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602章 吃了两个汤圆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姜建文疯了?

    这怎么可能呢?

    “章姐,你别急,慢慢说,姜副县长他到底怎么样了?”

    章含道:“大概一个小时前,姜副县长说有要紧的事要办,要求回家一趟,我们医院再三劝也劝不住,只好用救护车送他回家,同车回家的还有医生、护士和司机及他弟弟,可是,可是没有想到,据随车前往的医生说,姜副县长进入家门后不到十分钟,就,就发疼疯了,不但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还乱扔乱抓东西,还拿着东西见人就打……”

    “噢……后来呢,他现在在哪里,在医院还是在家里?”

    “后来,我们的随车医生都被他用东西砸伤了,护士和司机,还有他的弟弟,三个人一起拦也拦不住,叫来了小区值班的两个门卫,才勉强把他制服,现在,现在已经把他送回医院,还有,还有我们已经报告了县委书记张衡和县长陈乐天,他们马上就要赶到医院来了。”

    “章姐,我十五分钟后赶来医院,咱们见面后再说。”

    向天亮关掉手机,冲着陈美兰和杨碧巧道:“显而易见,姜建文回家是去转移保险箱里的东西的,发现东西没了才会歇斯底里。”

    “不会真疯了吧?”陈美兰问道。

    “我过去看看。”

    杨碧巧道:“陈姐和我呢,要不要也过去看看?”

    “下午是放假时间,没人打电话给你们,你们就不必过去了。”

    陈美兰笑着点了点头,“那我们就不去了,去帮戴姐做汤园,等你回来一起吃,不过,你把思菱和书瑶带去,她们还没看过美丽的小南河呢。”

    向天亮是求之不得,这是陈美兰和杨碧巧在给他创造机会呢。

    虽说是去医院看看,但到了医院门口,向天亮根本就没有下车的意思。

    开车的是王思菱,坐在副驾座上的是崔书瑶,崔书瑶回头问道:“天亮,不进去吗?”

    望着医院门口,向天亮嘿嘿的坏笑起来,“思菱姐,书瑶姐,我能这样进去吗,是主治医生的私下报告,不是领导的吩咐,我和姜建文又没有什么交情,名不正言不顺啊,这就好比说,陈姐杨姐叫我带你们来,明摆着是为我创造机会,但是,你们要是不同意,你们要是不门,我能进去吗?”

    王思菱和崔书瑶顿时又红起了脸,虽说都是已婚女人,但一个丈夫是地质勘探队员,一个丈夫是远洋货轮上的船员,王思菱和崔书瑶过的是“活寡”的日子,就象两堆干柴,向天亮这个点火的人又坏得这么直接,只是几句话,就将两个小女人的心撩拨起来了。

    不说话而只顾害羞,这就是默许,向天亮坐在后座上乐得直咧嘴。

    章含身着白大褂从医院出来了。

    向天亮为三个女人作了介绍后,看着章含问道:“章姐,姜副县长现在怎么样了?”

    “张书记和陈县长都到了,还有姜建文的老婆许白露,经过商量,他们同意给姜建文注射了镇定剂,姜建文已经睡过去了,至于具体怎么样,他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要等他醒来以后再作进一步的观察。”

    向天亮哦了一声,“除了张书记和陈县长,还有哪些领导来了?”

    “没几个呀,除了张书记和陈县长,我好象只看到县府办主任罗正信,大概其他领导没有通知到吧。”

    向天亮笑了笑,“姜建文这人,朋友本来就不多,没接到通知的人,巴不得不来呢。”

    章含忽地说道:“不过,我见到县纪委书记徐宇光来过。”

    “徐宇光?”向天亮顿时警觉起来,“章姐,你说徐宇光来过?”

    “对呀。”

    “你没有看错吧?”

    “错不了,姜建文住的是特护病房,探访病人的人都是有登记的,刚才我还去登记簿上看了一下,下午来探访姜建文的人中,除了他的老婆、弟弟和一些亲戚,还有不少中层干部,但县委县政府的领导,只有徐宇光一个人。”

    向天亮又问道:“徐宇光是什么时候来的?都见了什么人?待了多长时间?”

    “从登记簿上看,徐宇光是下午两点半来的,据住院部的护士说,他先去二楼的普通病房看望县委办主任高永卿,待的时间不到十五分钟,然后才去五楼的特护病房看望姜建文,一直待到三点四十分左右才离开,也就是说,徐宇光在姜建文的病房里足足待了五十五分钟。”

    向天亮哦了一声,“章姐,姜建文是什么时候要求回家一趟的?”

