滨海县的母亲河,东至大海,西经南河县直通清河市区,与清河江相连。

    两座山是城关镇的天然屏障,北面的北山,山长两千余米,高五百多米,山上乱石丛生,奇峰林立,南山高七百余米,林密草深,山连着山,是滨海山脉的一部分,沿着滨海山脉,还可以直至七十年代修建的滨海水库。

    一河之隔两重天,小南河的北面,北山脚下,是城关镇的老城区,街道狭窄破旧,民房和厂房混杂,这里的建筑,几乎以石头为主要的建筑材料,房子高不过三层,层高不及三米,小巧精致,结实经久,深合台风多发地区御风的需要。

    而小南河的南面,南山脚下,是城关镇的新城区,这边也是滨海县的政治、文化和交通中心、集中了几乎所有的政府机关、学校、商店、娱乐,还有县汽车站和内河客运码头,建筑大部分是新的,五六层七八层的高楼也多了不少,特别是位于小南河边上的滨海大厦,高十二层,显得很是洋派,是滨海县最高的建筑。

    城关镇东距大海八公里之遥,有风的季节,走在街上,还能闻到一丝淡淡的鱼腥味。

    节日的气氛却是不浓,这里的人还习惯于过着农历的生活,春节才是最热闹的时候,元旦,不过是有单位的人多了一天消迁时间而已。

    向天亮在县百货商场门前停车,下了车走进商场,在拥挤的人流中穿梭着。

    他也是心血来潮,不想空着手去林霞家,来商场是买礼物的。

    能主动想到送礼,送的还是女人,也算是一个男人成熟的开始吧。

    忽然,有人在他后背上拍了一下,“向天亮,你好。”

    向天亮回过头来,立即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土豆,李子杓。”

    矮矮的胖胖的个子,正是向天亮的高中同学,外号土豆。

    两个人快一年没见面了。

    李子杓拉着向天亮到了边上。

    “天亮,你怎么跑到城关来了?”

    向天亮明白,李子杓应该还不知道,他调到滨海来工作了。

    “木杓,我调到滨海来工作了。”

    “你别逗了。”李子杓笑着,“人往高处走,水往海里流,能进清河市,决不回滨海,你难道忘了咱们当年读书时的口号了?”

    在当年的向天亮心目中,城关不过是个小镇,清河才是大城市,是他向往的地方,能进清河工作生活,是滨海青年的梦想。

    “呵呵,真的,我被发配回来喽。”

    李子杓呸了一声,“不跟你贫了,你在城关待几天?”

    向天亮笑道:“这几天肯定不走了。”

    “那好,今天我有要事,改天我请你吃饭。”

    向天亮哦了一声,这才注意到,李子杓西装笔挺,皮鞋锃亮,打扮得人模狗样的。

    他坏坏的一笑,一把拽住了转身要走的李子杓,“臭土豆,什么好事,快快的从实招来。”

    “哎哟……你小子轻点啊。”李子杓歪着嘴叫着。

    “快说。”向天亮松开了李子杓的胳膊。

    李子杓嘿嘿一笑,伸出两根手指头晃了晃,“我今天是双喜临门。”

    “哦,还双喜临门,那你更得交代了,快说快说。”

    李子杓凑近一步,低声说道:“我从晋川镇调到县土地管理局,这是一喜,二喜呢,我们王局长他,他要招我做上门女婿,约好今天见面,所以,所以我来买点礼物。”

    “呵呵,行啊。”向天亮给了李子杓一拳,“好事好事,臭土豆,恭喜你小子终于交了桃花运了。”

    “嘿嘿,不能跟你比,不能跟你比,你忙着,我得走了。”

    李子杓消失在人群中。

    望着李子杓的背影,向天亮咧嘴一笑。

    还真是咸鱼翻身,貌不惊人的臭土豆,居然也攀上高枝了。

    高中的同学,大都五六年没见了,应该找机会聚一聚了。

    向天亮买了一些礼品,上车后,没有马上直奔林霞家,而是拿出大哥大拨起了电话。

    “喂,请问你这里是修枪的吗?”

    “八爷……”

    “呵呵,你能修枪吗?”

    “嗯……能。”

    “你真能修枪吗?”

    “能。”

    “好啊,请问你能修什么枪呢?”

    “对不起,我只能修一把枪。”

    “哦,你只能修一把枪?”

    “对。”

    “那是把什么枪啊?”

    “嘻嘻……”

    “不能说吗?”

    “能说。”

    “那么,请问你能修哪把枪啊?”

    “嘻嘻,我能修八爷的枪。”

    “八爷的枪?”

    “是呀。”

    “别人的枪不能修吗?”

