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586章 有请美女帮忙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邵三河冲着向天亮苦笑,“他们都去面对下岗工人了,咱们俩不去,这合适吗?”

    “非常合适,因你我的身上都带着枪,咱们的枪是为坏人准备的,下岗工人都是好人,咱们就是不应该出面。”

    邵三河嗯了一声,“这倒也是,不过,你用这招来拖延时间,搅黄常委扩大会议,有点,有点不择手段了。”

    向天亮叹了一口气,“我也是没办法啊,咱们需要时间哟。”

    邵三河道:“现在在常委会里,陈副书记、肖部长和我,三票是肯定的,据你的安排,黄磊和许贤峰也会站在我们一边,还差一票,我们就能立于不败之地,说来说去,卢海斌那一票就是关键啊。”

    “我亲自出马,争取在明天开会前搞定他。”

    “你有把握?”

    “事在人为嘛。”

    邵三河看了看手表,站起身来说道:“看来下午是不可能再复会了,我去现场看一下,让工人们都回去吧。”

    向天亮坏坏的一笑,“哎,起码得再拖上个把小时啊。”

    原来,下岗工人们来县委大院“讨说法”,是向天亮想出来的馊主意。

    为了中止县常委会扩大会议,暗中唆使下岗工人来县委大院闹事,向天亮确实是不择手段了。

    目的已经达到,但只是辑时的,棘手的是如何争取宣传部长卢海斌,让他彻底的站到自己这边来。

    果然,下午四点多,出去打探消息的丁文通回来了,带回来下岗工人散去,会议延期到明天上午九点继续举行的消息。

    向天亮松了一口气,“文通,你读书比我多比我精,有个问题我想请教你一下。”

    “领导,你客气了吧。”丁文通微微的笑起来。

    “你认为我的做法对不对?”

    丁文通沉吟着说道:“这个么……我也说不好,你要是心里实在,实在过意不去,就想想一位伟人说过的话。”

    “什么话?”

    “胜利者是不应该受到谴责的。”

    “呵呵……这话说得霸气啊。”向天亮笑了一下,转而问道,“哎,我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丁文通背书似的说了起来,“卢海滨,兰江省临水县人,今年四十二岁,从东江大学毕业以后,分配到滨海县委宣传部工作至今,妻子贾惠兰,滨海县城关镇人,三十七岁,毕业于东江医学院滨海县人民医院外科大夫……”

    向天亮摆摆手,打断了丁文通的话。

    “哦,卢部长的爱人在医院当医生?”

    “是啊。”

    “好了,你去吧。”

    卢海斌曾是原县委副书记李璋的政治盟友,李璋垮台后,有关部门查出了李璋的很多问题,却几乎与卢海斌不搭界,这说明卢海斌至少很清廉,这样的人,当然要把他争取过来。

    向天亮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

    乔蕊的妈妈章含就在县人民医院当外科大夫,而且还号称滨海第一刀,她应该和卢海滨的爱人是同事吧。

    一想到自己受伤住院时,章含那主动的疯狂,向天亮的身体顿时有了“局部反应”。

    电话打通了。

    “章医生,你好啊。”

    “是向助理,噢不,向副县长。”

    “怎么,不记得我了?”

    “谁不记得你了?你才不记得我了呢,真没良心。”

    “呵呵,我这不是给你打电电话了吗,我怎么能忘记章医生呢?”

    “嘴巴抹满蜜,准没安好心。”

    “哟,想你了,就给你打电电话了,看来,是打错喽。”

    “呸,是想我家乔蕊了吧。”

    “绝对不是,我有乔蕊的电话,想找她的话,我可以直接打给她嘛。”

    “是吗?真想我了?”

    “是啊,不过……看来章医生不想我了,对不起,那我挂了啊。”

    “别,别挂……”

    “呵呵……臭娘们,以后少跟我装啊。”

    “嗯……你有事找我吧?”

    “两件事。”

    “说呗。”

    “一是想你了,所以找你,二是你行的话,你帮我办一件事。”

    “那,那你现在就来找我?”

