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453章 宴无好宴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走进滨海大厦,这里的富丽堂皇,酒醉金迷,与滨海县人均纯收入不过五百元的贫困县帽子,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向天亮向来不喜欢出入此类场所,要不是为了应付五个女同学,他是决不会让自己出现在滨海大厦的。

    二楼三楼都是餐饮,向天亮先到二楼的餐饮服务台,拿出三千元钱,作为三零六包厢的预付款。

    以前他在这方面笨得很,明明是他请客,往往等到结帐时,别人早就抢着把钱付了。

    现在他学乖了,这人情场上,也是细节决定成败,花钱请客是一门学问,有时候,钱花不出去就是一种失败。

    这也可以叫先下手为强吧。

    寻呼机上的留言是五点半,向天亮受过四年的军事化管理,掐点按时,是他的一大习惯。

    正好五点半,向天亮那高瘦的身影,出现在三零六号包厢门口。

    “哟,五位大美女都来了啊,好,好,好好好。”

    连说了五个“好”,向天亮旁若无人,走进包厢,就近坐到了圆桌边。

    桌边坐着的,正是向天亮的女同学,七仙女中的五位。

    狐狸精张丽红,胖大海乔蕊,琵琶精陈南,蜘蛛精陈北,小不点杨小丹,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妖艳无比。

    张丽红率先起身,其他四位也跟着站了起来。

    “向天亮,欢迎你荣归滨海呀。”张丽红微笑着说道。

    向天亮端起茶杯喝了几口,习惯的咧嘴一乐。

    “癞蛤蟆:今天晚上五点半,滨海大厦三零六号包厢,你若不来,我们就让你死上一百次,琵琶精和蜘蛛精留……呵呵,死上一百次哟,荣归?我这是荣归吗?”

    张丽红笑道:“都当上县长助理了,还这么斤斤计较吗?”

    “呵呵,你们啊,高中三年已经欺负我上百次了,我都习惯了,还计较?我敢与你们七仙女作对吗?”

    “我们向你道歉。”张丽红道。

    乔蕊、陈南、陈北、杨小丹也异口同声道:“我们向你道歉。”

    “少来这一套,都快坐下吧。”

    张丽红笑着说:“你不坐主位,我们怎么坐呀。”

    向天亮假装客气,“我能坐主位吗?”

    杨小丹笑道:“向天亮,你在读书的时候,就是我们的副班长,你不坐主位,谁还能坐主位呀?”

    “呵呵,那我就坐了?”

    乔蕊拉着向天亮,硬把他推到了主位上,“向天亮,你那套装傻的本事,还用得这么炉火纯青呀。”

    向天亮一边坐下,一边笑道:“当年你们千方百计的欺负我,我是好男不跟女斗,只好用装傻来应付喽。”

    张丽红也在向天亮左边坐下了,“天亮,有谢娜和马蕴霞的消息吗?”

    “没有,我还正想问你们呢。”向天亮一边摇头,一边点烟。

    乔蕊坐在向天亮的右边,“哎,天亮同桌,你可要说实话,我们可都关心着你呢。”

    “呵呵,门不当户不对,过日子也不舒坦不是,现在等我进步了,人家影都没了,难不成我上国外找她去?”

    杨小丹咯咯一笑,“天亮,国外的太远,可国内的多得是么。”

    向天亮笑着问:“在哪里,我怎么没看到呢?”

    指了指一桌的人,杨小丹笑道:“这不是么,五个仙女,还不够你挑吗?”

    “你们?呵呵……”向天亮一个一个的瞅过去,歪着嘴笑道,“个个名花有主,等着对号入座,我能插队夹塞吗?”

    “又不正经。”张丽红斜看着向天亮娇嗔道。

    “唉……”

    乔蕊拧了向天亮一下,“叹什么气呀?”

    “悲哀,悲哀,时代的悲哀啊。”

    张丽红问:“什么悲哀呀?”

    向天亮苦着脸道:“你们看现在的小屁孩,十七八岁的,还在为考大学而努力,就叽叽歪歪的谈起了恋爱,再想想我们那会,男女同学是话不敢说,手不敢拉,看一眼都能脸红,这不是时代的悲哀吗?”

    “咯咯……”陈南和陈北同声娇笑。

    “琵琶精,蜘蛛精,你们笑啥啊?同学同学,只能同学不能同床,等我们开窍了,你们都孩子满地爬了,这难道不是悲哀吗,他妈的,要是换成现在,哼哼。”

    陈南笑道:“癞蛤蟆,要是换成现在,你会怎么样?”

    “呵呵,要是换成现在,我这癞蛤蟆早就吃上天鹅肉了,你们啊,就是我嘴边的天鹅肉,我早就把你们给咔嚓了。”

    包厢里笑声一片。

    “天亮,你行么?”

