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472章 以其之道 还其之身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许贤峰人称活菩萨,最大的外形特点,是他能做到笑口常看。

    改革开放前,滨海县作为海防前线,驻有陆海空三军的几个分队,可谓兵种齐全,作为县武装部长,是最为忙碌的人,每年光军**合演习就至少有四到五次。

    轮到许贤峰当武装部长的时候,滨海县虽然还是海防前线,但两岸关系缓和了,驻军也撤了,原来的武装民兵也基本上刀枪入库,武装部长也慢慢的变成了闲人。

    许贤峰除了去县委大院开会,基本上都待在武装部的大院里,上午去武装部大院后墙外的河塘里钓鱼,午睡后的下午,是他“上班”的时间,看看报纸喝杯茶,两三个小时很快就会过去了。

    戴文华打电话来的时候,许贤峰正在看报。

    “是小戴啊,怎么,事情进展得怎么样了?”

    “许部长,按你的安排,我完成了。”

    许贤峰一怔,怎么这么快呢,“哦,是吗?”

    “是的,你现在马上过来。”

    “马上过来?我还在上班啊。”

    戴文华说道:“对,你把钱带过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这么急吗?”许贤峰犹豫了。

    戴文华又道:“许部长,明说了吧,这次我是为了钱,才心甘情愿的被你拖下水,但是,如果不早点见到钱,我怕我会反悔的。”

    “你稍等,我想想啊。”

    “许部长,四点半前过来哦。”

    许贤峰疑心顿起。

    向天亮是个什么货色,别人不晓得,许贤峰岂能不知,清河那边有一些老战友老部下,向天亮人没到滨海县,他的所有资料,早就进入了许贤峰的脑海。

    这么一个精明的人,在滨海混得风生水起,能被戴文华这娘们轻而易举的搞定?

    向天亮和戴文华的两个宝贝女儿是同学,戴文华不会帮着向天亮,反过来算计自己吧?

    “小戴啊,你是怎么搞定向天亮的啊?”

    电话那头,戴文华笑着问道,“咯咯……你真想知道?”

    “是的,你说说。”

    “一个字,药。”

    “药?”

    “咯咯,我在他喝的茶里,下了点那方面的药,这小子喝了不过十分钟就发作了,你没见他那个疯样,咯咯……”

    许贤峰听得笑了起来,“小戴,你行啊。”

    “行个屁呀,你许部长又不是不知道,有钱能使鬼推磨,是你许部长的钱把我说服了。”

    “哈哈,小戴,你真是个勇于献身的巾帼英雄,我老头子算服了你了。”

    戴文华笑道:“许部长,你少给我戴高帽,我需要看到你的钱。”

    “钱没问题,早就备好了,小戴,那小子还在吗?”

    “早就走了。”

    “好,你等着,四点半我准时到。”

    放下电话,戴文华看着向天亮,“小向,我说得怎么样?”

    向天亮翘起了大拇指,“阿姨,你有一流演员的素质。”

    戴文华略有得意,骄傲的挺了挺胸脯。

    向天亮微微的一笑,伸出一只手,伸进戴文华的胸罩里攀登了一阵。

    戴文华身体一颤,闭上眼睛,非常享受的样子。

    可是,向天亮仅仅是点到为止,马上站了起来。

    “阿姨,咱们还是先干正事吧。”

    “小向,以后……以后不要叫阿姨吧,好吗?”

    向天亮笑问道:“那叫什么,老板娘?臭娘们?”

    “嗯……叫我戴姐吧。”

    “呵呵,我和陈南陈北是同学,我再叫你戴姐,这,这不叉辈了么。”

    “不么。”戴文华竟撒起了娇,摇着向天亮的膝盖,眼巴巴的,“小向,好吗?”

    “呵呵……好吧好吧,先这样叫着,至于以后,要看你的表现哟。”

