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454章 新帐老帐一起算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同样也是恰到好处。

    当张丽红扑过来的时候,向天亮那蓄谋已久的左手,就这么正面迎了上去,可同伴们纷纷失手被擒,张丽红收住身子就要后撤,向天亮能耐最大,但身体躺在那里,“抓”着四个美女,只要撤到他的反击范围之外,他是鞭长莫及,只能望而兴叹。

    可是说时迟,那时快,向天亮身高臂长,左臂展开来,那真是又长又准,张丽红的身体只是那么停滞了一秒钟,就碰到了向天亮的如来神掌。

    因为张丽红的上面两点特别的突出,真可谓风景这边独好,遭殃时难免首当其冲,人要犯贱,殃及shuangfeng,身体撤出来了,两座玉山还留在向天亮的远程火力范围之内,你说倒霉不倒霉?

    包厢里自然开着空调,暖洋洋的,进来时,大家伙可早就除去了外衣,张丽红也不例外。

    女人爱臭美,大冬天的,下面就一条长筒袜裤,不象裤,不象袜,上面一件风衣,有夹层的那种,脱了风衣,里面可就稀了薄了。

    张丽红就是这样的,上身只套着一件薄薄的羊毛衫,里面也就一个罩罩,向天亮是手到意到,一碰上她的玉峰,就毫不犹豫的抓个正着。

    抓是真抓,绝不是玩虚的,向天亮的手掌那是连扫带抚,连贯而行,扫过了抚过了,才五爪擒玉,将张丽红的一只玉峰,着着实实的攥住了。

    向天亮嘴上还在调笑,“哟,狐狸精,怎么感觉,比上次在清河时又长了不少呢。”

    张丽红顿时脸红了,身软了,向天亮再轻轻一拽,张丽红不由自主,身体一个前倾,脚下却是拌蒜,扑通一声,竟跪倒在向天亮的面前。

    “天亮,你,你干么呀……”张丽红低声嚷嚷起来。

    “嘿嘿,我是来收帐的。”向天亮的手,对张丽红的高山是又揉又攥,攥了揉,揉了又攥。

    “哎哟……你轻点……”那玉山是需要怜香惜玉的温柔的,向天亮的动作,离怜香惜玉相差甚远。

    向天亮喝道:“那你就过来一点,要是想逃跑,我就把你这小山头掰下来当下酒菜。”

    张丽红还真听话,跪着前移了几十厘米,正好让向天亮的左臂有了弯曲的余地。

    “天亮,你,你别乱来,这里是餐饮包间,服务员会进来的。”张丽红低声道。

    向天亮得意的笑道:“你们就放一百个心吧,我来的时候,已经预付了钱,同时告诉服务台,三零六号包厢的上菜时间推迟到七点半,我跟他们说了,我们老同学见面,要叙叙友情,请他们不要来打搅我们,所以,七点半以前,服务员是不会进来的,再说了,你们没见我刚才进来的时候,我把门锁上了,呵呵……同学们,一个半小时内,我们可以尽情的享受哟。”

    乔蕊叫道:“向天亮,原来这是你蓄谋已久的呀。”

    “呵呵,胖大海你说对了,我今晚可要报仇了。”向天亮一边笑,一边右手一推,把乔蕊的脸,往自己的大帐篷上靠得更近更紧。

    “天亮,你,你要干么?”张丽红红着脸问道。

    向天亮呵呵笑道:“咱们今天难得一聚,有的是时间,正好把新帐老帐一起算算清楚。”

    “你不会这么小心眼吧?”张丽红问着,身子却更加不由自主了,因为向天亮的手掌太厉害了,揉得她的玉峰热了挺了,身体也酥了软了,那点反抗的力气,也消失殆尽了。

    向天亮笑着问道:“张丽红,过去的事不提也行,但是,你还记得在清河那一次吗,我在茶楼火灾的时候救了你们,你不会忘了吧?”

    “我,我没忘呢。”

    “好,你说,当时你答应我什么了?”

    “我,我不记得了……”

    向天亮高声问道:“小不点,你来说。”

    杨小丹应道:“天亮,你夹得我好紧,你轻点好吗?”

    “呵呵,好,只要你老老实实,我就放了你。”

    “我老实,我保证老实。”

    向天亮乐呵着,两条小腿一松,就把杨小丹松开了。

    杨小丹趴在向天亮的腿上,娇喘不已。

    这时,陈南陈北姐妹两个人,已经被夹得快喘不上气来了。

    陈南哼道:“天,天亮,我们,我们也,也受不了了……”

    “你们姐妹俩能听话吗?”

    “听话,听话。”

    向天亮笑着,两腿一松,放开了陈南陈北姐妹俩。

    “胖大海,你看够了没有啊?”

    向天亮的右手压着乔蕊,她也好过不了多少。

    “看,看够了……”

    “说,什么看够了?”

