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460章 你是一辆自行车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杜贵临一直是恭恭敬敬的,有胡子的喊没胡子的为大师兄,场面颇为滑稽,让五位观众窃笑不已。

    “大师兄,你还有什么吩咐?”

    向天亮也忍着笑,摆着手淡淡的说道:“杜副所长,我再说一遍,你已经离开了向家门下,我不再是你的大师兄了,我现在是滨海县县长助理,你就叫我向助理吧。”

    杜贵临的身体又是一震,“大师兄,你,你调回滨海来工作了?”

    “哼。”

    “恭喜,恭喜大师兄高升……”

    向天亮又摆着手,打断了杜贵临的话,“杜副所长,我跟你说几件事,听不听由你。”

    “大师兄,你说。”

    向天亮道:“这一,你从一个社会青年混到派出所副所长,还只有初中文化程度,不容易,要珍惜啊,二呢,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邵三河,不但和我姐夫是生死之交的战友,还和我一起在清河共过生死,我们以兄弟相称,你心里要有数,三,作为派出所,作为警察,要为辖区的经济发展保驾护航,象这种扰民的事最好少做或不做,四,做官先做人,当警察更得自律,就象我三叔说的,人做人,人自在,人做狗,狗不如,你好自为之。”

    杜贵临欠着腰,不住的点头,“谨遵大师兄教诲,谨遵大师兄教诲。”

    “你走吧,下去告诉你们副局长马理元,以后少跟我玩这一套,噢对了,这间茶楼的的陈老板,是我同学的爸爸,我以后会经常光顾这里的,你别忘了向陈老板赔礼道歉,赔偿损坏的东西。”

    向天亮气势十足,挥着手,把杜贵临打发走了。

    “酷。”杨小丹赞了一个字.

    “瘌蛤蟆,你牛呀。”乔蕊一脸的崇拜。

    “南北茶楼更牛,以后没人敢来打扰了。”张丽红笑道。

    “天亮,谢谢你呀。”这是陈南说的。

    “天亮,你以后,真的常来这里吗?”陈北问道。

    向天亮瞥了陈南一眼,“嘿嘿,这就要看你们姐妹的表现喽。”

    陈南俏脸一红,手又悄悄的伸到桌底下,握住向天亮的手,还稍稍的拉了一下。

    向天亮心里一乐,白客气白不客气,手又在陈南那里驻守了。

    张丽红又看见了,轻哼一声,正要故伎重演,向天亮的大哥大又响了。

    还是邵三河打来的电话。

    “三河兄,你不放心啊?”

    邵三河在电话里笑道:“就你那狗脾气,马理元要是上去了,你会揍他,你说我能放心吗?”

    “哦,你在南北茶楼附近?”

    “不错。”

    “那上来坐坐,喝几杯?”

    “哈哈,你花天酒地,让我当电灯泡?不干。”

    “那你回去吧,这里没事了。”

    邵三河问道:“怎么回事啊,我看杜贵临灰溜溜的,又是道歉又是赔偿,象霜打了似的。”

    向天亮笑着说道:“杜贵临给我三叔当过三年徒弟,见了我,还得乖乖的叫声大师兄,他敢不老实吗?”

    “啊,还有这层关系?我一点都不知道啊。”

    向天亮淡淡一笑,“杜贵临后来出了点事,我三叔把他逐出了师门,这不光彩的事,外人当然不知道了。”

    “噢……那我就放心了。”

    向天亮挂了电话,猛然发觉,自己的大帐篷上,有一只玉手正在游走着。

    是张丽红的手。

    “天亮,那个杜贵临,为什么这么怕你呀?”一边问着,张丽红的手一边还在动着,一点都不怯场。

    向天亮心里一叹,这同学跟同学还真不一样,张丽红也算是过来人了,胆子大,不象陈南,动作还有些怯生。

    看过杀猪的,毕竟不如杀过猪的啊。

    “杜贵临啊,以前就是个种田的,噢,当过村团支部书记,后来,由亲戚介绍,拜我三叔为师,再后来,正好公安局公开招聘民警,他考上了,就跳出农门当了警察。”

    陈南问道:“他为什么被逐出师门呢?”

    向天亮笑着摇头,“这是人家的**,现在他都当上副所长了,人模狗样的,就不要提了。”

    杨小丹笑问,“天亮,那他看见你,怎么象老鼠见了猫似的呀?”

    “呵呵……那很简单啊,我六岁就跟三叔学武,是名正言顺的大师兄,杜贵临拜我三叔为师的时候,我都跟我三叔为师的时候,我都练了七年了,他比我大六七岁,但每次对练,我不用手,只用两条腿,就每每把他打得落花流水,你们说,他能不怕身吗?”

    张丽红笑道:“难怪呀,手下败将嘛。”话里有话,手上也没闲着。

    向天亮又瞅了张丽红一眼,“丽红姐,你说谁啊?”