    “现在么……应该正好,我请你吃饭吧。”

    按照约定,向天亮先开着车到了医院附近,停在一个不太引人注目的地方。

    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副县长,向天亮算是滨海县城关镇的“名人”了,章含医生比向天亮还要“名人”,“名人”约会“名人”,旁边当然不能有人。

    而且,向天亮的桑塔纳轿车,前后的车牌都是拿掉了的,这是邵三河的主意,兄弟就是兄弟,知根又知底,知道向天亮的车上常有美女出没,劝他拿掉车牌以免隐患。

    章含一钻进车里,向天亮就猛踩油门,轿车象箭一般飞了出去。

    “天亮弟弟,想死我了……”章含借着轿车起速的颠波,就势扑倒在向天亮的双腿上。

    这下好了,章含和女儿乔蕊一样,身体都是丰满型的,桑塔纳轿车的空间本来就不大,屁股在这边副驾座上粘着,上身倒在驾驶座的向天亮身上,章含一下子被“卡”住了。

    “呵呵……章姐,你这是自投罗网啊。”一手把着方向盘,向天亮的另一只手伸出去,在章含的大屁股上狠狠的抽了一下。

    “咯咯……你帮帮我,我,我的身体翻不过来呀。”

    侧着身体,而且是面向前方的,章含实在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向天亮伸手到章含的腰间,想揪住她的腰带,把她的身体翻过来,岂料章含穿的是松紧带的裤子,而且仅仅是一条,他这么一抓,竟抓到章含的肉上去了。

    “呵呵……章姐你穿这么少啊。”

    “为了,为了工作方便么。”

    “哪个工作啊?”

    “和你在一起的那个,那个工作呗。”

    “现在还是冬天啊,你不冷吗?”

    “咯咯……心疼你章姐,你就把空调开大点么。”

    “当然,当然。”

    “你,你把我翻过来呀。”

    “忍着点……好嘞。”

    向天亮伸手到了章含胸前,一把捏住了她的一座大山,用力一拽,章含疼得叫了一声,不过,她的身体也转了六十度,翻过来趴在了向天亮的双腿上,正好,她的俏脸前,近在咫尺处,有个大帐篷正等待着她。

    “疼,疼死我了……”

    “臭娘们,你还不侍候着啊。”说着,向天亮又抡起巴掌揍在了章含的屁股上。

    “哎哟……还,还要那样,那样吗?”

    “当然了,章姐,你嘴上的功夫很不错哟。”

    “唔……那,那你得给我下面留,留一点呀。”

    “放心,我的子弹充足,保证让你喝饱吃足的。”

    “我,我要,要工作了……”

    章含忙乎起来了。

    车外寒风凛冽,车内春潮滚滚,碧波滔天,战事正急……

    夜幕初临,战事已息。

    向天亮吸着烟,望着窗外的桉树林,要是在春夏,这里真是男女幽会的好地方啊。

    “章姐,你该醒醒了。”

    “唉……我,我差点被你,被你折腾死了。”

    章含撅着屁股,吃力的爬了起来。

    “呵呵,吃饱了没有啊?”

    “饱了,饱了。”

    “上下都饱了?”

    “撑,撑死我了……”

    “现在起来,整理一下,我有话要问你。”

    “什么事呀?你说我起,两不耽误么。”

    向天亮问道:“你认识贾惠兰吗?”

    “你是问卢海斌的老婆吧?”

    “是啊。”

    章含笑道:“我首次**主刀时的助手,我在医院最好的朋友,我唯一可以无话不说的闺蜜,你说我能不知道吗?”

    “噢……那我算找对人了。”

    “怎么,你看上她了?”章含笑问道。

    “呵呵……她漂亮吗?”

    “当然漂亮,和我一个类型,还比我年轻好几岁呢。”

    “比乔蕊还漂亮吗?”

    “小赤佬,吃了老的,惦记嫩的,你真是个贪心鬼。”

    “臭娘们,没有乔蕊,你能粘上我吗,你家乔蕊是你我的月老呢。”

    “咯咯……一张歪嘴,说得倒有几分道理。”

    向天亮笑着说道:“我对贾惠兰不感兴趣,但对她的老公卢海斌感兴趣,你懂了吧。”

    “我知道。”

    “哦,你知道什么?”

    章含说道:“那天我去南北茶楼找戴文华玩,她说你正在为全县的人事调整忙碌,你找贾惠兰,一定是想通过她接近卢海斌,从而赢得常委会上他对你的支持。”

    “章姐,你真聪明。”

    “想要我帮你吗?”

    “当然了,我找你就是为了这个事啊。”

    章含笑着问道:“我知道你做事很认真的,不会临时抱佛脚,我想问问你,你对卢海斌的工作进行到什么程度了?”

    向天亮道:“现在是包括我,有三方面的人在争取卢海斌的支持,他在犹豫不决,但应该稍微的倾向于我。”

    “也就是说,你还差一点火候。”

    向天亮点着头道:“不错,问题是现在时间太紧了,明天上午就要在常委会上见个高低,留给我的时间,只有今天晚上了。”

    章含嫣然一笑,“我能帮你。”

    “真的?”

    “当然,我当医生的,从来不吹牛的。”

    “那你说吧。”

    “咯咯,我有条件的哦。”章含娇声的笑着。

    晕,向天亮无奈的一声苦笑,“章姐,说说你的条件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