    “你的,你的把把……我,我看够了……”

    “呵呵……”

    向天亮收回右手,把乔蕊也放开了。

    但是,向天亮没有放掉张丽红,不但没有放,还让自己的右手,也攀上了张丽红的另一座高峰。

    “天亮……”

    向天亮笑道:“狐狸精,你不能放。”

    “我不会跑的。”

    向天亮摇着头道:“不行,你是狐狸精,诡计多端,你的话我不相信。”

    一边说着,向天亮的双手,一边在张丽红的shuangfeng上驰骋纵横。

    张丽红羞得无地自容,因为还有四双眼睛,正直楞楞的盯着呢。

    向天亮得寸进尺,索性坐起来,抱起张丽红放到了自己的怀里。

    张丽红已失去了反抗能力,只有任凭向天亮的摆布了。

    “小不点,你可以说了吗?”向天亮发话了。

    “说,说什么呀?”杨小丹正看着入神,怔了一下问道。

    向天亮笑着问道:“上次在清河茶楼发生火灾的时候,野玫瑰、大河马、琵琶精和蜘蛛精四个人都跳下去了,你和胖大海,还有狐狸精,你们三个是我救的吧?”

    “嗯,是你救的。”

    “我当时是怎么救你们的。”

    “我……我们……”

    “快说。”

    “当时,你,你先把我的衣服脱了,把我绑在你的背上……”

    “继续说。”向天亮道。

    “然后,你把乔蕊的衣服也,也剥了,就夹在你的腋下。”

    “呵呵,小不点,你这个剥字用得好,用得妙……继续说,接着呢?”

    杨小丹红着脸说道:“接着,你,你又剥掉了,剥掉了丽红姐的衣服……”

    “等等,慢点说,你看看,是不是这样剥的。”

    说着,向天亮双手一阵忙碌,把张丽红的羊毛衫给脱掉了。

    顿时,白玉显露,张丽红的上身,只剩下一只粉红色罩罩了。

    “天亮,不要……”张丽红羞得赶紧低头,深深的埋进了向天亮的怀里。

    向天亮心道,假正经,心里说不定正盼着这样呢。

    “小不点,是这样的吗?”向天亮的双手,在张丽红身上游走起来。

    杨小丹忍不住笑了。

    “嗯……好象不一样呢。”

    “哪里不一样了?”

    “上次是连剥带扯的,现在,现在这叫,叫脱。”

    “呵呵,对对,那是剥,这是脱,动作不一样,意思一个样……小不点,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

    “快说,后来怎么样?”

    “后来,你用手摸,摸丽红姐的两个,两个玉包包……”

    向天亮哦了一声,“我摸了吗?”

    “你摸了。”

    “我是怎么摸的呢?”

    “你,你的手穿进了罩罩……然后,然后摸了个遍……”

    “噢……是这样的吗?”向天亮的一只手,穿进了张丽红的罩罩,在两座小山头上下来回的走着。

    杨小丹笑着点头,“是的是的,是这样的。”

    向天亮又问道:“小不点,当时跳河前,我对丽红姐说了什么?”

    “你问丽红姐,以后还让不让摸了。”

    “那,丽红姐又是怎么说的呢?”

    “丽红姐说……丽红姐说,以后你想摸就摸,随便怎么摸都行。”

    “她真这么说的吗?”

    “是的,她真这么说的。”

    向天亮扭头冲着乔蕊问道:“胖大海,你当时也在,你说,丽红姐是怎么说的?”

    乔蕊也在笑着呢,“天亮,丽红姐是说过,她说以后你想摸就摸,随便怎么摸都行。”

    “呵呵……这么说,我现在摸他她,是对的喽?”

    “对的,对的。”乔蕊和杨小丹连声说道。

    向天亮又看向了陈南陈北姐妹俩,“琵琶精,蜘蛛精,你们说呢?”

    陈南笑道:“既然有言在先,当然是对了。”

    陈北也笑道:“就是么,答应人家的,当然不能反悔了。”

    这时,向天亮怀中的张丽红生气了,“胖大海,小不点,你们幸灾乐祸,琵琶精,蜘蛛精,你们落井下石,都不是好东西,我,我记着你们了。”

    乔蕊咯咯的笑道:“丽红姐,你和天亮是你情我愿,我们有什么办法呀。”

    “就是么,你要不愿意,为什么一点也不反抗呀?”杨小丹笑问着。

    “丽红姐,很享受么。”陈南也来凑趣了。

    陈北更是在推波助澜了,“丽红姐,怕是盼着下面也被剥掉了吧?”

    “呵呵……”向天亮乐不可支,搂着张丽红吻个不停。

    张丽红趴在向天亮耳边,低声的说道:“天亮,你害死我了。”

    “嘿嘿……这有什么啊,又不是第一次,害什么羞哦。”

    “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让她们看见了。”

    噢,这倒是个问题,严重的问题。

    向天亮抱着张丽红,低声的,诚恳地问道:

    “丽红姐,那依你说,该怎么办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