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589章 当贼遇上了贼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屋里有人。

    而且,不只有一个,是两个人。

    一男一女,声音还挺大的。

    三个潜入者都听见了。

    这是多种混合的声音,象交响乐在奏响。

    邵三河无声的笑了,他是过来人,对这种声音早已了然于胸。

    杜贵临也在笑,儿子都快上小学的男人,岂能听不懂这是什么声音。

    向天亮当然也笑了,实际意义上,作为未婚青年,他比身后两个“过来人”更熟悉这种声音。

    是进?还是退?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既然来了,就没有见门不进的道理。

    不过,向天亮也坏,他侧退半步,把邵三河拽到了前面。

    他还在邵三河后背上推了一下,心里说道,没办法,是个自个说的,“这里的领导别墅,里外结构都一样,进别人家,就象进自已家一样的熟。”

    三个人象贼似的,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卧室门边,动作比“专业”的还要“专业”。

    卧室里的动静太大了,震天动地,一男一女激战正酣。

    门居然是虚掩着的,邵三河伸手一推,推出了一条门缝。

    三个男人的脑袋,争先恐后,上下有序,齐齐的排在了门缝上。

    客厅里漆黑一团,但卧室里却开着一盏床头灯,正好相当于现场直播。

    向天亮个最高,他的脑袋在最上面,但他很快撤回了脑袋,远离了卧室的门。

    他认识的人不多,根本不知道床上的男女是谁,还看什么看。

    很快的,邵三河和杜贵临也离开卧室门,回到了向天亮身边。

    三个脑袋凑在了一起。

    “他妈的,撞车了。”向天亮气得直骂。

    “不对。”邵三河道。

    “什么不对?”

    杜贵临解释,“邵局是说,人家偷人,咱们窃物,性质不同。”

    向天亮乐了,“偷人者,嘘寒问暖,用了会还,窃物者,偷偷摸摸,人走物丢,咱们不如人家哟。”

    “现在怎么办?”邵三河用胳膊推了一下向天亮。

    “既来之,则安之。”

    “不错,但得找个地方候着。”

    “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床下?”老实人也开起了玩笑。

    “呸,你去床下,我和贵临去书房。”

    邵三河起身,带头前往,三个人悄悄的进了书房。

    隔壁的卧室里,声音越来越大。

    杜贵临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了微型手电筒,向天亮接过来,借着光束,先找到通往书房的门,向杜贵临做了个手势,杜贵临会意,轻走两步守在了门边。

    然后,向天亮顺势在书桌后的皮椅上坐下,转身找到了保险箱。

    果然是个大家伙。

    邵三河过来,借着微型手电筒的光束瞅了一眼,“和我办公室里的保险箱一模一样,我们遇上麻烦了。”

    向天亮满不在乎,“什么麻烦?你我联手,打开就是了。”

    邵三河:“上面的锁,没有原配钥匙根本打不开,你的‘万能钥匙’派不上用场。”

    向天亮:“臭三河,你怎么不早说啊。”

    邵三河:“没关系,把钥匙偷来就是了。”

    向天亮:“钥匙在哪里?”

    邵三河:“在主人身上。”

    向天亮:“主人在哪里?”

    邵三河:“卧室里。”

    向天亮:“那男的不是姜建文啊。”

    邵三河:“女的。”

    向天亮:“他老婆?”

    邵三河:“对了,许白露,姜建文的老婆,你分管的招商局副局长。”

    向天亮:“还真偷人啊,那男的是谁?”

    邵三河:“你猜。”

    向天亮:“猜个屁。”

    邵三河:“姜建文的秘书张思成,小白脸。”

    向天亮:“哦……秘书偷领导的老婆啊,有趣。”

    邵三河:“张思成跟着姜建文三年了,鞍前马后,挺辛苦的。”

    向天亮:“还得帮领导照顾老婆,是挺辛苦的。”

    邵三河:“哎,乘着他们忘乎所以,你正好去偷钥匙。”

    向天亮:“这回得你去偷。”

    邵三河:“为什么是我?”

    向天亮:“你官比我大。”

    邵三河:“去你的,我会抓贼,不会做贼,你比我内行,你去。”

    向天亮:“呸,我是正牌警察,你是半路出家,你在部队当过侦察兵,偷过人,你才比我内行。”

    邵三河:“要不,让贵临去?”

    向天亮:“不行,就得你去。”

    邵三河:“给个我必须去的理由啊。”

    向天亮:“傻了吧,你认识这种保险箱的钥匙,我们不认识。”

    邵三河:“倒也是啊,不过。”

    向天亮:“不过什么?”

