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575章 定调子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农历正月十一。

    上午九点,县委召开了常委会扩大会议。

    身为副县长,向天亮当然在“扩大”之列,而且他这次很积极,提前四十多分钟就赶到了书记楼的会议室。

    不料,莫道君行早,更有早来人,等向天亮走进会议室的时候,里面已经坐着两个人了。

    是县委**部长黄磊和副县长徐群先。

    向天亮先为二人敬上香烟,然后自己也叼上一支,冲着黄磊就怪笑了起来。

    黄磊的老脸微微的红了,他知道向天亮在笑什么。

    昨天晚上,两个人都窝在南北茶楼,风里来lang里去的折腾了上半夜,最后,还是睡在茶楼的包间里,天蒙蒙亮的时候悄悄地离开的。

    徐群先好奇的问道:“天亮,你怪笑什么啊?”

    “老徐,你看看,你看黄部长,今天和往日有什么不一样啊?”

    徐群先看着黄磊,“咦……你还别说,我刚才怎么没注意到呢。”

    黄磊狠狠的瞪了向天亮一眼,赶紧起身坐到向天亮的身边,低声的说道:“你小子别再渗我了好不好?”

    向天亮忍着笑,对坐在几米外的徐群先道:“老徐,你说具体点,黄部长到底有啥变化啊?”

    “嗯……满面红光,精神焕发,象是一下子年轻了十岁似的,黄部长,这,这是返老还童了吧。”

    “呵呵,人逢喜事精神爽那。”向天亮阴阳怪气的笑着。

    “什么喜事?”徐群先问道。

    向天亮指着黄磊,“你问当事人呗。”

    黄磊挥了挥手,瞪起桑眼道:“去去去,老徐你别打叉,我和天亮有事要谈。”

    “你们谈,你们谈。”徐群先陪起笑脸,埋头看起文件来。

    黄磊低声问道:“天亮,怎么回事啊?”

    “什么怎么回事?”向天亮莫名其妙。

    “就是,就是那回事呗。”

    “哪回事啊?”向天亮有点明白过来了。

    黄磊的声音更多了,“我很奇怪,昨晚,昨晚我折腾了大半夜,怎么,怎么不但不累,反而,反而更加精神了呢?”

    向天亮忍着笑说道:“你啊,以前是有枪没处放,那里憋着难受,昨晚尽情的泄放后,火没了,气顺了,这气一顺一通,你身体就什么都好了,所以,你这叫做枯木逢春。”

    “嗯,有些道理。”

    “哎,你感觉咋样?”向天亮笑问。

    黄磊不好意思的轻笑,“一个字,爽。”

    “呵呵……还想不想?”

    “这个这个,还用说么。”

    向天亮道:“那你得答应我五条。”

    “你说你说。”

    “第一,以后去南北茶楼,你只能找小芳小翠,不能找其他人,第二,昨晚是我买单,以后就不能免费了,你每次去,给小芳小翠每人一百元就行了,第三,你以后去的时候,要事先联系戴老板,她会替你安排的,第四,这事你要做好保密工作,每次来去,都要小心谨慎,千万别让熟人看见,第五,这次人事调整,你的支持对我非常重要,你手上的票,我可要定了。”

    “成交。”

    “爽快。”

    两个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就在这时,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罗正信匆匆的进来了。

    “三位领导,对不起,今天的会要延后举行了。”

    黄磊问道:“怎么回事?我说罗胖子,你别谎报军情啊。”

    罗正信道:“十分钟前,市委办打来电话,市委书记刘如坚和市长高尧,正在赶往南河的路上,市委市政府要在南河县举行南河县、滨河县和北城区联席会议,商讨三县区交界地区的开发工作,要求张书记和陈县长参加,现在张书记和陈县长已经出发了,临行前,张书记和陈县长通知,今天的县常委扩大会议延后举行。”

    “得,领导放个屁,咱们没了气。”黄磊发起了牢骚。

    向天亮扮了个鬼脸,说了声“回见了各位。”起身溜得比兔子还快。

    不过,向天亮没有回去,而是转身去了副书记陈美兰的办公室。

    陈美兰的秘书是王思菱。

    一见是向天亮,王思菱脸一红,很快的站了起来,“八爷,噢不,向,向副县长,你怎么来了?”

    “想你了呗。”向天亮嘻皮笑脸的,还伸手在王思菱的脸上捏了一把。

    “真,真的?”王思菱白了向天亮一眼,身子却是不躲不闪。

    向天亮坏坏的说道:“思菱姐,我知道你的心思。”

    “我什么心思呀?”

    “你愿意来滨海县工作,一小半是帮陈姐杨姐,一大半呢,是惦记着我这个八爷。”

    “去你的,谁惦记你了,谁惦记你了?”