    “癞蛤蟆,你还在想呀。”

    “向天亮,你晚点了,搭不上车了。”

    “癞蛤蟆,你来咔嚓呀。”

    ……

    向天亮摇了摇手,“好啦好啦,不说了不说了,各位姐姐妹妹,能不能告诉我,我一共有几个姐夫妹夫了?”

    乔蕊问道:“什么叫一共有几个姐夫妹夫?”

    向天亮乐道:“胖大海,人话都不懂啊。”

    杨小丹抿嘴笑着,“向天亮是问,咱们有几个是名花有主了。”

    向天亮点着头,“对啊,上次在清河,我记得你们好象,好象都那个了么。”

    乔蕊盯着向天亮问,“什么叫那个了?”

    “呵呵……就是,就是处被破了呗。”

    处被破,用滨海话说,就是破瓜,形容姑娘变成了女人。

    “哎哟……”向天亮忽地跳了起来。

    原来,他受到了两面夹击,张丽红和乔蕊左右各出一脚,狠狠的踩在他的两个脚背上。

    “咯咯……”

    向天亮自嘲道:“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老孔啊,还是你说得对,我听你的,好男不跟女斗,好男不跟女斗。”

    包厢里忽地没了笑声。

    五仙女们,正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向天亮脸色大变。

    这场面他记忆犹新,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征兆啊。

    可惜,还象以前那样,他的反应又晚了。

    五只母老虎,迅猛的扑了过来。

    完了……

    还是那一招,向天亮倒在沙发上,只能先保住脸再说,面子重要哇。

    五仙女一齐扑到了过来,十只粉拳,象雨点似的落在了向天亮身上。

    他妈的,都九十年代了,还用老一套,这不是自找亏吃吗?

    向天亮心中暗喜,这可是你们自找的,老子要新帐旧帐一起算了。

    他本来是侧着身子,索性转了过来,面对着五仙女的狂轰滥炸。

    琵琶精陈南和蜘蛛精陈北离得最远,这姐妹俩还是过去的老角色,专门进攻他的下三路,可现在向天亮的两条腿,比以前可“灵活”多了,只见双腿一开一合,竟把姐妹俩生生的夹住了,妙的是,姐妹俩苗条的身体,是背对着背的,向天亮的两条大腿,就正好夹在姐妹俩的酥胸上,就那么稍微一用力,四座小山包被压扁了,四只手也被夹得动弹不得。

    攻击下三路的还有小不点杨小丹,她身材娇小,最没力气,每次欺负向天亮时,她都会捡便宜,这次也不例外,上来就奔着向天亮的双脚而去,先脱鞋子,再扯臭袜子,双手十指,就挠起了向天亮的脚心,这一招可灵了,以前是屡试不爽,只要一挠痒痒,向天亮总是力道尽失,防线崩溃,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不料,杨小丹的手刚要开动,向天亮的双脚突然也动了,只见他大腿不动,那里正夹着陈南陈北姐妹俩呢,但他的两条小腿却匪夷所思的分开,不等杨小丹反应,就把她给夹住了,而且也是恰到好处,就夹在了她的小胸脯上。

    胖大海乔蕊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吨位大,力气也大,每回的任务就是压住向天亮的腰和腹部,每回都能完成任务,可这一次,她刚扑到向天亮的身体上,左胸的小山包就碰到了他的大帐篷上,这大帐篷是什么东西,她当然知道了,顿时脸一红,力气失去了一大半,正要抽身撤退,向天亮的右手伸过来了,正好抓住她的腰带,把她狠狠的按在了自己的身上……杨小丹全身动弹不得,这还不算,她跪在沙发边,一张小胖脸正对着向天亮的大帐篷,而且是紧贴着的,虽然是大冬天,隔着好几层裤子,但她分明体会到大帐篷里的高大和坚硬。

    最狡猾的还是狐狸精张丽红,以前七仙女在的时候,她一般只担当着动口不动手的角色,名符其实的狗头军师,别人出力,动手动脚,她就在一边,用嘴巴教训向天亮。

    可现在缺了两位仙女,大仙女二仙女去国外了,按原来固有的套路,人手不够了。

    那次,高中毕业参加完高考,是七仙女最后一次欺负向天亮,当时也是这样,七仙女齐心合力,把可怜的“董永”按在学校后面山坡的草丛里。

    可是,当时是大河马马蕴霞按着向天亮的双肩,由野玫瑰谢娜拿着墨笔,在向天亮脸上画满胡子。

    真是人到用时方恨少。

    张丽红现在是七仙女的临时领导,当然不能袖手旁观,身先士卒,是领导此时的不二选择。

    于是,在其他四人动手的时候,她也扑了过来,扑向了向天亮的脸部。

    毕竟是狐狸精,速度上留了一手,看到姐妹们身陷囹圄,她马上收住了自己的身子。

    可惜晚矣。

    向天亮还有一只空着的左手,正等着侍候她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