    “嘻嘻,又没说你,你急什么。”

    张丽红突然手上用力,震得向天亮差点叫了起来,这个狐狸精,玩真格的啊。

    他赶紧起身,笑着说道:“散了散了,大家都回家吧。”他可不敢当场擦枪走火,给众仙女留下把柄。

    乔蕊道:“就走呀?”

    杨小丹也意犹未尽,“反正明天不上班么”

    说走就走,向天亮转身就朝门外去,“你们不走我走。”

    没了主角,只有散伙的份。

    向天亮有车,当然负责护送,杨小丹的幼儿园离得近,第一个下车回家,乔蕊住的是医院宿舍,第二个下车。

    车上只剩下了向天亮和张丽红。

    气氛一下暧昧起来。

    向天亮一边开车,一边瞥了张丽红一眼,“丽红姐,你住哪儿啊?”

    “住家里呗。”张丽红没看向天亮。

    “往哪开?”

    “随便开。”

    向天亮乐了,“随便开?那我就往海里开喽。”

    “也行。”

    “咦?怎么了。”

    向天亮停住了车。

    张丽红忽然伸手,在向天亮胳膊上打了一下,“你坏死了。”

    向天亮抓住了张丽红的手,“丽红姐,你别惹我啊。”

    “是你先惹我的。”张丽红娇声道。

    “那,那我向你道歉。”

    “用不着。”

    “那怎么办?”

    张丽红看着向天亮,“我问你,你和谢娜还有没有希望?”

    向天亮奇道:“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

    “你说。”

    “怎么说呢,以前么还有点希望,谢娜有那个意思,我也是,可是现在,她在哪里我都不知道,说不定已经拿了绿卡,成了外国人了,我一个xx党员,总不能跟一个外国人在一起吧,所以,所以现在可以说,什么希望也没有了。”

    “哎。”张丽红又问道,“乔蕊和陈南陈北姐妹俩,你看她们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向天亮明知故问。

    张丽红嗔道:“又装,我是说,她们还没男朋友,你不想在她们中间选一个?”

    向天亮摇头笑道:“了解倒是了解,可惜,现在还没那个感觉哟。”

    “感觉,什么感觉?”

    向天亮轻抚着张丽红的手,“比方说,我对你丽红姐就很有感觉。”

    “胡说八道。”张丽红想抽回自己的手,却被向天亮攥得紧紧的,哪里还抽得回去。

    “唉……有感觉也没用啊,你丽红姐好比是一辆自行车,是有主的自行车,我想骑也骑不上喽。”

    “谁是自行车,你才是自行车呢。”

    张丽红娇嗔着,另一只手也伸过,在向天亮腿上狠拧了一下。

    向天亮稍稍一拉,张丽红的身体,恰到好处的跌到向天亮的怀里。

    你看我,我看你,车里瞬间没了声音。

    接着,向天亮捧住张丽红的脸,毫不犹豫的吻了上去。

    “唔……”张丽红轻吟一声,嘴里就冲了一条舌头,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她的粉拳,象征性的捶了几下,就没有反对的表示了。

    “天亮,你是不是,是不是早就想欺负我了?”

    “呵呵,那倒没有。”

    “那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欺负我?”

    “我哪里欺负你了?”

    “在滨海大厦,你脱我衣服,在南北茶楼,你又脱了我衣服,那不是欺负我吗?”

    “嘿嘿……因为你是一辆自行车,一辆有主的自行车嘛。”

    “又来了……我就是一辆自行车,你也不能乱骑么。”

    “嘿嘿……临时骑骑也不行吗?”

    “不行。”

    “真不能骑吗?”

    “不能骑。”

    “我要硬骑呢?”

    “不。”

    “嘿嘿……”

    “啊……别……”

    “丽红姐,你装啥啊,我都看了两次了,再看一次有啥关系啊。”

    “不要……都看过了,还,还有什么好看的?”

    “哎,我看了你的上面,还没有看你的下面,看了你的外面,没有看你的里面。”

    “不行……下面不能看,里面,里更不能看……”

    “这可不行,我做事从来不马虎,我要透彻的了解你。”

    “别……别呀……啊……”

    “嘿嘿,怎么样,我的枪还行吧?”

    “我的天……真,真大呀……吓死我了。”

    “让不让我骑?”

    “不……别……”

    “狐狸精,老子今天要收拾你了。”

    “癞蛤蟆,你坏……别呀。”

    “废话,枪出套,弹上膛,能收回去吗?”

    “可是,这是在车里……”

    “嘿嘿,这不更刺激吗?”

    “不要。”

    “我进来了。”

    “啊……”

    ……

    深夜的小南河边,一辆黑色的桑塔纳轿车,在剧烈的震动着。

    向天亮在“自行车”上,奋不顾身,足足“骑”了两小时。

    在去县委报到前,“收获”还是不错的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