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457章 各个击破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不等向天亮继续争辩,麻将桌边的四位,得意的笑着,麻利的玩了起来。

    坐在麻将桌边的,是张丽红、乔蕊、陈南和杨小丹,而陈北站在旁边观战。

    向天亮懒得看,躺在沙发上吸着烟,心里琢磨着应对之策。

    玩石子拳头剪刀布,他肯定玩不过这几个“仙女”,过去的十玩九输就是明证。

    观战的陈北回头笑道:“癞蛤蟆,你想吃哪块天鹅肉呀?”

    “吃你。”向天亮没好气的回道。

    “咯咯……”

    一阵哄笑,在回应着向天亮。

    张丽红一边摸牌,一边回头笑道:“天亮,我们都是老同学了,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耍赖,我们可有五张嘴哟。”

    “呵呵……你们哪只有五张嘴啊,这三五得十五,你们有十五张嘴吧。”

    “呸。”

    “流氓。”

    “下流。”

    向天亮坏笑不断,“呵呵……下流?我们男人都是横流,苍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你们这些娘们才下流,一个个的都要往下流淌。”

    又是一阵娇骂之声。

    突然,陈北一声欢呼,“和了。”

    是陈南和牌了。

    这是滨海麻将的新玩法,双财神作搭,十个子为限,输赢往往就在一两局之间。

    一局下来,坐庄的陈南赢了十八个子,“嘻嘻,我安全了。”

    张丽红、乔蕊和杨小丹三个,每人都输了六个子。

    “谁怕谁呀,再来,再来。”张丽红挽起了衣袖。

    陈北硬把向天亮拉到了麻将桌边,“天亮,你想脱谁的衣服呀?”

    “呵呵,我都想脱啊。”

    张丽红笑道:“有本事,你就来呀。”

    “哼。”向天亮狠狠的瞪了张丽红一眼,这个娘们,等会一定要设法剥光了她,好好的耍一耍。

    向天亮就站在陈南和张丽红之间。

    这时,陈南抓了张红中,正犹豫着要不要打掉。

    向天亮瞥了一眼张丽红的牌,发现她要和的牌正是红中,他急忙抬起膝盖,在陈南的腰间顶了一下。

    陈南是冰雪聪明,向天亮这一提醒,她岂能不会明白。

    她没打红中,而是扔了一张三万。

    第二局乔蕊和了。

    这下张丽红和杨小丹惨了,两人都只剩下了一颗子,形势岌岌可危。

    陈南的确是安全了,她下了庄,陈北接替了她的位子。

    第三局是张丽红坐庄。

    向天亮踱到杨小丹的身后。

    只剩下一个子,杨小丹的小脸蛋都涨红了,“天亮,你帮帮我呀。”

    “呵呵,我帮你,我帮你。”向天亮贴着杨小丹的后背,双手搭在了她肩上,“小不点你放心,这局准是你和。”

    “真的吗?”

    向天亮笑道:“我来帮你抓一张牌。”

    杨小丹和的是八饼,但桌面上已有了两张八饼,可以说和的希望已经不大了。

    可向天亮有办法。

    只见他大手一张,五指散开,似弯似直,两指抓牌,无名指却勾住了桌面上的八饼,以眼花缭乱的手势,迅速的调换了牌,然后,收回手,煞有介事的摸了摸牌,大喊一声,“和了。”

    “啪。”

    一张八饼拍到了杨小丹的手边。

    “我和了。”

    杨小丹欢呼着,摊开自己的牌。

    结果可想而知,张丽红输了个精光。

    “我,我怎么这么倒霉呀。”张丽红红起了脸。

    向天亮扯了扯张丽红的羊毛衫,“呵呵,反正你都脱过一回了,这叫轻车熟路嘛。”

    陈南笑道:“还没划拳,谁赢谁输还不知道呢。”

    “对,丽红姐,争口气,把癞蛤蟆身上的皮扒掉。”这是乔蕊的鼓励。

    “划就划,谁怕谁呀。”

    张丽红转身和向天亮划起拳来。

    不料,向天亮这次的划拳方式,和大家以前见到的根本不同,既没有迅速的出拳,也没有慢吞吞的出手,而是伸出手,一动也不动。

    这打乱了张丽红的节奏,她接连出了两次拳头,向天亮都眼不眨,人不动,两次都恰到好处的摊开了手掌,他赢了。

    张丽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怎么回事?玩起石子拳头剪刀布,癞蛤蟆向来都是一触即溃,今天怎么会咸鱼翻身了呢?

    其他四人也是看得目瞪口呆。

    乔蕊结结巴巴的问道:“天亮,你,你几时学会划拳的?”

    向天亮微微一笑,“很简单,我变得聪明了呗。”

    杨小丹叹道:“那,那我们不就死定了吗?”