    “应该是四点钟左右吧,我是五点钟来接的班,据值班医生说,大概在四点半多一点,救护车上的司机就向医院报告,说姜建文在家里发疯了。”

    向天亮若有所悟,“这么说来,姜建文的回家,和徐宇光的到访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一起待了五十多分钟,一定说了不少话啊。”

    章含思忖着道:“天亮,你是说徐宇光动员和劝说姜建文和自己合作,在徐宇光的劝说下,姜建文同意合作,所以才回家拿保险箱里的书稿,保险箱需要两个人一起动手才能打开,他才带上了他的弟弟,没想到打开保险箱,发现书稿已经不翼而发,他一时接受不了,才象发了疯似的又砸东西又打人。”

    “嗯,应该是这样吧。”向天亮点着头,心说姜建文不光是因为书稿的不翼而飞而发狂,恐怕真正令他失去理智的,是保险箱里那些不义之财吧。

    “天亮,我们需要做些什么吗?”章含问道。

    “章姐,你先回去吧,我二十四小时开机,有什么情况随时联系我。”

    章含应了一声,向王思菱和崔书瑶打了个招呼,下车回医院去了。

    “这个章姐,知道得真多呀。”王思菱说道。

    “关系很不一般呢。”崔书瑶也开口附和。

    “呵呵……我怎么在车里闻到了一股醋味哟。”向天亮开心的乐了。

    崔书瑶笑问道:“天亮,关于这个章姐,你向陈姐和杨姐汇报过了吗?”

    “用得着汇报吗?”

    王思菱提醒道:“当然了,百花组开过会议,你想要发展新成员,需要大家同意的,你自己不是也同意了吗?”

    向天亮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们两个有所不知吧,章姐不但是我同学的妈妈,还是县委宣传部长卢海斌老婆贾惠兰的最好最好的朋友,咱们这次能迅速的取得卢部长的信任和支持,不仅仅在于我帮他找回了书稿,更在于卢部长通过章姐,相信咱们是值得信赖的朋友。”

    “嗯,这倒是功不可没。”崔书瑶道。

    向天亮往车上一躺,笑着问道:“思菱姐,书瑶姐,咱们现在是回去吃汤圆,还是去看小南河上的花灯啊?”

    王思菱一边发动车子,一边问道:“天亮,你不喜欢看花灯吗?”

    “我四叔向云清有个工厂,就是做花灯卖的,我要是想看花灯,还不如回晋川镇的家里看呢。”

    “那,那你是不想去看了?”崔书瑶慢吞吞的问道。

    向天亮坏坏的一笑,“你们俩想看吗?”

    “想。”王思菱和崔书瑶异口同声。

    “呵呵,那就去吧,我大不了就是舍命陪美女嘛。”

    其实,车里弥漫着浓浓的暧昧气息,只是那层窗户纸还没被捅破,大家还只能是心照不宣。

    等到车停在小南河边,站在河边欣赏花灯的时候,有些动作就情不自禁了。

    河边挤满了看花灯的人,向天亮陪着王思菱和崔书瑶站在后面的角落处,根本就看不到河里的花灯。

    “看不到。”王思菱说。

    “冷。”崔书瑶说。

    向天亮左搂王思菱,右抱崔书瑶,低声的笑道:“思菱姐,书瑶姐,咱们还是回车上去吧。”

    “回车上干,干么?”王思菱的声音有些发颤。

    “嘿嘿……车上有空调,适合谈心,方便交流,方便沟通,找一个僻静的地方,还可以讨论一下进不进去和怎么进去的问题,何乐而不为呢?”

    王思菱和崔书瑶还在忸怩,身体却不由自主,更加有力的往向天亮身上凑去。

    “他妈的,这年头,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这个道理还不懂吗?”向天亮骂着,放开王思菱和崔书瑶,转身就向轿车走去。

    王思菱和崔书瑶乖乖的,也是很快的跟回到车里。

    这回是向天亮开车。

    桑塔纳轿车向镇外开去。

    “天亮,咱们去哪里呀?”王思菱低声问道。

    “一个僻静他地方,虽然是冬天,但很lang漫。”

    “咱们去,去干嘛呀?”崔书瑶问道。

    “嘿嘿,吃汤圆,我要吃两个汤圆,这两个汤圆,一个叫王思菱,一个叫崔书瑶。”

    顿时,车里没声了。

    但是,此时无声胜有声。

    还是那片桉树林,上次向天亮带着章含医生来过。

    桉树林里黑不笼咚的,寂静极了。

    车里的前排座椅,慢慢的放了下去。

    向天亮坏笑着,扑向了后座的两个人肉汤圆……

    ……

    不知道过了多久,向天亮醒了。

    确切的说,他是被长久没有活动的右耳朵惊醒的。

    右耳朵在不断的颤动着,没有跳,没有抖,但颤动不断。

    向天亮脸色一变,嗖的从王思菱和崔书瑶身上爬了起来。

    ...