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546章 有惊无险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轰”的一声,特护病房的门,被炸开了。

    是tnt**,向天亮脸色大变,碰上狠角色了。

    接着,是雨点般的子弹,从外面向病房里倾泄而进。

    有三支ak四十七在扫射,还好,对方并不了解病房里的情况,射击是漫无目标的,向天亮他们所在的卫生间的门,居然没有被一发子弹击中。

    女人们吓得面无土色,不敢说话,缩成了一团。

    “快扶我起来。”趴在被子上的向天亮低声喝道。

    章含颤抖着道:“小,小向,你不能坐呀。”

    “他妈的,我就不能站着和跪着吗?”

    章含和戴文华一齐动手,张丽红也过来帮忙,才勉强把向天亮扶了起来。

    病房里的枪声还在响着。

    向天亮倚在卫生间的门边,侧着耳朵细听。

    枪声是骤然停止的。

    向天亮恰到好处的拉开了一条门缝。

    病房里的灯被打开了。

    三个拿着ak四十七的家伙,踏着碎玻璃,迅速的冲进了病房。

    机不可失,向天亮举起了手上的枪。

    他一共开了四枪。

    第一枪不打人而打灭了电灯,这是向天亮早就计划好了的。

    电灯一灭,又是漆黑一片。

    接着的三枪,当然是冲着人去的。

    但是,向天亮只听到了两声惨叫,和两个身体摔倒在地的声音。

    接着是一阵脚步声,有一个人逃离了病房。

    向天亮收枪、关门、侧身,动作一气呵成。

    幸亏他的动作敏捷,等他侧身藏好自己,外面的枪声响了。

    一排子弹,从病房门方向飞来,打在了卫生间这边的墙上。

    有三发子弹,打在了卫生间的门上,震得木门晃了几晃。

    枪响过后,外面又归于宁静。

    向天亮楞了楞,马上意识到这种宁静的可怕,立即忍痛跪倒在地板上。

    “大家都听我的,忆拿起被子盖在身上,快,快啊。”

    一阵紧张的忙乱,众人纷纷拿起地板上的被子往头上盖。

    越忙越乱,离向天亮最近的章含和戴文华,拿起被子盖住自己的脑袋,却直楞楞的站在那里。

    “他妈的,不要命了,快趴下啊。”向天亮低声骂着。

    章含和戴文华慌忙蹲下。

    “臭娘们,还有我那。”向天亮急了。

    章含和戴文华终于醒悟过来,一左一右,扯着被子套在向天亮头上,再一齐往下倒去。

    向天亮被拉倒了,一个踉跄,跟章含和戴文华跌倒了一起。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声音。

    “啪,啪。”

    是两个硬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

    向天亮听得真真切切。

    “大家捂着头趴下。”

    在向天亮的吼声中,病房里也响起了两声爆炸声。

    “轰……轰……”

    强大的冲击波,震裂了卫生间的木门,一股气lang涌进了卫生间。

    哗的一声,卫生间的玻璃窗被震碎了。

    气lang也将卫生间里的一男七女震成了一团,受到冲击最厉害的向天亮,同身边的章含和戴文华一起,被狠狠的掀了起来,又重重的砸在了其他几个人的身上。

    顿时,哭声,叫声,卫生间里乱作了一团。

    只有向天亮没有慌乱,他也不能慌乱。

    因为他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对方冲进来了。

    果然,伴随着脚步声而来的,是沉闷的枪声。

    一排子弹,都打进了卫生间。

    向天亮咬着牙,从女人堆里爬了出来。

    外面的脚步声忽然消失,对方在捕捉战机。

    向天亮爬到了门边,紧靠着墙根。

    他只有一只右手能动,无法做到灵活机动。

    等待,也许就是此时此刻唯一应该做的事情。

    当然了,向天亮还得在心里不住的祈祷,但愿对方已经扔光了**,否则,只要扔进来一块火柴盒大小的tnt**,卫生间里人恐怕要死翘翘了。

    沉寂,死一般的沉寂。

    只有一支枪在响,说明对方只剩下了一个人,这一点让向天亮心安不小。

    而且,向天亮确信,自己刚才的反击,在打中另外两个人的同时,也打中了这个人。

    这个人现在应该趴在地板上,以沙发为屏障,离着卫生间的门不到三米。

    向天亮屏住了自己的呼吸。

    时间对向天亮有利,所以,他有的是耐心。

    公安局离医院不到一千米,邵三河他们,应该快到了吧。

    总共才三个人,能对付杜贵临的七个人,而且做得无声无息的,不是等闲之辈啊。

    杜贵临也不是等闲之辈,他的几个手下,都是邵三河特别为他选拨的,个个都是滨海警界的佼佼者。

    能对付杜贵临他们的人,似乎并不多吧。

    这个趴在病房里,躲在沙发后,手端ak四十七的人,是李璋副书记的小儿子李向青吗?

