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488章 还有打上门来的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听了方应德的话,向天亮大吃一惊,堂堂的市委副书记,居然打电话来,正儿八经的让自己离开县委大院躲起来,这真是奇了怪了。

    “方书记,这,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你还跟我装啊?”

    向天亮惊讶的问道:“方书记,您知道我们这边的事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听说你想拿县审计局局长高晋阳开刀,把他给弄进去了,对不对?”

    “是,是有这么一回事,您不会反对吧?”

    电话那边,方应德笑着反问道:“小向,你知道你们县审计局归谁领导啊?”

    向天亮说道:“县审计局归县政府领导,其主要职责如下,一,审计县财政预算执行情况和其他财政收支,二,审计县属各部门、事业单位及下属单位的财政、财务收支及资金使用效益,三,审计县属各部门和下级政府预算外财政资金的收支管理和使用效益,四,审计县属金融机构及分支机构的资产、负债、损益情况和信贷计划及执行结果,五,审计县属企业的财务收支及其经济效益和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六,审计县固定资产投资项目的资金来源、使用民政部和投资效益,县重点建设项目财务的执行情况和决算,七,审计县政府部门管理的和社会团体受政府委托管理的社会保障基金、环境资金、社会捐增资金以及其他有关基金、资金的财政财务收支,八,审计县范围内涉及国际组织和外国政府援助、贷款项目的财务收支……”

    “哈哈……得了得了,你别给我背书了好不好?”方应德大笑道。

    向天亮问道:“方书记,我刚来才几天,能背书就已经不错了,我哪里说错了吗?”

    方应德笑着问道:“你知不知道我国有个《审计法》吗?”

    “呵呵,这我知道,好象还是暂行条例,全国**还没正式通过吧。”

    方应德说道:“暂行条例也是法律嘛,我只问你,这个《审计法》暂行条例,你学习过吗?”

    “这个……这个我只听过名儿,可没有学过,还没来得及,还没来得及,呵呵……”向天亮不好意思的笑着。

    方应德又说道:“据我所知,每一级的审计机关,都是由同级人民政府和上级审计机关双重领导,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向天亮吓了一跳,“方书记,照您的意思,我们县的审计局,除了归县政府领导,还得归市审计局领导?”

    “没错,是这样的。”

    “那就是说,要想把高晋阳撤掉,除了县政府经县**通过这一条途径,还得经市审计局同意?”

    “哈哈,好象是这样。”

    向天亮问道:“我要是有足够的证据,能够把高晋阳送进去关上十年八年的,这没问题吧?”

    方应德道:“问题是你现在有证据,还没有拿出来,领导还没有看到啊。”

    “那我也用不着躲起来吧?”

    方应德说道:“告诉你吧,高晋阳是市审计系培养的个人先进,还受到过审计署和省审计厅的表彰,他是市审计局局长冷来富的宝贝,也是市审计局的重点培养对象,你现在想搞高晋阳,人家能答应你吗?”

    “方书记,我昨天晚上把高晋阳抓了,到现在为止,我们张书记陈县长连句话都没有,我还就不信了,市审计局那个什么什么,叫冷来富的局长,他还能把我怎么样?”

    “哈哈,你小子还不知道吧,冷来富正带着一帮人,向你们滨海县杀奔而来呢。”

    向天亮吓了一大跳,“方书记,那个冷来富,他,他想干吗?”

    “他想干么?你还不了解冷来富吧,冷来富这个五十几岁的老头,是清河市有名的怪老头,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倚老卖老,蛮不讲理,据我的可靠消息,这老头扬言要打烂你的屁股,要是和你碰了面,他一个老头子要是动起手来,你好意思还手吗?”

    向天亮呵呵的笑起来,“那倒也是,我当然不会跟一个臭老头动手,他要是动手,我肯定不会还手的。”

    方应德道:“那你不等于被动挨打吗?”

    “那,那我该怎么办?”

    “傻小子,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你躲起来,躲他几天,他冷来富还能天天在你们滨海县待着?”

    向天亮问道:“方书记,您知道冷来富什么时候出发的?”

    “听市政府办的人说,冷来富带着七八个手下,两辆车,是七点半出发的。”

    向天亮看了看手表,快十点了,心里也有点慌了。

    “方书记,对不起,不跟您说了,我先撤退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向天亮放了电话,抬起屁股就开溜。

    还好,向天亮开着车刚出了县委大院,就和市审计局的车擦肩而过,那车前窗贴着清河市审计的字样,分外的显眼。

    向天亮大呼侥幸,接着马上又咧嘴乐了,冷来富,臭老头,咱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走着瞧吧。

    车开出不到二十分钟,包里的大哥大响了。

    电话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罗正信打来的。

    “老罗,你有事找我?”