    邵三河:“不过,人家在忙活,我怕打搅了他们。”

    向天亮:“呵,也对,同行相遇,偷人偷物,各不相干,不应该打扰。”

    邵三河:“同行?你还真善解人意。”

    向天亮:“三河兄,你学会幽默了。”

    邵三河:“跟你学的。”

    向天亮:“呵,你是怕进去后受到感染,把持不住而擦枪走火吧?”

    邵三河:“去你的,象许白露这样的娘们,倒贴我也不要。”

    向天亮:“她不漂亮吗?”

    邵三河:“漂亮,白骨精能不漂亮吗?”

    向天亮:“白骨精?”

    邵三河:“她名字里有个‘白’字,大家私下里喊她白骨精。”

    向天亮:“这娘们,在床上大呼小叫的,一定lang得要命。”

    邵三河:“你说着了,她善于给姜建文戴绿帽子。”

    向天亮:“连老公的秘书都勾搭上了,一定是卖绿帽子的。”

    邵三河:“那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向天亮:“姜建文一定在外面有不少女人吧。”

    邵三河:“肯定的啊。”

    向天亮:“这也不错,姜建文在外面彩旗飘飘,许白露在家里红旗不倒,这里有他秘书张思成的功劳。”

    邵三河:“维护了领导的家庭和睦嘛。”

    向天亮:“那你该向姜建文建议,给张思成颁发一个‘促进领导家庭和睦奖’。”

    邵三河:“呵呵……我跟姜建文刚吵过架,他不会听我的,我建议还是你去说吧。”

    向天亮:“行啊,反正我这人学雷锋学惯了。”

    邵三河:“呵呵……”

    两个人正在乐呵之时,隔壁的卧室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大叫。

    “啊……”

    是姜建文的秘书张思成在叫。

    卧室里的男女完事了。

    接着,传来了开灯声和脚步声。

    守在门边的杜贵临,迅速的撤到了向天亮和邵三河身边,“快撤。”

    往哪撤?向天亮冲着杜贵临直打手势。

    杜贵临指了指窗户。

    向天亮耸肩摊手,表示了对杜贵临的反对。

    可是,卧室里的脚步声,已经停止在了门边。

    邵三河脸色大变,却急而不乱,转身打开窗户,一个鱼跃,消失在黑暗之中。

    杜贵临也不含糊,同样的动作,不过比邵三河慢了一点点。

    吱的一声,门正被推开。

    向天亮手忙脚乱,等他翻身出窗,身后已有了卧室透过来的灯光。

    他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杜贵临的身上。

    杜贵临忍着背上的痛,表现了一个警察临危不乱的基本素质,伸手将那扇开着的窗门推了回去。

    寒风刺骨,外面冷啊。

    三个人狼狈的缩成了一团。

    “叭。”

    书房的灯开了。

    同时,传来了说话声。

    说话的人,当然是姜建文的老婆许白露,和他的秘书张思成。

    张思成:“许姐,你真没有钥匙吗?”

    许白露:“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只有一把,没有另外一把,不和老姜一起,根本就打不开保险箱。”

    张思成:“每个锁不是都有两把钥匙吗?”

    许白露:“是啊,我只有左边的一把,老姜他不但有左边的一把还有右边的一把。”

    张思成:“那右边的另一把呢?”

    许白露:“老姜藏起来了。”

    张思成:“这就是说,他一个人能打开,而你想打开,只能有他在场了。”

    许白露:“咯咯……当然了,这个保险箱是组织上分配给老姜用的,我只是沾他的光,借用一下存放我的东西而已。”

    张思成:“唉,我就想看看那书稿。”

    许白露:“小傻瓜,你那点小心思,老娘还看不出来吗?”

    张思成:“真的,许姐,我就想看一眼而已。”

    许白露:“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女朋友的爸爸在宣传部是个小股长,你是想拿书稿去要挟卢海斌,让他把你女朋友的爸爸提拨到副科级。”

    张思成:“许姐,我女朋友他爸都四十六岁了,这次人事调整是他最后的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了。”

    许白露:“咯咯……看在你一星期为我辛苦一次的份上,许姐帮你。”

    张思成:“没用的,卢部长是个油盐不进的人。”

    许白露:“小傻瓜,你真是个一根筋呀。”

    张思成:“我知道,卢部长最重名节,只有拿这书稿才能让他就范。”

    许白露:“照你这么说,就只有这条路了?”

    张思成:“许姐……帮帮我么,我要是不帮我女朋友的爸爸,她就要跟我吹了。”

    许白露:“咯咯……好,你这个忙呀,许姐帮定了。”

    张思成:“许姐,真的,真的吗?”

    张思成:“小傻瓜,许姐几时骗过你呀。”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了轿车的喇叭声。

    只听得许白露急道:“小张,委屈你一下,你快躲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