    “喂,是李向青吗,你好啊。”

    没有回答。

    “呵呵,负伤了吧,我就那么瞎打了一枪,没把你打残吧。”

    还是没有回答。

    “李向青,你的时间可不多了,现在你负了伤,又只剩下一个人,你的选择不多了。”

    外面有了响动。

    “李向青,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你做个男子汉,勇敢的冲进来,为了给你二哥李向阳报仇,和我拚个你死我活,要么,你赶快逃跑吧,邵三河带人就要到了,你的时间不多了。”

    外面有沙发的移动声。

    “呵呵,识事务者为俊杰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兄弟啊,我姓向,你的名字里也有个向,一笔写不出两个向字哦,咱们是兄弟啊,看在我和你老爸同事一场的份上,我就放你一马,你先去养好伤,等你伤好之后,再来找我拚命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小子长点心思啊。”

    突然,外面传来了吱吱的声音。

    是沙发在移动。

    “哎,李向青啊李向青,你傻不傻啊,亏你还是当过侦察兵的人,一点常识都不懂,你拿沙发当掩护,我是打不到你,可你又能怎么攻击我呢?你要拿枪打我,至少要露出你的枪吧,你想打得准,总得还要把你的头抬起来吧,呵呵,只要你的狗头一冒出来,我的枪子就会爆了你的头啊。”

    沙发停止了移动。

    “怎么不动了啊,继续嘛,现在咱们只有两米的距离,你的ak四十七威力巨大,一道木墙根本挡不住你的子弹,开枪吧,快开枪啊。”

    说着,向天亮用拿枪的手,扯住一条被子,扔向了门外。

    外面的枪响了。

    飞舞的被子,被子弹打得飘了回来。

    这时,外面警笛大作。

    向天亮心里更有底了,好汉不吃眼前亏,有了援兵,局势顿转,他只要保命就行了。

    ak四十七又响了。

    向天亮举着枪,但根本没有开枪的意思。

    但是,枪声突然停了。

    向天亮改主意了。

    因为对方打光了弹夹里的子弹。

    退弹夹,换弹夹,弹上膛,再举枪射击,至少需要三秒钟。

    时不再来,机不可惜。

    向天亮的身体,猛的弹了起来。

    他先曲弯自己的一条腿,用力的蹬在地上,当身体因此起来的时候,他的右肘着地一点,使自己有了向上向前腾飞的力量,然后,他的另一条腿踹在了另一面墙上。

    转眼之间,向天亮已蹲在了卫生间的门口。

    接着,向天亮的身体犹如利箭一般,飞向了门外。

    那张倒着的沙发,正好成了向天亮的落脚点。

    他单脚落在沙发上的同时,手中的枪响了。

    躲在沙发边的那个人,刚刚换上弹夹,就被向天亮打得惨叫一声,扔了枪,滚了一圈,趴在地板上不动了。

    向天亮自己也有点惨,他从沙发上跌了下来,正落在那张被炸散的病床上,烧伤的屁股率先着地,结果可想而知。

    “哎哟……痛死老子了……”

    病房外的走廊上,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邵三河端着微型冲锋枪冲了进来。

    冲进来的人,只有邵三河一个。

    走廊上的灯都亮了。

    “三河兄,你的马后炮,来得,平得正是时候啊。”向天亮苦笑着。

    邵三河呵呵一笑,先端着枪,对病房里躺着的三个家伙,分别补上了一枪。

    十分钟后,向天亮已躺在另一间病房的病床上。

    病床边,邵三河点上两支烟后,塞了一支到向天亮的嘴上。

    “李副书记只剩下一个儿子了。”邵三河说道。

    “真是那个李向青吗?”

    “是的,我补了一枪,他完蛋了。”

    向天亮微微颌首,“杜贵临呢,他怎么回事?”

    邵三河道:“今天晚上参加保卫你的七个人中,有两个是医院保卫科的人,其中一个是李向青的手下,这个家伙用了很古老很简单的办法,在夜霄里下了药,杜贵临他们吃了以后,包括特护病房的医生护士,一个个都呼呼大睡,哪还有反击的余地啊。”

    “他们都没事吧?”

    “都没事,但还在昏睡中。”

    向天亮嗯了一声,“一共就三个人吧?”

    “对,就三个。”

    “他妈的,就三个小毛贼,差点把我的小命拿去了。”

    邵三河笑道:“今天晚上我亲自站岗,你可以睡个好觉了。”

    “呸,还好觉,我还能睡得着吗?”

    “呵呵,那你想怎么样?”

    向天亮笑着说道:“我的伤并不重,所以,我不想住院了?”

    “不想住院了?为什么?”

    “这些小毛贼并不可怕,顶多是有惊无险嘛,我讨厌的是,市里要派工作组下来了,我要是不躲开,肯定会被烦死的。”

    “你是要躲开县委大院的**了?”邵三河笑着问道。

    向天亮点头笑道:“酒菜已经摆好了,怎么吃特么喝,我就不掺和了吧。”

    推荐佳作《官场桃花运》http://www.17k.com/book/417229.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