    王思菱娇羞的嗔了向天亮一眼,正要开口,里间办公室的门开了。

    “你们两个呀,都进来吧,真是的,打情卖俏,也不找个地方。”陈美兰站在门口笑着。

    向天亮大大咧咧的进门,走到沙发上坐下。

    “陈姐,他刚才欺负我来着。”王思菱一坐下就告状。

    陈美兰瞥了向天亮一眼,对身旁的王思菱说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要是不配合,苍蝇就叮不上你。”

    “呵呵……这话精辟,这话精辟。”向天亮暴笑不已。

    王思菱也是已婚妇女,说起话来不甘示弱,“陈姐,照你这么一说,你就是一只有缝的蛋,不然,天亮怎么会叮上你呢。”

    陈美兰顿时语塞,俏脸刹的红了。

    “呵呵……这话精辟,这话精辟。”向天亮捧着肚子笑倒在沙发上。

    陈美兰和王思菱相视一眼,马上掉转“枪口”,使出在市建设局时对付向天亮的那一招,扑到他的身上“痛打”起来。

    向天亮只笑不躲,因为两个女人的四个粉拳,只不过象挠痒痒似的。

    这是女人们的惯用伎俩,打着打着,就挨到了向天亮身上,象有强烈胶水在作用,粘住了。

    陈美兰已经和向天亮“那个”过了,举止当然不用矫情,王思菱虽然没有和向天亮“那个”过,但在清河的时候,全身上下早被向天亮瞅了个遍,到滨海县工作本来就冲着向天亮来的,哪还会有什么难为情呢。

    闹也闹够了,笑也笑够了,一男二女才人模狗样的坐好了身子。

    “陈姐,这市委市政府唱的是哪一出啊?”向天亮问道。

    陈美兰摇摇头,微笑着说道:“我不知道,张书记和陈县长也不知道,三县区交界地区,方园几十里都是荒无人烟,能开发出什么名堂呀?”

    向天亮对此深有同感,“就是啊,有多少事情要办啊,却突然莫名其妙的把一把手二把手叫去了,乱弹琴,三县区的关系历古以来就不怎么样,还合作,合作个屁啊。”

    陈美兰笑道:“通知说是一把手二把手三把手都要参加,但是我不去。”

    “你为什么不去?”向天亮奇道。

    王思菱道:“哪还用说吗?高尧市长也去南河县参加三县区联席会议,陈姐怕他又见色起意,干脆找了个理由,避而不去了。”

    “噢……有道理,有道理。”向天亮点着头问道,“陈姐,那县常委会扩大会议几时开啊?”

    陈美兰道:“张书记的意思明天上午开,三天后要定人事调整的名单了,这个会不能再往后拖了。”

    向天亮撇撇嘴说道:“这会有这么重要吗,以我看,两个会合并在一起开,既省时又省力,多好啊。”

    “外行。”陈美兰瞪了向天亮一眼。

    “还副县长那。”王思菱附和道。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向天亮迷惑不解。

    陈美兰道:“今天的会议,叫定调子会议。”

    “定调子?”

    “所谓定调子,就是要对即将开始的人事调整,确定一些基本原则,这次调整全县副科级以上干部的工作,是滨海县改革开放以来最大规模的,影响巨大而又深远,马虎不得。”

    向天亮很不以为然,“火车跑得快,全凭车头带,大道理不懂,说一千道一万,所谓的人事调整,实际上就是各方势力瓜分地盘,就拿我来说,分管农业工作,我手下的各个部门,当然要换上我的人了。”

    陈美兰笑着说道:“所以,这次人事调整,自然成了人们议论的中心话题,事情明摆着,是个人,都想往上爬,如果没有规矩,怎么成方园呢。”

    “哎,听说你们开了书记碰头会,这规矩都有哪些啊?”

    “总的说,就是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

    “这不又是大道理嘛。”

    陈美兰道:“具体的说,一,要确定这次干部提拨的年龄和文化条件,这是两条死杠子,二,要有三年或三年以上的工作年限,这条基本上也是硬杠子,三,当然是政治上要合格,四,这个定调子会议,还要确定这次人事调整的确定办法。”

    “什么确定办法?”

    “比方说,一个岗位确定一个还是两个候选人,在正月十四的常委扩大会议上,是采取无记名投票还是直接举手表决的方法,是一个一个人选确定,还是采取一揽子的办法,等等等等,要定的调子多了去了。”

    向天亮往沙发上一躺,叹着气道:“看来,这定调子比定人选还重要啊。”

    王思菱笑道:“所以呀,你千万别轻敌大意了。”

    “嗯,我得找罗正信念叨念叨去。”向天亮说着,嗖的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