    “你在哪里?”

    “有事快说,我正忙着呢。”

    “我打话去你办公室,你不在,你现在在哪里?”

    “老罗,到底有什么事啊?”

    “你先跟我说,你在哪里?”

    “我没在县委大院。”

    罗正信道:“太好了,你听我的,我不打给你电话,你暂时不要回县委大院。”

    电话匆匆的挂断了。

    向天亮心里颇为欣慰,罗正信虽然是县长陈乐天的人,但他却在帮我,这个朋友值得交。

    到了南北茶楼附近,向天亮把车停到了偏僻处,下车后,没有直接从南北茶楼的大门进去,而是拿出戴文华上次给他的钥匙,象自己家一样,大模大样的从戴文华家院子的门进去,熟门熟路,进屋后直奔三楼那间贮藏室,打开暗门,沿着暗道拾阶而上,他也没有去七楼,而是在五楼那道暗门停下,打开暗门,到了戴文华的办公室。

    戴文华正坐在办公桌前,听到身后书架的暗门吱吱的发响,回头见向天亮突然的冒出来,又惊又喜道:“小向,你怎么来了?”

    向天亮拉起戴文华,一屁股占了她的位置,“我啊,对你不放心,怕你坐在别的男人怀里,所以,我得来突然检查一下。”

    “咯咯……那你检查好了,你查呀,你查呀。”

    戴文华笑着,大胸脯一挺,乘机蹭到了向天亮的怀里。

    两个人互相搂着,热吻了好长好长时间,等到结束,戴文华早已衣衫不整了。

    “哎,小向你今天不上班吗?”

    向天亮愁眉苦脸,“唉,我是到你这里来避难的哟。”

    “避难?不会吧?”

    “这事你不用管,你忙你的,我去七楼睡觉去了。”

    “那你先上去,我马上来陪你。”

    向天亮一边起身,一边说道:“不管谁找我,都说我不在啊。”

    可是,刚进七楼的房间,向天亮坐下还没点上烟,电话就进来了。

    电话又是罗正信打来的。

    “老罗,情况怎么样了?”

    罗正信苦笑道:“小向,你现在千万别回来,冷来富冷老头大发雷霆,把你办公室的门都砸坏了。”

    向天亮一听,心里有点上火了,“怎么着,他想干什么?”

    “冷老头是个蛮不讲理的人,扬言见不到高晋阳,他就住下不走了,现在由陈县长陪着,去滨海大厦住下了。”

    “怎么,这臭老头真的要打持久战了?”

    “应该是这样,说句实话吧,冷老头把高晋阳当干儿子对待的,关系铁着呢……哎,对不起,我要去滨海大厦安排冷老头一行的吃住玩,还要去医院看看李汉群,听说这小子被你踢断了三根肋骨,我待会再联系你啊。”

    刚接完罗正信的电话,大哥大还没放下,又猛地响了起来。

    “喂,您好,是哪一位啊?”向天亮礼貌的问道。

    不料,电话里传来了骂声,“他妈的,向天亮你这个臭小子,给我好听着,你不把高晋阳给我送回来,不然我跟你没完。”

    “他妈的,你是谁啊?”

    向天亮火气也上来了,一边骂着,一边聪明的拿出录音笔,打开了录音开关。

    “臭小子,你听好了,在清河市,还没有人敢欺负我冷来富,你小子也不打听打听,敢动我的干儿子,你他妈的算老几啊。”

    向天亮回骂道:“冷来富是谁啊,怎么跟我家的狗同个名字啊,冷来富,你他妈的有什么招,尽管使出来吧。”

    “臭小子,我警告你,二十四小时内不把高晋阳放回来,我剥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向天亮笑着骂道:“老东西,你他妈的还有几天蹦达啊,我劝你老老实实回清河去,找付上好棺材备着,找块风水宝地当坟地,你放心去吧,我向天亮一定送个最大最大的花圈给你。”

    “好,好……臭小子,你等着,你等着,老子就在滨海大厦等着你,有种你别回县委大院上班。”

    ……

    关了电话,关了录音笔,向天亮在房间里踱起方步来。

    他妈的,都打上门来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再不出手反击,这面子就全丢光了。

    想了好久,向天亮有了对策,拿起大哥大,把邵三河和杜贵临召了过来。

    推荐佳作《官网天下》http://www.17k.com/book/366088.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