    “呵呵,正是,你们就束手就擒吧。”

    张丽红一声不响,忽地起身要逃,却被向天亮一把给抓住了。

    果真是轻车熟路,动作老练,张丽红身上的羊毛衫,早被向天亮脱掉了。

    张丽红上面没了羊毛衫,只剩下一个罩罩,顿时大窘。

    众女哄笑不已。

    按牌规,张丽红输光了,要让陈南代替,可她赖着不走。

    向天亮拉起张丽红,在她屁股上抽了一下,“胖大海,你们四个抓紧时间继续玩。”说着,就拉着张丽红坐到了沙发上。

    乔蕊和杨小丹,还有陈南陈北姐妹俩,继续垒起了“方城”。

    张丽红趴在向天亮的肩上,轻轻的咬了一口,“天亮,你刚才使诈了,对不对?”

    “我哪里使诈了?”

    “我没有说你划拳使诈,我是说你刚才帮小不点抓牌的时候换了牌,你帮她和了牌,让我输了个精光,对不对?”

    “咦,你看到了?”向天亮奇道。

    张丽红低声一笑,“我当然看到了,我也是麻桌上的业余高手嘛。”

    “那你为什么不当场戳穿我?”向天亮更奇怪了。

    张丽红笑道:“因为我看出来了,你找我们是有目的的。”

    “对,有目的。”向天亮点头道。

    “什么目的?”

    向天亮微笑道:“我接到奉调滨海县的调令后,掐指一算,就知道我到这里后,你们会找我的麻烦。”

    “什么麻烦呀?”

    向天亮道:“这还用说吗?别的同学不敢或不好意思找我办事,但你们几个肯定会找我,因为你们欺负我惯了,什么事都说得出口。”

    张丽红笑着问道:“所以,你想搞定我们?”

    “呵呵……不错,首先搞定你。”向天亮一脸的坏笑,手伸到了张丽红的罩罩里,“丽红姐,你会帮我吧?”

    张丽红嗔道:“我不是在帮你了么。”说着,胸脯一挺,以便更适应向天亮的动作。

    向天亮呵呵笑道:“对对,你刚才没戳穿我,就是在帮我。”手上的动作更快了。

    “天亮,我可以帮你搞定她们,但是,你也得帮我。”

    “哦,我怎么帮你?帮你什么?”向天亮问道。

    张丽红低声说道:“这一,你得把她们的衣服也剥了,这样,她们就不敢笑话我了。”

    “呵呵,我癞蛤蟆求之不得啊。”

    “这二,我弟弟在桃树岛工作,你得帮我把他调回来。”

    “他是干什么的?”向天亮心道,得,这还没上任,麻烦就来了。

    “我弟弟是去年中专业,被分配到桃树岛乡乡政府渔政站工作,天亮,你能帮我吗?”

    向天亮想了想,“丽红姐,这事不大,等我上任以后再说吧。”

    “说定了?”

    “一言为定。”

    正在这时,麻将桌那边,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声。

    原来,乔蕊和了一付大牌,陈南陈北姐妹俩都输光了。

    杨小丹喜道:“天亮,快来收衣服呀。”

    向天亮拉着张丽红来到了麻将桌边。

    陈南陈北羞红了脸,眼巴巴的看着向天亮。

    “呵呵……别看着我,愿赌服输,说一不二,再说,你们还有一次自救的机会,来来来,划拳吧。”

    可想而知,划拳的结果,陈南输了个零比二,陈北输了个一比二,向天亮大获全胜。

    向天亮一边乐呵,一边搓着双手,“呵呵,琵琶精,蜘蛛精,你们两个谁先来啊?”

    陈南陈北慌忙的躲到了一边。

    “丽红姐,你说怎么办?”向天亮笑着问道。

    张丽红心领神会,“说定的事不能反悔,天亮,霸王硬上弓,不从也得从,看你的本事了。”

    向天亮笑道:“这样吧,你们三个,还有陈北,你们继续玩,我和陈南同学好好的交交心。”

    说着,他就走过去,伸手抓住了陈南。

    “天亮,别……别脱……好吗?”陈南央求道。

    向天亮板起了脸,“哼,琵琶精,你想得倒美,没门。”

    “那,那别让她们看……这总行吧?”

    “呵呵,可以考虑,可以考虑……哎,你们看什么,看个屁啊,快继续玩牌吧。”向天亮心道,真国欲盖弥障,自欺欺人,等会脱了你衣服,把衣服收起来,看你还怎么不让她们看。

    张丽红和乔蕊、杨小丹、陈北四人,笑着又坐在了麻将桌边。

    向天亮拉着陈南坐到了沙发上,“琵琶精啊琵琶精,你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吧。”

    “天亮,手下,手下留情么。”陈南小声道。

    向天亮两腿一分一合,就把陈南的双腿夹住了,“琵琶精,你说说,你过去是怎么欺负我的呢?”

    陈南红着脸道:“都是她们欺负你的,我不过是,不过是跟着凑热闹的……”

    向天亮低声笑道:“那么,你就没对我干过坏事?”

    “嗯……干过,干过。”

    “好,你从实招来,也许我会考虑饶过你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