    “我只修八爷的枪。”

    “八爷是谁啊?”

    “八爷是个,是个大坏蛋呢。”

    “呵呵,这八爷很坏吗?”

    “坏,坏死了。”

    “呵呵,我就是八爷啊。”

    “八爷,你在哪里呀?”

    “林姐,想不想八爷啊。”

    “……”

    “不说话?噢,那就是不想了。”

    “八爷……”

    “想八爷吗?”

    “嗯……想。”

    “真的想?”

    “真想。”

    “怎么个想法?”

    “……很想,非常非常的想。”

    “那,那怎么办呢?”

    “八爷,你……你快过来么。”

    “欢迎吗?”

    “欢迎,欢迎。”

    “呵呵,要给我修枪的哦。”

    “嗯,我为你修枪。”

    “怎么个修法?”

    “八爷想怎么修,就,就怎么修呗。”

    “呵呵,你想八爷几时过来啊?”

    “越快越好么。”

    “十分钟行吗?”

    “嗯……我等你了……”

    林霞的家,在小南河的北岸边上。

    四面有墙,又高又旧,一看就是座老宅。

    院子门上,挂着一块横匾,上书二字:林宅。

    林霞素面便服,站在门口迎候向天亮。

    见到向天亮,林霞羞涩的一笑,“来了?”

    “有人帮我修枪,我能不来吗?”

    林霞脸红了。

    “哎,咱们的林雅小丫头呢?”向天亮低声的问。

    “昨天下午,我接到夏柳的电话,说你要来滨海县了,所以,所以我把她打发到同学家去了。”

    “呵呵,这是为什么呢?”

    “你,你说呢?”

    “我不明白。”

    “八爷……你,你又逗我了……”

    “林姐,你真是聪明。”

    院门一关,墙高院深,就是二人的世界。

    向天亮一手拿着礼物,另一只手一揽,抱起了林霞的身体就往屋里走。

    小别胜新婚。

    狂风暴雨,辣手摧花,一个是久旱干涸,正盼甘霖,一个是苍海盈满,枪亮弹足,可谓春风化雨,直上九霄……

    好一场惨烈的“战争”……

    林霞被向天亮三次送上了云端。

    ……

    “林姐,你醒了吗?”

    “唉……我,我快被你折腾死了。”

    林霞悠悠的醒来了。

    “我可是早饭都没吃,就匆忙的过来了哟。”

    “哎呀,都快十二点了。”林霞叫了起来。

    “所以……嗯?”

    “我给你做饭去。”林霞坐起身,要披衣下床。

    向天亮拽住了林霞,坏坏的笑道:“别穿衣服了。”

    “你想冻死我呀。”

    “嘿嘿,你知道我要来,早就把屋里的空调都打开了,冻不着吧。”

    “嘻嘻……那也不能这样,这样去做饭吧?”

    “必须这样。”

    “不……”

    “这是八爷的命令。”

    “难为情死了……”

    “呵呵……”

    向天亮抱着林霞到了客厅。

    在林霞的再三央求下,向天亮才同意她披上一件睡衣,可里面空空如也,一对怒峰裸露大半,让林霞好不羞涩。

    而向天亮是大马金刀,身上什么也没有,就这样坐在沙发上。

    两碗面条,一边吃,一边还能欣赏无限春光,向天亮真会享受。

    当然,空调的温度还是不高,向天亮不得不披了一件睡衣。

    “八爷,你的工作有具体安排吗?”

    向天亮摇着头道:“我不知道,但是以我看,县长助理本来就是一个临时性的职务,应该是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派,就象个临时工吧。”

    林霞微笑着说道:“你可要小心了,我听说县委一班人很不团结,成天斗来斗去的。”

    “我也听说了。”向天亮点头道。

    “你呀,首先面临的就是站队问题。”

    “站队,不错,我是得先站队。”

    “八爷,既来之则安之,你先熟悉熟悉情况吧。”

    “嗯。”

    向天亮放下碗筷,一边点头一边抹嘴。

    经过林霞修理的“枪”,依然是高傲的抬着头。

    林霞瞄了一眼,红着脸小声道:“真棒。”

    向天亮坏笑道:“林姐,你一个人修不了。”

    林霞红着脸道:“反正,反正我警告你,林雅还小,你不能打她的主意。”

    “呵呵,那你可得继续帮我修理了。”

    说着,向天亮又拉住林霞,准备来个就地正法。

    “怎么,怎么又要呀……”

    林霞半推半就,睡衣早被扔开了。

    向天亮的枪,又进入了“修理场”……

    不料,就在这时,院子的门吱的一声开了。

    向天亮和林霞面面相觑。

    是林雅小丫头回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