    “我一定好好的表现,好好的表现。”戴文华连声道。

    向天亮的手,在戴文华的shuangfeng上又折腾了一番,以示对戴文华的“鼓励”。

    戴文华的身体,仿佛柔若无骨,向天亮一碰她,她就往他身上靠。

    向天亮笑了笑,推开戴文华,捡起地板上的摄像探头,又腾空而起,爬上了排气窗,忙乎一番,把三个摄像探头重新装了回去。

    从知道许贤峰唆使戴文华算计自己的那一刻,向天亮就在心里决定,要好好的把许贤峰收拾一番。

    以其人之道,还治于其身,没有比这种报复手段更痛快的了。

    本来还找不到出击的目标,想帮着邵三河向公安局长王再道下手,没想到活菩萨许贤峰先主动的跳了出来,那就好,我用你对付我的办法对付你,让你无话可说。

    向天亮和戴文华一起,把包间收拾了一下,夹着包,在戴文华的陪同下,下楼离开了茶楼。

    不过,向天亮并没有真正的离开。

    他开着车,转过两条街,找了个僻静处停好车后,夹着包下了车。

    这里离南北茶楼其实并不远,向天亮按照戴文华的吩咐,沿着一条小街,慢慢走回到南北茶楼附近。

    南北茶楼建造在一片巨大的岩石边,一共有七层,象个宝塔。

    与茶楼一巷之隔,是一个小院子,石砌的三层小楼,正是戴文华的家,和茶楼一样,也建在同一片岩石边。

    四周没人,向天亮走到小院门前,门是包着铁皮的木门,他轻轻一推,门应声而开。

    门后边,站着的正是戴文华。

    戴文华裹着大衣,见了向天亮,惊喜的笑笑,一手关门,一手挽住了向天亮的胳膊。

    向天亮吓了一跳,小声问道:“戴姐,你家里没人?”

    戴文华轻笑道:“我们就四口之家,陈南陈北在上班,老陈跟一帮朋友出去钓鱼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你说我家里还有什么人?”

    “嘿嘿……戴姐,你可真是胆大啊。”向天亮在戴文华的屁股上抽了一下。

    “咯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嘛。”

    戴文华拉着向天亮进屋,沿着楼梯直接到了三楼,“小向,我和老陈住底楼,陈南陈北住在二楼,三楼的房子都空着,暗道的入口,就在三楼最靠近茶楼的小房间里。”

    这是一间贮藏室,堆放着一些旧家俱,但收拾得挺干净的。

    两个人手牵着手,走到了石墙边,其他三面墙是人工的石砌墙,只有这面墙,是天然的岩石。

    整面墙上都挂着布画,一共有五幅,戴文华站在中间的那幅布画前,掀起来,在墙壁上的三个地方分别按了一下。

    一阵“吱吱”的声音,墙上打开了一道门,宽半米,高两米,正好容纳一人进出。

    “小向,这条暗道象一张梯子,长大约十五米左右,可以通到茶楼的五楼和七楼。”

    向天亮问道:“是怎么建成的啊,在岩石里凿出一条十五米长的暗道,工程量可不小。”

    戴文华道:“我们戴家在解放前也算是财主了,这条暗道是我家祖上建造的,从这边可以通到茶楼的五楼的一个房间,那里现在是我的办公室,后来,茶楼往上又建了两层,为了方便,老陈就利用业余时间,把暗道往上凿了几米,一直沿伸到茶楼的七楼,就是我们刚才待的那个包间,再后来,老陈又在暗道的尽头建了一间密室。”

    “这条暗道没有其他人知道吧?”向天亮又问道。

    “放心吧,就我们家四口人知道,这是我们家最大的秘密,怎么可能告诉别人呢?”

    向天亮瞅着戴文华,坏坏的笑道:“那我现在知道了,怎么办呢?”

    “你不是外人么。”戴文华秀了秀媚眼,身体粘到了向天亮的身上。

    “呵呵,说得也是啊。”向天亮居高临下,看向戴文华的胸前,嘴里坏坏的笑道,“你的我看过了,陈南的我也看过了,等把陈北的也看了,我就不是外人了,呵呵……”

    “真坏……你还真想一箭三雕呀。”

    向天亮笑道:“快走吧,许贤峰应该在路上了。”

    戴文华点点头,从暗道口的墙上拿过手电筒,打开来,率先进了暗道。

    向天亮跟在后边。

    果然象一张楼梯,暗道的坡度不是很陡,走上去费不了多少力气。

    还没走完,戴文华停了下来,手电筒照着石墙上的一个铁环说道:“小向,只要轻拉这个铁环,就能打开一扇门,进去是一间密室,密室外就是我的办公室。”

    向天亮凑上去察看了一下,“戴姐,我估计你这个密室里,一定放着保险箱,你告诉了我,不怕我来偷啊?”

    戴文华抱住向天亮的脖子,一下就挂到了他的身上,两片嘴唇印在了他的脸上。

    “啪。”

    向天亮在戴文华的屁股上抽了一下,笑着低声骂道:“臭娘们,你急什么,要是耽误了我的大事,我非揍烂你的屁股不可。”

    “你揍你揍,你揍呀。”戴文华粘在向天亮的身上不肯下来。

    向天亮只好抱着戴文华,好在只剩下几米,很快的到了暗道的尽头。

    戴文华从向天亮身上下来,借着手电筒的灯光,在墙壁上找到了一个铁环,稍微用力的一拉,一声轻响,一扇石门缓缓的开了。

    “小向,我们到了。”

    暗门一开,向天亮抱着戴文华走进了密室。

    戴文华伸手在墙上找到开关,叭的一声打开了电灯。

    向天亮顿时眼前一亮,真是别有洞天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